位置:首页 > 现言 > Fate:魔术师时代 > 正文

Fate:魔术师时代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2章天犬与狐灵

发布时间:2019/11/20 2:05:26热度:

《Fate:魔术师时代》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精彩阅读:士郎这一声大喝终究还是迟了。当妙丽大梦初醒般惊觉时,赤荒已经拔地而起,瞬间与她擦身而过。纵使高处的风声强烈,此刻所发生的...

Fate:魔术师时代

“嘀嘀……”与时代的潮流完全不相符,极其普通的来电音持续在绪野衣裙的口袋中鸣响着。她很清楚这是约定好的信号。

绪野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短信的发信人是绪野,也就是说南宫一家脱逃的路线是西边的高速公路。

虽然立刻就想要赶过去,但绪野当下还真的不好走开。准确地说是,和她站在同一栋大楼顶端,与她正对面的两个人是不会放任她离开的。

首先是位置靠前的十六七岁的少年。相貌犹如电视剧的男主角般英俊,身材又高挑,再配一个刚好足够遮住两耳的黑色半长发。

穿在身上的外套大衣是比较成熟的大人的款式,由于天色已晚颜色上看不出到底是亮丽的银还是黯淡的灰。其身份一点都不神秘,名字是廖士郎,廖杰第四个的儿子。

而恭敬地站在他身后两步距离的则是一位有些怪异的美少女。素颜、白裙、毫无装饰,少女的装束无比纯净,但那副容颜却在美丽中藏有一种妖媚的感觉,完全没有少女的清纯。银色长及腰间的与其说是头发倒像是柔顺的皮毛。最重要的是,她所散发出的丝毫不是人的气息。毫无疑问,少女不是人类,而是名唤“妙丽”的使魔,真面目则是较为特殊的一只白狐的妖灵。

“看样子,莲也有参与吧。绪方还真是的……这个状况对我们来说难道不奇怪吗?”绪野双臂环抱在胸前平静地说道。

“说到奇怪,大姐你也是一样的啊。平常的你并不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士郎温和地问着。

“妈妈的请求……”如此说着,绪野看到了士郎那犀利的目光,于是笑了一笑。“这个你不可能接受呢……那么这样好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如何?”

“你说的这些是真的?”

“是又如何呢?”

“难以置信。可以的话,请务必和我好好谈谈。”

士郎的目的实在是太明显了,他想要用谈话的方式来拖延时间。不过,恐怕就连他本人也没有对这个谈话的成立抱有多大的希望。

“谈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这里就让我们用实力来说话吧。”

绪野的话音散尽的同时,她的影子也向前铺展了开来。一只凶猛的狼犬从中爬了出来,燃烧着的火焰为其皮毛,獠牙如弯刀亮出唇外。

“天犬,赤荒。”

如此说着士郎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了一丝钦佩之情。姑且不论天犬的评价,单单是召唤出这样存在唯一的特殊使魔,绪野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随后,他也回头看向了自己的使魔,并没有用意念而是使用话语请求道。

“抱歉。妙丽,可以麻烦你吗?”

愧疚、怜惜浮现在士郎的脸上。看到这些妙丽便能读出第三者决不会领会的意思——作为召主士郎无可奈何地说出了必要的请求。同时作为名为士郎的人,他则是希望妙丽可以拒绝这个请求。

身为召主居然赐予使魔拒绝命令的权力,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召主的强制力特权。

使魔是道具,和手杖、宝石一类并没有区别,将一切托付给自己的使魔的人,是何等愚蠢的召主啊!

但也正因如此,妙丽才不能拒绝士郎的请求,不是因为她是使魔,而是因为她是士郎的妙丽。

“如果是为了你的话,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义无反顾,My master。”

在向心系的少年奉上一个温柔的微笑后,妙丽迈步走上前去。这一刻,她恢复了本来的姿态,头顶耸起了一对尖尖的耳朵,后裙摆下伸出了六条白色的狐尾。

记得上次见面时妙丽只有四根尾巴,没想到短短数月后就增加到了六条。成长型的使魔还真是偶尔就会带给人惊喜。

当然,这种意料外的情况也还没有强烈到足够让绪野动摇。即便是六尾狐灵,正面对阵与生俱来便是幻兽种的天犬也是压倒性的不利。但狐灵却是有着智慧,论及战术、战法、策略则是天犬所不能及的。

到底妙丽会如何和赤荒战斗?由士郎培养出的这个使魔到底有着何种力量?

这两个问题激起了绪野莫大的兴趣。她一时间忘记了最为紧要的事,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这场战斗上。

短暂的对峙后,天犬赤荒率先发动了攻击。它迅猛地飞奔向狐灵妙丽,亮出了獠牙与利爪,然而却是在最后一扑之时动作出现了瞬息的停滞。

于是,妙丽趁机来到了空中。将战斗场地一口气扩大,这样才能方便她的行动。不过,她这说不上是自由的飞行,只能算是有所局限的漂浮。

到底发生了什么?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赤荒恐怕就是如此想的。随即,当它注意到对手已经腾空而起后,便发出一声怒吼,也窜向了夜空。

和妙丽一样,赤荒也不能飞翔。它是本能地将魔力聚集在爪下制造了落脚点,把高空当作大地一般来奔走。这是它的固有技能,天犬的习性之一。

在新的战场——空中,战斗才算真正开始。在这片夜幕之下,狐灵妙丽和天犬赤荒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浮动与奔驰,两相比较当然是后者更加迅捷。然而,战局从最初开始便一直都是赤荒被耍弄着。状况就像是抓人游戏里,游刃有余的逃跑者保持着好似就快被抓住的距离来迷惑追捕者,让游戏可以持续进行下去。

问题到底在何处?

仔细地观察一阵后,绪野已经明白了。

赤荒的行动方式总体来说一直都是平面状态。它可以在空中如履平地般地飞快奔跑,也正因如此在知性不高的它的认知中天空与地面并没有什么差别。相反,拥有智慧的妙丽很清楚地明白空中实际上是三维的空间,她的行动一直是立体的。这样的她诚然不具备速度,但却在行动方式上比赤荒高了一个空间维度。

绪野当然有应对这种状况的策略。但如果不分析清楚另一个问题,也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为什么每当赤荒偶尔有机会逮住妙丽时,它的动作总是会变得有一些迟钝?

如果赤荒也有着高等的智慧的话,就可以凭借自己的亲身感受来思考、应对,至少可以和召主交流,但它却没有。如此一来,不处在第一线的绪野在进行分析时,自然就有着不小的困难。

但纵然如此,她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而这微小的线索不在妙丽身上却是在对面同样全神贯注于观看战斗的士郎身上。也正是因为士郎一直将目光放在妙丽身上,所以才会有所暴露。

毫无疑问是十分专注的士郎竟不时会出现刹那的呆滞,仿佛在无聊的课堂上走神的学生那样,这只要注意他的目光便不难看出。重点在于,他每次出神之时便也正是妙丽将要被赤荒追赶上的这种紧要关头。

原来如此。看来,妙丽已经掌握了狐灵必备的招数,可以迷惑众生的俗称为“狐媚”的魔貌,并且深得诀窍。迷惑类的魔法只要被发现、注意到就会失效,所以战斗中与其正大光明地使用来控制对方,倒不如暗地里稍稍干扰对方的动作。

完全分析清楚了赤荒失利的两个问题后,绪野笑了一笑。她的笑中兼具着敬佩与蔑视两种褒贬完全相对立的意思。

妙丽充分运用了自己的智慧,发挥了自己当前最大的技艺,得以将在属性上高于自己的天犬玩弄在股掌之间。但这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小花招而已,想要击破简直易如反掌。

不过,绪野却不急于出手。她想知道,妙丽是单纯在拖延时间,还是想要战胜赤荒进而为召主带来胜利的荣光。对于士郎和妙丽这对组合,她从以前开始就有着浓厚的兴趣。

也就是在此时,妙丽突然对天犬发动了攻击。

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拉锯,让妙丽聚集起了足够的魔力。她用这些魔力构造了一颗翠绿色的妖玉球,然后突然一个转身把这妖玉用力掷向了紧跟在身后的赤荒。

猝不及防之下,赤荒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来的妖玉正中眉心。随着“嗷”的一声惨叫,它被打得前爪腾空而起。妖玉便也在碰撞中被垂直弹飞。

这一击多少是对赤荒造成了一些影响,它当即伏下身子十分痛苦地摇晃着头颅,想要借此摆脱头昏脑胀的感觉。 然而,这一击却没能让妙丽如愿以偿的一招决定胜负。

妖玉的攻击力大半都在内部所充斥的魔力中,与魔力想比物理的冲撞效果虽然不弱但也只是附带而已。可这妖玉最为根本的杀伤力却是被赤荒的抗魔性化解了十之六七,结果倒还不如物理上的撞击。

总而言之,正如绪野的判断一样,妙丽没有足够的力量。

但此时的妙丽并没有轻言放弃。她的右手摆出了一个特殊的手势,这正是用于将她的意念和妖玉相连接的要素。随后,妖玉立刻便在她的控制下遏止住飞升的趋势,又沿原路笔直地砸下。

尚且还没有恢复状态的赤荒无可避免地被妖玉自上而下狠狠地击中了脊背。又是一声惨叫中,它的身躯被妖玉死死顶住,以万钧雷霆之势拍在了大楼的天台上。

顿时,大量的混凝土四散飞射,烟雾骤然腾起。

站在楼顶上的绪野与士褚,以及依旧浮在空中的妙丽,三人都聚精会神地紧盯着逐渐散去的烟尘内部。特别是妙丽,她非常紧张,如果可以见到赤荒倒地不起的样子是再好不过了,可是……

就如同最坏的设想一样,已经变得浅薄的烟雾之中显现出了赤荒摇晃着爬起来的身姿。虽然它不断呻吟着,发出“噜噜”的浑噩之声,但仍然没有受到重创。

眼中所见,妙丽不甘心地咬紧了牙关。通过魔力的动静,她可以判断,绪野尚且还没有对赤荒施展任何的强化魔法。这也就意味着,她的攻击力就连赤荒原本的防御力都突破不了。

在这种窘境之下,妙丽不由得急躁了起来,十分用力地连续舞动右手。于是,妖玉划着弯曲的路线射向了赤荒。总之,在她还处于优势局面的当下绝对不能给天犬任何喘息之机,哪怕攻击力不足,但只要进行连续不断的快攻或许也会带来一些成效。

然而,妙丽所期待的成效又要什么时候才能显现?表面上,天犬赤荒被不断变换着轨迹袭来的妖玉打得嗷嗷直叫,但这叫声也不过就是吃疼而已。实际上,赤荒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较大的伤害。

执念下的不服输,毫无优雅与意义的消耗战,看来妙丽当下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黔驴技穷了。没办法,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谓“一力降十会”正是如此。但这不光是说狐灵与天犬间素质上的差距,也是双方召主间的差距。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再继续耗费珍贵时间的必要了。对于眼前这索然无味的战斗,绪野已经厌烦了。她缓缓抬起右臂,对着被打得东倒西歪的赤荒张开了手掌。

“坚硬的钢金,迅捷的凛风,将尔等恩惠施于吾之仆从!命告尔,以吾之令为行,服从之!”

在绪野念出声音微小但不失气势的咒文过后,赤荒身上便闪过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与此同时,感受到魔力波动的士郎也立刻有所察觉,不禁万分惊讶。

难以置信,力量、敏捷两个属性的同时强化,以及一个强制命令,绪野竟然能够将这三者同一时间使用。魔术师同时能够使用多少魔法不是由魔力来决定,而是由精神力来决定。恐怕,目前能够同时使用多个魔法的人,在廖家新一代的子女中也就只有精神力异于常人的绪野一个而已。

这个姑且放在一边,士郎此时并不是该感佩的时候。看来,陷入自己的意气之中的妙丽并没有察觉到绪野的行动。

“小心!”

士郎这一声大喝终究还是迟了。当妙丽大梦初醒般惊觉时,赤荒已经拔地而起,瞬间与她擦身而过。纵使高处的风声强烈,此刻所发生的血肉被撕裂的声音也清晰地传到了在场的两人耳中。

妙丽的身体在空中回旋,如泉般的鲜血从腰间喷出进而化作一缕缕光粉。重创之下,她仰面朝天向着天台凶猛地自由落体下来。

“妙丽!”

士郎撕心裂肺地大喊着冲向了妙丽即将坠落的地点,在强风带来的阻力的帮助下,方才及时赶到稳稳将她接在怀里,自己也因为冲力而坐倒在地。

随即,当士郎紧张地治愈妙丽时,天犬赤荒也降落了下来。它本想上前给玩弄自己的对手最后一击,却是被召主用意念制止了。

“她之所以会输,完全是你的原因。”绪野一边教训着,一边靠近了怀抱妙丽的士郎几步。“如果你肯使用强化的话,那么胜负或许还难以知晓。”

听到这些,士郎不由得恨恨地咬紧了牙关。他因为强化会对使魔带来负担而一直不愿意对妙丽使用,但结果却造成了妙丽更大的痛苦。而且想起来,强化的负担也并非是不可恢复的严重程度,对于使魔来说也仅仅只是微不足道的就如同背了个包袱一样的事。

所以绪野说的话完全正确,害妙丽受了如此重伤的正是自己,是自己扭曲的过激的自以为是的善意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士郎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自己。

“怎么样,放弃你那荒唐的想法吧。不然,还是那句话,你会是我们之中最弱的弱者。”

刚刚恢复意识的妙丽便听到了绪野这包涵训斥和讥讽的话语,愤怒与不甘在她心头涌起。即便是血脉相连的姐姐,这个女人又明白自己的召主,理解士郎多少!

“还没完!”妙丽无力地在士郎怀里挣扎了起来,明明就连说话都会引起剧烈的钻心之痛,可她还是高声叫嚷着。“我还没有消失,还能战斗……”

“够了!”大喝一声,士郎拥抱妙丽的手臂又紧了几分,也让妙丽近乎泄气的安静了下来。“是我输了!求求你大姐,放过我们吧。”

“唉!”绪野长叹一声回身走到天犬的身旁,侧骑了上去。“你选择了召主与使魔之间最为脆弱、艰难的道路。这名副其实是弱者的道路,但……要是你能将之贯彻到底的话,总有一天也会被当作强者来传承吧。”

话毕,绪野便由赤荒乘载着离去了。

在背负一个人的重量下,天犬也实在是无法再在天上奔驰了。不过,它在高楼大厦之间穿行的速度依旧快捷,很快便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一直看着这一幕的妙丽突然感到温热的水珠滴落到了脸颊上。是士郎在哭,他竟然落泪了,伤心与悔恨的泪水。

“妙丽,对不起,我……”

“不用说。”妙丽温柔地打断了士郎,同时伸出手抚摸起了那被泪水浸湿的面庞。“我知道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的士郎都是最好的召主。不过,下次……请多信任我一点。互相支持,这才是恋人,不是吗,士郎。”

“……”沉默良久后,士郎最终挤出了一个中肯的音调。“嗯!”

Fate:魔术师时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Fate】 或 【魔术师时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Fate:魔术师时代

这是一个王者的故事。立于众多魔术师之巅而雄踞东方之王的发迹史。这是一个命运的故事。在神明所注定的道路上无奈前行者的生命赞歌。这是一个时代的故事。旧秩序消亡和新秩序诞生的魔术师们的时代。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