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宠溺傲娇妃
宠溺傲娇妃

宠溺傲娇妃

  • 热度:
  • 时间:2019/7/4 3:12:05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新婚即成新寡,为父洗冤,却误入他的药池。。。。几次相遇,都惨遭调戏。这个妖孽之首勾了勾唇:真丑,不过,本王喜欢丑女人。

精彩章节预览

  已是子时。

  无月无星,似有大雨要来,闷热得厉害。

  空寂的夜空中突兀地响起一阵噼哩啪啦的喜炮声,短暂一会,重归静寂。后青国皇长子、御璃骁的王府外,悬起了十九只大红灯笼,团团红影投在汉白玉的地砖上,朱红镶金的大门缓缓关上,府外一双黑玉麒麟镇宅兽威风凛凛地瞪着夜色。

  有胆大的百姓开窗来看,小声议论。

  “骁王纳妃,为何在子时清冷迎娶?”

  “你不知道么?骁王在战场受伤,太后令相师择八字大合者前来冲喜。”

  “这可是渔御史的千金,渔御史生前曾十八道奏折弹劾骁王暴戾,这娶进去能有日子过?”

  “人都死了,他的女儿还有什么好命?我看这女子命硬得狠,克父克母克丈夫。”

  正议得热烈,骤然间雷声大响,豆大的雨点砸下来,窗子关了,夜,静了,只有这似乎天被撕破的大雨,砸个不停。

  骁王府,骁王寝宫。

  新妇渔嫣枯坐喜床之上,层层叠叠的喜袍捂得她浑身大汗。艳红的盖头在眼前垂着,稍动一下,珠翠缨络轻响。红肿的双眼紧指着搁在膝上的双手,中指上一枚艳红的宝石戒指,这是太后赏下的唯一聘礼。

  若论嫁得寒酸者,唯她渔嫣一人。

  别人出嫁,都是艳阳高照,喜桥轻摇,独她于子时,顶着乌团团的天色,坐一顶小轿,孤寂地从渔府抬出,再孤单单地坐到了喜床之上。

  骁王在战场受了重伤,她只是太后与相师择中的冲喜之妇而已。三个月之前能活下来,已是侥幸。嫁与不嫁、嫁给谁,于她来说,都已无关紧要。唯一想做的事,便是为父洗冤雪耻。

  门吱呀一声,推开了。

  一双黑色厚底高靴慢步走到眼前。

  她一怔,不是说骁王在边关吗?难道回来了?

  正紧张时,那大手慢慢地抚到了她的红盖头上,隔着红锦轻抚她的脸颊。

  渔嫣的呼吸越来越紧,头不自觉地往旁边躲。

  惨白的闪电巨龙一般在夜空上翻滚,大风冲撞着雕花的大窗,奋力冲进寝宫中,供于神龛上的龙凤喜烛熄了,满殿漆黑。

  就在此时,渔嫣被男子推倒在了榻上,还来不及发出惊呼,他的唇舌已隔着喜帕印下,重重地烙在她的唇上。

  他身上有酒味儿!

  渔嫣不知他是谁,是不是骁王?若不是,谁敢如此大胆?若是,又是何时归来?她被他咬痛了,挣扎求饶,他只是不放手,隔着喜帕,贪婪地在她的唇上耳上噬咬。

  正当渔嫣被折腾得无力时,外面传来管事惊慌的大呼声。

  “不好了,骁王薨了!”

  渔嫣猛地瞪大眼睛,御璃骁死了,此刻正捧着她的脸亲吻的人,到底是谁?

  覆在她身上的身体也猛地僵住,突然抽身,大步往外奔去。

  渔嫣扯掉喜帕,追至门边去看,寂黑的夜色里,只见那道高大的身影已冲进雨中,渐行渐远。

  骁王府里乱了,脚步四处响着,没人过问渔嫣的事。

  一个时辰后,皇帝下旨,骁王殉国,渔嫣移居骁王位于东城的别院,出门时连顶小轿也没有,只给她两名弱婢,让三人步行过去。

  新婚即成新寡,渔嫣身上的大红喜袍被大雨浸得湿透,她转头看向那双石狮子,唇角扯出一丝苦笑。

  三年后,已是建兴二年,皇二子御天祁为帝,芙叶太后独摄大权,御天祁大刀阔斧改革朝政,收效甚微。

  春至后,雨渐多了,尤其是今日,从一大早起就未停歇,积了满地的水。

  入夜后,夜色如泼了一砚墨,皇城笼罩在雨帘中,就连平常爱在晚上出来寻欢作乐的人也缩回家里,不来淋这春时雨,据说会寒入骨髓,得恶疾。

  大雨哗啦啦下着,青石板的小巷两边斑驳的青石砖墙上。一顶小轿穿过风雨而来,在巷子口停下,轿帘打开,一盏翠色琉璃灯先探出来,接着便是渔嫣撑着油纸墨绘大伞、披着披风的清瘦身影。

  “于大状,就是这里。”轿夫抹了脸上的雨水,低声说。

  “行了,半个时辰之后来接我。”渔嫣的声音被风雨盖住,轻不可闻。

  她挑着灯笼快步进了小巷,巷子里散发着潮湿的青笞味儿,她左右看看,把琉璃灯灭掉,脱下披风,露出一身暗蓝色劲装。

  “该死的雨。”她轻咒一声,笨拙地往树上爬。

  一身雨,一身汗,好容易攀到了树上。屋子里亮着昏暗的灯,从糊着轻纱的窗子里透出来。她轻吸了口气,顺着树枝小心翼翼地爬到了屋顶,轻轻揭开一片瓦,往里面张望。一张桌,一张椅,桌上茶壶一把,茶碗一只,榻被帘子隔住,看不真切。

  有名的大奸商金富的别院,怎么会这么简陋?

  幽暗的光透出来,映在女子如画般精致的眉眼上,雨水沾上长睫,小脸湿漉漉地,像是被雨抚摸过的海棠。

  房间里隐隐传出些闷哼声,她犹豫一下,小心地在屋顶上挪动,往榻的上方挪去。

  突然,屋子里的灯灭了。

  她立刻停住,大雨浇得她有些脑子发晕,若非上堂要用到这证据,她也不会来吃这苦头。静了片刻,屋里没动静,她又开始继续挪。

  突然,她身子一轻,一声低呼,笔直地往屋子里坠去。

  原来这片儿居然没有瓦,是空的!她和大雨一起,直接落到了看似是榻,其实是一方小池子的地方!

  她坠进深深的水中,砸出一片声响,还未来得及透气,便惊愕地发现池中还有一人,自浮在池中一角,看不清脸,只听到他低沉的呼吸声。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你曾是我唯一

    夜,星辰浩瀚。地下室,冷如冰窖。女人背部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入浅皮,一点点揭开,皮肉分离,一张完整的人皮被剥了下来,背上的粉肉因疼痛而跳动。触目惊心。人皮上暗红色的飞鸟图腾就像被手术灯撒了金粉,泛着光。而趴在手术床上被剥皮的赵唯一全身发抖。“泽麟,为什么你还不满足?我已经……整成了她的样子。”赵唯一说话时,气音很重,很重。她是抗麻体质,麻药对她没用,为了防止出汗,冷气开到了最低。之前整容,已经疼得她全

  •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 惊婚嫁祸

    我和林熙恋爱两年,终于修成正果而这也成了噩梦的开始……蜜月归来后的第一天,我的老公却钻进了婆婆的房间!婆婆对我的“恨之入骨”、甚至几次妄图对我痛下杀手……这毛骨悚然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真相?我嫁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家庭?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的婚姻更是一场灾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