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前妻再爱我一次 > 正文

前妻再爱我一次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2 5:34:06热度:

《前妻再爱我一次》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没有想到会波及到叶翔濡,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忽然她强装镇定下来,把矛头指向吕以沫。...

前妻再爱我一次

  吕以沫忽然笑了,“文小姐可真是性情中人,用物质换取别人的婚姻,这我还真没听过,不过叶翔濡可是无价之宝,我很好奇你到底会拿什么换呢?”

  “我说了任何东西我都可以满足你。”

  文雅见她松动,不由得蔑视更甚,她就说么!像她这样女人嫁给叶翔濡肯定是为了钱。

  “看来你是真的爱叶翔濡啊!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我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不是!所以……”

  她看到文雅漂亮的眼睛满是喜悦的星星,她淡淡的扯起嘴角,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文雅的笑容下一秒僵在脸上,望着她离开的瘦弱背影,还有她嘴角带着愉悦的笑容,一时气结,恨恨的跺了一下小皮鞋。

  她知道自己被捉弄了,此时脸像抹了锅灰一般难看!

  “吕以沫,路还长,我们走着瞧!”

  ……

  吕以沫给叶翔濡盖了一下被子,见他安稳沉睡便悄悄的走出里间。

  文雅还没有回来。

  “我不换!”吕以沫躺在沙发上响起刚才她给文雅说的那三个字后文雅的表情犹如泼墨,心情顿时极好,没一会就睡着了,就连文雅回来她都没有听到。

  ……

  “我是该哭还是该笑,或者应该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她站在门口自嘲道。

  保证了足够的睡眠,第二天她起的很早,起床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看叶翔濡醒了没,可是推开门的一刹那,她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熟睡的两人。

  她忽然有一种捉奸在床的既视感。

  叶翔濡的病床很大,足有两米宽,她即使守夜也会趴在他的床边,或者窝在小椅子上,从不敢奢望睡到大床上,她承认她不敢,更是没想过。

  这个女人难道是为了报复昨天晚上的那一吃瘪。

  叶翔濡怎么还没醒,现在已经七点了,再过半个小时医生就会过来例行检查。

  如果就让她这样睡下去,到时候别说是她脸上无光,就是叶家也会没了面子。

  “文小姐,该起床了。”

  她站到床边推了文雅一下。

  这时叶翔濡翻了一个身睡平。

  “怎么了?”

  没想到文雅没叫醒,叶翔濡倒是先醒了。

  “文小姐可能是太累了,所以就睡着了,我这就叫醒她。”

  吕以沫把眼睛瞥向文雅轻微动了一下的身子,刚准备在推推她,却看见叶翔濡皱起眉头,便缩回了手。

  “文雅,文雅!”

  “哦,我怎么睡着了,还睡到床上来了?”

  文雅装作才转醒的样子,一下从床上坐起,睡眼惺忪的模样都在彰显着她真的是睡过了头。

  吕以沫心里一嘀咕,不是你自己爬上去,难道是叶翔濡把你抱上去的?

  要不是她的身份不同,还真有可能会吃这碗醋。

  “对不起,吕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不会。”

  吕以沫很自然的走过去给叶翔濡换穿着袜子。

  “我这不是平常也习惯了,以前我们一起训练的时候,一起出任务的时候,经常就这样,所以你别介意。”

  “不会,倒是文小姐辛苦了。”

  吕以沫的神情依旧很平静,给叶翔濡换好袜子,又把他扶的坐起。

  见吕以沫根本就不生气,文雅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顿时很无力,一下子就琢磨不到了她的想法。

  吕以沫推来轮椅,用力搀扶着他坐上去。

  这几天她渐渐的掌握了照顾叶翔濡的方法。

  叶翔濡自己也顺手了许多。

  文雅见吕以沫熟练的推着叶翔濡进了卫生间,一点也没有觉得不自在和难为情,而叶翔濡也没有拒绝,她忽然觉得她或许把事情想的有些简单。

  叶翔濡一直没有责备文雅一句,吕以沫也懒得去计较。

  她只要扮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没必要把自己牵扯进他的感情世界。

  “嘶!吕以沫哪去了?”

  叶翔濡蹙起眉头怒道,吓的文雅的手抖了一下,这下又扯到了叶翔濡的伤口。

  吕以沫看到叶翔濡紧咬着牙关,看来这次是真的扯疼了。

  “你这姑娘怎么笨手笨脚的,平时照顾的那个小姑娘呢?”

  “林医生!”

  吕以沫在他们身后低低的应了一句。

  “她没干过,你怎么让她帮忙,你来。”

  医生过来给叶翔濡膝盖上换药,平常都是吕以沫帮衬着。

  今天却被文雅抢着上手。

  吕以沫不好因为这个争辩,所以就安静的站在一边。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文小姐还是让我来吧!”

  “吕以沫,最好保证你不是故意的。”

  叶翔濡一字一顿的表示着他的不满。

  “对不起!”

  叶翔濡是真的疼到了,文雅在掀纱布的时候,把他的已经愈合的皮揪的鲜血直流。

  吕以沫看的都缩了一下脖子。

  文雅懊恼的站到一边,本来想表现一番的,却没想到弄巧成拙了,这下显得自己很没用。

  吕以沫熟练的配合着医生,不一会就换好了药。

  中午叶母送来了饭,文雅亲昵的拉着叶母的手说了许多恭维的话。

  吕以沫只是安静的帮叶翔濡盛着饭。

  文雅急忙接过她手里的碗。

  叶翔濡打断她要喂饭的动作。

  “我自己来,你应该回去了。”

  “我下午就走。”

  “吕以沫,你是不是想偷懒,别忘了你这个妻子的义务是什么!”

  吕以沫嗯了一声,便对文雅道:“文小姐,这些还是让我来吧!”

  她接过文雅手里的汤碗,站到叶翔濡床前,等他吃完饭。

  文雅见叶母出去了,漆黑的眼眸一转,她站起的时候,猛地哎呀了一声,就撞向吕以沫。

  吕以沫手里的碗一个不注意就抛了出去,连汤带碗就这样哗啦啦的洒在叶翔濡的身上。

  两人顿时就吓呆了。

  文雅的原意只是想向叶翔濡证明,吕以沫并不是什么事都做的很好,她也有失手的时候。

  她没有想到会波及到叶翔濡,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忽然她强装镇定下来,把矛头指向吕以沫。

  “不好意思我的脚腕歪了一下,不过吕小姐,你怎么连碗汤都端不好,你要是拿稳了,至于把碗也抛出去吗?你看都洒了叶队一身,要不是汤晾温了,恐怕现在叶队就会又多一些伤痕。”

  

前妻再爱我一次

“滚开,我们只是协议夫妻。”她羞红了脸颊推着把她压在床上的男人。“好,我们现在就滚。”他说完就抱着她在床上滚起来。……“协议只是你和我父母的协议,我只知道你占了我户口本上妻子的空白处,既然占了又怎么会删,老子要履行丈夫权益……”本以为清心寡欲的报完恩就可以抽身而退,可是到了最后却剪不断理还乱,奶奶让她报恩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以身相许,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残疾的暴力男。&ldqu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