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刀之大帝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刀之大帝在线阅读第2章第二回:推荐信

发布时间:2019/7/16 20:08:33热度:

《刀之大帝》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主要讲述:木绝有些搞不懂村长爷爷在搞什么神密,将桌上书信拿到眼前一观,顿时目光便移不开了。...

刀之大帝

  山林毕竟人老成精,一看就知道木绝以为自己是在挖苦他,解释道:“小绝,不要误会,我这么问自然有我的道理。”

  木绝清秀略微黝黑的脸有些羞红,仿佛是在误会山林而感到不好意思。

  正了正神色,好似在组织语言,木绝想了片刻后才徐徐说道。

  “天擎大陆,以武为尊,强大的武者可以破碎虚空,可以移山填海,可谓是无所不能。”

  “根据数千年的演变,将武分五境,从低到高分别是:破气、凝元、化罡、灵极,生死。”

  “破气境是武者的基础境,九为极数,所以基础境分九重,先是开辟丹田,丹田开辟好后则以锻炼肉体,凝聚灵气为主要。”

  “凝元境界则是将丹田内凝聚的天地灵气炼化,化作灵元。”

  “化罡境与凝元境有些相像,它是将灵元转化为罡元,但等次而不是量的变化,已是质的变化。”

  “至于后面的两大境界我不是很了解,所以。。”木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这么多就够了。”山林满意的摸了摸下巴的山羊胡,浑浊的双目露出精芒,盯着木绝,神色严肃道:“小绝,你想不想进入云涟宗,就算是做一名杂役弟子。”

  木绝听言,心中为之一动。

  云涟宗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星月国五大宗门之一,听闻以前曾是星月国唯一的五品宗门,如果不是遭到陷害,宗内老祖长老死的死、没得没,云涟宗很有可能成为星月国第一个四品宗门。

  虽然如今云涟宗排名第四,但以前好歹也是星月国第一宗门,其中底蕴虽被抢夺了不少,但依旧惊人。

  “村长爷爷,你知道的,以我的天赋,哪有可能成为云涟宗的杂役弟子。”木绝黯然说道。

  他的身体他自己最清楚,每次尝试着修炼时,一吸纳四周灵气到体内,还未来得及高兴,剧痛就传遍他身体每一个角落,让他深刻的难以忘记。

  他根本就无法吸收灵气,开辟丹田,就像他娘死前所说的那样,他的经脉根本就承受不了灵气,如果强行吸纳,其结果只能是经脉断裂,成为废人。

  山林神秘的笑了笑,从有些老旧的衣袖内拿出一封书信,放在桌上,然后抿了一口茶杯内的酒水,等待着木绝的决定。

  木绝有些搞不懂村长爷爷在搞什么神密,将桌上书信拿到眼前一观,顿时目光便移不开了。

  “云涟宗的推荐信!?”木绝惊呼站起,书信脱手飘落在地,木绝也被木椅伴住,木椅倒地,木绝整个人坐在地上,略显滑稽。

  山林看到木绝这一反应,哈哈大笑起来,但下一刻突然的面色铁青,右手连拍胸口,好一会儿才恢复,大难不死般的呼了口气。

  看了一眼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木绝,山林才放心的暗道:还好小绝刚刚没看到我被就呛住了。

  木绝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拾起书信后站起,扶立木椅,坐下轻声问道:“村长爷爷,这个你是怎么弄到的!?”

  山林得意的摸了摸他的山羊胡,讲述光荣史一样神气说道:“这是我家孙女从云涟宗得到的,听说她晋升为内门弟子了,而且三天后又是云涟宗两年一度的招收弟子盛会。做为内门弟子,她拥有三个推荐名额,昨天她回来的时候我可是费了三寸不烂之舌才讨要到一张..”

  木绝直接忘却了之前山林所说的话,脑海内一直重复着“她回来了。”。

  山水瑶是山岩村第一天才,同样也是山岩村第一美女,心性善良。木绝因从小一头白发,村内同龄的孩子都讨厌跟他玩,认为他是怪物,更是经常欺负他,如果不是山水瑶出手制止,陪他嬉戏,他或许不会有今天。

  也正是因为那样,他便喜欢上了山水瑶。

  “说到我那孙女.摁!!”山林正说到激情处,见木绝发愣,不由得摇了摇头,他知道木绝在想些什么,心中叹道:小绝,小瑶的心思从来就没有放在你的身上啊。

  “村长爷爷,瑶姐呢?她不是回来了吗?我怎么没看见她。”木绝虽有些不好意思,但依旧清晰的问出。

  “她有事要办,明天就会回来。这封信你收好,村内已经已有两人被小瑶看中,送出了推荐信。”山林喝下一杯酒,严肃道:“今天晚上一定要藏好推荐信,等明天小瑶回来。”

  这一次不是一般的严肃,这次山林严肃起来,连四周的气氛就不由变得紧张起来。

  木绝知道书信的重要,村子内又不是没人知道山水瑶有着三分推荐名额,她之前送出了两份,那么剩下的一份或许是因为村子内没有她看中的人,没有送出。要么就是她秘密的送给了别人,至于送给了谁,只有她或村长山林知道。

  木绝咽了口口水,神情变幻良久过后,神色坚毅起来,将书信放回桌上,说道:“村长爷爷,这封书信,我不能收。”

  山林刚喝入口中的酒还未咽下,听到木绝的话顿时一喷而出,木绝满脸是酒与口水的混合物。山林怒而一掌拍桌,木桌承受不住山林这一掌,四分五裂开来。桌上的用具都掉落在地,壶内的酒水晒出大半,其中还留有一些。

  “我叫你收着就收着。”

  山林一改之前那副慈祥的模样,严厉起来,破气五重的气势压迫在木绝身上,木绝瞳孔微缩,面色煞白,额上冷汗冒出。

  山林并没有因为木绝是个普通而收回了气势,与木绝这样僵持了良久,木绝知道熬不过山林,只好作罢。

  山林平息散发的气势,木绝无奈的将书信收入胸袖内,随后抱手对山林敬道:“多谢村长爷爷的赐信之恩,如若他日雄起,我必定回报。”

  “不必了。”山林摆了摆手,示意木绝离去。

  木绝站起后,鞠躬一拜,坚定道:“我娘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一定会报的。”

  说完,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山林从地上捡起木制茶壶,倒出酒水于杯子内,轻轻的抿了口,十分享受着这酒的醇香。

  “将书信给他就不怕别人去抢!?”

  悦耳之音,如泉水激石,茅屋内的一处隔间门帘被一只嫩白如玉的手隔开,一道倩影走出,肤若凝脂,面容清冷秀美,身穿紫色衣裙,气质幽蓝,身姿凹凸有致,左手提着一柄长二尺七利剑,气质不减,反到给女子凭空增添一股英气。

  “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除非他是大嘴巴,不然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山林好似早就知道隔间内有人,并不惊讶,继续喝着他的酒。

  山水瑶走到山林左侧,坐在木椅上,对山林说道:“爷爷,为什么要我将最后的名额留给他,你也是知道他身体情况的。”

  山林轻晃手中酒杯,酒杯内的酒水随着酒杯的晃动左摇右摆,一口饮尽,起身走于门口,枯廋的双手背负,目光看向村内一处茅屋的方向,追忆道:“为了还一个欠下的人情。”

  山水瑶微楞了一下,倒了一杯酒,喝完后便出门而去。

  “我不喜欢他。”

  山林耳边回绕着山水瑶出门时,经过他身旁说出的清冷言语。

  淡淡摇头,山林背影佝偻的回屋内,喃喃道:“老咯,后辈们的事,还是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

  夜幕降临,残月高挂,繁星点缀了山岩村的夜空,绚丽夺目。

  村内,每个村民的茅屋前都会树立起一块大石,这是他们为了让自己更好的吸纳天地灵气而建造的。

  而每到夜晚时,这块大石便会被自家的孩子抢夺,各个都双目明亮的看着夜空之上的繁星,更甚的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反观木绝所住的茅屋之地,冷清寂静,四处根本没有一个街坊领居,更是没有一个同龄友人来串门。

  木绝早已习惯,此刻的他正盘坐在自家茅屋前的大石上,额上冷汗不止,接连直冒,双眉紧皱,牙关紧咬,面目有些狰狞,好似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片刻之后,木绝神色舒缓起来。

  “还是不行吗!?”

  木绝睁开了双眸有些黯然,修炼成为了他每晚的必修课,自十岁开始他便开始承受着修炼所带来的难耐的剧痛。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六年来承受这股剧痛,让他的心性比同龄人都要高出很多,不会因为一件小事而大发雷霆或气急败坏。

  “六年了。”木绝有些神伤的微仰头,看着漫漫繁星的夜空,轻道:“难道我真不能成为武者,不能.”至此,木绝低下头,看着双腿交叉上的书信,用只能自己听得到的声音:“与她并肩而立吗!?”

 

刀之大帝

亿万年前,天地初开,世人都以修道为根本。千万年前,天地浩劫,毁世之战天降血雨,修道之业被武取代。百万年前,武道昌盛,可破虚空,可裂诸天,直达道之本源。十万年前,异族入侵,武道盛会变血海死战,武道自此而衰败。如今,武道依旧,但比之以前很是不如。一名从山村走出的少年,步步登峰,直追古人,力战诸天。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