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 > 正文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小说在线试读第15章不会放过你

发布时间:2020/9/25 21:35:02热度: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白盛夏现在只期望能够给她和孩子们一个安静生活的机会,至于左铭深,能不能再回来充当爸爸这个角色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

左铭深对着白盛夏挑了一下眉,“放心吧,你欠我欠孩子的这么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在他松开手的那一刻,白盛夏感受到火辣的感受。

“你到底想要怎样?左铭深,你究竟还要我怎样?”白盛夏的声音掺杂着哽咽,她太想挣脱左铭深了。

现在就算不是白云秋逼着她离开,白盛夏也宁愿自愿离开。左铭深半蹲下身子,凑近白盛夏。

“就算是白云秋都不足以了吗?”白盛夏剩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不敢想象往后的生活。

白盛夏现在只期望能够给她和孩子们一个安静生活的机会,至于左铭深,能不能再回来充当爸爸这个角色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你怎么知道白云秋对我来说的意义?”左铭深很讨厌从白盛夏口中说出白云秋的名字,他努力的维持着现在平静的表情。

白盛夏笑了笑,“我们也算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们之间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是吗?所以你还嫁给我,不就是自取其辱吗?你果然是个不简单的人。”耳边传来左铭深故意曲解她意思的声音,白盛夏的心已经没有任何的波澜了。

见白盛夏坐在沙发上,话都说不来的样子,左铭深的心里也总算舒畅了一点。也许这就是注定的,折磨白盛夏是左铭深的唯一的乐趣。

“那我现在后悔了行不行,离婚吧。”白盛夏最后憋出了这么几个字,明显一点作用都没有。

左铭深拍了拍自己的西装外套,“早就说过你被总太自以为是了,你现在还不具备资格去死。”

白盛夏一瞬间也说不上话去反驳,只是呆呆的看着左铭深离开了病房。与刚才的激烈的氛围相比,现在反而是安静的出奇。

白盛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总算有时间,可以让她好好的去看孩子。她也没时间去管自己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安静的站在病床旁。

两个孩子都好好的躺在病床上,若不是被告知已经昏迷不醒,想必他们在白盛夏面前又是活蹦乱跳的。

她俯下身子,然后更靠近了孩子。白盛夏贴近孩子的脸,仿佛听见了他们的呼吸。白盛夏这时候忽然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孩子是真实的还活着。

白盛夏害怕自己的眼泪打湿孩子的被子,之后暂时坐在两个孩子的病床中间。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种感觉太难以形容了。

比小时候拿到失而复得的玩具还要开心,这两个孩子是从白盛夏身上掉下去的两块肉。尽管左铭深有着各种各样的不得已,但是她还是被伤害了。

就算是左铭深的母亲,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这种众人皆醒我独醉的感觉,一瞬间太多的委屈涌上心头。

还有冷漠的白云秋,即便身为姐姐的她,也从来就没有照顾过自己的感受。这些人与白盛夏,总是若即若离,也许从来就不属于一个世界。

白盛夏擦了擦眼泪,自从左铭深离开之后,她才得以有了平复自己心情的机会。她开始庆幸自己在出车祸的时候,并没有留下太严重的后遗症。

因为现在她重新拾起了希望,那就是她的两个孩子。白盛夏想要好好照顾两个孩子长大,哪怕只是依靠她一个人的力量也可以。

白盛夏将孩子抱在怀里,这一刻的感觉更加的深刻。推翻了之前的所有猜测,所有的否定。

“妈妈和你们之间有感应器,所以知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妈妈。”白盛夏温柔的抚摸着孩子的脸,她感受着他们的心跳。

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再次决堤,白盛夏终于嚎啕大哭起来。这一路走来,她实在是太累了,还好上天让她撑到了这一秒。

白盛夏在心里暗自的做了决定,就算是再困难,她也要陪着两个孩子。

望着两个孩子熟睡的纯真脸庞,白盛夏心里蔓延开来一股久违的温馨感,这是只有孩子能够给她的,天底下大概除了母亲以外,没有人能够体会到那种自己的孩子失而复得的心情。

喜悦和激动碰撞和交织,那种满足的感觉填满她的心房,无论面对外界竖起了多么坚硬的盔甲和防备,在面对孩子的时候,内心只剩下无尽的温柔和疼爱。

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两个孩子柔软的发顶,细细地打量他们熟睡的面孔,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

不得不说,虽然孩子还小,但是已经可以看得出来,眉眼间和左铭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相像,虽然白盛夏很不愿意承认,但是血缘的确是一件做不了假的事情,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都像他。

想到左铭深,白盛夏仿佛一瞬间从美好的梦境被拉回了现实,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有的时候再不想要面对的现实,也终究不得不面对。

从开始到现在,在他的心理,她不过都是一个令人厌恶的可有可无的泄气工具罢了,他恨她,却没有一丝爱。

他爱着的人分明是白云秋,之前白云秋不在了,她还有短暂地幻想过,会不会他也会对她日久生情,爱上她,但现在,她早已不会有这种痴傻的念头了。

以白云秋的性格,她迟早会回到左铭深身边,彻底地逼走她,左家也根本没有她的一丝容身之地……

想到这里,白盛夏的眼神黯了黯,如果她没能亲手抚养孩子长大,而是将他们留在左家,等到以后白云秋嫁给左铭深之后,孩子会受到什么样的代价……

她猛地摇了摇头,停止让自己继续想象下去,她绝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妈妈会很快带着你们开始新生活。”白盛夏触了触依依柔软的小脸,在心里默念,她的眼神坚定不移,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

第二天,左铭深没有再过来,而是派了司机将白盛夏接回左家,白盛夏一开始并不情愿,只是司机却表示左铭深的态度很坚决,孩子必须留在医院,而她,必须回左家。

“我想继续留在这里照顾孩子,而且,我不打算回左家。”白盛夏坐在房间的沙发里,她醒来之后原本还打算着要给孩子做早餐,结果却看见了左家的司机。

司机的表情带着明显的为难,说出来的话也是不容反驳:“白小姐……这个恐怕不行,少爷说过了,你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影响孩子,而且他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愿意回去,他晚点会亲自过来。”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

“我爱的人,恨我入骨。”一个是罪犯的女儿,出生肮脏卑微,被所有人厌恶,姐姐抢走她的一切,亲生母亲让她去死。一个是豪门太子,高高在上,完美无瑕,第一次让她认识到,原来这世上还有美好与温暖。身份的悬殊没能阻止她想要靠近的步伐,像是深入骨髓的瘾,像是追逐阳光的葵花,或许在第一眼相遇时,就早已注定她这一生为他而生,为他而死。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让两个命运本该毫无交集的二人紧紧纠缠在一起,她本以为能用真心去感动他,到头来,五年婚姻如同牢笼,浇灭她的热情,磨平她的棱角,折磨得她痛不欲生。原来,她憧憬的婚姻不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