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特种军夫高冷妻 > 正文

青春小说《特种军夫高冷妻》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7 0:41:12热度:

《特种军夫高冷妻》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难道现在黑帮都这么天真了吗?随便从医院门前拐个医生就能治这种病患。...

特种军夫高冷妻

“什么,你们让我取出他的子弹?”韩冰有些不敢置信的轻呼。

实在是够大胆的,她都要佩服他们的勇气,把这么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就轻易的交到她的手上,

难道现在黑帮都这么天真了吗?随便从医院门前拐个医生就能治这种病患。

不要怪她有这么一问,万一死在自己手上算谁的。

韩冰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病患,实在是对方的伤势看起来太过严重,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伤口被简单的包扎着,手臂上掉的两袋血浆已经用掉了一大半。

这样严重的枪伤,早就应该到阎王那里报道了。她见对方的地点应该是医院的太平间里才对。

对方还能活着,可见有足够强悍的毅力了身体素质。可真是够顽强的。韩冰都为对方的强悍生命力佩服。

“请您快点动手。”刀子见韩冰迟疑不懂,焦急的说。

这个医生真是太慢性子了,这个时候了,还不赶紧手术,也不知道大哥撑的住撑不住。

“是的,请马上给他取出子弹。无乱结果如何我们都一定不找你的麻烦。”白云歌见韩冰看着自己,点点头回答道。

他以为韩冰迟疑的原因是因为凌枭的伤势。他也是没有办法,凌枭中的是枪伤,要是送医院的话,他的卧底行动马上就暴露了。青帮那里马上会得到消息,

韩冰低下头沉思几秒,再次抬起头来时脸色更显得冷静,只听软糯的声音说道:“事先声明,是你们千托万托我才动手的,不论结果如何,不能怪我。”

“一定,一定。”众人马上同意,刀子更是狂点头,跟小鸡啄米一样。

“让我取子弹可以,可是你们必须写下切结书。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按上手印为证。”韩冰把玩着修剪的干净整洁的手指,低头说道。

一定什么?口头说说可没什么效力,还是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比较安心。

开个刀还要写切结书?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他们洪帮从来都是一言九鼎,才不会做这种小人的行径。

“这个臭娘们就是欠收拾,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老大,让我教训教训她……”大毛被韩冰的举动气疯了,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

“退下。”白云歌横了他一眼。

大毛这才愤愤的收起手臂,气哼哼的退到一边。

“你们可以继续纠结这种小事,反正要救的人是你们,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韩冰弹着手指,老神在在的说。

“要知道女人的美容觉可是很宝贵的,救不救痛快点,不要耽误我的时间。”韩冰还嫌不够气死人,继续说着挑衅的话。尤其把“女人”两个字吐的很重。

白云歌心里很是气韩冰的不识相,可是现在可不是讨价还价的好时机。凌枭躺在床上命悬一线,必须马上动手术。

要是事情紧迫,又没有更好的人选,他真不想妥协。要知道在座的都是洪帮重要的成员,洪帮可是黑社会啊,指纹万一外泄的话……

就在白云歌思索的瞬间,刀子突然转身,跪倒了韩冰面前。

“求求您救救我们头吧,我孙志军就是来生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恩情。”刀子说完砰砰砰的连磕三个响头,紧要关头什么都不顾及了,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报了出来。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队长对他赵志军来说,既是领导也是兄长。是队长带着自己从一个小兵蛋子成长为特种部队的兵王,也是他带着自己出了一个又一个危险的任务,要不是有队长在,他早就在中东维和的时候死在了炮弹下面。

他的这条命就是队长的,不要说下跪了,就是要他的命换队长的命,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含糊一秒钟。

刀子突然的举动让房间里的男人沉默了,在道上混的,谁不想能有个肝胆相照的兄弟,大家皆用谴责的眼神看着韩冰,怪她的要求苛刻。

韩冰却是不为所动,她眼里不论是跪在地上的刀子还是躺在穿上的凌枭,或者是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都是黑社会。既然选择了在这条路上混,那么风险是肯定存在的。

江湖有句话说的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刀子的兄弟情虽然赞赏,但是不值得同情。而她恰恰是个冷情的人。刀子的举动算是表错了人了。

“你不该求我,该求的人是他。我说了,你们只要写下切结书我就开始手术。”韩冰终是被刀子的诚意打动,微不可查的叹口气,心里责怪自己心不够硬。

刀子听韩冰这样说,马上把视线投向了白云歌,接着又是“砰砰砰”的脑袋撞地的声音,听的韩冰直牙疼。

“白老大,求求你救救我大哥吧。您今天的恩情我们整个队伍都会记住的。”刀子许下中诺。

要知道“狂狮”特种部队的人情,那可不容易得到。

凌枭是“狂狮”的狂狮的队长,万一他出了意外,那狂狮还叫什么什么狂狮,就是失去了头的困兽罢了,相信兄弟们知道自己的承诺也会同意的。

白云歌看了一眼刀子,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凌枭,终是点头。

“帮主……”邢五低声轻呼。眉头皱的死死,非常不赞同。

“不要在说了,拿纸笔来。”白云歌既然做了决定,那就不容置喙。

很快,纸币准备好了,周谦亲自书写了一份切结书,在场的众人一次签名按指纹。程序就像古代青楼签卖身一样。

“还有他的。”韩冰努了努嘴,示意床上躺着的凌枭。

周谦今天算是领教了韩冰了难缠,现在他无比后悔,自己怎么会抢了这么难搞的医生来救命。

无奈下,周谦牵着昏迷的凌枭的手,也在切结书上按下指纹。

接过周谦递过来的切结书,韩冰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看到每一个人都按了手印,这才细致的将纸张抚平对折,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医生袍的大口袋里。

韩冰的动作很优雅,可是看到急脾气的大毛很火大,可是他算是发现了,这个女医生是得罪不起,难缠的很,现在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就在大毛等着不耐烦,就要压抑不住怒火再次爆粗口的时候,韩冰有了下一步动作。

她先是打开随身携带的工具刀,用浓缩双氧水消毒。接着吩咐旁边的人去打一盆温水来。

没办法,医疗环境太多简陋,只能用简单的办法了。

韩冰先是把伤口边上的衣服用剪刀剪开,露出里面中枪的部位,看到伤口包扎的手法暗中点了点头。

手法还是很专业的,最大程度的减弱了血流的速度,像是经过专业的训练。

接着,她用手术刀轻轻一划,破开外面的皮肤,以确定子弹的深度。

“嗯!”皮肤划开的瞬间,病床上的凌枭下意识的闷哼出声,完全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动了起来。

“帮我按住他的身体。”韩冰皱着眉头说。

这就是她不爱给活人手术的原因,总是动来动去的意见颇多。还是死人好,躺在病床上任她摆布,也不会有半句多言。

“医生,有没有麻醉剂之类的给病人?”刀子看着凌枭痛苦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韩冰不耐烦的抬起头,“要不要给他一根棒棒糖啊小乖乖!”

她怎么会随身携带麻醉剂这种东西,带着工具的原因那是因为习惯,对于名医来说,手术刀就和医生的菜刀是一样的,所以她才会有随身带着工具回家的习惯。要不然今天手术连个趁手的工具都找不到。

刀子听见韩冰的口气不耐,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有点多余,他只是关心则乱。只好尴尬的抓抓头,然后按住了凌枭的上半身,以方便韩冰继续手术。

“难搞的医患关系。”韩冰心里暗暗吐槽。这也是她不喜欢给活人看病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见旁边在没有人多言,韩冰再次专心的观察起伤口。只见刀尖轻轻一挑,“叮”的一声,那是子弹落地的声音。

韩冰的速度飞快,下刀精准,奇快无比。

外人看到觉得手术很简单,可是白云歌是有一定的医学基础了,他清楚凌枭手术的难度。

寻常的外科的医生都是接触的细胞切除活着是身体病变的问题,根本就不会碰见枪伤。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医生,对枪伤仿佛见怪不怪,要知道三分钟内完成这么一个手术,那可是有着极其精湛的医术的。

反正在他认识的医生里,没有人能做的到。就连洪帮的专属医生李厚霖都没有这个水平。

看来周谦他们无意中请了一个了不起的名医来,怪不得刚刚她的要求那么多,原来人家是医术精湛,有恃无恐。

“啊”的一声惨叫,拉回了大家的视线。

“你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什么?”大毛焦急的问。

“碘酒,实验室用的浓缩碘酒,市面上根本买不到。”韩冰扬扬素手里的瓶子,漫不经心的说。

大家听她这么一说,都闻见了浓浓的碘酒味道,刺激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可是你也不用倒那么多吧。”大毛心里忍不住吐槽。

刚刚凌枭的叫声,听起来就很疼。以后他可要离这个女魔头远着点,实在是太可怕了。

韩冰才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手里能够消毒的东西就只有这个。她才不会承认,这是为了报复凌枭这个让自己失去睡眠的罪魁祸首。

消消毒才健康,反正死不了。韩冰心里恶劣的想。

“好啦,手术完成,我要回去了。”韩冰忍住不捂着嘴,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

换做是谁连续工作了这么久,尤其了面对一大堆的尸体,早就不耐烦。要是不是赵枫今天送来的尸体必须解剖,报告要的急,她才不会好好的生日不过跑去加班呢。现在她只想早点回到柔软的大床上美美谁上一觉。

韩冰心里已经决定好明天就发邮件给单位,她要休一个长假了。

特种军夫高冷妻

这已经是今晚的第五具了!四肢僵硬,瞳孔放大,脑部受到重击导致脑脊液都流了出来,红的白的一片,看起来就像临了番茄酱的豆腐脑一样。穿着白色医生袍的女子拿着报告单,手里的笔飞快的写着死亡报告,显得漠不关心。微蹙的柳眉看得出女子心情并不怎么美丽。这年头,死人真多。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