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危情契约:惹火鲜妻太抢手 > 正文

危情契约:惹火鲜妻太抢手大结局在线试读第20章那就一起下地狱(2)

发布时间:2020/9/25 20:12:51热度:

《危情契约:惹火鲜妻太抢手》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噩梦,只要梦醒来了,一切都没关系了。...

危情契约:惹火鲜妻太抢手

除了身体上的凌辱,就是心理上的折磨,永无休止,越卿曦的身体早已经不堪负荷,可是为了她那还躺在病床上的哥哥她必须忍。

盐水瓶的滴答声,一滴滴的滴落,在这特别寂静的病房里面显得特别的响亮,这一次可以来见哥哥,是她求了好久以后,才可以得到的机会。

“哥哥,你知道么?现在的我真的很累,很累。我真的很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扛不住而倒下的。”

她拼命的隐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滴落,她担心哥哥若是知道的话,那么她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会很担心的。

“那个人说你对吟若姐姐做出了那样的事,是不是真的是这样的?诺宝他也是你的儿子,可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你明明知道诺宝是你的孩子,为什么却是不肯让认他!难道是你的良心过不去么?”

“啪啪!”

这一声接连一声的巴掌声似是重重的击打在越卿曦的心上,她赫然抬眸,却是看到戚煦燃那张充满了讽刺的意味的脸。

“你也知道你的哥哥良心过不去么?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我还真希望你的哥哥就这么一睡不醒!免得醒过来的时候,污染了这个世界!”

“你!”下意识的想要去回嘴,可是她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因为知道无论怎么样,到底都是哥哥亏欠了吟若姐姐,是他们的越家亏欠了他们戚家。

“怎么,没办法回击了么?是真真正正的承认了你那个所谓是天使一般存在的哥哥的心底里面到底有多么丑陋了吧!”

然而越卿曦的不回击,却是成为了戚煦燃嘲讽她的由头。

“是啊!我们越家的心灵是丑陋的,你们戚家的人好不高贵啊!所以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应该眼不见为净啊!就算是想要折磨我的话,也大可以让别人来折磨我啊!自己来得话,岂不是脏了你的手了么?”

原本还打算隐忍的越卿曦在听到戚煦燃这般讽刺自己哥哥的话,却是再也隐忍不住了。

闻言,戚煦燃倒是没有对越卿曦做什么,只不过他却是直接走到了越卿安的身旁,作势就要将他的氧气罩给拿掉。

“不可以!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做!”

想要自己的力量去阻止,可是她现在的身子骨却是那么的单薄,只要有一阵风吹过的话,似是都可以将她给吹走。

所以她轻而易举的被戚煦燃给推到了一旁:“只要你肯乖乖的听我的话,那么我和你的哥哥自然可以相安无事!不过如若你一旦做出什么让我不悦的事情,那么我就可不敢这么保证了!”

“你要做什么!”感觉危险一步步的逼近,可是她却是连逃的权利都没有,只能宛若砧板上的鱼肉,任戚煦燃宰割。

“嘶拉!”随着这一声响起,越卿曦身上所披的隔离服早就已经被戚煦燃给撕裂,里面的衣服也难逃厄运。

白嫩嫩的肌肤突然接触到这薄凉的空气 ,使得越卿曦没有控制住自己,打了一个冷颤。

可是她这般我见犹怜的模样,却是没有激起这个男人对她的丝毫怜惜之心。

很快,她就被戚煦燃给压制在地上,虽然是大理石的地板,可是那寒凉的温度透过她的肌肤,直达心底。

“我求求你不要在这里,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要我都可以,但是今天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在这里!”

虽然哥哥现在还没有任何的直觉,但是却是觉得一股浓郁的羞辱感席卷而来。

“既然当初你的哥哥对我的姐姐做出那样的事,那么我现在就让他看看,我到底是怎么样地把他对我姐姐所做的事加褚在他的宝贝的妹妹的身上的。”

虽然他嘴上虽然回应着越卿曦的话,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浑厚的大掌顺着她的腰际,慢慢的滑落,一路摩挲着,最后直接占有了她,在她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

那钻心的疼痛让越卿曦疼得差点晕厥过去,不过若是可以的话,那么她倒是希望自己可以晕厥过去,因为这样的话,就可以不用清醒的承受着她所给予自己的屈辱了。

泪水不停地滑落,当戚煦燃接触到这一片微凉的时候,他微微的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掠夺。

当越卿曦醒过来的时候,戚煦燃已经离开了,而她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穿戴整齐,若不是那自身体传来的撕裂一般的疼痛,她都会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被戚煦燃那般羞辱。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噩梦,只要梦醒来了,一切都没关系了。

可是看着自己那裸露在外的肌肤的鲜红的吻痕,她这才知道原来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她勉强用自己的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深深的看了病床上的哥哥一眼,随即就那样离开了。

她现在就连走路都摇摇欲坠的,那些经过她的身旁的护士和病人,都会用那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自己在他们的面前是透明的。

再也无法去承受这些异样的目光,她不自觉的加快了自己的脚步,飞快的走到了医院门口。

可是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已经预料现在她的身体十分肮脏,所以这才下起了雨。

雨愈下愈大,所有人都在寻找一处可以躲雨的地方,唯有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一步步的悠哉悠哉的找着,似乎这雨对她来说,是一场洗礼。

那冰冷的雨滴打在她的身上,真的很疼,可是这跟自己那钻心的疼痛相比起来,完完全全是小巫见大巫了。

而她殊不知在那不远处有一辆车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

透过车窗玻璃,戚煦燃看着这个女人单薄的身子在那瓢泼大雨里面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去的可能。

他的目光紧紧的追随着,直到那个女人打了一个踉跄,狼狈的摔倒在地上,他却是也顾不得再去想其他的事,一心只牵挂着她现在如何了。

将车给停在一旁,他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车门,疾步来到那个女人的身边。

“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你以为自己露出这般脆弱的表情,我就会对你产生了怜惜之情了么?”

戚煦燃疯狂的摇晃着越卿曦的肩膀,可是现在的她就好像是一个被抽走了灵魂的布偶娃娃一般,支离破碎。

“你现在是哑巴了么?我在跟你说话,你却是一句都懒得回应我么?”

看到她面如死灰的模样,戚煦燃本来就气了,现在更加恼怒了,想要去抱她,可是却不知道越卿曦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居然就那样将他给推开了。

“我赎罪,我都已经说过了,我哥哥放下的过错,我来弥补!可是你却是为什么始终不肯放过我!一定要当着我哥哥的面,那般的羞辱我!”她赤红着双眸,怒然质问道。

“呵,羞辱么?可是我却是觉得我和你那个衣冠禽兽的哥哥相比较的话,我倒是显得光明正大许多了!至少我是在你清醒的时候,占有你的!”

戚煦燃听到越卿曦的话,却是毫不留情的笑出了声。

“所以照你这样说的话 ,戚煦燃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你!至少没有用像我哥哥对待吟若姐姐那般龌龊的方式占有我的么?”一丝冷笑自越卿曦的嘴角溢出。

偶尔经过几个路人,看到他们两个人这样的场景,无不投来关注的目光,而越卿曦自然也感受得到了这些目光,她想要躲开,可是才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逃。

“我以前就说过作为一个女人不要事事都要强!可是时至今日,你却是依然这么执拗着!如若你可以偶尔流露出,哪怕只是一丝丝的脆弱的话,那么我也就不会这么狠!”

言下之意,就是只要越卿曦肯向他低头的话,那么他就不会一次次这样肆无忌惮的羞辱她,更加不会将她的灵魂给践踏在脚底下。

“要我向你服软可以啊!除非我死!”越卿曦咬牙切齿道。

而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就被戚煦燃给狠狠的甩了一记耳光 ,而戚煦燃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那样就甩了过去。

看着自己那到现在还僵硬在半空中的手,他的表情显然有些错愕。

而对于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越卿曦似乎是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被他打这么一耳光,她却是依然那么的淡然自若。

即使现在已经这么狼狈了,可是却是始终没有将越卿曦身上与生俱来的骄傲给打磨干净。

“你……”

想要去触碰那由于自己的那一巴掌而染上了偏偏晕红的脸颊,可是还没有触碰到的时候,却是就已经被越卿曦给躲开了。

“我也已经说过了吧!不要再在我的面前露出这般可怜我的目光 你这样的胡说,只会觉得你这个男人有多么虚伪!”

说完这些话之后,越卿曦却是已经站了起来,尽管身子摇摇欲坠,可是她却还是咬着牙,想要尽快的逃离这个地方。

危情契约:惹火鲜妻太抢手

本是青梅竹马,奈何宿命所缚,明明彼此相爱,却只能相杀。戚煦燃爱越卿曦如命,却是因为不得已的苦衷,只能视她命如草芥,把她的灵魂残忍地践踏在地,当她决绝离开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心却是空缺了一个位置。经年之后,若是还能在转角处相遇,她可还愿给予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