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 > 正文

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无弹窗_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7/14 20:50:17热度:

《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按了门铃,门是家里的保姆刘妈打开的,当看到是顾漫漫后,温和的笑了笑。“漫漫回来了,快点进来。”...

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

夜,正是干坏事的时候,此时的平民房,两人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平民房楼下徘徊,时而看了看还亮着灯的房间,只见一个长相亮丽,一双大大的美眸,齐耳的短发带给她一种青春活力,不点而红的唇让人恨不得吸上两口,正走来走去的女子眼中闪过坚决。

一旁的陈文婷,有些不淡定的看着正走来走去的顾漫漫。

“漫漫,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不如,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还是有些怕。”

“你怕个屁啊!又不是你去,老子都没有害怕,你害怕个屁劲。”其实顾漫漫也紧张个不要不要的,今晚能不能偷到腥,也得看她的运气了。

她暗恋刑学长两年,只能远远的望观着却没有勇气去表白,好不容易熬到毕业,终于能跟他一所学校,却听到他要出国留学的消息,这消息彻底让她不淡定了,拉着自己的死党,来到刑学长住房楼下,激动的心情,在这一刻,静静的冷静下来,也有些害怕起来。

只是,想着不能跟学长天长地久,也能分享一下学长的美好,她也知足了。

冷静下来的心,再次的激动起来,伸出白嫩的小手。“东西拿来了吗?”

“你真的要去吗?”

“不去,那我叫你来干嘛。”

“可是真的好么,我害怕啊!你还没有成年,要是让人知道,会不会……”

“行了,那是我自愿的,谁也管不着。”

“那好吧!漫漫,小心一点,快点出来。”陈文婷把一盒东西放在了顾漫漫的手中,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拉着她的手道;“漫漫,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行,我喜欢学长这么多年,就算做不了恋人,也得记住他的美好。”顾漫漫拿着东西冲进了楼房,生怕慢一步只会后悔。

快速的来到二楼二零三的房间门口,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钥匙打开房门,漆黑一片,等着双眼适应黑暗后,顾漫漫这才小心翼翼的往唯一一间房间走去。

拿着早就备好的药捏在手中,此时的手心冒满了汗水,为了不让自己打退堂鼓,脚步快了几分,来到房间,再次小心翼翼的打开,借着月光看到床上的人儿沉睡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猫着身子偷偷的进了房间,把手中的药放进了自己的口中,然后欺身压了下去,嘴对嘴的把药送进了他的嘴中,为了防止他把药吐出来,一个长长的吻,让他不得不把药吃了进去。

被压的刑承弼,睁开冷锐的双眼,正想把身上的人推开时,只见她好似预算到他接下来的动作一样,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然后把头紧紧的埋在他的胸前。

“滚开。”语气冰冷不容反抗,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就好比他时常处在警戒中一样。

顾漫漫摇了摇头,吸着他那属于男子的气息,特别好闻。

心却在想,药性怎么还没有发作啊!她快支撑不下去了。

刑承弼伸手想拉开顾漫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软棉棉,一点力气都使不上,特别是他的小弟,正在唱着征服。

“你到底是谁。”这种无力感,让刑承弼真的很想杀人。

“学长,不用管我是谁,今晚过后,你出你的国,我读我的书,我不会缠着你的。”小手感觉到他身上的烫热感,知道药性已经开始起到作用了。

“你是顾漫漫。”冷静一听,她的声音挺熟悉,并且,她叫他学长,只有高中时,时不时就能碰到并且向他示的学妹。

“不是,学长,废话那么多干嘛,办正事要紧。”顾漫漫手脚飞快,把他的衣服给脱了。

“住手,你知道这么做,对你的伤害有多大吗?”刑承弼吃力的想去阻止,哪怕对方是自己熟悉的人,他也不想动她,必竟现在的他给不了她未来。

“学长放心,今晚过后,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到手的肉怎么可能让他白白的浪费,顾漫漫才没有想那么多,只想着吃肉,吃这块肥肉都吃了,这样学长第一次就印上了她顾漫漫的名字。

只是,当她摸到某个东西时,胆大的顾漫漫也有些退怯了,学长虽好,自己的命最重要啊!

正在她悄悄的往床下缩的时候,脚跟被人拉住,身子又被拖了回去,压在了他的身上。

“火点了却想跑,没门。”

不管她是哪方派来的奸细,今晚惹了他,别想全身而退。

“我不要了,你放开我吧!”顾漫漫正在挣扎的时候,身子被压住,嘴被封住,接下来的事情,并不受她的控制。

一夜的运动,一夜的兴奋,却在天亮时,悄然的告别。

顾漫漫再次醒来后,正是第二天的早晨,全身被车子压过一样,特别是下面,火辣辣的痛。

看了一眼身边的刑承弼,这才想起,昨晚自己的疯狂,不顾身体的不适,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把地上的衣服穿好,然后看了一眼那完整的安套套,不由的泪奔,昨晚的准备,只用到了那枚药,其它都没用上。

弯腰捡起地上的包包,然后推门走了出去,在楼下,看到正准备上来叫人的陈文婷,不等她询问,拉着她就离开了这个案发现场。

等她们停下来后,已经到达了校学。

“漫漫,你怎么去了一个晚上,担心死我了,怎么样,学长的滋味好不好,有没有爽到。”陈文婷眯着双眼笑眯眯的看着她,那样子真想听听昨晚上的事情,并且,对于十八九岁的女孩来讲,‘性’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词。

“爽个屁,累死老娘的,今后老娘再也不找男人了,男人都是畜类,在这方面,完全不用命。”一夜没睡,都在被学长欺压着,好几次她求饶了,也不见他放过自己,算算,一夜他们做了几次,完全不记得了好不,只记得,疼,爽,疼,爽这两个字。

“不会吧!看你的样子,满足到了啊!”陈文婷看了她一眼,脖子上有咬痕,嘴唇肿的像香肠还破了几个口子,衣服凌乱,却完好的穿在身上,至于她的身子,脖子都惨不忍睹,更别说身子了。

“如果你爱我,就请告诉我,如果你不爱我,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此时,一段另类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顾漫漫拿出手机一看,显示母老虎三个字,手快速的接听了起来。

“舅妈,有什么事吗?”

“漫漫啊!你今天回来一趟。”

“好。”

没有问为什么,顾漫漫都应好。

因为她从小失去了父母,一直寄养在舅舅家,要不是她身上有父母所留下来的财产,舅舅一家也不会收留自己。

从小自己就是表姐身边的跟从,回到家里又是家里的佣人,一不如意,还会成为表姐们的出气筒,特别是表哥,在她十五岁以后,就一直想得到自己,要不是她努力挣钱,高中的学费都靠她打零工支撑,说不定,她早就被表哥给霸占了。

虽然脱离了那种难熬的日子,却也得时不时的回去面对他们的指责和侮骂。

“你舅妈。”陈文婷看到的脸色不对,就知道她那个舅妈又叫她回去了。

“嗯。”顾漫漫轻应了一声,心里却想着等会回去如何应付他们。

“漫漫,过一个月你就成年了,你可以从他们那个家脱离出来,有你父母的财产,你也能平安的读完大学。”虽然两人是好朋友好闺蜜,却也帮不她什么,这让她非常的自责。

“我会考虑的,文婷,你去帮我跟老师请个假,回去晚了,舅妈又会找理由欺压我了。”

“好,别忘了你是铁打的顾漫漫,千万别向他们低头,那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东西,千万不能给他们知道吗?”

“好,我记住了。”

顾漫漫跟陈文婷分开后,回了宿舍,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打车回到了肖家。

肖家是小门小户,依靠着她父母留下来的店面生活,虽然挣不了多少钱,却也能给这一家子生活开支,每个月也能给表姐他们卖一件时髦的衣服,还能让舅妈却美容院护肤,就是没钱供她读书。

要不是顾念着这十几年的亲情,她早就离开了这个没有亲情的家。

身为这个家的一份子,却没有这个家的锁匙,说起来挺可笑的。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按了门铃,门是家里的保姆刘妈打开的,当看到是顾漫漫后,温和的笑了笑。“漫漫回来了,快点进来。”

“舅妈呢!”

“在家呢!”刘妈看了屋内一眼,小心的说道;“漫漫,今天你小心点,夫人的心情不太好,还有小姐好像失恋了,能忍就忍吧!”

顾漫漫垂下头,遮掩住眼中的情绪。“我知道刘妈。”

这个家,也只有刘妈才能给她一些亲情了。

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

暗恋二年的学长要出国留学,出国前一晚,她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强上了他。多年后,她成为了他得力助手。“首长,这房子如何,前有海滩,后有高山。”某位冷漠的首长大人,淡淡的瞄了一眼。“确实前是平的,后是翘的。”某女捂胸。“首长,求放过。”某女揉着腰,警戒看着来人。“房子是你选的,浴室也是你订的,现在说不要,太晚了。”某男欺凌而上。自从给首长选了一套房子后,某女就没有过上一天正常人的生活,不是壁咚就是床咚。想想当年的年幼无知,真是瞎了眼,错把狼当成了男神,后悔莫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