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尸身 > 正文

完本:《尸身》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19/7/13 18:07:36热度:

《尸身》是剧情极佳的悬疑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我问他那是什么东西,他也没回我。他把棺材盖上,把土填回去,弄的和刚才差不多。...

尸身

那个人居然是另一个大黑痣……

深坑里面站着两个大黑痣,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的脸和发型,同样诡异的笑容,就像一对双胞胎一样,就连拿铁铲的动作都一样。

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大墓里面婴儿的哭声更加凄厉,旁边空中的鬼火不断飘来飘去,我很害怕,手在发抖。

两个大黑痣一直怪异地对我笑,接着左边一个大黑痣从盗洞里爬出来,好像要来抓我,我连忙转身就跑,跳下台阶,心里太急往下跳了三级台阶,一团鬼火正好扑过来,我一躲避,脚一滑,整个人再次从台阶上滚落下去。

这一次滚的生疼,我都怀疑脚是不是断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正有一只手抓着我的脚,把我的脚死死固定住。

我大叫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饶了我吧。

接着我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他在旁边摇晃着我,叫着:你清醒一点,是我!

我睁开眼睛一看,四周一片漆黑,刚才漫山遍野的鬼火通通不见了,父亲手里拿的手电筒正照在我脸上,与此同时,我发现整个后山非常安静,刚才听到的墓里面传出来的婴儿的哭声,也不见了。

父亲把我扶起来,问我刚才去哪里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看到了漫山遍野的鬼火,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盗墓贼,听见了大墓里面发出来婴儿的哭声。

父亲听我这么说,整个脸都变了,他非常紧张,告诉我说:今天晚上看到的所有一切,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一定要记得!

我隐约感觉父亲知道些什么,就问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就是不说。

我连忙和父亲再到大墓上面,找到刚才看到两个大黑痣挖盗洞的地方,可是手电筒照下去,发现地上铺着石板,纹丝不动,根本就看不到那个盗洞,怎么会这样?

父亲沉默不语,拍着我的肩膀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但是这不是现在最迫切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明天你就要死了,我还要做一件事情来救你。

我怎么也想不到,父亲说的要做的事情,居然是去挖坟,他拉着我到一开始跪拜的那座孤坟旁边,从孤坟后面的树林里拿出来一把铁锹。

父亲让我站在旁边远一点,他自己拿着铁锹开始凿开孤坟,我吓了一跳,连忙想要制止父亲,说这是要干嘛,父亲推开我,让我别管。

父亲好像发疯了一般在挖坟,那座孤坟本来就破了一个小口,好像之前就被人破坏过,父亲猛敲了十几下,原来的小口就变成了一个大口子了。

四下里一片阴森森,也没有其他声音,就只有父亲挖坟的声响,我在旁边提心吊胆的。

村子墓地里黑压压,我感觉此时我和父亲就像是两个盗墓贼。

父亲挖了十来分钟,很快旁边堆满了挖出来的土,孤坟已经挖的很深了,又过了一会,突然那铁锹发出砰的一声,父亲已经挖到了孤坟里的棺材了。

那副棺材已经残破不堪,父亲推开了棺材板,拿手电筒往里面照,观察里面的情景。

一开始我很害怕,后面还是控制不住强烈的好奇心,站到跟前往里面看,本来我以为那座孤坟破落不堪,里面应该是白森森的人骨,可是靠近一看,里面赫然躺着一具完整的尸体,一具干尸,黑乎乎地皮包骨,寿衣也还在,他的脸和身体依然完整,完全没有腐烂,第一眼就让我想起来,马王堆辛追夫人之类的古尸,差不多也就是这个那样。

棺材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怪味,我忍不住跑到旁边,呕吐了起来。

父亲站在干尸旁边,嘴里念念有词,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对着干尸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头,接着就伸手进去棺材里面找着什么东西。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父亲终于停了下来,我看到他背对着我,把一个东西握在手里,接着就放进他的口袋里了。

我问他那是什么东西,他也没回我。他把棺材盖上,把土填回去,弄的和刚才差不多。

弄完了,父亲再次跟我说:晚上发生的所有一切,不管是你看到那些奇怪的画面,还是我挖坟的事情,都不要说出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村长、表哥和山麻都在我家门口,父亲看到他们没有回去,也有点吃惊。

村长说:你们在山上做什么,搞了这么久,不是说拜一拜祖先就下山来的吗?

父亲说多停留了一会,很奇怪的是,村长他们根本就没有要回家睡觉的意思,一直赖在我家里,父亲干脆摆上了好酒,弄了几个好菜,几个人就喝了起来。

村长、表哥、山麻和父亲坐在一起,我肚子也有点饿了,也在旁边吃点东西。

村长突然故弄玄虚,掐指一算说:明天会起大雾,非常非常大的浓雾,暗夜村要被浓雾包围了。

我说不可能,现在冬天干燥,怎么会有大雾?

村长就像个神棍一样和我开玩笑说:明天绝对会起大雾,要不然我们赌一把?而且这大雾非常奇怪,村子里面不会有一点点的雾,可是村子外面全部是雾,就像十年前那一场大雾一样。

旁边父亲、山麻和表哥都点头,父亲问我是否记得十年前有一天,村子被大雾包围的事情。

父亲这一问,我还真的想起来,小时候,大概七八岁(差不多就是十年前),寒冬里有一天看到过村子外面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但是村子里却好好的,丝毫没有任何的雾气,就好像村子被浓雾给包围在中间一样。

那时候我听到其他小朋友说,浓雾里面有怪物,还很害怕,村里人那几天都不大敢出门,经常在家里呆着,之所以会有很深刻的印象,是因为有一个一起玩的小朋友,不顾家长叮嘱,跑进了那白茫茫的世界里,后面他再也没有出来过,等大雾散去后,也找不到他了。

记得十年前那一段整个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人心惶惶。

村长在旁边接着说:我们这个暗夜村风水不好,三面环山,村子正好被包围在漏斗底部位置,是聚阴之地,易招邪祟,出现异状,大雾围村,每十年就会来一次,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时间一到就来,已经变成了规律了,所以他才这么肯定说明天肯定会大雾围村,因为十年前,就是明天出现的大雾。

村长又说:村子又要遭殃了,接着他叹了一口气。

我想起来父亲说我明天就要死了,如果村长说的是对的,那明天村子就要被大雾包围了,是否和我明天就要死了有关系?

后面父亲和村长他们越喝越高兴,气氛都嗨起来了,也没再谈论这个事情,开始谈起了村里的选举,谁家的女子考了北大了,谁家的儿子发大财赚大钱了真牛逼等等,我见没意思就去睡觉了。

村长和父亲谈笑风生,表哥也喝了不少,谈到兴致处,三个人都笑得前俯后仰,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山麻,他一直沉默不语,阴沉着一张脸,埋头苦吃,不管其他人怎么劝,他也不喝酒,这有点奇怪,这山麻可不是什么善茬,偷鸡摸狗,抢劫斗殴,花天酒地,是生活常态,进进出出看守所好几次了,可是这天晚上,他居然不喝酒,不像是他的做派。

我进房间之前,看到村长和父亲正站起来互相拿酒说要再干一杯。

可是我进房间仅仅过了十来分钟,就听到了外面有人在吵闹,还有摔破啤酒瓶的声响。

连忙到外面一看,瞬间就呆住了。

刚才还好好的,可是现在,村长和表哥两个人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板上一片狼藉,山麻手里抓着一个尖锐的破碎啤酒瓶,正对着躺在地上的父亲要扎下去,眼见着就要扎到父亲的脖子上了……

尸身

我已经被整个世界,都当成了可怕的吸血尸了。尽管我根本就没有伤过人,我在病房里把所有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过,可是一直没有结果,所有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了。虽然恐怖的事情都会过去,事实也会浮出水面。但过程中凶险和恐惧往往难以预料。十天之后的一个清晨,我被一阵婴儿的哭声吵醒,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是小宣,小宣重生了。我马上跑到棺材那边,就看到了里面躺着一个婴儿,模样可爱极了,我看着她说:小宣,我是高巢,我等你长大……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