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异世天路 > 正文

异世天路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5章五

发布时间:2019/9/29 17:54:59热度:

《异世天路》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望了眼苏幕然滴落在沙砾上的血,李统领忽的浓眉一挑。...

异世天路

“阁主,她们走远了。”

许久之后,李统领扫了眼依旧不舍的望着海洋的苏幕然,出言提醒。

后者闻言,立刻回过神来,兀自低语:“没想到,当年那个一眼无辜的女孩,也这么大了。”

“是啊,多年不见,当年那个在圣池中与阁主你相遇的女娃娃,竟然已经突破至拓脉境,开辟了五条气脉。时光,还真是神奇。”李统领微微感慨道。

望了眼苏幕然滴落在沙砾上的血,李统领忽的浓眉一挑。

“阁主,你的血!”

闻声,苏幕然和小七顺着李统领的目光看去,立刻发现沙滩之上,苏幕然那滴落下的鲜血,竟融化了沙砾,令地上出现了一个鸽蛋大小的暗红色沙坑。

“这……”

苏幕然和小七对视一眼,皆是惊讶万分。

“阁主,你的血脉,似乎比老阁主和城主的还强!”李统领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俯下身去观察那个小沙坑,眼中不断闪烁奇光。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

苏幕然也低下身去观察,眼中尽是疑惑。

药王阁嫡系一脉,专修《药王诀》,单单换血一境便要修行二十年,因此血脉积累的元力越来越多,血品在代代相传中,逐渐提升。

加之数百年前,一名祖辈在外出历练时,得到一件提升血脉品质的宝物,使得传承血脉越发神奇。

一般而言,药王阁嫡系之人,只要修炼至周天境以上,其血脉中隐藏的力量便会觉醒,拥有融天化地之威。

当然,这只是夸大其说。

虽然他们的血脉之力没有传闻中这么厉害,但若是境界足够高深,一滴血也足以熔穿磐石。

然而,想让血脉之力达到那种程度,必须修炼到衍灵境才行。

而如今,仅有肉身境的苏幕然,其血液却能熔化沙砾。

这种力量,足以和周天境的苏卫天相当。

正因如此,李统领才会如此惊讶。

深知这一点的苏幕然,也很惊奇。

按理来说,他的血脉之力不可能这么强。

但如今,反常了!

沉吟片刻,苏幕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自觉的用手捂住胸口,陷入沉思。

“莫非,是那个东西?”

他嘀咕着,而李统领和小七则是对视一眼,眼神茫然。

他们并不知道,苏幕然所指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虽然有些疑惑,却也不敢询问。

药王阁嫡系传人之所以厉害,靠的便是强大的血脉之力。

只要苏幕然的血脉之力足够强大,对药王阁便是一个福音。

至于其中原因,他们两人作为下属,没有深究的必要。

沉吟片刻后,苏幕然认为自己的血脉之力,之所能够远超祖辈,多半是和那样东西有关,但此事涉及太多,他不可能透露给李统领和小七。

“罢了,莫管什么原因,血脉之力增强毕竟是件好事。”苏幕然低声说着,目光落在李统领和小七身上:“这件事,替我保密。”

“是!”

李统领和小七点头回应。

见状,苏幕然一脚踏碎脚下沙坑,掩埋血熔沙砾的真相,带着一抹怅然,走向不远处的海边庄园。

未来的一段时间,在众多工匠的建造下,海边庄园恢复如初。

凝立于庄园中心的高塔之巅,苏幕然俯瞰下方正在认真划分药田的园丁,满意的点了点头。

“回程之期,也要到了。”

他的目光越过远方山峦,看向遥远的药王城方向,总算是松了口气。

数月之前,他刚登上阁主之位,由于修为不足,威信不够,他必须亲自外出整顿那些受创的分舵,以此巩固自己的地位。

加上如今身处的沿海庄园,这已经是他外出整顿的第六个分舵了,虽说这段时间时常舟车劳顿,但收获颇丰。

至少,和周边分舵舵主、庄主的关系,就处理的很不错。

从爷爷苏卫天那里接过的担子,他不想搞砸,也绝不能搞砸。

数日后,一队战马绝尘而去,转眼间消失在林间小道上。

而就在苏幕然返回药王阁的途中,此时的药王城外,一座偏僻的小庙中。

一名黑衣人将手中的信鸽放飞,使其快速飞向西北部天空。

“小子,和我斗,你还是太嫩了点。”

望着消失在云端的信鸽,黑衣人苍老尖利的嗓音响起,震得整座小庙都在颤抖。

……

日暮之时,苏幕然安然回到阁中。

刚踏入主事大殿,便有数名长老围了过来。

“阁主,你可回来了,这回东南沿海分舵之行,还算顺利吧?”曾经给鹰坚使过眼色的马脸长老谄媚的道。

此人姓周,乃是药王阁的第九位长老。

“还算顺利,有劳周长老挂念了。”苏幕然淡淡的看了此人一眼,便来到那幅《药王图》前,沉声问道:“大长老,我交代的事,可有进展?”

“阁主,钟田长老之死有些蹊跷,暂时没有任何进展。”

一道苍老的嗓音从大殿之外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鹰钩鼻老者龙行虎步而来,神色不怒自威,正是大长老鹰坚。

苏幕然没有开口,而是盯着壁画,久久不语。

良久,他缓缓说道:“东南沿海分舵已经安顿好,过不久便需要大量灵药种子,六长老,此事交给你来负责。”

“是,阁主。”

一名灰袍老者微微躬身道。

“北城、罗云城、天心城、白茆镇等地的分舵,也需要人员镇守,就分别交给周长老、吴长老、柳长老和白长老负责了。”苏幕然神色肃然的吩咐道。

“是,阁主。”

几名气息不凡之人立刻恭敬的道。

说完这些,苏幕然侧脸看向鹰坚,声音微冷:“身为大长老,衍灵境强者,却连一件小事都办不好,再查!”

说到后面,苏幕然故意加重嗓音,使得鹰坚原本平静的脸色,微微生出一抹怒意的鲜红。

但很快,他低下头,沉声道:“遵命,鹰某立刻加派人手彻查,告辞。”

言罢,鹰坚回过身,眼中闪烁着寒光。

瞥了眼鹰坚渐渐远去的背影,苏幕然走向大殿之内,嘴角缓缓勾起一道带着冰冷杀机的弧度。

“各司其职去吧。”

消失之前,苏幕然淡淡的说道,随即没入大殿之后的暗门,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

众多长老忐忑的对视一眼,随后四下散去。

主事大殿之外,鹰坚望着眼前气息磅礴的阁中建筑,嘴角裂开一抹冷笑。

“小子,你以为故意隐瞒苏卫天和苏震的死讯,便可高枕无忧了么?呵呵,用不了几天,你就会跪在我鹰某的身前,低声下气!”

鹰坚心中冷笑,仰着头,仿佛一只得胜的公鸡,迈步走向某座偏殿。

进入药王阁禁地之内,苏幕然面对着空荡荡的地下暗殿,心中有些焦急。

“该怎么办,鹰坚此人狼子野心,如今更是有了谋权篡位的迹象,看来我不能再等了,可是……唉!”

苏幕然微微一叹,坐在了大殿宝座旁的矮凳上。

轻抚着身下光滑的檀木凳面,他顿时陷入沉思。

遥想当初,爷爷和父亲还在世时,他便是坐在这张凳子上,聆听两人的教诲。

可如今,短短几个月内,他们二人却都不在了。

“可恨啊,若是爷爷和父亲还在世上,鹰坚此人也不敢如此猖狂,而且……”苏幕然忽的想到了什么,眼中更是惊诧。

“不好,鹰坚此人态度大变,莫非是猜出爷爷和父亲过世之事?若真如此,那可就大事不妙了!”苏幕然心中焦急。

结合这段时间的种种,他总觉得心神不宁。

仿佛,一股隐藏的风暴即将爆发。

豁然间,他站起身来,走向其中一个通道,低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是鹰坚此人狗急跳墙,就休要怪我无情了!”

就在苏幕然进入那条通道后,其中,竟然响起一丝沉重的呼吸声,以及……一声痛苦的闷哼!

似乎,其中有什么人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可从声音来看,却不是苏幕然。

三日后,本在后院内修行的苏幕然,蓦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立即放下手中的经书。

回头一看,他发现小七焦急的迈入院门。

这一幕,看的苏幕然心中一紧。

“何事慌慌张张?”

苏幕然沉声问道。

“阁主,大事不好,御兽宗带着蛮兽大军杀来了!”

小七憋得脸颊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许是刚一得到消息,便立刻狂奔前来通报。

“什么,御兽宗!”

苏幕然眼中陡然现出一抹忌惮。

七贤郡内,唯一能让药王阁退避的,便是那犹如庞然大物般的御兽宗!

这是一个擅长圈养强大蛮兽的宗门。

相传,其山门之中,足有成千上万头巨兽。

这些巨兽大多身强力壮,若是集结成蛮兽大军冲击,即便药王城也未必能幸免于难。

而在这些蛮兽中,还有拥有不少堪比人族周天境的高阶蛮兽,在御兽宗长老的配合下,可爆发出惊人的实力。

至于对方的宗主,宫步天,则更是骇人。

据悉,此人早已突破至衍灵境巅峰,在整个七贤郡内,仅有苏幕然的爷爷苏卫天能与其抗衡。

药王阁和御兽宗相隔数千里,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可对方的宗主宫步天,却时常想要吞并药王阁,好霸占阁中成堆的灵药,用以培养出更强大的蛮兽。

由于忌惮苏卫天的实力,宫步天一直没敢进犯药王阁,和药王阁的交集也不多。

但如今,对方却在这个节骨眼到来,并带着蛮兽大军。

想必是,别有用心啊!

电光火石之间,苏幕然脑海中便闪过了众多念头。

在小七的护送下,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主事大殿之内。

刚一进来,苏幕然便听到其内众多长老七嘴八舌的争辩,不由得剑眉微蹙。

“阁主来了!”

也不知是谁压低嗓音说了句,众多长老立刻闭上嘴巴,低垂着头撇着苏幕然,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反应。

异世天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异世天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异世天路

一条天路,埋藏不知多少人的梦想。一曲血歌,唱出几多人心中哀愁。人影在垂落的夕阳下拉长,向阳的落寞背影透着几许悲凉,可莫管失败成功,这一路上,有你相伴胜过坐拥万里河山。拭去斑驳血迹,弹开屡屡尘埃。让我们一起,踏天路,泣血歌!(谨以本书,献给那无数默默奋斗在人生道路上的人们。) ...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