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剑心长虹 > 正文

剑心长虹大结局在线试读第3章三

发布时间:2019/7/27 1:48:45热度:

《剑心长虹》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还有尝到那人与人之间不论高低贵贱,贫富差距,突然拉到了一个相同层面变成流亡者的那种惶恐与不安所营造出奇怪的气氛。...

剑心长虹

我是一个很懒的家伙,尤其让我费神地去想一些事时,大脑就会自然僵死的家伙。但是有时候会有一些往事袭来,无人倾诉,烦躁之意便如鲠在喉,让人不得顺心。那么我还非得去找一个能让自己安静一点的地方,闭上眼睛躺下来,在脑海中安静地去走一遍往事岁月,才得以慰藉。良久如此,不知思绪到了何处,所以我倒是想把这些东西写下来了。也许这样,才能让我知晓那长久困于心的东西是什么了。

一切的开始,大概在一座庙中吧。那天我记得天大雨,很大。仿佛老天爷像有些生气地惩罚我们这些游途中的旅人一样,拿着雨水在拼命地往下砸,伴随着阵阵惊雷,真的是一个很坏的天气。不过却让我感觉特别地舒心惬意。那时我正巧游荡到一座破落寺庙,庙门的匾额上的‘清心寺’三个大字,在风中吱呀摇曳,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秒就要掉落下来,不过我也管不了。当时身体有些不适,便顺道落脚休息。记忆就在那里开始叙述吧。

寺庙年久失修,庙内的僧侣早已人去楼空。本该是人烟稀少之处,却因北方问天王朝与西北疆的漠乱海之间动荡的战局,拥杂着不少欲南下入不落王朝躲避战乱。背井离乡途中躲雨的人儿,大多三三两两,七七八八地聚在一起,给这破庙带来一丝生气,却也带来一丝燥意。

那时我颇为不适,随意靠在墙角。有些喝酒后似醒非醒的感觉,模糊的声音在耳旁萦绕不休。农夫因战乱而远走他乡的抱怨;富有之人流离失所对战争者的谩骂;孤儿寡母之间希冀的呢喃耳语,都不是我所喜的。

在我看来,庙外霹雳风行的雨声更具吸引力,这老天爷似为我演奏一出极为美妙的音乐。而他们只是我这个安静的欣赏者和这个完美的演奏者之间多余的人儿,一些扰我清闲的人而已。

闭着眼睛。闻着混杂着泥土气息,香草的芬芳和那战乱带给人们的恐惧。

还有尝到那人与人之间不论高低贵贱,贫富差距,突然拉到了一个相同层面变成流亡者的那种惶恐与不安所营造出奇怪的气氛。

绝望,麻木的味道,和着经雨水灌溉的草木释放蓬勃的生机。似一只画笔,在我的大脑中勾勒出一幅又一幅美丽而又纷乱的画面。

朦胧睡意侵来,神游物外,莫不如是。

直到……庙内出现了一个令人醒神的家伙。

庙内外奇奇怪怪声音戛然而止,留下的只有铁履与青石板在雨水混合下湿答答的清脆音。十分讨喜,倒不难听出那来客步伐中的沉稳与写意。

“矫若惊龙”。

浮现在我脑中的评价就是如此,来人不凡。

那携杂一股刚性气息铺面而来,跟庙内旁人气息形成鲜明的对比。阳气冲天,神轻气足。轻紧了下怀中的剑,睁开双眼。果不其然,一身青色绣花云纹连身袍,衬出宽阔的肩膀,其人含胸拔背,一副完美的身材。光泽的黑发自额间分垂于颈末后,束止于背脊,须眉浩然,一双灵动的眼睛带着风趣的神采;虬龙蚺臂,箍有黑铁护套,一手持伞,一手自然下垂,说不出的轻松写意。

再看去,小腿部位略有鼓起,大概是有重物缚在腿上,但立足之间却不见分毫意外,看样子身法不错。外出不忘修行之人,皆为心质力坚之辈。这种人,很难杀啊。

他在庙门环顾一周后。收起纸伞,施施然走了进来。不知是否看花了眼,他似乎咧嘴对我笑了笑。再看他时,已混迹在人堆之中,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与众人攀谈起来。

“嘿,大爷。你这腿看起来可是老风湿了啊,这可不怎么好啊,来,我给你看看。”

“兄弟,你的肩都出血了你还背着这玩意。你要再不管这伤口,过上两天可不得了啊。我这里有点药,先给你敷上。”

“小家伙哪里来的啊。搞得灰头土脸的,去擦一擦,回头奖你两颗糖。”

有的人对他置之不理,他也不觉得丢脸,道声歉就退下了。有的人则是被他热情感染,不一会那里便聚成一堆,高谈阔论,谈笑风生起来,我可能说的有点过分。因为听起来都是些什么青楼的女子胸大些。让人汗颜。

他的出现倒是让庙内那麻木不安的气氛消散了不少。不过我懒得对这最后坐在我身边休息傻子产生任何兴趣。只感觉身体有些寒冷,便禾草做席,破布当被。裹了头睡觉去了。

————————

我是被一阵急促的踢嗒踢嗒声吵醒的,马蹄声在空中逸散,听起来略有敦促,但除此之外,听不到任何吵闹的杂音。无规矩不成方圆,来的这批人,看样子是经过严格训练过的,令行禁止,雷厉风行。

正在思考这些人为什么出现在这种地方。一声长吁,思绪与声音全部停在庙门外。不管是干什么的,反正都跟我没什么关系。蒙上破布,又准备睡了过去。

一阵锁甲碰撞的声音传来。粗犷声响起,“问天王朝,遗忘殿堂行事。请各位配合下,无关人等,速速离开为好。”接着又道,“平阳王妃,您还是跟我们回去吧,就算您不介意,也得考虑小王爷这娇躯在外受不受得了这罪不是。”

一阵悉悉索索声音传来,有些人见此场景便离开破庙。我不懂这些人有什么来头,只觉得有热闹看了,匆忙从破布下把头伸了出来,得以看清眼前这些来人。

三大五粗的汉子莫约有十二三人,除刚才开口似小头目的人物红巾白银甲胄,剩下的都是黑甲披身,腰间系有制式龙纹刀。最起码卖相还是很不错的。对面则是一位头裹蓝布,怀抱孩子的偏中年妇女。

那妇女听闻此言,昂起头颅,露出威仪的凤容。朱唇轻碰,那不怒自威,听起来就是久居高位,教人不可接近的声音传出,“亡夫就留下这一个火种,难道也要赶紧杀绝吗?戎马一生的功绩也换不来让我与孩儿过一个平淡的生活吗?”

为首的汉子欲言又止,思索好一阵才诺诺吐出一句话,“平阳王一生功绩无人能比。本可流芳百世,美名佳传。但这次,他犯的错误,不可饶恕。您和小王爷的命运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能决定的。还是请回吧。”

平阳王妃听到这样的回答,紧紧将孩子搂住,“我大可跟你们回去,我死不足惜,但我孩子少不更事。可否以我一命,换孩子此生无恙。”

怀中那平阳王子也是颇为让人感慨,见此情景,竟然也是一声不吭,只是双手紧紧攥住平阳王妃的衣襟,双唇微紧,似强忍着泪水一般。

为首汉子见此,长叹一声,“若可推辞这份差事,我必不来。但事已至此。最无情是侯门深宫处,王妃应该比我更明白什么叫斩草除根的道理。莫要为难我了。”

“赵自忠!”王妃显然有些愠怒,“你当初乃平阳府禁军首领,飞黄腾达之后,便忘了当初王爷怎么对你的吗!?你就这么回报他的?连他唯一的孩儿性命也不放过?!你还不如在这就将我母子杀了,一了百了,我也好去那阴曹地府,告诉我那可怜的亡夫,他以前最器重的手下,怎么对他的!”

“好了!夫人,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恕属下冒昧了!”为首的汉子显然被戳到痛处,一把手突然伸出,欲要去拿那依偎在一起的平阳母子。就在此时,我身旁空中一道微不可察的影子突然划过,再看那边为首的汉子,他的手背已经被穿透钉在门柱上。

仔细看去,原来一根麦秆!

“谁!”被称为赵自忠的家伙,一双通红的双眼向庙内扫了过来。庙内的气氛突然剑拔弩张起来,那边一群人纷纷把刀转了过来。

我正要转头看向始作俑者。那小子突然跳出来,“各位官爷不是我啊!我就一个看热闹的,对不住了对不住了!我这就走,我这就走!”一边连忙拱手作辑,慌忙从那堆人穿过。三步两步蹿到了庙外,我没看错,这家伙出门的时候,背着那群人,还向我扮了个鬼脸。

我不禁眉头大皱。看向对面拔刀相向的一堆人,“我说不是我干的,你们信么?”

那赵自忠也是颇是硬气,鲜血就顺着手流下滴答答也不去管,任由垂下,“敢做不敢当?”

我很不喜这种口气,我不爱撒谎。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的干的,费什么力气撒谎?但是他既然这么说了,“是我干的你又能怎么样?”

我这么回答,倒是让他楞了一愣。“阁下既然敢得罪遗忘殿堂,定非无名之辈。何不留下大名,也好让我们这些下人回去有个交代。”

“遗忘殿堂是什么玩意,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不会告诉你,你也不需要有什么交代。记得下次别认错人就行了。你走吧,我不想动手。”

旁边立的一黑甲士听到我说的话,冷眉一横,执刀上前,呵责道,“你倒是好大的胆......”

剑心长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剑心长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剑心长虹

人心即剑心。一辈子学完不了的剑,一辈子还不清的情。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