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皇上是断袖:娘娘要私奔 > 正文

《皇上是断袖:娘娘要私奔》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1:01:46热度:

《皇上是断袖:娘娘要私奔》是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可以,只要娘娘不让人认出,只要姐妹们没有性命之忧,娘娘永远都是主子。”...

皇上是断袖:娘娘要私奔

凶姑娘疑惑的看着苑秋,就像苑秋看见UFO一样的眼神。

“就是,唉,你们家娘娘是皇上的女人吧,那她一定同皇上睡过了吧,我、、我可还是原装的,你总不至于要我装这个女人,自己破处吧?”

苑秋哭了,想起极品女小月月用手机破处的情景,蹲在门槛上哇得就哭了。

“原来姑娘是担心这个,放心吧,我家娘娘虽然死了,但是在死之前她仍然保持着处子之身。”

凶姑娘捂嘴笑道。

“神马、、处、、她是处子?”

苑秋脑中自动播放着N多画面,莫非是这位娘娘有心上人,抵死不从被皇上惩罚了?

亦或是这位娘娘为了保持清白之身,自己悬梁自尽了?

“没错,实际上,应该不仅仅是我家娘娘,这后宫的每一位娘娘应该都是处子。”

凶姑娘满眼鄙视道。

“啊,啊,难道你家皇上不举?”

苑秋愉悦的站了起来,要是不举的皇上,可以考虑冒充一下皇妃,那样可以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

“哈哈哈、、好,好,我就做你们的娘娘。”

苑秋美极了,无端端的捡个皇妃做做,果然是好命,看来穿越也是有不同命运。

她就知道她是特别的。

别人都是挂了,或是有危险的时候穿越,她在天涯海角的爱情广场上吼一嗓子就穿了,哈哈哈……

“姑娘你真的答应了?”

这次说话的不是凶姑娘,是其他看着苑秋傻笑的姑娘。

“当然了,我答应了,从今天起,本宫就是你们的宸妃娘娘。”

苑秋美美的道。

不用陪皇上圈圈叉叉,这个皇妃多清新了,多爽啊,只有吃吃喝喝完完太爽了。

“好,那请娘娘更衣休息。”

凶姑娘走至苑秋面前,要拿她肩上的包。

“不行,这里面全是我的最爱,你不能拿走。”

苑秋护着包包道,这里面可是她的全部家当,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手机,MP4这会还在衣袋里,还有一些化妆品,喝的水还有几包零食。

“姑娘,你的东西我不会动,但是你既然要做我家娘娘,当然不能只是嘴说,从头到尾都要换的。”

“好吧,这里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放东西,这些东西可都是我的宝贝,你们不能丢。”

苑秋依旧舍不得放开。

“放心吧,这秋燕宫都是你的,我只是将你收起来,你可以放在柜子里,钥匙你收着就是了。”

凶姑娘指着屋内的上等梨花木柜子道。

“对了,怎以称呼你?”

苑秋走过去将背包放进柜内。

“奴婢叫晴儿,是娘娘的贴身婢女,奴婢自小就跟在娘娘身边侍候娘娘。”

哦,原来凶姑娘叫晴儿,是那位宸妃娘娘的贴身婢女,怪不得这么凶。

苑秋换上了华丽的绫罗绸缎,梳上了漂亮的发髻还真的很像娘娘。

看来这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真的没错。

“对了,我现在做了你们的娘娘,那她……”

苑秋手指着床,这才发现,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您只要记着您是宸妃娘娘,你叫安碧涵,你哥是护国将军,这就够了,其他的奴婢会处理好的。”

晴儿走上前提醒苑秋道。

“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可是那位呢?”

苑秋有些不敢相信,刚才还是一个人,哦,不,是尸体躺在床上,这会怎么就没人了?

“奴婢已经处理好了,娘娘不必担心,夜已深,娘娘请安歇。”

晴儿很严肃道。

“安歇?你、、你不会是让我睡那张床吧?”

苑秋指着那张睡过尸体的床结巴道。

没错,那床是很漂亮,可是刚才上面睡过尸体啊。

“奴婢已经换过床单被褥了。”

“不、、就算换过了,但是,但是上面睡过死人,我……”

“娘娘,这皇宫建成也有好几百年了,各宫都住过女人,那张床没死过人呀。”

晴儿很淡定道。

“那、、那不一样。”

苑秋气结,虽然她说的没错,但是那些不是没看见吗?这看见同没看见可是差别很大的。

“那娘娘就当没看见就是了。”

“你、、你太过分了,要睡你睡,我不睡。”

苑秋气鼓鼓道,这个婢女太讨厌了,竟然这样同主子说话。

“娘娘,您真的不睡?”

“不睡,说不睡就不睡。”

她才不要被鬼压床,也不要睡过鬼睡过的床,万一半夜有鬼在床上,那岂不是要活活吓死她。

“好吧,既然娘娘不睡,那奴婢就走了,今天晚上,娘娘就在这好好坐一晚吧。”

“等等,我现在是主子,你是奴婢对吧?我要你今天晚上在这陪我。”

苑秋指着晴儿道。

“可以,但是娘娘必须睡到床上。”

晴儿与苑秋讨价还价道。

这、这、、果然是恶仆当道,苑秋就与小婢女僵持了一晚。

“晴儿,长夜漫漫,不如我们聊聊吧。”

坐得身子有些僵硬苑秋向晴儿道。

“既然娘娘好精神,那奴婢就告诉娘娘一些宫里的情况。”

这晴儿可真不是省油的灯,竟然想利用晚上的时间给苑秋恶补宫里的知识。

“晴儿,这个皇上是不是很老了?”

苑秋一听,竟然来了兴趣,反正漫漫长夜也没啥事可做。

“谁告诉你的,皇上今年和二十有八。”

晴儿瞪了皇上一眼。

“二十八,那可是身强体壮的时候,怎么会不举?”

苑秋有种不好的预感,莫不是晴儿这死丫头骗了她。

“娘娘,奴婢有说皇上不举吗?”

晴儿毫不客气的瞪回苑秋。

这个死丫头,没大没小的,竟然敢回瞪她。

“哦,是没有,但是你说了这宫里的娘娘们都还是处子,试想,有那个正值壮年的男人不要女人,除非他是G。”

“据奴婢所知,这各宫的娘娘确实都不曾被宠幸,正因为如此,这里是没有宫斗的,娘娘们平日里,走动的还很勤快。”

“那就奇了,好端端的一个男人怎么不喜欢女人,晴儿,你莫不是故意骗我的?”

苑秋越想越觉得晴儿这话有问题。

“没有,娘娘请听我奴婢说,皇上有妃子一十二人,但是没有皇后,也没有贵妃,也没有什么昭仪啊,充容的,只有十二个妃。”

“啊,十二个,算起来不少了,不过对一个皇上来说,好像确实也不算多。”

苑秋啊了声,在看到晴儿那淡定的眼神立即掩饰道。

其实这个晴儿只比苑秋小一岁,但是可能从小就寄人篱下,比一同龄人要显得成熟。

据晴儿说,这十二皇妃全是摆设,按照金龙帝国的规矩,后宫需立一后,一贵妃,还有四名二等妃子,但是皇上根本不将宫规放在眼里,一口气立了十二位妃子。

十二位妃子无分大小,全部是二等妃子,这十二钗中,大多是朝廷重臣之女。

“等等,晴儿,这皇上该不会是有心上人了吧,然后为了国家利益,所以又一股脑的娶了十二个老婆?”

苑秋打断晴儿的话道。

“娘娘的想象力很丰富,但实际是,我们金龙帝国很强大,皇上也很厉害,不存在娘娘所说的情况,”

“那是神马情况,你赶紧说说,我正听得起劲呢?”

苑秋掉转身,跨坐在椅上。

“咳,娘娘,请注意坐姿,在宫里是不允许有人这么坐的。”

晴儿纠正苑秋道,其实不仅仅是在宫里,就是在普通的人家也是不允许姑娘家这么坐的。

“好吧,好吧,你快说。”

“在这宫里有很多男人但他们不是侍卫,他们是皇上的男宠,娘娘若是出宫遇见他,请尽管避开。”

晴儿这次总算说到重点了。

“啊!男宠,你们这个皇上、、真得是G?”

苑秋精神一下子提高了几个亢奋点,自古以来,历史上有很多皇帝有男宠,但是他们都是双性恋。

可是听晴儿这么说,这个皇上应该是纯粹的G,不是那些伪G。

“奴婢不知道什么是G,这些话,娘娘不可以说出去,万一皇上不高兴,娘娘不但会丢了小命,还会连累娘家。”

晴儿叮嘱道。

“哇,真的动不动就砍头,我有点怕怕,那我现在后悔,不做……”

“不行,既然上了贼船,娘娘就休想再下船。”

晴儿又开始凶了。

“唉,一时糊涂上了贼船,晴儿,你平时是不是都这么凶的?”

苑秋瞄着看起来凶巴巴,但是其实瞒漂亮的美女晴儿道。

“奴婢也是为了娘娘好。”

晴儿眼观鼻,鼻观心道。

“晴儿,我在想,安碧涵,会不会是被你给逼死,或者是气死的?”

苑秋看着这个老成的婢女,心里有点嫉妒,年轻轻轻,一看就很厉害,可惜呀,她估计是学不来了。

“娘娘可以这么以为,但是请不要说出来。”

晴儿唇角微翘道。

“好吧,算我小人之心了,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那个主子好端端的为吗要自尽吧?”

苑秋向晴儿投降道。

“娘娘真要知道?”

晴儿定定的看着苑秋,好似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

“当然了,我现在都已经成了安碧涵了,理所应当知道的。”

苑秋深吸了口气,决定拿同主子的气势出来,总不能一直被这个丫头欺负。

“这要从皇上前天的圣旨说起。”

晴儿站起身,好像很纠结的样子。

“什么圣旨?”

“前天,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哪位娘娘先生下皇子,就立谁为后,而且生下的孩子将被立为太子。”

“他不是G吗?他们都没有XXOO怎么生啊,难道你们这也有子母河或是子母井之类的,只要喝了河水,井水就能生?”

“娘娘,请你说些奴婢能听懂的话好吗?那个G与XXOO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个子母……”

“好吧,这个G,就是你们的龙阳之癖,或是断袖,反正吧就是这个意思,指男人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这个XXOO,就是指男人与女人做那种事了,至于子母河什么的你直接忽视就好了。”

苑秋习惯性的伸手抓头,可是摸到一头的首饰,立即又放了下来。

“原来如此,这就是娘娘自尽的原因。”

“唉呀,晴儿,你能不能一次说完,不要说一句就看着我,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

苑秋那叫一个急啊,这个晴儿真有说书的本事,一到关键就停了下来。

“皇上还有七个兄弟,皇上的意思是让娘娘去勾引各位王爷,谁先怀上,谁先生下……”

“神马,神马,这个皇上、、他、、他太变态了、、”

苑秋跳起来叫道,那有人这样,那有人这样,太变态了,超级大变态。

“娘娘请冷静。”

晴儿见苑秋跳着脚的转来转去,不由凝眉道。

“冷静,你让我如何冷静,这么变态,你要我做这么……”

“正是因为这样,娘娘才会自尽的。”

晴儿走至苑秋的面前,看似很平静的脸上也有怒火。

“难不成他的十二爱妃都没有人说不?”

苑秋不敢置信的问。

“有,但是皇上圣旨一出,绝对没有说不的权力,所以娘娘们只好以死相抗。”

晴儿满脸悲伤道。

“你的意思是说,不止宸妃一人自杀?”

“昨天午时,淑妃娘娘已经自尽了,但是秋月宫的所有宫婢都被皇上下令陪葬了。”

晴儿低首,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

苑秋有些明白了,原来如此,只要是主子自尽了,那奴才们都昨陪葬,怪不得他们那么怕。

“那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不是让我做人肉包子吗?”

苑秋悲摧的哭道。

还以为这个皇妃不用被人XXOO,现在到好,原来这个妖孽皇上,竟然要女人们去圈圈叉叉自己的兄弟,她现在逃跑行不行?

“娘娘尽管放心,皇上只有七个兄弟,现在还有十一位娘娘,也就是说最起码有四位娘娘会留在宫中。”

晴儿走过来拉了拉苑秋的衣袖道。

“说的也是,只要我是那四个中的一个就行了,一样可以在宫里悠哉悠哉的吃喝玩乐。”

苑秋听晴儿一说,心情大好,接着就像晴儿打听七位王爷的情况。

七位王爷与皇上相差无几,只除了最小的那位吉王爷年方十八外,其他的都满了二十。

“晴儿,那个妖孽皇上有没有说让老婆们什么时候去勾引小叔子。”

“下个月初五是皇上的生辰,那天晚上,皇上让各位娘娘自已挑,挑中了就跟着王爷去王府住一个月。”

晴儿似乎知道的情报很多,竟然知道的如此详细。

“晴儿,我可以问一下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十五,还有十九天。”

“那还好,十九天,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些娘娘们也太不淡定了,尤其是已经挂

的两位了,对了,自尽的除了宸妃,另一位叫什么?”

苑秋好奇的问,决定养好精神后去拜访一下其他几位苦难的姐妹。

“淑妃娘娘,淑妃娘娘的父亲是礼部尚书,昨日娘娘自尽后,皇上即封锁了消息,不准任何人传出去。”

就这样,苑秋与晴儿聊了一夜,对于宫中的情况大致也有了解,这宫里同别的都不一样,十二个妃子全部住西边,皇上的那些男宠则全部住在东边。

看到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苑秋伸了个懒腰,天终于亮了,她美好的穿越生活可以开始了。

“晴姐姐,晴姐姐,不好了……秋月宫出事了。”

苑秋刚走至门边,门就砰的被人撞开了,她差点就成了人肉馅了。

“环儿,大清早的,你叫什么,别吓着娘娘。”

晴儿朝脸色发白的婢女瞪道。

“晴姐姐,天、、天大的事、、昨个、、昨个晚上,淑妃娘娘活过来了。”

婢女说话的时候学在颤抖,好像真的活见鬼了。

苑秋听得真切,如果她没记错,晴儿说那位淑妃娘娘是昨个午时,也就是中午自尽的,可是昨晚活了。

这,这又是见鬼了?按说若真死了,那么久,又这么热的天,应该会有味了,就算没味,最起码也会有尸斑什么的,怎以可能还会活过来?

“环儿,你胡说什么,淑妃娘娘昨天午时不就自尽了吗?昨天下午不是已经装进棺木了吗?”

晴儿真的很淡定,甚至比苑秋还要淡定。

“是啊,昨个下午,秋月宫的姐妹们就说,听到棺材里有动静,但是没人敢动,直到晚上,那钉上的棺材竟然被、、被娘娘击飞了。”

环儿比划着说。

“不可能的,淑妃娘娘根本不会功夫,莫说钉上的棺木了,就是普通的她也挪不动。”

“我知道了,她一定同我一样也是穿越为的。”

苑秋一听兴奋的叫道。

“你是活生生的人在哪来,但是那边动的却是淑妃娘娘的身体,我看,娘娘多半是被妖魔鬼怪附身了。”

晴儿瞄了眼苑秋,慢悠悠道。

“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信,不如我们去秋月宫看看。”

苑秋不打算向晴儿解释,据她知道穿越也有很多种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这样整个人带装备的都穿。

“皇上这会还在秋月宫呢。”

婢女环儿瞄了眼苑秋道

“正好,本宫正想见见那个妖孽皇上。”

苑秋哼了声道,虽然在现代见过G,但是还真没见过古代的,这会正好,一下子就见着了。

依她的猜测,那个复活的淑妃娘娘多半是被人魂穿了,而且魂穿的那位姐们,还会功夫,有意思,看来这皇宫越来越有意思了。

既然妖孽皇上这会有可能在秋月宫,那更要去了,见识一下这个英姿神武的G皇上,再看看他身边的妖孽男宠。

“娘娘真要去?”

晴儿看着苑秋笑盈盈的问,看来她的好奇心并不比苑秋小,只不过她好奇的是死而复生的淑妃娘娘。

“当然,本宫还没见过皇上,当然要第一时间去看看了。”

苑秋笑得很淑女,虽然对宫中的礼仪什么的还不太熟悉,但是装B她是最会的了。

“那娘娘请吧,娘娘这会很有淑女风范,奴婢在这多句嘴,希望娘娘一直保持这种优雅的姿态。”

晴儿满意的看着苑秋,其他的婢女则在一旁捂嘴偷笑。

“当然没问题,但是回到这秋燕宫,你可不能约束本宫,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有难同担,有福同享,在这秋燕宫里,我会很疯的。”

苑秋也提前向晴儿打了预防针,免得到时这丫头对她凶。

“可以,只要娘娘不让人认出,只要姐妹们没有性命之忧,娘娘永远都是主子。”

晴儿终于笑了,而且是那种很轻松很愉悦的微笑。

“OK,成交。”

苑秋伸出手要与晴儿击掌。

晴儿愣了下,待苑秋拉出她的手才明白。

“好,我们去秋月宫,GO,GO、、”

苑秋指着宫门处愉悦延。

“娘娘,要淑女。”

晴儿一见苑秋那架式,立即提醒道。

“嗯,晴儿,你就随本宫去秋月宫看看淑妃吧。”

苑秋嫣然一笑,向晴眨了眨眼道。

从秋燕宫到秋月宫很近,近的苑秋以为是在自己家的后花园。

出了秋燕宫,走了还不到一百步居然就看到秋月宫的那几个绿色的大字。

她还一直以为宫里都是琉金字,没想到竟然是绿色的,这是不是预示皇上喜欢被戴绿帽子?

“晴姐姐,我们就这样进去吗?”

听着里面静悄悄的,好像没啥动静呀,与之前环儿那夸张的表情相比,不太协调了。

“嗯,小安子,你先进去通传一下。”

苑秋很淡定,她记的影视剧中都有通传的,要不就这么闯进去太不礼貌了。

“宸妃娘娘,慧妃娘娘,贤妃娘娘,还有容妃娘娘,大家都在里面,皇上请娘娘进去。”

不一会儿,小安子出来道。

“嗯。”

苑秋点首,说实话,还真有点激动。

一下子见这么多皇妃与皇上,还真怕自己会失控。

在这现代,就相当于国家元首与第一夫人,而她只是一个小百姓,实在是太激动了。

“臣妾见过皇上。”

进到秋月宫后,苑秋目不斜视,低首直接走至坐在中间的男人面前盈盈一礼。

这个万福礼还是刚才晴儿教的。

“爱妃平身。”

“谢皇上。”

苑秋起身,这才看清男人的脸,尔后双眼有点发直。

娘啊,真是极品啊,如此极品美男,怎么会是G,那英俊帅气的脸庞,刚硬的线条,无一不显示着男性的阳刚之美。

还有那双桃花眼,真是勾魂摄魄,那直挺的鼻梁,真的很想伸手摸一下。

再往下,是那诱人的薄唇,这是苑秋第一次有冲动想吻异性。

“宸妃,你平日里与淑妃感情有好,快进去看看她。”

一旁的一身绿油油的女人向苑秋道。

苑秋瞄了瞄晴儿,见她伸出了左手的中指,立即明白,这位原来元妃。

“皇上,各位姐姐,那我先进去了。”

苑秋说着一人走进了内室。

脚刚跨进去,就有黑影迎面袭来,苑秋本能的向左侧闪。

接着就是‘砰’的一声。

“身手不错,我跟你们说多少遍了,我不是什么淑妃,我叫江美琪,如果你们接受不了,就当鬼上身好了。”

坐在床上的女人凝眉瞪着苑秋。

“呵呵,江美琪,你是那个唱歌的江美琪吗?”

苑秋微笑着走了过去,在她发愣的时候,苑秋已经在她身边坐下了。

“你知道那个江美琪?”

淑妃眼里闪着光,似乎在酝酿着眼泪。

“那个?这就是说你不是那个唱‘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的那位了,那你应该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苑秋淡定的看着淑妃道。

看来是一个杯具的穿越得,穿到死尸身上,一想就很恐怖,还好,还好她是完整我缺的穿过来的。

“我是特警,只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殉职了,没想到竟然穿越了。”

淑妃这会淡定了,显然已经接受了穿越的事实。

“就在昨天晚上吗?”

苑秋看着淑妃问,真漂亮,不过比她还差那么一点,只是这淑妃的气质显然与特警是不搭的。

“莫非你也是?”

淑妃看着苑秋问。

“嗯,不过我比你幸运,我是完整无缺的穿过来的。”

苑秋点首道,说起来,她好像有闻到尸臭的感觉,不是她有洁癖,实在是这味太浓了。

“你闻什么?”

淑妃见苑秋在她身上嗅啊嗅,甚至还捏着鼻子,不由皱示问。

“难道你没有觉得你身上味道很怪吗?”

苑秋实在不好说是死人味,只是尴尬的提醒道。

“还好啊,就是脂粉味重了点。”

淑妃说着自己在胳膊上闻了闻道。

“嗯,听说你是从棺材里挣扎出来的,你醒来后就告诉他们你不是淑妃吗?”

苑秋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我知道我有点太紧张了,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人关在窒息的木头柜子里,你可以想象得到、、

淑妃看着苑秋,无奈的摊手道:“所以,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他们都当我被鬼附身了。”

“那现在你怎以办?若是他们真认定你被鬼附身了,那么你可以会很杯具,没准会被烧死。”

苑秋有点邪恶的恐吓道,既然同时穿越人,那大家不如组个穿越同盟。

“离开,我要离开这里。”

穿越成淑妃的江美琪猛得站起身道。

“汗,姐姐,外面可全是功夫高强的侍卫,你自认能打几个?”

苑秋靠大床柱上,看着这位似乎很勇猛的大姐道。

“那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成为昏君的禁脔?”

淑妃又坐下,眉宇间是冷厉的杀气。

“你不觉得昏君,很帅,很有型吗?”

苑秋咽了咽口水道,那可是极品美男啊,好倒是有点宵想。

“你眼睛不会有问题以,那也叫有型?”

淑妃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你没看到皇上吗?”

苑秋不解,确实是美男啊,她的眼睛一点都没有问题,莫不是淑妃的眼睛,确切的说是审美有问题?

“看到了,但是那种男人,我见得多了,不说丑男是给他面子,改明回去了,带你去警队看看,那些才叫美男,型男。”

淑妃鄙视道。

“哇,真的。”苑秋一听,形象全无,眼里只有美男两字。

“当然,只是我不知道我是否还回得去。”

这个说的也是,如果说苑秋能回去,她还有点人,但是魂穿的,以穿越的定律看,十成十是回不去了。

“算了,姐姐,我看你就在这安心的住上吧,虽然这个皇上不合你眼,但是这里还别的男人啊,到时再……”

“你怎么开口闭口就是男人,你不会是哈这些古代所谓的美男吧。”

淑妃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苑秋道。

“呵呵,让姐姐见笑了,不过在这里,除了男人,也没什么好玩的了,既然来都来了,就当参加了时光旅行团了,当然有什么看什么,有什么吃什么了。”

苑秋一副自己很正常的语气道。

“说的也是,不过听说古代人的功夫很厉害,我或许可以学些功夫。”

经苑秋提醒,淑妃似是找到了目标。

“对啊,对啊,既然来了,当然得好好的生活下来,而且要活得很滋润,好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老乡,以后我们一定要互相罩着,初次见面,你好,我叫龙苑秋,不过在这里叫安碧涵,好像是宸妃。”

苑秋朝淑妃伸出手道。

“好,我叫江美琪,二十五岁,在这里……”

淑妃愣了下,她还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叫什么。

“我知道,你叫杜秋伶,是淑妃。”

苑秋笑着接道。

“杜秋伶,还真是可怜。”

淑妃自嘲似的叹息道。

“唉呀,名字只是一个称呼,别太在意,反正在这里也没人会叫你名字,都会叫淑妃娘娘的。”

苑秋安慰她道。

“淑妃,很卑微的身份。”

她站起身,一脸冷漠道。

“还好了,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皇妃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总比你穿越成,丫头啊,乞丐啊,或是烟花女子要强些。”

苑秋到不觉得,这皇妃多好啊,什么都不用做,好吃好住的,还有专人侍候着,这可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你真是大脑简单,说好听的是皇妃,小老婆,说难听点就是沙猪男人的泄欲工具,同烟花女子有何区别?”

淑妃冷漠的神情,让苑秋有受伤的感觉,这当然不一样了。

“当然不一样了,最起码不用看人脸色,也不用天天侍候男人,还要被人剥削……”

“笨蛋,确实有区别,区别在于青楼女子是迎来送往,而在这里,只能对着一个自私自大残暴的男人,以色侍君,我最不了耻的就是古代这些后宫女子,这也就算了,还时不时的玩宫斗供那些暴君消遣,堕落。”

淑妃义愤填膺的怒道,这声音很大,估计外面的人都听到了。

“嘘,江姐姐你小声点,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这个身体应该还没有被男人碰过,听我的婢女晴儿说这个你认为的暴君皇帝是G,所以,我们不用侍候男人,也不用玩什么宫斗,只要在这里吃了睡,睡了吃,做只快乐的小猪就OK。”

苑秋站起身,拽着淑妃有衣袖在她耳边轻道。

这一站才知道自己竟然比她高出了许多,没想到这个淑妃娘娘如此袖珍。

似乎淑妃也发现了,抬首看着苑秋道。

“你多高?”

“一七二,呵呵,请无视我的身高,你这样的美女比较可爱。”

苑秋有点囧道。

“皇上,要不要传淑妃与宸妃娘娘出来。”

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小海子听着里面那‘辱骂’皇上的话请示道。

“不必,你在这看着,只要人没死就成,朕先回正阳殿。”

东方皓天站起身不悦道。

这些个女人,他给他们好吃好住的侍候着,竟然还有空抱怨。

不就是少了男人的滋润吗,他给他们找男人了,又来给他装矜持是吧。

“臣妾恭送皇上。”

众妃在入宫的时候皆满怀希望,但是在宫里待了一年后,都已经不再幻想了,尤其

美男,已经完全免疫了。

皇上不是昏君,也不是暴君,相反的还很温柔,体贴,只不过那些是对男人的,对他们这些女人,永远都是一种表情,平静,就像那千年无波的井水。

众妃见皇上一走,全部都涌进了内室,这可吓坏了,正在说悄悄话的苑秋与淑妃。

“两位姐姐,你们在里面说什么悄悄话,可否说给妹妹们听听。”

众妃进屋后围着苑秋与淑女撒娇似的道。

“各位姐妹,你们误会,我只是在劝淑妃姐姐想开点。”

苑秋看着众多完美无瑕的脸,有点不知所措,她还没来及说皇上要将自己的老婆达给兄弟这么大方,当然那个谁先偷到种谁就是皇后的事更没说。

可是这回,只怕这些女人就要暴出来了,她得站远点,免得被K。

“两位姐姐,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真的打算红杏出墙,为皇上偷龙子?”

慧妃站出来,一脸愁苦的问二人。

“什么红杏出墙,偷龙子?”

淑妃疑惑的看着苑秋,她不是说皇上是G吗?难不成这些女人不甘忍受寂寞,准备集体出墙,送皇上十几顶大绿帽?

“各位姐妹,大家先回吧,淑妃姐姐情绪激动,今天你们就别再刺激她了。”

苑秋见淑妃那表情,真的很怕,万一这位特警大姐,一怒之下对众人拳脚相加,那就惨了。

“宸妃,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我?”

淑妃越过众人,走至苑秋面前道。

东方皓天回到正阳殿,见睿王爷与宏王爷都在殿内等候,哼都没哼一声即臭着脸坐下了。

“臣弟参见皇上,不知皇上今日为何不早朝?”

原来睿王爷与宏王爷是受众臣之托,来质问皇上为何无故不早朝。

“王弟,是不是朕一日不早朝都不行?”

东方皓天正一肚子火,那些个谗臣,前些天嚷嚷着他没有子嗣,现在连一天不早朝都要说,可恶,是不是非要他让出这个皇位他们才肯放过他?

“皇上,您不早朝,起码应该让海公公去大殿上说通传一下,这样众臣也就不必再等。”

宏王爷看着一脸便样的皇上,不得不劝道。

“朕一晚上没睡,已经被那些女人搅晕了头,那里还想得到那么多。”

东方皓天苦恼道。

“皇上,是不是后宫出什么事了?”

东方晟睿试探似的问。

昨天下午,他们还在内务府的时候就听闻说是后宫有位娘娘自尽了。

“唉,最近这宫里见鬼了,昨天午时,淑妃自尽了,可是昨个晚上,又活过来了,而且自己还从棺材里爬出来了,你们说是不是见鬼了?”

东方皓天想来还觉得有些恐怖,那棺材他看了,四角与中间都用钉钉死了的,一个弱女子,不但死而复生,竟然还从里面出来了,莫不是妖孽作怪?

“咳,皇上,是不是人并未死?”

两位王爷显然也受到惊吓了,好半晌才听宏王爷小心的问。

“当然不是,昨天下午朕去过,御医也查过,确实断气了,而且朕本来是想等着晚上,让人偷偷埋了,棺木都已经钉上了,可是她竟然破棺而出。”

“破棺而出?皇上说的是淑妃娘娘吗?”

睿王爷与宏王爷齐声问。

“不一定,有可能是什么妖孽,她醒来后就直说自己不是淑妃,依朕看极有可能是被妖魔鬼怪附身了,你们看,朕是不是要找些和尚道事到宫里来做场法事?”

东方皓天头都大了,他是就知道女人是麻烦,所以聪明选择了男人,没想到这麻烦就是麻烦,不碰都有麻烦。

“皇上,可否容臣弟们去看看案发现场?”

睿王爷向皇上提议道。

“去吧,去吧,朕让人将棺木抬到秋月宫的东侧了,万一这女人死了,还用得上,免得浪费。”

东方皓天挥手道。

“王弟,稍等,皇上,臣弟还有一疑,不知皇上可否告知?淑妃娘娘为何要自尽?”

宏王爷唤住欲退出正阳殿的睿王爷问。

“这个、、王弟,你们二人与朕皆是一母所生,朕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们都知道朕不喜欢女人吧。”

东方皓天面对两个亲兄弟依然有些难以启齿,他喜欢男人的事早已不是秘密,只是这让众妃去王弟们那偷种事,他还真不好说。

睿王爷与宏王爷沉默,正是因为皇上的龙阳之好,弄得朝中不少大臣效仿,整个金龙帝国有点乌烟瘴气的感觉。

“但是你们也都知道,那些伪君了,竟然逼着朕生儿子,朕碰都不想碰他们,如何生儿子,朕总不能委屈自己所爱让他们去让女人怀孕吧,所以,朕就想,你们都是朕的兄弟,身上也有皇家血脉,如果他们怀的是你们的孩子,那……”

“皇上,你太荒唐了。”

睿王爷怒道,怪不得淑妃自杀,依他看,自杀的肯定不只淑妃一人。

“皇上,除了淑妃娘娘还有那些娘娘自尽了?”

宏王爷轻叹了声问。

“没有了,昨天淑妃自杀的时候,朕就下了命令,只要那个宫的主子死了,奴才们都得陪葬。”

东方皓天有些得意道。

“皇上,您这不是将他们逼上绝路吗?他们都是您的妃子,您现在却让他们……”

宏王爷实在说不出口,这种强迫妻妾出墙的事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

“朕可不承认,让他们在宫里,朕是被迫的,而且朕从来没碰过他们。”

东方皓天可不接受这样的罪名,这些女人都是他们自愿入宫的,他又没强迫他们。

“皇上,你这样,宫里迟早要出大事的。”

宏王爷苦心婆心的劝道。

“那你们说朕要怎以做?”

东方皓天已经意识到了,所以这会才会放下姿态向两位兄弟请教。

“将那些男宠全部赶出宫,然后让皇妃们轮流侍寝,直至他们有孕。”

睿王爷冷冷的看着这位兄长,都是什么狗屁的规矩,立长为储,要不金龙帝国又怎么会妖风肆虐。

“不可能,要朕碰女人,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东方皓天一拍龙案吼道。

“皇上,女人有什么不好,温香软玉,比男人可是强多了。”

宏王爷失笑的看着东方皓天,他就想不明白了,这女人的身子多软,多香,那像男人硬的同石头,而且还一身臭汗。

“那是你们不知道男人的好,小德子,去请夫人。”

东方皓天一说起自己的男宠,精神就来了。

“不必了,皇上,臣与睿王弟还是去秋月宫看看。”

宏王爷一听要请那些似娘们的男人,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王弟,你想哪去了,朕只是让你看看朕的夫人绝不比女人差,你想碰,朕还舍不得呢。”

“是,皇上,那臣弟就告退了。”

宏王爷向东方皓天躬身道。

“去吧,去吧,顺便帮朕教导一下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宸妃,他们两人不但抵毁朕,还说朕是暴君,昏君,你们最好能将这两个女人领出宫管教,那朕就谢天谢地了。”

东方皓天喜笑颜开的送两位王弟出了正阳殿。

“王兄,我看我们还是少管闲事,先回府再说吧。”

一脸严肃的睿王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或许这宫里真的有鬼,要不好端端的兄长怎以就喜欢上男人了。

“去看看也无妨,就我所知,淑妃好像是杜尚书的千金,怎么可能会功夫,没准真有妖孽。”

宏王爷显然很有兴致,不打算避而远之。

“妖孽,我看这宫里的男人就是妖孽。”

东方晟睿嗤之以鼻道。

“王弟,这个性向喜好,并不是那么罪大恶极,错就错在他是皇上,皇上若不喜欢女人,我们金龙王朝岂不是后继无人了。”

宏王爷摇首叹道。

“两位王爷,你们这是要去哪呢?”

睿王爷与宏王爷,两人正欲拐弯,左侧就传来了让他们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他们怎么忘了,这东边住的都是皇上的男宠呢,早知道就从前面大殿绕过去好了。

“这与你无关。”

东方晟睿看着这些妖孽男,脸立即就冷了。

“王大人,我们奉皇上之命,去西边看看,就此别过。”

宏王爷笑盈盈的与男宠打招呼,接着就拽着东方晟睿折向西边,这些虽然是男人,但是心眼可比女人还小,可得罪不得。

“王弟,这世上有两种人得罪不得,女人与小人,你就算讨厌,也不用去得罪他们。”

宏王爷提醒弟弟道。

“王兄,我狠不得杀了这些阴阳人,若不是他们,朝中,后宫会如此乌烟瘴气吗?”

东方晟睿气恼道。

“淡定,淡定,这些话我们兄弟私底下说说就可,可千万别让有心人听到。”

宏王爷劝弟弟道。

东方晟睿不再说话,皇上这是在自取灭亡,十二妃尽是重臣之女,伤害了他们,那也就是自毁长城,自取灭亡。

二人不再言谈,这西边今天似乎热闹了许多,一路都有宫人在走动,看来这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

“这就是秋月宫了,我们进去小声点,先别惊动他们。”

宏王爷拿同令牌轻道。

东方晟睿点首,非常时期,在没弄清真相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两人拿出令牌,让太监们不要声张,问清地方,即从进到放棺木的侧室。

棺木端放在屋子中央,盖已经盖上了,只是这块整木做成的棺盖,中间竟然断裂了。

两人打开棺盖,目测了下,这盖至少有八寸厚,而棺内的空间又有限,一般的人很难将钉起的棺木弄成这样。

“好脚力,只怕功夫一般的人都没这能力。”

东方晟宏抚着棺板上的断痕赞道。

“一般的男人也未必能踹开,这里面空间有限,根本无法施力。”

东方晟睿点首道。

“王弟,你将盖盖上试试。”

东方晟宏看了下,竟然躺了下去,虽然躲在里面的空间还可以,但是要施力真的很难,就算女人的身体娇小些,那得多少力道。

“王兄,要不要我将钉再全部钉上?”

东方晟睿看兄长躺上,笑问。

“不必了,要知道答案,我们直接问淑妃本人就知道了,不过有一点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女子肯定不是淑妃。”

东方晟宏跳出来道。

“王兄,莫非你也相信妖怪之说?”

东方晟睿凝眉问。

“鬼神之说早就有之,而且民间常有借尸还魂之说,依我看,淑妃的尸体九成九是别的鬼借尸还魂了。”

宏王爷站定,用力朝地上的棺盖踩去,棺盖未有动静。

而后他再踩,但是依旧同动静。

“你看到没,第一次我用蛮力去采未有反应,第二次我用了三成功力,依旧同有任何动静,这次我用五成功力试试。”

皇上是断袖:娘娘要私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上是断袖】 或 【娘娘要私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皇上是断袖:娘娘要私奔

穿越了?做娘娘了?那岂不是要侍寝了?什么?不用侍寝?宫里的娘娘都没有侍寝过?怎么可能?难道皇上没有需要么?难道皇上不是男人?而是……天啊,不要啊!不是不要将我送人,只是……不要将美男都收为己用啊!帅哥就那么多,都被你霸占了,我怎么办?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