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首席医妃:殿下请上座 > 正文

首席医妃:殿下请上座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5章《首席医妃:殿下请上座》

发布时间:2019/12/11 14:41:45热度:

《首席医妃:殿下请上座》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江暄画这才走入书房之中,她恭敬地给父亲行了个礼,才缓缓道:“有一事,女儿请父亲能够答应。”...

首席医妃:殿下请上座

江秋端着粥回来的时候,江致岸已经睡着了。

江暄画点了点屋外,示意她出去在石桌上吃就可以了。

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江暄画一边喝着热粥,一边与江秋闲谈。

“致岸的病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江秋摇头:“不是没有办法,而是……小姐,你也知道侯府里的情况,大夫人是铁定不会管此事的,二姨娘那样嚣张也从来瞧不上小姐和少爷,自然不会出手相救,至于三姨娘……她刚入门不久,虽然一副对谁都好的样子,可她也知道见风使舵,小姐少爷在府中的地位如斯,想她也是……”

“我明白了。”江暄画听江秋这样说,心中多少了有了数目,林氏不必说,两位姨娘也是指望不上的,要救弟弟,只能去求这侯府的主人江致朝。

“小姐……”江秋欲言又止,神情看起来有些复杂。

“你想说什么便说吧。”

“少爷的病越来越重,不能再拖下去了,求小姐快想想办法。”

江暄画长叹道:“你以为我不急么?好了,先不说这件事,方才父亲说清遥要入宫了是怎么一回事?”

“大小姐?哦……对了,小姐还不知道吧?听说太后欲赐婚大小姐与太子,宫中摆了筵席邀请一众皇亲国戚与朝廷命官,要昭告此事,就在明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事,大小姐自然要好好准备一番。”

“进宫……赐婚……”江暄画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眼。

她脑海中突然闪现一个画面,应该是原身的记忆。

记忆里有个白须老人曾对她说,要想医治那孩子的病,必须以二百年野山参为药引,方能固本培元起死回生。

可这寻常人家哪里会有这样珍贵的药材,野山参本来就少,还须是两百年,恐怕只有宫中才会有了。

可她一介侯府庶女,原本是没有入宫机会的,眼下正好赶上赐婚,或许她能想办法弄到这一味珍贵药材。

江秋看着自家小姐发呆,连忙摇了她两下问道:“小姐,你怎么了?怎么就突然魔障了?”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江暄画突然笑道。

江秋一脸茫然:“小姐,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我说你煮粥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不如将来开了粥铺,也不必再侯府里吃苦。”

江秋摇头似拨浪鼓:“不要,小姐不要赶江秋走,江秋想一辈子在小姐和少爷身边,好好服侍你们。”

江暄画看着丫鬟脸上焦急的神色,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疼惜地说道:“你呀,真是个傻瓜,不过,今后啊日子不会那么苦了。”

因为她不再是从前的江暄画,她不会再允许任何人在他们头顶践踏。

江暄画听闻江致朝今晚连夜在书房料理事务,便故意等众人都睡下之后,才起身朝书房走去。

她路过后院其他房,留意到有个人一直跟在身后,她装作不知道,继续自顾做自己的事。

江致朝做事时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服侍,听到书房的门被叩响,下意识有些不耐烦地道:“谁?何事?”

江暄画在门外沉声道:“爹,是暄画,女儿有要事与爹商量。”

江致朝心内闪过一丝疑虑,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他想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进来吧。”

江暄画这才走入书房之中,她恭敬地给父亲行了个礼,才缓缓道:“有一事,女儿请父亲能够答应。”

“何事?”

江暄画直截了当地道:“宫中邀嫡姐入筵,理应有陪同女伴的名额,暄画想陪嫡姐一同入宫。”

江致朝有些意外,他的这个三女儿,想来胆小,换做从前,她绝不会开口提这样的要求。

况且……

“不妥,女伴的名额,早有安排,怎能因为你的只字片语,就轻易更换?”

江暄画早猜到他会这样说。

不过,她也留了后招。

江致朝摆摆手道:“若是无他事,便下去吧。”

江暄画余光瞥见之前跟在身后的人影,此刻正紧贴着书房的门。

她便故意对江致朝说道:“女儿还有一事,想请父亲做主。”

江致朝有些不耐,但还是沉着声道:“说。”

江暄画缓缓走到他跟前,故意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话。

话刚说完,书房的门就被人从外推了开来。

江清连来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一手指向江暄画怒骂道:“你果然是来向爹告状的!”

她说完,生怕父亲会偏信江暄画,就疾步走到江致朝面前,委屈地说道:“爹,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即便那玉佩最后找着了,也不能说明不是三妹拿的,说不定是她做贼心虚才……”

江清连根本不知道江暄画对父亲说了些什么,胡乱解释一通。

江暄画看着她愚蠢的样子不语,只听到江致朝一拍桌案怒道:“放肆!谁让你闯进来的?何时变得这样不守规矩了?”

江清连吓了一跳,喃喃唤了声:“爹……我……”

“二姐你误会了,岸儿近来病情更加严重了,暄画只是想请爹请个大夫帮岸儿看看,并没有在说二姐的不是。”

江清连恶狠狠地剜了江暄画一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对昨日的毒打怀恨在心,今日回府就是想请爹来主持公道的,是不是?”

“二姐……”

“你能活过来一次,本小姐便再掐死你一次!”

江清连咄咄逼人,看起来就像是发了疯一般,伸手掐住江暄画白嫩的脖颈。

江致朝怒极,扬手甩在她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伴着声大骂:“你这疯疯癫癫的样子如何进宫?岂不是会将你大姐的事全搞砸了?”

“爹!”江清连捂着脸,眼里有泪滚动。

“还不快滚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出房门一步!来人啊!送二小姐回房!”

他话刚落,几个下人便走入书房内,将江清连带了出去。

江致朝气得在案前坐下。

江暄画立刻端起一旁的茶盏递过去道:“父亲请消气,二姐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如此。”

江致朝结果茶盏小呷一口,这个他从前一直冷待的三女儿,此刻看来倒是比她二姐更识大体。

“暄画,明日……你陪着清遥一同进宫吧。”

首席医妃:殿下请上座

满屋子的绿茶白莲,个个都在耍心机装可怜。现代军医江暄画穿越而来,冷冷一笑:分分钟让你们哭爹喊娘。只是,江暄画推开凑过来的某位太子殿下:“殿下,长得再好看也得付诊金。”然鹅,太子殿下邪魅一笑:“不如今晚以身抵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