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折花复几枝 > 正文

折花复几枝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0:30:05热度:

《折花复几枝》是一本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主要讲述:三日不见,他的脸色的确如赵德说的那般,是差极了。...

折花复几枝

“你是脑子一直没长大吧。”顾常冷冷地看她,满眼狐疑倒更似在质问着她:“听说过山贼在山劫路劫钱,还真没听说过山贼有胆子公然上门去劫的。”

“山贼……为什么……要做山贼?”她木然抬头。

“愿意当坏人,关你什么事。”顾常轻蔑地弯了弯唇角,直视她的眼睛,冷冷道。

司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理由,亦是一个很合理的回答。她甚至有些默然……但她脑海中忽然想起的,是在院子里那些受了伤的人,或者是那位和善的老者。

烛光微微跳动,她似乎打定了什么主意,并未躲避顾常的目光,直直地盯着他。

“不,不是的。”她凝着他的眼睛,道,“我刚刚知道了,顾常,是为了那些人才去做的。”顿了顿,道,“顾常……不是坏人。”

对面的男子一怔,目光冷冷地睨向她。

须臾,他兀自清冷笑了一声,甩下一句话,便抽身离去。

“幼稚!”

司南哑声。望着顾常的背影,张了张嘴,又无声的闭上。她转过身,头发勾到桌角,她吃痛回头,目光落在桌上的那根发簪上,眨了眨眼,竟是笑了。

顾常……变得心口不一了呢。

顾常走后,一名个子较矮的男子趴在门边打量司南良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踌躇须臾,方才肯正大光明地走进来。

“那什么……姑娘,我叫赵德,你叫我小德就成。那什么,我跟你说,你……别太怪常爷,不是万不得已,常爷是不带人出来劫路的。”

司南笑了笑,“嗯。”

“嘿嘿,那就成,那就成,姑娘方才的话,我也不小心听到了些。”

小德傻笑两声,又叹道,“其实谁说不是呢,要不是被迫无奈,谁愿意出来干这种勾当?常爷也是苦急了,被逼的。而且那些人……”说到最后,又摇了摇头,欲言又止,随着一声长叹憋了回去。

司南微怔,还没有完全听懂。顾常——不是生于将军府吗?只是后来……

“那时候我和常爷刚遇着,常爷还经常被人打。”

小德转而换了个话题,回忆道,“走到哪都被人欺负,骂是个要饭的,去帮忙,反过来还会受骗,挨骂。有次常爷大病,迷迷糊糊地告诉我,记得以后走大了,要为他报官,听他说,他一家子都被害死了……哎,说远了。”

司南听得睁大了眼睛。

小德看她这个样子,以为是被吓着了,就道,“姑娘,你也莫要害怕,常爷人不坏,这里的人都不坏,没杀过人,做的都是常爷思量再三决定的。这里的人都跟肠也一样,都不过是为了活下去而已。如今跟你一行的那帮人,准是保管去了,过几日风头过了,常爷自会让人送你出去。”

想了想,小德又忽然一拍手,乐呵呵地笑道,“对了!嘿嘿,姑娘,走了一路,肚子空了吧?我去给姑娘拿些吃的过来。”

小德说罢,快步地走了出去。司南托着长发的手慢慢放下,垂眼看了看自己身上华贵的喜袍,价值不菲,却穿着如此难受。

她从座椅上站起身,回身想找身衣服换上,目光一扫,不经意地看见了床榻绣枕边的一排娟秀而小的字体。

烛光忽明忽暗,司南垂眼,看见那三字是一针一线绣上去的,约莫,是位女子的名字。

“莫云熙。”

她心口忽然一疼。

再后来的三日里,顾常,再未来见她。

只是那次来的赵德,倒是是不是地就往她这里蹿。帮她送一些饭菜,依旧会难为情地同她讲讲这里发生的大事小事。

“常爷不咋生气,平常都是笑的。”小德挠了挠头,“但这几天脸色就不怎么好,突然间好似谁都欠了他十几坛米缸似的。”又恍然笑了起来,“嘿嘿,其实也真是,在这里的,谁不欠了常爷八九年的伙食。”

司南静静地听着,一身已褪去了那身大红的喜袍,同赵德借了件女子的中衣,素白淡雅。长发未再绾起,简单松散的束在身后。

司南给小德倒了一杯水,小德早同她聊熟了,便也不客气地接了过来,转而又道,“说起来,有人下去打听过,那日送你的媒婆果然报了官,许收了不少银两,官兵就多找两日。许,再过三四日,风头过去了,你也可以回去了。”

说着,小德得意一笑,道,“没人能找到这里。”

司南歪了歪头,问道,“会送我回去?”

小德一愣,诚实而有些为难,又十分不好意思的笑了,“实不相瞒,只能送到他们能找得到的地方,那头子深处,有户猎家,常年打猎为生,太难走,官兵懒得去,到时候送你到这里,你就说你迷路了,猎家救了你,你便为了报恩,多留了几日。”

司南却未表态。

小德怔了怔,“你不愿意?”

她点了点头。

小德大惊失色,道,“司南姑娘,你不能想卖了我们吧?那可不行啊,你看我们常爷对你也没做什么,这里的人对你也都挺好的,你可不能翻脸啊,若是翻了,那你也——”

“谁让你进来的!”

赵德话未说完,门外就突然响起了一道愠怒的声音,声音微冷,随着门外的冷风一起窜了进来,引得赵德话音打了个颤。

赵德咽了一口唾沫,依着口型,对司南哀怨地说了一个“完”字,而后委屈地站了起来。

司南看过去,顾常正蹙眉站在门边,冷冷地望过来,薄唇轻启。

“出去!”

小德耷拉下了脑袋,悻悻地贴门边怯步走了过去。

顾常冷冷地盯着赵德一路离开,待赵德前脚刚迈出房门时,冷笑一声,对着赵德的臀部恨很地踹了一脚,而后顺势猛地将门关上,又转过头来,居高临下地看她。

顾常的目光在她身着的白衫上顿了顿,方才舒眉,冷声问道。

“你方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三日不见,他的脸色的确如赵德说的那般,是差极了。

司南道,“就是小德理解的意思。”

“小德?”他冷哼一声,站在桌前,从桌前翻开一个杯子,倒了一杯茶,凉凉地笑了,“看样子赵德常来啊。别跟我卖关子,说你刚才什么意思,要卖我?”

“嗯。”司南点了点头,接过了顾常刚倒完的茶。

折花复几枝

家破人亡后的第四年,司南捧着当年埋在桃树下的那坛酒,匆匆出嫁。却在与故人久别重逢后,卷入一场江山的阴谋。她爱过人、也被人爱过,利用过人、也曾被别人利用。当天下一统,她终于发现——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