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他的暗恋者 > 正文

他的暗恋者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8章疼吗

发布时间:2020/9/17 16:10:08热度:

《他的暗恋者》是一本青春类的小说,全文讲述:祁仲与他擦肩而过,他低低的笑着,毫不掩饰笑声里的嘲讽,“是的,她从前是别人的女儿,是别人的朋友,是别人的知己,可是现在,...

他的暗恋者

祁仲这辈子,第一次用乞求的语气说话,然而被询问的人,只能背对着他,无法回答。

世界大片大片的坍塌,彩色,变成了黑白。

院长手里拿着东西,坐在了他身边,“如果,非要说她留下了什么,也只剩下这个了。这是夫人去世后,为她剪下的头发。”

白色的绢布,黑色的发。

沈秋意的头发很好,天生就很黑。很多人抱怨头发少,掉头发,快秃了的时候,她根本没有这个烦恼,头发厚的要冲很长时间的水。祁仲还记得,她每次吹完头发,都会抱怨手酸。

祁仲抱着绢布,凝视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的医生护士都离开了,云淞站在门口。

像是看着一只可怜虫一样,看着他,“呵,你也有今天。现在做这一套给谁看?小意看不见了,她永远看不见了。”

比起上次见他,云淞瘦了很多,眼眶有些发黑,两个大大的眼袋挂在脸上,和他从前桀骜不驯的样子大相径庭。

祁仲握着绢布,站了起来,脊背挺的笔直,仿佛一瞬间就又恢复成了人前那个祁仲,“滚!”

他不想让云淞看见这样的沈秋意,不,应该说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这样的沈秋意。

“祁仲,在你签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小意所有的器官去向,我都知道,我知道每一个受赠者是谁,叫什么,住在哪里,患了什么病。每一个受赠者,都是我千挑万选的。你心疼吗?”

疼,怎么会不疼。

就好像后劲十足的酒,一口气灌了太多,以为没有醉,可当他真的醉起来,又比任何时候都厉害。心头的钝痛,像是处刑的刀子,凌迟的是他以后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每一秒的生活。

“祁仲,每一个受赠者,我都把他们藏的好好的,我保证你找不到。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像破坏了小意一样,破坏他们的家庭。从今天开始,你的生活里,将没有一丝一毫小意的痕迹,你心疼吗?”

疼,怎么会不疼。

绿湾城的家里,还摆着她最喜欢的白百合花。格子的桌布,还是她亲手铺上的,楼梯边的照片墙,是她亲手制作的,还有那家里的一切,都满满的是她的痕迹,他怎么能不心疼。

“我的生活,不会没有她的痕迹,未来的五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沈秋意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我的亡妻!”祁仲握着绢布的手,布满青筋。

他从来不屑向人证明什么,因为他就是道理,他的高度不屑于向任何普罗大众低头诉说。可是云淞不一样,他代表着的,不仅仅是他自己。就像祁仲,说出的话,也不仅仅是说给云淞听。

这个男人,不知道应该说他情商高还是低。他太懂得一个人的软肋,可以轻轻松松的击垮,他在风云诡谲的商战中一针见血,总是能最快最准最狠的杀掉对手,可是在爱情里,他还不如一个情窦初开的孩子,竟然忍心把自己爱的人,伤的那么深,那么重。

云淞无话可说,他不认为自己输了什么,祁仲输不输给自己也无所谓。他赢了一辈子,只输给了沈秋意一个人,这就够了。哪怕他此生遍布沈秋意的痕迹,那又如何,人已经死了,要痕迹还有什么意义。

祁仲与他擦肩而过,他低低的笑着,毫不掩饰笑声里的嘲讽,“是的,她从前是别人的女儿,是别人的朋友,是别人的知己,可是现在,她只是你的亡妻了。祁仲,你疼吗?”

他的暗恋者

如果有可能,我情愿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从未体会过绝望,也从没刻骨铭心的爱上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