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夜路莫回头 > 正文

《夜路莫回头》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0:34:27热度:

《夜路莫回头》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全文讲述:“我没看到,不过这店的店主在外面打电话呢,一会儿他回来你可以问问他。”...

夜路莫回头

试问谁不想发财呢?不过我也不是那种看到钱就失去理智的人,不然我也不会在城市里浑浑噩噩,正因为我有着自己的原则,所以不会不择手段,也就落了个一无所成。

有时候我也会想,或许我该同流合污,该巴结上司的巴结,该勾心斗角的勾心斗角。

见我没有立即回应他,刺头又扔给我一记重磅,他竖起食指,又道:“十万!只要你跟着我干,一趟货我至少给你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我承认我心动了,十万啊,普通人就算不吃不喝光领工资也得做三年啊!

特别是我这种受尽打工苦楚的人来说,这无异于是最致命的吸引。

“不是贩毒吧?犯法的事我可不干。”

这个世界向来没有免费的午餐,即便我很心动,但还是留了一个心眼。

“瞧你这话说的,犯法的事情我能找你?咱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刺头拍着胸脯保证。

“你想想你妈,这么多年了还是守着那破旧的杂货铺,你就不想让她老人家下半辈子享享清福?”

刺头的话,戳到了我的痛楚,是啊,我的母亲好不容易才把我拉扯大,说起来似乎只是一句话,可其中多少艰辛呀,难道下半辈子我还让她如此辛苦?

我沉默了下来,最后咬牙开口。

“那咱可说好,杀人放火,贩毒军火的事情我可不干,你知道我的性子,如果让我知道是犯法,我第一个就去自首然后揭发你。”

十万,对我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这意味着,我家那残破的老房子可以翻新,也意味着,母亲会告别大半辈子的苦,过上安详的晚年生活。

见我意动了,刺头又加重火力,他告诉我如果做的好的话,还可以涨价,他还说他的店铺是做古玩的,而我需要做的,不过是把他店里的古玩安全送到客人手里而已。

听到是古玩,我才勉勉强强接受下来,虽然我不懂古玩,但也知道这一行油水极大,常常有价无货,一个转手其中甚至可以赚数百万乃至数千万,这么一想,我那十万块薪水也就不高了。

只是我还是隐隐有些不安,为什么刺头会找上我?

虽然他说,一来我在外打过工,见识的多,出门懂得如何保护古玩,二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希望帮我摆脱贫困。

不过他越这样解释,我越觉得事情有蹊跷,从小到大的情谊不假,但我和他的关系却没好到愿意分享发财之道的地步。

要说出过门的话,镇子上没有一万也有四五千,别人不说,就是他亲戚当中都有好几个。

可尽管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但他又说的合情合理,再者十万块一趟对我而言,那诱惑力不亚于,酒醉后一个丝毫不挂的女人,在床上摆着各种妩媚的姿势诱惑我。

最终,我答应了他。

见我答应,他显得非常开心,一口气喝了好几杯酒,最后准备散席的时候,他还塞给了我五万块钱。

无功不受禄,我哪里敢要,毕竟还没干活,可刺头却是犟的很,硬塞过来,还说如果我不受着就是看不起他。

见他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哪里好意思不收,只是在我收下这五万块的时候,我看到刺头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这笑一闪即逝。

揣着五万块钱,我心里想着,当母亲看到这五万块的时候,心里一定会欣慰吧。

我出去四年,因为前女朋友的原因,钱基本都是月光,根本没有往家里寄过一分一毫,反之母亲倒是常常偷偷往我卡里打钱。

第二天,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看到的是母亲早已备好的饭菜,饭菜下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说,因为镇上又有白事,她去忙活去了,让我吃了饭,开门摆摊。

忆起母亲两鬓的斑白还这么奔波劳碌,我满心的不是滋味,我知道母亲这么操劳都是为了我,她估计是想着多赚些钱,帮我筹老婆本。

我起床吃过饭后,并没有开门摆摊,而是把五万块钱放到母亲的枕头底下,也写了张纸条。

之后,我拨通刺头的电话,跟他说我要去他的店里看看。

刺头并没有太大反应,只说了好,就把店门的地址跟我说了。

我原本以为刺头的古玩店应该开在人流量多一些的集市,哪知道当我按照地址找过去的时候,发现他的店竟然在镇子的边缘地带,并且店铺里摆放的古玩也不多,那一个个显得陈旧的货架上,却大多数是空的。

我好奇询问他,他跟我说,古玩这玩意不是卖菜,常常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即便是开在集市,生意也不会好多少。

我又问起,我什么时候开工送货,正当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屏幕,对我微微一笑,却是走出了店门外接听。

见他接电话去了,我便走到货架前面仔细的观察货架上面的古玩。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刺头都能够成功,难道我就不行吗?

只是看了好一会儿,眼睛都酸了,也看不出个真假好赖。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就在我打算继续观察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扭头去看,只见一个身穿T恤短裙的女人,背对着我正对着货架指来指去。

我感觉女人有些熟悉,但又不好直接打扰,就故意咳嗽了声。

咳嗽声如我所愿,引起了女人的注意,她回头看我。

看到她的脸,我心头一跳,这女人竟是昨晚我准备收摊的时候看到的女人!只是与昨晚的双眼无神不同,此刻她的眸子里有着光彩。

“你看到过我的吊坠吗?紫色的,里头有一只小蚂蚁。”女人对我微微一笑,用手比划着。

我摇了摇头。

“我没看到,不过这店的店主在外面打电话呢,一会儿他回来你可以问问他。”

见我不知道,女人就不再管我,而是转身向门外走去,一边走她一边对着空气左右指动,嘴里还碎碎的道:“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

虽然女人显得有些怪异,但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没有呀,我也不放在心上,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货架上的古玩上。

就在女人前脚离开不久,刺头就重新回到了店里。

见我在端详古玩,刺头走过来笑着拍了拍我肩膀笑道。

“这些都是赝品,真货不会随便摆出来的。”

闻言,我尴尬的笑了笑,观察半天没想到居然都是赝品……

“对了,刚才店里来了个客人,刚走出去,你们碰到了吗?”

我想起刚才的女人,就对刺头说。

“刚才有人出去?我怎么没看到。”刺头眉头挑了挑,疑惑的看向我。

没有?

女人和刺头出去进来只是前后脚,没有理由碰不到呀。

“是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穿着T恤和短裙,说是要找一个里头有蚂蚁的紫色吊坠。”

“什么?!”听到我的话,刺头整个人愣住,双眼骤然瞪大,嘴巴微张,甚至我还看到他的额头冒出冷汗,他似乎很害怕。

只是我不懂,一个女人上来看货而已,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刺头估计愣了有一分钟,当反应过来自己的失常后,他赶紧对我挂上了笑脸,只是他此刻的笑,实在比哭还难看。

“哦哦哦,瞧……瞧我这记性,刚才进来的是遇到一个女人来着,她要的东西我们店里没有。”

一向口齿伶俐的刺头,说话居然打起结巴,隐约间我觉得他似乎在掩饰些什么,但却又没有具体的答案。

“那个,那个天色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这几天你在家等我电话,要送货的话,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天色不早?我看向店外,烈日炎炎正当午时,哪里来的天色不早一说?

但刺头的这话,显然是在下逐客令了,我也不好意思逗留。

就在我踏出古玩店门的下一刻,门忽然重重的关了上!

夜路莫回头

夜路莫回头,脚寒三步咒,黑白无常来,地门百鬼愁。我叫钟心,谐音也就是忠心,起初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替我起这名字,但直到了后来被艳鬼缠身,百灾横生的时候,我才知道了我们钟家祖上的种种辛秘的源头——碧血丹心,牵鬼护道。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