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我和女神那点事儿 > 正文

我和女神那点事儿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7章通过测试

发布时间:2020/1/17 0:42:37热度:

《我和女神那点事儿》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这是我的劳动成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赚回的成果。...

我和女神那点事儿

但我没想到,刑远说了第二句话。

“你需要再去收一个人的保护费。”

从他的语气、眼神,可以判断这个人的保护费并不好收。

果然,刑远带我来到高三特招班门口。

特招班,顾名思义,招收的都是有特长的学生。

包括美术生、音乐生,还有强壮的体育生。

毫无疑问,恐怕我要收的是体育生的保护费。

指着一人,刑远露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

“他叫孟商国,几日前我派王晗来找他,结果被打了一顿。”

我没有说话。

“如果你害怕,我们可以现在就走。”刑远看似给了一个选择。

看来,收方含伟的保护费只能确保及格,想要达到良好,我必须更努力。

“如果我做到呢。”

“保护费七百,我分给你两百。”刑远干脆说道。

也对,羊毛出在羊身上。

一个聪明的老板应该怎么懂得调动手下的积极性。

这个世上,想要马儿跑,必须要喂草。

不可能有马儿跑的快,还会蹬蹄子喊道:“我不要草。”

“好。”我答应。

即使刑远没有说分我钱,我也一样会去。

因为只要表现的好,我才有机会赚更多的钱。人,不能只图眼前的利益。

如果一个人目光短浅,他只能看到脚边的路。

上课铃即将响起,还有一分钟。

如何快速地从一个体育生手中收到保护费?

这是一道理科大题,价值两百元的大题。

走到孟商国身边,我低声说道:“有兴趣来一场短跑比赛么,赌三百。”

特长是篮球的孟商国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和谁,你?”

“对,三百。一百米短跑。”

擅长篮球运动的人都拥有极强的爆发力和速度,在短跑一项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我相信,他不会拒绝。

顿了一下,他笑道:“时间。”

“现在。”我转身离开,三秒后,听到了后面跟上的脚步声。

此时,上课铃响。

在朝班级涌进的人群中,我像一艘逆水行舟的船。

因为我只能赢,不能输,否则刑远不会再给我这样的好机会。

原本人满为患的狭窄走廊很快空无一人,上课铃更像是催魂铃。

召回魂飞到教室外的学生。

“你去哪,操场在那边?”孟商国疑惑问道。

“先撒泡尿。”我走进厕所,这是第二步。

因为孟商国身高一米八,手臂的肌肉粗壮地让人惊叹,手背青筋尽露。

说实话,我没有把握打倒这样的人。

但孟子说,作战不单单靠实力,还要靠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靠命,人和靠经营,我现在只能靠地利。

五分钟后,我还没有出来。

外面捂着鼻子的孟商国低骂一声:“这混蛋不会掉厕所里了吧。”

“要不是看在三百块的面子,真不想搭理这种蠢人。”

“真TM倒霉。”孟商国终于捏着鼻子走进厕所。

等候多时的我一脚踢中他的背部。

没料到,身材壮实的孟商国只是踉跄几步,并没有摔倒。

此人极难对付,若是平时,我选择先离开,保存实力。

但今日不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我猛然一跃,跳到一定高度,直接用手箍住他的脖子,顺势一倒。

这次孟商国背着我重重摔倒在地。

啪。

一声巨响,我也摔得头晕脑胀,孟商国更不用说,鼻血留了一趟。

嘴角也伸出一些血丝。

“你TM有病吧,老子今天就弄死你。”孟商国站起来,一脚踢向我的腹部。

无奈之下,我只好抱住他的腿,孟商国挣脱不开,弯下身子。

拳头像流星一样揍在我身上。

原来天马流星拳是现实存在的。

挨了几拳,我感觉肺部空气越来越少,知道持续下去,迟早会晕。

可是以他的身材,即使我站起来和他对打,肯定会再次被打倒。

而且在这样的攻势下,我怎么起得了身。

难道出师未捷身先死,及格已过未大良?

咬紧牙关,我挪了一下,一脚往上,朝着孟商国的身体踢去。

原本我只是想着好歹摆脱他的拳头。

没想到皇天不负有心人,挨了这么多拳,我换来一丝天时。

那一脚正好踹在了孟商国的裆部。

呜呼。

你没听过圆月夜狼叫,永远无法想象出他的惨叫有多凄厉。

我终于有机会站起来,嘴巴一腥,吐了一口唾沫,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血。

即便灯光再黑暗,也掩盖不了血的鲜红。

被击中命根子的孟商国像一条脱离海水的海鱼,在地上摆上摆去。

惨不忍睹。

但我深知一个道理,不能对敌人仁慈,那是对自己残忍。

这是我从一些三流电视剧中学到的道理,课本没教。

凡是喜欢手下留情的好人,最后都会哀叹一声,好人难做。

我更喜欢做随心所欲的坏人,上前抓起孟商国的校服。

一拳打中他的肚子,孟商国再次惨叫一声,但他的手还是放在裆部。

“七百保护费。”

“你可以不交。”

说完两句,我再次大了一拳,随后靠在墙边坐下,浑身腰酸背痛,喘着粗气。

五分钟后,脸色铁青的孟商国终于安静下来,只不过身体在不断颤抖。

三分钟后,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有愤怒,有恍然大悟,还有一丝恐惧。

我知道,他肯定会给。

因为恐惧是人最不能抵抗和最难消除的情绪。

他挣扎着爬起来,紧夹着大腿,像快要尿到裤子里一样。

脸色表情变幻不定,最终还是从裤袋里掏出钱包,抽出七百块钱。

她本来想扔在地上,随后想起那撕心裂肺的一脚,又走过来递给我。

“谢谢合作。”我毫不犹豫地接过。

这是我的劳动成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赚回的成果。

“你狠。”孟商国丢下这不伦不类的狠话,朝门口走去。

不料,他又突然转身。

难道他要反悔?我做好第二轮打斗的准备。

“你为什么刚刚不抢走我的钱包。”

我一愣,他问我是谁,在几班,老大是谁。

都可以理解。

但我万万没想到,他问这个问题。

愣了一下,我淡淡说道:“职业,道德。”

两个人都笑了,毕竟青楼女子和你说她要立贞节牌坊,会笑死一条街的人。

但我真是这么想,刑远是带我来收保护费。

不是抢保护费。中国文字博大精深,如果是抢,我应该掏出小刀威胁。

而不用费尽力气先打倒他,再问孟商国要。

过程不同,性质也不同,心理也不同。

“我会记住你。”孟商国离开。

扶着墙站起来,看到校服的裤腿湿漉漉一片,也肮脏不堪。

手里拿到的七百块钱却很新。

“远哥,七百。”我找到刑远,交了钱。

或许我应该多收一点,或许我可以少给一点。

还是那句话,盗亦有道,坏人和差生也不能一点脸也不要。

“给你四百,我拿三百。”刑远瞄了一眼我的裤子,还有嘴角,抽出四张。

“远哥,我只要两百,这是说好的。”我又还回两张。

刑远像见到公鸡下蛋的母鸡一样,很是惊讶。

笑了一下,刑远收回钱,分了我一根烟。

“走吧,我们去吃宵夜。我请。”

刑远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点燃香烟,喷出的烟雾小小地舒缓身体的疼痛。

烟雾缭绕中,我看到走廊各个班级里透出的灯光。

如同利箭穿透灰尘射入我的眼睛,回头一看,影子拉的很长。

影子和我泾渭分明,互不相干。

我知道,终于要和过去的生活说再见了。

今晚和孟商国的这一架,如同格林尼治子午线,成为一条分界线。

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而刑远的笑,表示我踏入了良好这一列。

某种意义来说,我不再是一名差生。

确切的说,我不再是一名“一无是处”的差生。

来到饭堂,只有寥寥几人。

“吃吧,找机会我带你出去吃宵夜。”

一碟炒粉,一碟油菜,三个馒头,两瓶啤酒。

饭堂里的小卖部其实是不可以卖给学生啤酒。

但规矩永远是死的,人是活的。

而小卖部也永远不会嫌钱多。

“没事吧?”刑远看着呲牙咧嘴的我。

“没事。”虽然被打了几拳,但我觉得最疼的是摔倒那一下。

“以后你慢慢会习惯的。”

刑远撇了撇嘴,我想起他那天被围攻之后淡定的样子。

便知他所言不虚。

二十分钟后,一大批学生涌进饭堂。

像嗷嗷待哺的孩子冲向窗口。吓得一些新来的阿姨倒退几步。

我正吃着粉,突然刑远叫了一声。

“张霖,有人在看你。”

回头一看,是夏秋和她的舍友。

她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我怀疑心理学家也读不出来。

咬着嘴唇,眉头横竖。

“你认识的?长得不错呀,班花级别的美女呀。”

“不认识。”我转头继续吃粉。

有些人不适合在某个地方见面。

“你认识的话,可不可以把她身边的那个女的介绍给我。”

夏秋的舍友名叫庄子妍,长相比夏秋差了一个等级。

但她的胸部确实震惊四座的大。

毫无疑问,刑远是个注重细节的人。

我和女神那点事儿

当我懦弱,受尽天下凌辱。待我逆袭,我要将整个世界压在身下。丰韵少妇,性感教师,小太妹……我告诉她们,我喜欢被动。“老公……”“坐上来,自己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