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数尽玉珠教白头 > 正文

数尽玉珠教白头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9/25 21:55:04热度:

《数尽玉珠教白头》是剧情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且罢了,这事也是我考虑不周,给她钻了空子。”...

数尽玉珠教白头

猜测终究是猜测,这些仆人却不敢妄议侯爷的事,拜高踩低的事情见惯了,对赵姨娘自是多了几分看热闹的心思。

晌午头,赵姨娘被杖毙的消息就传入海棠的耳内。

海棠有些吃惊,暗暗惊诧,知道父亲这次是下了死手。

赵姨娘挨了五十棍子,且棍棍见血,自是小命不保,真真传到海棠的耳里,委实还是吃了一惊。

海棠怀揣着几分不安,去了郡主那里,刚一进门,郡主正端坐在桌子前,手中端着茶杯,手却不自禁的颤抖着,想是因赵姨娘的死讯,而感到惊恐不安。

海棠走上前去,没想着去惊扰,只是安静的坐在她的身旁,轻轻的把茶壶提起。

“娘,你不要觉得心慌,与你无关……”

郡主转过身去,一张端庄清雅的面庞带着几分苍白,薄薄的双唇略显青色。

“为什么就打死人了呢,她犯的错,且不过是打几棍也就罢了……”

“娘,你委实是过于慈善了,赵姨娘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加害与你,如今她落得这样的地步,这是她自找的,与你无关。”

海棠边说着,边把茶壶轻轻地提起,给郡主注了一杯茶,方才把茶壶轻轻地放下,粉色的丹蔻指甲在西斜的夕阳下,略有几分,瞧不清楚的温柔。

郡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只是看了海棠一眼,却不再做声。

出于女人的敏感,她隐隐觉得海棠与往日不同,且是哪里不同,却一时也瞧不清楚。

从郡主那里出来之后,海棠与一众丫鬟从花园里而过,已是秋风飒飒的时节,海棠抬起头,鬓边的碎发落在耳边,平白的给海棠如花的面貌上多了一丝风情。

海棠轻折一支白梅悬于额间,只瞧着日落斜晖轻语:“且经过了寒冬,何日才是吐芬芳之时。”

晚上,侯爷悄悄的提了一壶酒,到了郡主的房间,丫鬟都不在房内,郡主轻俏的站在红纸兰花铺设的窗户前,静静的,象一只鸢尾。

她听着动静,转回身,见是侯爷,只是面色淡淡的,瞧不出情绪,一如她脸色苍白的妆容。

郡主的目光落在侯爷手边的酒壶上,顿了一顿:“侯爷这是……”

侯爷讨好似的,满脸堆着笑,把手中提着的桐花酒壶放在梧桐雕琢的原木桌上。

“这几日发生的事,委实是委屈你。”

郡主依旧淡淡的,从容不迫,略微的欠身子,却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侯爷,神情莫测,瞧不出情绪。

侯爷心里吃紧,紧走几步,到了郡主面前,方才有些手足无措。

“俊阳,都怪我……”

说罢,只伸出手去,轻轻地触摸着郡主的手,郡主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却未曾躲得开。

侯爷心里一愣,竟莫名的多出了几分疏离感,俊阳从未如此,今日这般对待,委实是自己伤着她了。

他如此一想,便更加觉得不安,这口气越加软了几分,面上挂着的笑越加的带着几分软和。

“莫要与我生气,我与你是夫妻,且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家墙里短的,牙和舌头总是要碰着,我冤枉了你,是我不对,我与你赔礼道歉……”

侯爷百般讨小,一味的做小伏低状,垂目帘眉。

郡主轻轻皱着眉头,看着于自己已十载有余的侯爷,莫名的心头感慨万千,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且罢了,这事也是我考虑不周,给她钻了空子。”

听闻郡主口气里多了几分松动,侯爷自是心里一喜。

只拉着郡主的水袖,轻轻地往前扯着,闲着的手,却伸向了郡主纤细的腰肢,只是轻轻地握着。

郡主随着侯爷到了桌前,两人方才坐下。

侯爷取出两只青花瓷酒杯,直把酒壶里的酒拉长了,注满了酒杯后,方才端起。

“与我饮一杯吧。”

群主只是轻巧的看了侯爷一眼,轻轻地摇摇头:“何必如此,此事我必不会放在心上,我却却不是这种小肚心肠的女人。”

侯爷莫名的感慨万千,一仰头酒干杯空,这才落下杯子,目光有着几分深沉,烧着火一般。

“我与你夫妻十载有余,且今日如此冤枉于你,你却如此待我,且不计较,自是我的错,今日饮了这杯酒,此番这件事便过去了。”

郡主一愣,却不多言,只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曾经也是江湖儿女性情,郡主对酒自是不陌生。

只是自从生了海棠之后,心心念念的只是赡顾海棠长大成人,许久未曾饮酒,自是两旁生了绯红,彩霞一般。

侯爷一愣,竟是瞧的痴了,不自觉的伸出手去,隔着桌子,轻轻地触摸着郡主仍旧光滑如初,细腻洁白的脸。

侯爷竟莫名的生出了些许感慨来,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方才收回手,瞧着她波光潋滟,秋波顿生的一双妙目,侯爷醉了。

“你若不计较,自是好处……”

酒壶已空,窗外有人敲门,一小厮:“侯爷,时辰不早了,且还练着字呢。”

侯爷笑着,目光里多了几分温柔,瞧着脸色绯红的郡主,又多了几分不舍。

侯爷颤颤巍巍的站起身,郡主起身相送,谁知一个不备,有些趔趄。

侯爷一个快步上前,一把扶住郡主往后趔趄的身子,触手处温软,郡主喷着淡泊的酒气,竟有些口齿不清了。

“侯爷……且去……我……”

侯爷心头一处柔软,莫名的被挑动了,此情此景,何等相熟,尤记得还是大红灯笼悬挂厅堂之日,挑起怀中人儿盖头时,思及此他顿觉情深难言……

海棠一早,且听着花喜鹊在空头高枝的青桐树梢头,欢喜的叫着。

海棠没来由的心头一喜,只轻轻的拂去翠宁持着沉香木梳的手,披散着头发,隔着窗户看去。

果不其然,树梢头两只花,喜鹊相对较着,青白颜色在清晨沐露里,多了几分娇俏与灵气。

翠安喜着:“小姐,这大早上的花喜鹊就来着报喜,莫不是来了喜事不成。”

海棠只是笑着,却不多言,随即又坐回去,任凭翠安在自己头上梳着发髻。

梳洗完毕,海棠瞧着青铜镜里,梳着盘天高髻,薄施粉黛的一张俏脸,恍如隔世。

她今日身着蓝色轻盘扣子长衫,百折尾裙折折相扣,腰间一枚蝴蝶结,凭空多了一份精致。

翠安在旁边瞧着,喜不自胜,打趣着:“小姐本就国色天香,今日这稍稍打扮,却又凭空多了几分姿色。”

数尽玉珠教白头

青梅竹马的恋人应启昭被合谋害死,海棠被逼嫁给安抚使左参议顾天鸿,终日抑郁苦闷,在临死前被告知应启昭的死与顾家以及父亲有关,急病而亡。重生回到八年前,庙里烧香拜佛,感激重活一世,发誓不再软弱无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