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与鬼同行 > 正文

与鬼同行全文目录阅读第4章守灵

发布时间:2019/6/26 19:41:56热度:

《与鬼同行》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全文讲述:我摇摇头,老乐对着我们三人说道:“我有一个猜测,不过我说完你们不要害怕。”...

与鬼同行

老沈头的突然死亡,也让我们几人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王婶家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他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而老沈头的尸体就在院子中间,上面盖了一块白布。

“老乐,你说老沈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低声对着老乐说道:“他是在警示我们么?”

老乐神情凝重,没有搭理我,而是一直凝视老沈头的尸体,他走到老沈头的尸体旁,掀起了头部的的一角,由于我在老乐后面,并不能看的太清,只能闻到一股臭味。这个时候,院子突然卷起了一阵风,哗啦一下,就把那块盖尸布,给吹了起来。

老沈头,头部的一侧已经完全碎掉了,脑浆和血液混合在一起,看的我当时就吐了,老乐比我好那么一点,赶紧扯过那白布,又给老沈头盖上。

老乐面如死灰,拉着我就走,我感觉黏黏的,低头一看,老乐和我手上都是一些红白混合物,可把我给恶寒的不轻,弄得我几天都不敢用手拿东西吃。

我俩洗完手后,老乐把张茹、老张和我叫回了家,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点燃了一支烟,狠狠的抽了几口,才开口说道:“不对劲,这老沈头按照尸体腐烂程度应该死亡了好一段时间了,这不科学啊!”

我也赞同老乐的说法,按道理说刚刚死的人,怎么可能有尸臭呢。

老乐看了我一眼,沉默少许道:“沈飞,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细节,那就是老沈头衣服上的泥沙,”

我摇摇头,老乐对着我们三人说道:“我有一个猜测,不过我说完你们不要害怕。”

“老乐,有话快说,有屁就放,别卖关子了!”老张似乎有点不耐烦,这出来游玩,碰到晦气的事,他的心情差也可以理解。

“这个村子,可能是一个死人村!”老乐说的很慢,但却如重锤敲击在我的心头。

我之前虽然也有怀疑,但我见到我父母后,那种怀疑已经烟消云散,如果按照老乐的猜测,我父母岂不是已经死了。

“当然,这也是只是我的一个推测!”这太过骇人,老乐补充道:“我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

“沈飞,你在这干嘛呢,赶紧去给你王婶帮忙啊!”我爸突然在背后冷不丁的出现,冷冷的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我觉得我爸怪怪的。

我家给老沈头家向来关系不错,由于老沈头也没个孩子,平时里对我也不错,老爸给我说,今晚让我守灵,我刚刚想拒绝,我爸就把脸给拉下来了,我了解他的脾气,如果我再说拒绝,估计他真敢拎着棍子揍我。

让我一个人守灵,那就是开玩笑,我对着老乐软磨硬泡,死拉硬拽,好说歹说,他才同意陪我一块守灵。

到了晚上,大家都散了,就连王婶都去了我家,老沈头的尸体已经被装到一口黑色棺材里,棺材的头部写了一个大大的“奠”字,下面放了两盏香油灯,两盏油灯之间是一个火盆,里面还有燃着的纸钱,而这间屋子就暂时当做了灵堂。

这场面看看就觉得阴森,别说在这呆一夜了,还好有老乐陪着我,今晚我俩守灵的主要任务就是,往油灯里添香油,防止这油灯熄灭,这油灯,又称为长明灯,守夜时,如果熄灭了,归来的魂魄就看不到自己尸体,他们就会误以为自己还活着,不去投胎,而错过投胎的鬼魂,就会变成厉鬼害人。

大山里夜晚还是比较冷的,我和老乐整了一包花生米,一瓶酒,既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给自己壮胆,我俩打着哈气,喝着小酒。别说,这酒还真是好东西,既能驱寒,又能壮胆。

不知不觉,就大半夜了,山风四起,呜呜作响,油灯上的火焰,被吹的跳动个不停,我俩这么被风一吹,酒劲也上来了,看着油灯可能被吹灭,我对老乐说:“我去找个灯罩,你先在这看着会。”

老乐大手一挥,道:“你去吧,这里我看着就行,包准没事。”

我晃着身子,脚步虚浮,去了老沈头家的杂物间,去找灯罩,灯罩这东西很好找,山里人家,哪家没有十来个备用啊,我随手拿了两个。

我走出杂物间后,觉得头晕的厉害,卧躺在地上,走不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冷风吹进了我的脖颈,我打了一个激灵,立马就警觉了起来,周围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可怕,我怕老乐误事,赶紧拿着灯罩去灵堂,但两个油灯早就熄灭了,地上的纸灰飞的四处都是,我赶紧重新点燃这两盏油灯,罩上灯罩,又往火盆里撒了一些纸钱,但随后一阵风,吹的纸钱四处飞舞。

山风吹的呜呜咽咽,就好像一个女人在哭泣,我这会酒早就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我给火盆添纸钱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老乐嘟囔的声音。

“老乐,你怎么搞的,灯都灭了!”我一边责备他,一边弯着腰,往纸盆里又扔了一打纸钱。

没人回应,我弯着腰,侧过头一看,大脑一片空白,外边一个人影都没有,月亮也被黑云遮住了一大半,异常的冷清,外边的门和窗户,被吹的咣当作响。

“老乐。。。。。。。。。”我轻轻叫了一声,四周还是没人回应,我的声音好像被淹没在那呜咽的风中,我心里起毛,这深更半夜,老乐干嘛去了。

我一个人不停的往火盆里放纸钱,火燃的很旺,似乎这样,我心里能够踏实一点。

“阿婆,我的钱,给你用点吧,你一个人怪可怜的。。。。。。。。。。。”

这人说话的声音很细,但我听的出应该是老乐的声音,听声音,老乐似乎出去了。

不对啊,这大半夜的哪来的阿婆啊,我心里悚然,老乐不会酒喝多了,跑林阿婆家说胡话去了吧。

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向林阿婆家跑去,我真担心老乐有点什么好歹,不然我真是难辞其咎。

林阿婆家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没有开灯,黑乎乎的。

“老乐,你在里面么?”我轻喊了一声,似乎没有听到我讲话,我又往院子里走了十几步,能看到一个影子,正对着一边比划着什么,看那体型,是老乐无疑。

我上去拍了他一巴掌,去发现他身体冰凉,似乎还有血腥味,这影子缓缓转过了头,恶狠狠的道:“踏上阴阳路,阳人难回头。。。。。。。。。。”

我草,不是老乐,居然是老沈头的尸体,脖子上的动脉都割开了,他在给自己放血。

我当时真的吓到了,一动也不敢动,老沈头托着脖子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我胸口的衣服,但就好像触电一般,直接缩了回去,脖子上大动脉的血,兹的我一脸都是,然后他直挺挺的摔了过去,真的成了挺尸。

他手中的刀,也掉到了地上,我承认,当时我是吓尿了,就差那么一点,我就被一个尸体给放血了,我甚至忘记了反抗。

我听到老乐在喊我,我怔怔的回到王婶家,老乐见了我,立马给我跪下了,口中还念念有词:“沈大爷,咱俩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我就不小心弄灭了你的油灯,您老还请莫怪,您老要是真怪,您去找沈飞,是他让我来的。。。。。。。。。”

看着老乐一脸认真的样子,很可笑,但我一点都笑不出来。

显然,老乐把一脸是血的我,当作了老沈头,不过,这小子,做错了事,还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我也是惊魂未定,哪有心情装鬼吓他啊,这已经够邪门的了,这会,我根本没啥心情给他废话:“老乐,是我,沈飞!”

老乐眼珠子转了一圈,停顿了几秒疑惑道:“听声音你还真是沈飞,不过你这一脸血,是哪来的?”

“老乐,我回来了,你在哪呢?”一个给我一模一样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草,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不过老乐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了,看他样子是要给我拼命,但如果他要是出去了,今个是铁定没命啊。

我急了,道:“老乐,你千万不能出去,出去就死定了,外边那个不是人!”

可是老乐根本不等我解释,抄起一个棍子就招呼了过来,我骂道:“老乐,你可真下的去手啊,我草你二大爷。”

这个时候,老乐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我松了一口气,这一棍子下来,我真翘了。

“草,你还真是沈飞!”老乐一把拉住我道:“你杀人了,一脸血。”

“老子吐你一脸血,刚刚我差点被老沈头的尸体给干掉!”看着老乐提着棍子,我就气鼓鼓的。

“老乐,你不要被鬼迷了眼,赶紧出来啊!”外边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声音给我一模一样,还挺具有迷惑性。

“你大爷,滚吧,老子才不信你!”

“草,老乐,你挺笃定啊!”其实。我不明白,那棍子,为什么没有砸下来,这个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原因。

我俩就那样憋着,守着棺材,熬了一夜,第二天,打开棺盖一看,老沈头的尸体还在,但干巴巴的,血液好像全部被抽取了一般,我和老乐商量,必须尽快逃出去,这儿一天也不能待了。

昨晚,我俩坐在棺材旁,哆嗦了一夜,外边的声音一直没消停,就像是勾魂一样,今个,我们说什么也要离开。

与鬼同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与鬼同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与鬼同行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的缘故,总是出现幻觉,刚开始我以为是安眠药吃多了,后来才发现不对劲,因为我最近好像总是碰见一些脏东西。这个事,还要从我一次回老家探亲说起,我算是我们山窝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就去某银行做了一个小职员,不好也不算坏,工作了两年,就想回家看看,今年十一未到,我就在朋友圈发布消息说要回家探亲,但是却没有想到进入到了一条我从来也没有走过的道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