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与鬼同行 > 正文

与鬼同行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0:45:55热度:

《与鬼同行》是一本悬疑风格小说。精彩阅读:“沈飞,不要进去,它们想害你!”我这前脚,还没往前踏,后面陡然传来了张茹的声音,尼玛,这是玩我么。...

与鬼同行

老沈头的尸体,的确诡异,围观的村民,见到这样子,躲得远远的,一边议论,一边朝这边看着。,

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对着他们喊道:“爷爷、奶奶、大爷、婶子们,这儿闹鬼啊,你们快逃吧!”

他们听说闹鬼,直接都跑回了家,我也赶紧跑回了家,却只有张茹一个人,坐在那儿。

张茹见我们回来,眼里含着泪就落了下来:“沈飞,老乐,我们赶紧走吧,这儿真有鬼啊,老张昨晚被鬼带走了!”

“我爸我妈呢?”我急问道:“你们昨晚碰见鬼了?”

“伯伯阿姨,去找老张了,现在还没回来!”张茹已经是六神无主了,脸上的泪就没停过,其实她心里承受能力很强,也很外向,很少会这样子。

我和老乐对视了一眼,看来我们今天是走不了了,只能我爸妈回来后,从新商议。

下午,我们帮忙安葬了老沈头,回来时已经傍晚,天边红霞一片,染得半边天都红了,路上跳满了青蛙蛤蟆还有成群的蛇,蛇和蛙类是天敌,但它们现在却急匆匆的赶路,好像要躲避什么。

整条小路上,密密麻麻,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还真受不了,看到这场面,老乐叹了一口气道:“天有异象,必生灾祸!”

回到家,基本是晚上了,我爸给我妈还是没有回来,这让我不免有些担心,今个一天,我心里就一直发慌,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

“老乐,不行,咱俩也出去找找看!”我在屋子里坐不下去,这太反常了。

这个时候,张茹眼瞪的大大的,手哆嗦的指着门外。

我爸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两个人脸色都不好看,我爸喃喃道:“小张被鬼抓走了,我们没能把他追回来!”

我赶紧把我爸我妈都拉进了屋里,刚刚关上房门,门外却是人声喧闹,马蹄声哒哒的响着。

我爸赶紧按下了我的头,小声的道:“都赶紧趴下来,这是阴兵借路。”

我们赶紧趴了下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我顺着门缝,往外看,外边有一群骑马的古代甲胄士兵,个个提着长枪,押了几十人,往前赶路,每一个士兵手里都有一根绳头,每个绳头的绳环都套在一个人的脖子上。

阴兵借道,这事我以前也听说过,但没想到,今个就让我给撞上了,阴兵过道时,生人都要回避,并且人的眼睛绝对不能给阴兵或者亡魂对视,惹怒了阴兵,直接一枪头刺过来,把你的魂魄给挑走。

“老张,那不是老张么!”我惊的差点喊出声来,老乐死死的捂住我的嘴,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在抖。

老张也骑着一匹马,提着长枪,面容冷峻,他一提缰绳,他胯下的马停在了我家门口。

我紧张的屏住了呼吸,看看张茹,她吓的全身发抖,嘴唇青紫,老乐头上的汗,把地上都打湿了一小块。

阴兵押着一群人,渐行渐远,我们才敢小声的说话,老乐拍了一下胸口道:“妈的,吓死老子了!”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还是没有过去:“老张,怎么成了阴兵?”

张茹牙齿咯崩响,我们都能听到,她紧张的道:“伯伯阿姨跟去了!”

我这才惊恐的发现,我爸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乐了,我打开门,他们已经跟上了老张骑的那匹马,远远的看到老张扔下了两个绳环套住了我爸妈的脖子,我爸妈刚刚给我挥手,就被前行的马拉倒了。

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想哭却哭不出,老乐赶紧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说道:“我们赶紧走吧,这地方不对头!”

我看张茹一直发抖,从她的行李箱找出一件外套给她披上,这个时候,我们也不敢过多停留,拉着东西就要出山。

还没走到村口,就看到村口站在两个人,一个高一个低,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张茹紧紧握着我的手,手指甲都嵌入到我肉里了。

老乐伸手拦了一下道:“沈飞,我们今个恐怕是出不了村的,它们不会放我们走的!”

“老乐,你别吓我啊!”张茹抖着音道。

“你还记得进村时,沈飞奶奶的话么,踏上阴阳路,阳人难回头,而且这句话,发疯了的老沈头也说过。”

老乐这样给张茹一解释,我心里也忐忑了起来,这句话,我听了最少三遍了。

“踏上阴阳路,阳人难回头。。。。。。。。。。。。”

站在村口的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声音就像一个捏着嗓子的人在厉吼。

“林阿婆,老沈头,这是什么情况?”他俩都已经死亡了,阴兵怎么没有把他们两个给带走啊。

老乐的小腿抖个不停:“他们肯定有问题,但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啊?”

林阿婆和老沈头一个样子,身上都是干巴巴的,林阿婆可能是年纪大了的缘故,看上去就像一层皮裹着一个人形骨骼,五官恐怖的向外凸出,而老沈头,耸拉着半拉脑袋,手里还拿着一块石头,不停的往自己头上砸。

我们吓的扭头就跑,等我们往回没跑几步,他俩就退了回去,站在村口,好像是监视我们逃走一样。

回到我家,我们三个人就在一个房间,老乐和我轮流守夜,等天一亮,我们就走。

我和老乐分工,三个钟头换班,轮到我时,老乐已经困得不行,倒头就睡了。

我为了提神,到院子里转一圈,回来看一眼张茹,大约转了有一个钟头,听到有人叫们,声音很轻,我透过门缝一看,我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麻痹的,外边站着三个人,老张、老乐和张茹。

“沈飞,赶紧逃吧,这个村里里都是鬼,没活人啊!”老乐很着急,张茹和老张也很焦急。

我有点懵,老张接着道:“沈飞,别婆婆妈妈了,赶紧跟我们逃吧,这里真的发生过泥石流,全村人都死了!”

我愣住了,不敢开门,也不敢回屋里了,他们说的很对,刚刚阴兵借路就说明了一切,这里可能发生过大灾祸。

可这一切,为啥有两个阴灵没有被带走,我身边也刚好是两个人,而且我觉得老张失踪的太过蹊跷,虽然我还有点怀疑,我还是开了门,老乐和老张拉着我就跑,我也跟着跑。

我们四人抹黑往外边跑,跑了一会,我的胸口冰凉一片,我想起了我怀中的玉,这是我奶奶送给我的,难道我有什么危险,我忽地停了下来。

老张见我停下来,表情都变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凶了起来:“沈飞,你要拖我们的后腿么?”

我看看张茹和老乐,他俩对我也是不满,居然别过头,不看我。

我心里有点难受,我跟着走了一段路后,我发现我们来到了村子的后面,这儿背靠这大山,根本没有出村下山的路。

我慌张的道:“你们三个走错路了,我们回去吧!”

老乐铁青着脸道:“没错,这儿有个山洞,我们先进去躲避一下!”

“沈飞,不要进去,它们想害你!”我这前脚,还没往前踏,后面陡然传来了张茹的声音,尼玛,这是玩我么。

我回头一看,老乐和张茹就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张茹弯着腰捂着自己的肚子。

我身边的张茹脸色也变了,神情慌张:“沈飞,我们快进去吧,他们追过来了!”

这时,我胸口愈发的冰凉,就像放了一个冰块,这时老乐抓住了我的手腕,攥的很紧,我也觉得有点不对了,老张却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老乐和张茹脸上血肉模糊,已经无法辨认,身上散发着一股死鱼的味道,它们笑的很阴森,老乐和张茹惊恐的望着我,倏地,老乐就像发了疯一样,冲了过来,一脚把攥着我的那个行尸,给踹倒在一边,拉着我就跑,它们并没有追过来,在后边阴测测的笑,并厉吼道:“踏上阴阳路,阳人难回头。”

回到我家后,我们三人真的不敢睡了,一直熬到天色拂晓,就往村外走,下了山,又回到了我们进村的那个路口,不过并没有什么老婆婆,只有一座坟头,旁边还有一包豆奶粉。

我心里明白,这一次恶鬼,之所以没有对我们直接下手,就是奶奶送我的这块玉,我门三人对着奶奶的坟头,拜了拜就开始下山,下山很快,我们到达庙镇时,第一件事,就是报警,警察却向看精神病人一样,看着我们三个。

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警察道:“你们胡说什么呢,落石村,早在一月前山洪爆发,被泥石流给冲没了,现在还有很多村民的尸骨没有找到呢!”

见我们三人不相信,他不耐烦的递给我几张照片,照片上正是落石村的位置,已经成了泥沼之国,我们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种惊恐和不可置信。

“沈飞,我没看花眼吧,老张怎么也混在了警察队伍里。”老乐突然拿着一张照片,用手指着道。

我接过照片后,看到老张带着一个消防帽,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在笑,此刻。我心里也极度震惊。

与鬼同行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的缘故,总是出现幻觉,刚开始我以为是安眠药吃多了,后来才发现不对劲,因为我最近好像总是碰见一些脏东西。这个事,还要从我一次回老家探亲说起,我算是我们山窝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就去某银行做了一个小职员,不好也不算坏,工作了两年,就想回家看看,今年十一未到,我就在朋友圈发布消息说要回家探亲,但是却没有想到进入到了一条我从来也没有走过的道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