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刺痛的婚姻 > 正文

《刺痛的婚姻》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4 19:42:07热度:

《刺痛的婚姻》是一本乡村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在小区门口,买了点熟菜,又买了几包烟,没有坐电梯,慢慢在顺着楼梯向家走去。以前下班都是尽快向家赶,而现在却是不想回家,而...

刺痛的婚姻

五、干净整洁的家

  离下班还有二十几分钟。张杰坐在那儿,想了下,打开电脑在上面搜索婚姻类的论坛。电脑上关于婚姻的新闻或贴子,他以前是从来没有看过。

  自己的婚姻,是否幸福快乐,自己清楚。没别要去参考别人的婚姻。这就是张杰以前的想法。可是,现在,他发现妻子好像出轨了,而自己又无法分析出原因的,只好求助网络了。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看到整个屏幕上,都是【妻子出轨了,我要怎么办?】或者是,【老公出轨,我含泪成全他与小三】,等等许多出轨方面的信息。

  发懵的张杰,找到一个贴子,【关于妻子出轨迹象的总结】。点开后仔细地看了看,依照贴子上所说,认真地与妻子现在的表现对照了下。

  以前的妻子对他温柔,现在的妻子对他是冷艳;以前的妻子对他体贴,现在的妻子对他傲娇;以前的妻子有什么话对喜欢对他唠叨,现在的妻子与他说着谎言;以前的妻子喜欢搂着他的胳膊散步,现在的妻子别说与他一起散步,就是一起走路,都很少挽他的胳膊。

  特别是自己出差期间,妻子瞒着自己,在家亲手做饭给别人吃;喝平时不舍得的红酒,以及家中用过的杜蕾斯。经过以上的对照。张杰悲哀的承认,怎么对照,那是怎么都象,自己的妻子已经出轨了!

  对照完了后,张杰的眼睛仍然盯着电脑的屏幕上,手握着鼠标下意识的点着,可是他什么也没的看进去,他的思绪不知道飘飞到何处了,他的心中在上上下下地翻腾着。

  想到了以前,自己在大学里与妻子恋爱时的情景,想到了与妻子婚姻的前三年里,想到了自己与妻子最近一二年里的婚姻。张杰的眼眶中浸出了泪水。

  恍然而醒的张杰,用力地抹了下眼角,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上午下班的时间,起身将香烟按灭在烟灰缸中,并将烟灰缸放入办公桌下面的抽屉中。

  公司规定,办公室与大众场合是不赢许抽烟的,要抽烟,可以到公司指定的抽烟场所。但是公司副经理以上的人,一般都会在办公室里偷偷抽烟,大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打开窗户,等烟味消散了些,张杰深深地吸了口气,走出了办公室的门,沿路走廊上办公室的门,几乎都是关着的,只有个别职员综合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从里面传出嘻嘻哈哈的笑声、玩笑声。

  年轻真好!心中有着感叹的张杰,继而想到了家里,心中也愈加地沉重起来,不想在单位食堂吃了,此刻的他好像怕见到公司同事的熟人,怕听到关心的话语。于是快步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在公司门口的不远处坐上了公交。下了公交后,离小区也就十分钟的路了,当时买房子时,也是考虑到方便,车子给妻子开,自己可以做公交。先去旅馆取了行礼箱后,办了退房,拎着行礼箱,特意绕了段路,从小区的另一个门口,进入了小区。

  在掏出钥匙开门刹那,犹豫下,不管里面如何,还是自己的家,自己还是这个家的主人。进入家中,张眼四下看去,家里很干净,很整洁,犹如他出去培训时打扫过的一样。

  可这样干净整洁的家,却更加深深刺痛了张杰,痛苦与悲伤紧紧地攥住了他的的心。这个家!真得干净了吗!犹如白雪,遮盖了里面的丑陋吧。也犹如冰冻,冻住了幸福的荡漾。

  不用看了,家中的丑陋与谎言已经给打扫的干干净净了,不着一丝痕迹。

  拎着行礼箱,进入卧室,看到床上的被子折叠的很齐整,就是连床单都给抹平了,妻子叠床什么时候这么认真仔细过。只能说明她心中有了愧疚。

  心中苦涩的张杰,打开衣柜的门,在准备放入衣服时,特意地描了眼昨天放着LV包的地方,包已经不见了。呵呵无声的苦笑了二声,将自己的衣服一一放入衣柜中,看到行礼箱为妻子买回来的衣服,犹豫了下,还是放入柜中。

  出卧室时,站在床边,特意看了眼大床上面的结婚照。上面的自己从心底里笑得幸福、满足,妻子笑得甜蜜、温柔。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能笑得如此开心吗,笑得如此真心实意吗?

  眼睛红了,好像又有泪水要从眼眶中溢出,伤感而痛苦的张杰连忙走出卧室。快速地整理好培训带回来的衣物,洗了把澡。将自己扔入到次卧的床,拉开被子连头到脚地盖住。

  这个城市,虽然已经居住了五年,但自己依然是个外来户,没有可以倾说的好友。现在连妻子都已经要失去了。这一切都要自己默默地承受,默默地舔舐伤口。

  好在很早失去父母双亲的他,内敛的性格有着坚韧与勇气。否则也不会考上重点大学并且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且后来还拿到研究生文凭。

  手机的闹铃响了,掀开被子,眼睛红红的张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穿好外套,脸上又带上了笑容,坐着公交车回到了公司。来到公司,相熟悉的同事好像比以往的招呼,更热情了点,不是很熟悉的同事,有面带好奇眼光却也热情的招呼着。

  对于这些,张杰猜测,可是他昨天被程总召见的缘故了。不过,谁又知道,程总只是随意地与自己聊聊。

  张杰低调而热情与同事们一一招呼着。好像根本就没有被程总召见一样。来到办公室不久,就看到凤清吟面带着得意的笑容闯了进来,“我就说吧,你要升职了,你看,给我说着了吧。”说完,她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趴在办公桌上抬头看着他。

  清纯秀丽的脸上,大大的眼睛得意带笑地看着张杰,棕色的披肩长发搭在肩上,丰满的前胸搁在办公桌上,让凤清吟清丽中带着妩媚、清秀中带着性感。

  张杰的眼睛从凤清吟那大大的眼睛描到了丰满的前胸,从喉咙中发出咳、咳的提醒声,同时他的眼睛也有点尴尬地看向别处,“你也老大不小了,注意点形像。”

  看到张杰移开了目光,凤清华嘻嘻地笑了起来,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狡黠,同时带着些得意与羞涩。却没有起身,反而将身体向前移了移,“师兄,这个大喜事,你得请客。”

  笑吟吟地张杰将身体向椅子后背上靠了靠,“请客好说,但是,我并没有升职,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程总只是随意地与我聊聊。你别多想,更别多打听了。”

  “为什么?”凤清华吟有点迷糊的看着张杰,歪着脑袋想了下,好似自言自语地道:“不应该呀,不然将你紧急地召回,就是因为程总要与你聊天。话说,以前你也没有与程总说过话。不是。”

  “想那么多干嘛,好好工作才是正经。”张杰笑着责怪了句,指点地道:“在单位里有什么事想不通,就多看、多学、再加点谨慎,总会明白的时候。”

  “哦。”聪慧的凤清华吟翻了下大眼睛,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看你面像憨厚,可就你心眼多。”啫着张红润的嘴,“我不管,你得请我吃饭才行。”

  “好。”张杰干脆地答应下来,“等过段时间,我请你吃饭。”

  “也别等过段时间了,不然你又要用拖字诀。”凤清吟好像看穿了张杰的计谋,得意地摇晃着头,“就今天晚上请我吃饭。”继而她好像反应过来,“今天晚上你这个老婆奴可能没时间,刚回来要陪嫂子。还是明天吧。”

  听到凤清吟的话,张杰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眼光转向别处,很快地接口道:“嗯,过几天请你吃饭。”

  一直注意着的凤清吟,看到了张杰那一闪而过的悲伤,忍不住又仔细地多看了二眼,却发现张杰的眼神已经很清明与正常了。难道自己看错了,或者是自己说他是老婆奴,他生气了,以前也是这样玩笑他的呀。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吧。

  为了确定是否看错,暗中注意的凤清吟又与张杰开了几句玩笑,见到张杰并没有生气,才确定自己刚才可能是眼花了。这时有同事进来,找着借口与张杰聊上几句。见到这样的情况,凤清吟与同事打过招呼,风风火火地先走了。

  因为培训提前回来,同事们都很热情与诧异,接连来了几回,都是邀请他吃饭,或玩笑着让他请客。婉拒了同事的邀请,或者找借口推掉了同事让他请客的要求。很快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张杰特意提前了十几分钟,离开了办公室。

  在小区门口,买了点熟菜,又买了几包烟,没有坐电梯,慢慢在顺着楼梯向家走去。以前下班都是尽快向家赶,而现在却是不想回家,而又不得不回家。

  在高的楼总会爬上,在远的路总会走完。人们生了双脚,就是用来去征服,去远足。

  最终还是回到了家里,将熟菜放到茶几上,张杰脱掉外套,从厨房中取出碗筷,从酒柜中取出瓶白酒,随意地扫了眼酒柜里,那两瓶朋友送的红酒,依然摆放在酒柜中。如果,不是他昨天亲眼见到,如果是别人对他说,他肯定以为别人产生了幻觉,或者是别有企图。

  这样的事情,以前有没有发生过呢?坐在沙发自酌自饮的张杰,心中更加地酸楚与悲哀。酸楚自己的感情,悲哀自己的不幸。于是,他嫌着清冷与孤独,打开了电视后,又暗自讥讽着内心的软弱,又点了支烟。

  可是。电视虽然开着,却不知道在播放着什么节目,烟虽然抽着,嘴里的苦涩却越来越浓。微微地眯着眼,透过烟雾想看清这个家,却越加看不清楚。

  于是,张杰大口大口地喝着酒,想让自己醉倒。

刺痛的婚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刺痛的婚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刺痛的婚姻

当婚姻遇到背叛、包容遇到谎言,爱与恨的交织中,婚姻中的男女,又该何去、何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