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一纸婚牢 > 正文

一纸婚牢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3章被迫做家务

发布时间:2019/7/16 21:10:15热度:

《一纸婚牢》是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这就是她婚后第一天的生活,丈夫、公公婆婆都对她冷冷的,好像她嫁进厉家后,她就和他们没关系了。...

一纸婚牢

厉父厉景山此时正坐在牙白色的真皮沙发上淡然的看着报纸。

而厉母薛薇正在给茶几上的鲜花洒着水。

空气里的气氛很冷,厉景山和薛薇隔得很开。

两人互不理睬,各做各的事情。

看见厉诤言和秦希月的到来,厉景山悠悠的折起手中的报纸。

“嗯,希月,来啦,吃早饭了吗?”

“没有。”秦希月淡淡答。

“那待会儿一起吃吧。”

“嗯!”

明明是很温暖的对话,但是由于说话者的语气非常冷淡,和满屋子迷眼的富丽一样,都给人疏离冷淡的感觉,让秦希月极其不适应。

敬完茶,吃了早饭,厉诤言和厉景山到书房谈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而秦希月则陪薛敏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儿,又一个人在庄丽阁四处走了走。

直到下午两点,他们才从庄丽阁离开。

厉诤言在星海湾有一套自己的别墅,他们婚后不用和厉父厉母一起住。

厉诤言将她送到星海湾就走了。

这就是她婚后第一天的生活,丈夫、公公婆婆都对她冷冷的,好像她嫁进厉家后,她就和他们没关系了。

这时,又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秦希月赶忙从包里拿出手机。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怔了一下,而后赶紧走到楼上的卧室,深吸了一口气,才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是遥远的国外,顾初彤正支支吾吾的问她:“希月,你和诤言?怎么样了……”

她马上明白了顾初彤的意思,冷冷笑道:“很好啊,新婚之夜,他根本都没看我一眼,昨天晚上我是一个人睡的,他心里始终是喜欢你的,我想这三年,很容易就能过去了,到时候……我也就能解脱了,你会早点回来的吧……”

她虽然是笑着的,可是笑容却不达眼底,眼里分明是深深的凄凉。

“嗯,我会尽快回来的,希月,谢谢你,你对我真好!我回国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你,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顾初彤在电话那头感动得热泪盈眶。

秦希月能够感受得到顾初彤对于自己的感激。

而她,也是真诚的希望自己的好朋友能获得幸福。

可心底却不希望那个给予顾初彤幸福的人是厉诤言。

想起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昨天晚上,厉诤言竟然还想要对她?

她现在对厉诤言真是一点信任都没有。

但此刻听到好闺蜜如此真挚热烈的话语,她心头一热,还是笑着坚定的对顾初彤说道:

“到时候等你回来,我要看着你成为这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嫁给你等待了那么久的厉诤言!”

“还有你和陆谦,我们都会幸福的!”

……

婚后第三天。

早晨,秦希月正在熟睡中。

突然,身上的被子就被人给一把扯走了,她吓了一跳,猛地睁开眼睛,一眼就对上厉诤言那张堪比冰碴子的俊脸。

“去,给我做早餐!”

给他做早餐?

大早上的,这男人又是在发什么疯?

秦希月觉得,自己一定是因此新婚晚上的那件事情,而得罪了厉诤言,所以厉诤言现在才会如此对她。

“不是有保姆吗?你还叫我干嘛?”

当时厉诤言已经穿带整齐,手里正拿着一根红色条纹领带,准备系好。

可是蓦然听见她的这句话,他嘴角微微轻扬。

这个女人还真是把进他们厉家的门的事情想的这么简单啊?

他单膝压在床上,强势向她俯冲而来。

“秦希月,你以为你现在还在自己家里吗?你在的可是我厉家,就该遵守我厉家的规矩,这点,早在答应这门婚事之前,你就该明白的?”

他一脸的轻视与嘲笑。

秦希月缩在床上,扯着被子微微向后退,努力和厉诤言拉开一段距离。

“可是我不会……”她实话实说道,可心底却生怕厉诤言会因此而发脾气。

“不会就学。”厉诤言怒道,忽然又从床上站了起来,回到刚才的地方,继续系着自己的领带,语气里没有半分讨价还价的可能。

“我们厉家可不需要你这种什么都不会做的女人,你要是不想做家务,就快去跟你父亲提出离婚!”

说完,厉诤言就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门。

离婚?不行的,她现在还不能离婚!

秦希月只好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的洗漱后,才去了楼下的厨房。

“喂,你想吃什么?”

秦希月站在冰箱前,没好气的问着厉诤言。

“你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厉诤言此刻正拿着一份报纸,优雅的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

秦希月闻言,一脸的黑线,只觉得自己刚才真是多嘴。

无奈的努努嘴,她立刻转身打开冰箱。

对着眼前的一大堆食材,她笨手笨脚的弄了半天,可最后居然被怎样开燃气灶给难住了。

虽然他们秦家不必他们厉家那样有权有势,可也好歹是云市数一数二的豪门望族啊。

作为父母亲的掌上明珠,她也从未做过饭。

此番被迫嫁给了厉诤言,竟然还要下厨?

现在的她真是无能无力了。

她无奈转身望向沙发上的厉诤言,想向他求救。

可厉诤言却仍旧悠闲的看着报纸,没有给她一丝眼神。

秦希月心里气愤极了。

她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居然会碰上这尊活菩萨。

一口气咽不下去,她抬手就猛地向厨台拍去,然后将所有的食材一股脑儿的倒进了锅里,打算来个大乱炖。

很快,一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就煮好了。

看着锅里的东西,秦希月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脸嫌弃的样子。

不过,反正是厉诤言吃,跟她无关。

她立即将汤碗端到餐桌上,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喂,吃饭了!”

可是当她抬头一看,厉诤言刚才坐的地方,早已空空如也。

他竟然走了?

原来,这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吃她做的东西,却还把她从床上叫起来,让她给他做早餐,这不是存心折腾她吗?

一纸婚牢

父亲说,只要她婚后能掌控厉家,便会放她去找那个喜欢的人。闺蜜说,只要她嫁给厉诤言三年,帮她守住总裁夫人的位置,她便帮她逃脱父亲的魔爪。为了这些无可奈何,却又迫不得已的理由,她甘愿被一纸婚约困住。原本以为能平安度过这三年,却不料,这场婚姻的背后还有着更大的阴谋。一纸婚牢,果真是一纸婚牢,她还能逃得出厉诤言的手掌心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