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伤城 > 正文

伤城全文免费阅读第3章程欣阳念念旧情之往事今昔中

发布时间:2019/7/16 20:24:30热度:

《伤城》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程欣阳回首,见到是换了一身白裙子的韩柯颜,在初始的月光照射下,和着远处的路灯,望着地上的修长身影,她有些恍惚。...

伤城

19岁的青春年华,那初到大学里的留恋不知不觉的被寻回。

  一身纯白色的丝织衫,蓝蓝的牛仔裤,白皙干净的面容,那漆黑的眼眸,一双清秀的眉毛,纵然只是个高中女生,可依然被深深的吸引。那举手投足流露出的阳光气息,被永世刻在心田,无法丢弃。三年的时间,丢弃了信仰,丢弃了信笺,丢弃了女孩所有的幻想,就是依旧舍不得丢掉这份怀恋。

  与程欣阳的偶遇,再次点燃了19岁青春年华里的憧憬,仿佛那个一笔带过的高三学姐,匆匆的来,匆匆的走。这么多年的匆匆,唯独是“匆匆”带不走的那份十六岁的花季暗恋。

  霎那间,当所有的记忆被复苏,当所有的好奇心被挑起,当所有的情愫被寻回,让自己再也无法放弃脑中一闪而逝的想法了。从那以后,她开始密切的关注着这人的一举一动,这个点了两杯咖啡,显然等人赴约的人,是否会等到应约之人?等来的是什么样的应约之人?又是该以什么样身份再次出现的应约之人?都将十九岁的韩柯颜深深困扰。

  那是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一天。夜幕降临,她依然保持着笑容,静静的等待,没有大小姐的不耐烦,没有失望的表情,没有愤怒的火焰。

  坐在不容易被发现的拐角处,在昏黄的灯光下,盯着她只是不停地替自己和对方更换热咖啡,以保持咖啡的原有滋味不丧失,她自己的那杯从来都不加糖,只为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撕开细糖包装袋,认真的倒入,均匀搅动,微笑地放好。

  研磨时光九点半准时关门,她才步履踱踱,怀揣流连忘返,和她道别,然后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跟着离开。

  有个奇怪的人,让一向没有耐心的自己呆在了安静的空间里,直到那之后的一天来到研磨时光消遣两次,接连一个星期,只为等到她的背影出现。

  那天之后,她再没有等到她的背影。于是,她用了足足三年的时间,去发觉她的故事,去等待她的放弃,期待每年的9月21号,期待着一个合适的时间,然后成就自己伟大的爱情。

  然而,时间不够残忍,坚持才是最残酷的。越来越不可能呢!她根本就没有打算忘掉她等待的那个人,一次,两次,三次,这个研磨时光,到后来,只要有特殊的休息日她每逢必来------只要她来一次,自己的危机就会多一点,如今,自己已不能在等了。

  也许,她真要是做到自己希望的那样,就不是自己应该执着到迷恋的人了,韩柯颜也是个矛盾的人。

  【你真的不打算和我说一些话吗?学姐。】

  韩柯颜今年二十三岁,早已经提前结束了学业,如今进入了父亲的公司,由最初的助理身份刚刚登上副总的位置,此番她来海城,除了是完成海城一块地皮争夺的任务,另一个就是和青城广告传媒争夺收购一家杂志社。

  【麻烦,服务员,再给我上一杯咖啡来,和我的不一样的口味。】

  韩柯颜对于欣阳的熟视无睹没有一丝的不耐烦,相反,她倒喜欢这种有些面部表情的欣阳。

  【今天可不是9月21,你也有心情来?】

  知道对面的人会发出什么样的信息,可就算是再来一次印度尼西亚的海啸,她韩柯颜身经百战杀场三年的抗击力,还是招架得住。

  【你现在还对我表嫂,抱有幻想吗?】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她倒想看看,如今这人,过了三年了,除了如日中天的工作本领,还会些什么,要没有一些本事,她可不敢保证,接下来的战争会草草收尾。

  【sorry ,我想这位小姐的表嫂,我不认识。】

  韩柯颜和初恋男友分手之后,在闺蜜兼表姐郝思佳的劝说下,她早先就收复了失落的心情,可是,却没有听表姐的话,用另一场恋爱来埋葬这场孽缘。

  古怪的她,在见过她的表嫂之后,她兴致勃勃的和表姐定了一场赌约,剩下的大学三年,她一定不会再谈一次恋爱。她的表姐却说,只要她大学不谈恋爱,那么,她的青春,她的表姐替她买单。她笑了,她要的就是表姐这句话,她要表姐帮她和程欣阳制造一个机会。

  【文海洛,你也不认识吗?】

  【我想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

  意料中,欣阳肯定会愤怒,然后被迫离开,只要她离开,那么,就代表她只要清除程欣阳心里的那道坎,就成功了。

  意外的,程欣阳没有愤怒,相反起身的时候,除了拿起杂志,还特意给她回应了一个点头微笑的动作,这让韩柯颜感到了一个新生的障碍,并不会那么被清除。

  【程欣阳,你真是一个死脑筋的人,尤其是对海洛的事,你就像大漠里的孤烟,是直上云霄的。】

  魏香在使尽十八般武艺的情况下,仍无法让她改变她自己的想法后,终于生平第一次的对着程欣阳大发雷霆的怒吼,用尽全身力气几乎嘶哑的嗓音配上饱含幽怨的眼神死死盯住欣阳,连眨眼的机会也不放过,似要看透无法看清的她,程欣阳宽慰一笑,并轻轻的拍拍她。

  【魏香,想学《蓝色的爱》吗?】

  魏香收拾干净扔掉愤怒的熊熊火苗,打掉程欣阳在眼前摇晃的白皙手指,嗔怒着。

  【欣阳,你总是让人想起脾气,却又恨不下来。可恶!】

  一场无硝烟的战争结束,魏香败北,一份藏在心里的爱,一直没有说出口,魏香选择了去美国进修,而程欣阳则答应了陈东文的邀约,和陈东文一起走上了创业之路。

  这一年,同学各奔东西,大学时代的记忆纷纷支离破碎。

  【欣阳,咚咚咚-----欣阳。】

  【是东文,进来啊。】

  那一年,有两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一个刚刚毕业凭借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的陈东文担任超级业务员,一个在策划和设计师两个名头下争分夺秒的失落者程欣阳,组合成一个“双程”队伍,迈着脚步踏上了创业之路,朝着时代的步伐前进。今日,海城的传媒业,有一家兴起的文化传媒公司,叫做青城,正在以大鹏展翅之姿,朝着更广阔的海域发展。

  【那个倾城女性小说网站的王总来电话了,加上一个广播剧网站,现在开价是250万。】

  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日子,不管是不是周末,欣阳总是默默的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在做完一切工作以后,紧紧地把头靠在椅子上,然后,转过办公椅,点着香烟,盯着一尘不染的墙面,发呆。

  【前两次见面那个王总看起来很是动心的,对200万也表示是个高价了,为什么突然长了50万,是出现了其他的收购商吗?】

  欣阳点燃了一支烟,坐直了身子,陈东文扔了西服,捏着抽了一半的烟稍,卷起了长袖衬衫。

  【是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王总说有人提出两家网站一齐收购给230万,所以,才找上了我们。】

  【那他的广播剧网站做的怎么样?】

  欣阳弹掉了烧了一大截的烟灰,习惯性的长吁一口气,双眉微皱,换了个坐姿,将左腿搭在右腿上,倾斜着坐在了椅子上。

  【算不上一沓糊涂,值个十万块。】

  一下子多出了四十万,看来那个半路杀出的收购商,不是为了梦想,就是脑子不太灵活,或者受人指使,受人指使?程欣阳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那画面里只有一个韩柯颜。

  【知道他的底细吗?】

  【查了,是个山东人,在海城的海工大教习软件编程,也是去年才刚刚回国的海外留学生,和我们差不多大。】

  陈东文掐灭了烟蒂,对于这一次的网站收购,他是势在必得,他看好未来的小说网站市场,但是,他不看好广播剧,更是因为技术方面也不到位,不然,他不会如此犹豫不觉,会爽快的买下的。

  【东文,做任何的网站都缺不了技术支持,他,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

  经欣阳这么一提醒,陈东文决定这是个不错的突破口,虽然欣阳一向不沾业务方面的事情,但作为一名优秀的创意总监,某些时刻,不可不算是一名“智多星”啊!三年来,要不是由于老同学的卖命工作,怎么会有今天的青城传媒!这个朋友,他除了佩服,更多的则是英雄惜英雄的自豪感。

  【欣阳,三年了,作为老同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谢谢你。】

  陈东文穿着衬衫,握出一个拳头,在欣阳的面前举起,欣阳会意,同样伸出拳头,和陈东文在空中对碰了一下,尔后,相视一笑,陈东文抓起了沙发上的黑色西服,和欣阳交代了几句,离开了。

  墙上的时钟准时指在了五点半的方向,欣阳关了电脑,满腹心思的离开。

  九月底的天气,天黑的很快。欣阳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每日下班之后,时常会刻意经过的种满了水沙松的幽荫小道。

  沿路而行,有许多还穿着军训服装的学生不时的打量着一身风衣的欣阳,有的还会驻足停留,望着她那头毛茸茸的卷发,各自的微笑聊天,欣阳无奈,推着自行车往另一边学生不是很多的小道走去。

  【我们又见面了哦。】

  程欣阳回首,见到是换了一身白裙子的韩柯颜,在初始的月光照射下,和着远处的路灯,望着地上的修长身影,她有些恍惚。

  【你是程欣阳吗?我叫文海洛。】

  对面的人,猛地抬头,与韩柯颜目光接触的那一刻,眼神透着惊讶,接着,像殒落的流星雨,渐渐地失去了光芒。

  【我不认识什么文海洛。】

  这是蹩脚的说辞,配着刚才的躲闪眼神,盯着那扶着自行车整体动作的程欣阳,这让23岁的韩柯颜头一次认为欣阳有了可爱之处。

  她一点都不觉地她像个28岁的big tomboy,反而认为她只是个那个单纯的来自《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里昂大叔,她需要人关爱她。

  【我开个玩笑,我想对一个欣赏你的女人来说你应该不会介意吧!你可以叫我颜颜,从现在起你可不要是说不认识我哦!否则,美女也会有变成怪兽的一天。】

  【对不起!这里不是私家侦探应该来的地方,柯南大探长。】

  【你这个人可真幽默,无论从里到外,我都满意,所以我决定---追定你了!】

  突然的气息靠近,让欣阳侧首躲避,面对韩柯颜步步逼近的身子,她想要推开,可看清了那一袭白裙和海洛当年的是一模一样的时候,她选择了放弃。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沙,希望这句古话能应在你的身上,虽然你不是女的,顺便提醒你一句,我对你的一切已经了如指掌,包括我的表嫂,文海洛。】

  轻盈的身影,浓郁的香水,亮红的薄唇,微笑里的性感身姿,清脆的高跟鞋声响,仿佛穿梭在王家卫《2046》的长廊里,致命的诱惑,侵袭欣阳的每根神经。

  欣阳的脑海发生了奇异的怪思维,在韩柯颜靠近的时刻,她想起了远在美国的魏香,她看着韩柯颜离去的身影,开始慌了,也开始了想念。

  秋的伤,莫非叶落,秋的喜,莫属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割舍。

  海边的黄叶一片一片的飘零,海浪一次一次的送帆远航。漂流瓶里的愿望,是否实现?海洛,你的生活要天天开开心心。

  欣阳夹着香烟,弯膝着左腿盘坐在沙滩上,伸长的右腿犹如一个透明的漂流瓶,那封严的瓶口里有着卷好的七彩条,若隐若现,迭荡起伏。

  欣阳一双饱含深情的眼睛,久久地盯着海阔天空处,海洛,要天天开开心心地生活着。如果真的有疲惫的一天,请沿着我们时常漫步着的小道回家,我会在那里等你。但是,欣阳的又一期望是,希望我们永不相见,亦或我在下面,你在上面的阴阳里。

  指尖的烟雾缭绕,默默地燃烧心头的寂寞,香烟下的忧郁明眸,有着颤抖的泪水,红红的眼圈,抹不去的是执着的爱恋。傻傻地身影,就这样任由着泪水的肆意妄为,独自承欢。

  欣阳,我最喜欢在生日的时候或者最不开心的时候,去放逐漂流瓶,那上面什么也不写,只卷着一圈白纸,寄托着漂流瓶载满幸福的流浪,亦或,装满痛苦在半途沉入海底。

  【欣阳,你对我的好,就快要让我像个外表光鲜的红苹果,实至从里面已经开始腐烂了,欣阳,你以后能不能不在这样的宠溺我?海洛真的害怕难以抉择,要不要离开欣阳的温柔体贴?海洛害怕有一天,突然就真的面对面的和欣阳分手道别。所以,欣阳,请不要对我太好。】

  从大一确定情侣关系,到分手的前夕,海洛只说过这话一次,是在她们去海洛家里的时候。

  【欣阳,自从认识欣阳,再而爱上欣阳,我才知道我迷失在了现实与虚幻的边缘,沦陷在海浪形成的漩涡里。】

  内心无法越过道德的底线,欣阳是梦,而生活是生活,所以,我抛开了梦,选择登上现实里的正常生活轨道,为的只是不想脱轨,让火车上的人都能平安------

  【海洛,爱深沉,言不能;是悲哀,看的清,记得切;何不如彼此相望于大海。】

  沙滩上的脚印,一前一后,迈向的是海浪打湿的浅滩,将手中的烟蒂扔掉,投放漂流瓶置于海。

  渐渐地,漂流瓶星点大的远航身影,漂白不见。

  海蓝深处,传出洪亮的呼唤声,祝福我的女孩永远快乐!海鸥成群掠过高空,拍打着翅膀远远地飞去。

  到不了的地方,就是遥远,拥有不了的东西,就是梦。

  红尘世界,总有一批像远航风筝一样的人和事,从手中飞起,朝着天际翱翔,等风儿停下,回归地面时,已是伤痕累累,等到再次风起,又会远航-----甚至永远搁浅。

  海洛和欣阳的隐秘爱情,始于蔚蓝海岸,终于蔚蓝海岸,只不过海洛永远搁浅,欣阳将继续远航。

 

伤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伤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伤城

普罗旺斯是薰衣草的圣地。Waiting for love,是薰衣草的花语,等待爱情。 不要问我为什么?薰衣草的花语有好多,我偏偏只选了这一条写上。 也不要说命运爱捉弄人,其实,只是我们自己爱捉弄自己。 究竟是呆在那座城市弄伤了她的心?是普罗旺斯,还是海城,多年以后,她或许能明白,其实两者都不是,而是内心深处的那座百合城! 如果真的相信爱情,请勇敢走下去,不要回头,不要停留,更不要轻言放弃。 责编指导:七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