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嫁给爱情 > 正文

嫁给爱情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4章婆婆说保大!

发布时间:2019/7/11 7:07:53热度:

《嫁给爱情》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手术室空下来了,我被推了进去,手术的过程护士一直跟我说着话,她问我喜欢男孩多点还是女孩。...

嫁给爱情

我大出血,躺在病床上,医生一边帮我处理一边等手术室空下来把我推进去做手术。

他说我的肚子里有两个小孩,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是龙凤胎,但是女的靠近肿瘤又因为先一步发育,身体机能已经发育成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要切除肿瘤再把小孩从子宫里弄出来,存活机率很大,但男孩因为胚胎着床的时候位置偏了,导致发育不全,从子宫里取出来已经是九死一生,再加上肿瘤的影响,孩子的静脉脐带紧贴我的子宫壁与我的子宫长为一体,如果将肿瘤切开很有可能破坏周围的血管导致子宫大出血,孩子会在几分钟内缺血死亡。

医生说以现在的医疗情况,他只能保住其中一个孩子,另一个孩子放弃。

我央求着医生,无论如何都要把我两个孩子保住,即便用我的命作为代价。

我婆婆让我不要乱说,孩子跟我都能保得住,让我放轻松点。

手术室空下来了,我被推了进去,手术的过程护士一直跟我说着话,她问我喜欢男孩多点还是女孩。

对我来说男孩跟女孩都一样,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只是对于我婆婆来说女孩长大后是要嫁人的,而男孩是要传续灯火的,她希望我生男孩多点,但我想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婆婆的孙子,生下来的待遇应该没多大差别。

手术进行到一半,机器发出急促的滴滴声响,我身上出现剧痛,伤口暴露的地方湿答答,我很害怕,我问护士怎么了。

护士跟我说没事,让我放轻松点。

可我放松不下来。

我看到医生一脸紧张,身前的助手拿着巾布帮他擦汗,挂在旁边的血袋吊完一袋接着一袋,我越来越晕,眼前被黑白雪花封住了视线,在我昏迷前我听到医生跟其中一个护士说手术出现了问题,情况很紧急。

孩子跟我只能保一个!

我尽力去扯医生的衣服,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帮我把孩子保下,我头越来越晕直至彻底昏死过去,生死不明……

医生对我老公和婆婆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和孩子只能保大或者保小,要孩子就舍了我,要我就必须舍弃孩子,我没想到我婆婆居然保我。

她说要保大!

我刚听到时我很感动,在我的意识里我婆婆是很传统的女人,而且结婚到怀孕再到我被迫生孩子,我婆婆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孩子,甚至于我以为她让我老公把我娶回家也只是当生孩工具供着,她对我这儿媳并无多大的感情,可感动归感动,现实点的还是要,我活了,那我的孩子怎么办?

死了吗?!

我很激动,我一想到宝宝可能死了,我的心都要碎了,我抓住医生的衣服,我问他孩子怎么了,孩子在哪?

医生说我很棒,孩子也很棒,我们都熬下来了,只是有一个孩子实在救不了,他已经去了,我很伤心,还是没法全部保住。

他让护士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看看。

孩子很瘦小,很轻,脸色有点黄,皮肤皱巴巴的很是可怜,是个女儿。

医生说孩子还没足月加上生产时遇到一些问题,孩子还需经过一段时间养护才能出院,我亲亲她的额头,这是我生的孩子,是我拼了命生下来的孩子,虽然只剩一个,但总比两个都没了好,我要将双倍的爱灌注到她身上,我要看着她长大成人。

我磨来磨她的额头,不舍的把孩子交给护士,他们将我和孩子送出了手术室。

婆婆一见我从里头出来就拉扯老公往我这边赶来,她跟着病床走紧紧握住我的手,问我怎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她说已经帮我请好护工请好月嫂,我做完手术后有什么需要或者哪里不舒服直接跟她们说就行了。

老公也上来慰问我几句,他说我很好,他很高兴娶到我这么能干的老婆。

然后我婆婆开始跟护士要孩子,她要看看刚出生的宝贝孙子。

女儿被护士抱去了加护婴儿房暂时还不能见。

我婆婆就坐在我床边跟我寒暄了几句,让我在医院好好休养,她跟老公还有工作上的事情就先离开,让我歇着,他们明天再过来。

时间过得很快,女儿能从婴儿房出来见人了。

他们用手指逗弄着她,跟她说牙语,我笑了,我觉得我很幸福,我嫁到一户好人家。

伴随而来的,是晴天霹雳,是等待我的地狱生活。

我婆婆的嘴脸由她见到宝贝下面开始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至今还记得我婆婆那句“好孙子”然后掀开小被子露出宝贝的下体时脸上的表情,她没有再说话,她直接将孩子从我老公手上抽走,然后塞回我身边,孩子哭了,婆婆转为揪住医生,她咆哮。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乖孙子呢?你把我的乖孙子藏哪了?!”

我一听,顿觉不妙。

医生说是孙女不是孙子,她的孙女就是我怀中这个婴儿,他没有藏也没有换,只是检查过程中有一块肿瘤恰好长在孩子那个地方,他误以为是男孩但其实是女孩。

我婆婆的脸变得煞白,脚步虚浮往后退,就要晕倒在地上,我老公扶着她,我在一边看着的着急。

一来为孩子,二来为我婆婆。

我怀的是双胞胎,不是龙凤胎。

我婆婆怨毒的看着我,那眼神用千刀万剐来形容也不为过。

我怯生生的喊了声“妈。”

她看我的眼神,让我浑身冰凉,她说她没福气担不起我这声妈。

我老公也瞧见我婆婆的脸色,他从小到大浸润在我婆婆的脸色之下,他很清楚婆婆脸上的乌云盖顶和寒若冰霜意味着什么。

我怀中哭的凄凉的婴儿也有他一半血缘,即便不是男孩又怎样?他是孩子的父亲,即便我婆婆再不喜欢都好,他也得看在孩子的份上在我婆婆面前说两句好话。

我婆婆有些事是出了名的凶,我老公说了两句就被我婆婆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她指着我,跟我说家里没那么多钱,为了我这条命为了我手中这赔钱货她已经用了一大笔钱,她手头上没有宽裕的资金,耗不起我在医院消费的费用。

她跟我老公说要立即给我办理出院手续,让我收拾东西回家。

可我动完手术身体还没恢复,而且宝宝先天不足身体孱弱,她还要保护一段时间,我乞求我婆婆,让她不要这样对孩子,她心里有什么怨冲我来,不管是什么我都受着,只要不折磨我的宝贝。

她说这事没商量。

站在一边的医生护士也看不过去,他们说我的身体还很虚弱,还需进行后续治疗还不能出院。

我婆婆因为孩子的关系,不但恨我还恨上帮我接生的医生护士。

她说这是家事,医生护士属于外人他们没资格管!

我就这样回了家。

嫁给爱情

嫁给精神爱情,拒绝物质婚姻。快乐的幸福才叫幸福,物质的婚姻不叫幸福。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