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鬼蜮 > 正文

鬼蜮完整版免费阅读第2章案子

发布时间:2019/7/27 3:06:26热度:

《鬼蜮》是一本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目击者能问的都问了,同样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我想了想,让同事去我小姨家所在的小区把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调回来,首先我要确定...

鬼蜮

我心里一紧,又出大案子了!

这时候我也顾不得去找依依了,匆匆给她发了条短信告诉她我有事出去一趟,让她早点休息,然后就直接赶往了水华路。

刚到水华路我远远的就看到了闪烁的警灯,案发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在封锁现场,几个同事正在婉转的拒绝几个想要进去拍照的记者。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这件案子肯定不一般,不然不至于连记者都不让进。

案发现场是在水华路人民广场,不折不扣的闹市区,即便是在深夜也还有不少行人。

这次封锁现场的范围特别广泛,把整个广场都用警戒线拉了起来,除了警方跟法医不许任何人靠近,从外面远远的看根本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快步跑到广场中心,一看到尸体就僵住了。饶是向来冷静的我此刻也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双手微微发颤。

死者是女性,看不出年龄,因为头颅不见了!

从穿着打扮看应该还很年轻,双手在胸前合十跪在广场中央的雕像下面,整个身子深深的躬着,像是寺庙里最虔诚的信徒在礼佛一样。

脖颈被利器齐齐切断,却除了切口处有少血鲜血以外没有任何血液流出。

死者的情况更十年前那桩案子的死者一模一样!同样是年轻女性,同样的死法,同样是在公众场合,同样是月圆之夜!

看着这具尸体我忽然就想起了我爸,他的样子,他说过的话,他小时候教我敬礼,以及他的遗照,所有的一切都不由自主的在我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直到队长叫我我才回过神来,却一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压在心头

“很诡异,没有目击者看到凶案发生的经过,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这具尸体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我从队长口中大概了解了案情,凌晨两点左右接到报案,说这里出现了一具无头女尸,但是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死者的身份也还在确认之中,在她身上提取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周围的脚印又太密集凌乱,有数十个人的脚印,根本没办法辨别。

我看了看四周,向队长问道:“监控呢?”

“已经去跟广场管理处调取了,马上就能知道结果。”

我点点头,暗自握紧了拳头,我有预感,这起案件和十年前的那桩案子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凶手极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人!十年前我爸没能抓住他,这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队长发现了我的些许异样,问我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凶灵赎罪杀人案!”

“什么案?”

队长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这才回过神来,慌忙闭嘴不言,走上前去仔细查看尸体。

死者是女性,从她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很年轻,她身上的衣服依依就有一件同款的,说明她应该差不多和依依是一个年龄阶段。

我快速分析着,忽然心里咯噔一下,抬起她的右手仔细一看,脑子里嗡的一声就炸开了,顿时只觉得大脑一边空白,耳边嗡嗡作响,周围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死者的右手手腕上戴着一只玉镯子,上面绘刻着精致的鸳鸯图案,还有一个小小的“牧”字,中指上戴着一枚银戒指。

这两样东西我认得,不正是去年依依生日的时候我送她的生日礼物吗!

这两样东西都是特别定制的,几乎没有同款,再看着她身上那件依依“同款”的T恤,这个死者难道是……依依!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千斤巨石似的,胸口沉得喘不过气来,手脚也又软又麻,摇摇晃晃的感觉快站不住了。

我蹲下身子,脑袋里嗡嗡响个不停,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希望这样能好受一点,却根本无济于事。

我在地上蹲了半天都没恢复过来,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眼前阵阵发黑,甚至还有些胸闷想吐的感觉。

这时候天快亮了,勘查取证工作也差不多结束了,法医收敛了依依的尸体就要带走。

“依依!”

我大叫一声就扑了过去,想要抱住她,却被队长死死的拉住了。队长知道依依是我女朋友,也立即明白了过来,死死的抱着我不让我过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挣扎了多长时间,最终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在队长的车上,天还没完全亮,证明我晕倒的时间不长。

“醒了?”

队长看了我一眼,继续开着车,没有多说什么。我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就知道他是准备送我到医院,就说自己没什么大碍,让他带我一起回警局。

队长拗不过我,只好调头往警局开。我在车上给依依打了个电话,依旧没人接,又给小姨打了个电话,她说依依还没回去。我沉默着放下手机,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熄灭了。

队长叹了口气,给我递了支烟:“放你几天假,回去好好休养一下。”

我忽然觉得依依出现在了我面前,满脸绝望的看着我,似乎想向我求救,却张着嘴怎么也喊不出声音。

“不!队长,我要负责这件案子,由我来调查!”

我紧紧的握起了拳头,为了依依,为了我爸,更为了维护法律和正义!我一定要亲手抓住这个凶手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队长犹豫了一下,最终点点头,伸过一只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再继续说话。

回到警局我了解了一下案情进展,法医的报告还没出来,广场的监控录像也还没调回来。

目击者能问的都问了,同样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我想了想,让同事去我小姨家所在的小区把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调回来,首先我要确定依依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然后我又调取了依依手机的通话记录,发现她昨天除了和我通过话以外就只有凌晨两点十四分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通话时长是四十六秒!

我回忆了一下,那个时间段我应该正在客厅看着我妈,可是依依是怎么离开家的?我妈就在门口,我们为什么没看到?

我调取了那个陌生号码的信息,是个本地号码,登记的身份信息叫刘军,住在新联巷春光小区。

我当即就准备去春光小区把刘军带回来调查,就在这时队长从办公室出来把我叫住了,说有东西要给我看。

关上办公室的门后队长才沉声跟我说刚刚局里的公开邮箱里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有一张照片。

队长边说着边用电脑打开了一张照片,我一看就愣住了。

这是一张黑白照的扫描件,看上去照片有些年头了。照片下方有一排小字,是我们一看就懂的编号,这是警方档案里的照片附件的编号,从这个编号来看这应该是某个卷宗档案里的凶案现场附照中的一张。

照片里的内容也不多,只有一个密封的玻璃罐子,罐子里装着一颗浸泡在液体里的头颅。

鬼蜮

世间本无鬼,最诡的不过是人心……我是一名人民警察,这些事,我本打算带入坟墓里去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