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重生之庶女复仇手札 > 正文

重生之庶女复仇手札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2章002重生归来

发布时间:2019/7/14 19:33:20热度:

《重生之庶女复仇手札》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容云溪怎么也不会忘记在宰相府里的一切,这是自己前世的家,那个表面上待自己好、纵容自己的大夫人不过是想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受人...

重生之庶女复仇手札

烈日当空照

容云溪翻了一下身子突然感到一股特别的疼痛,原来是压到了左胳膊,正要睁开眼却发现阳光格外刺眼,这是哪里?自己不是已经被上官青扬那个混蛋刺死了么,怎么还会有知觉?她拖着疲惫的身躯看了看周围,怎能如此熟悉?这分明就是自己的房间啊!

“二小姐怎样了?”听声音不是原来一直跟在母亲身边的陈妈妈又是谁呢?怎么会有她的声音呢?

“陈妈妈,小姐一直昏迷着,大夫人也不让看大夫就这样耗着,呜呜……”容云溪身上的肉一阵阵揪痛,莲儿!是那个叛徒莲儿的声音!她怎能忘记军营之中就是那个所谓的最信任的莲儿一把一把抓着自己的头发,那刺骨的疼痛、那头发断裂之时所发出的的一阵阵撕啦啦的声音这辈子都难以忘怀!

当初因为自己太过任性对丫头又打又罚,结果走的走,死的死只剩下了一个莲儿,现在想想是多么愚蠢的决定!

“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在这?这不是还在容家吗?”她不停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不会的,怎么可能?”说着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是平的,“孩子呢?”正想下床的时候一个踩空,

“啊——”

随后一干人等开门进来看,“二小姐!你醒了?”说话的是莲儿,正要上前去扶,却被容云溪那可怕的眼神吓到了,只有陈妈妈扶起了她,“小姐,您可算醒了,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后老奴怎么跟二姨娘交代啊!”说着眼泪就要下来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陈妈妈当年就是因为反对和亲护着自己被大夫人下令活生生打死的,现在她明明就站在眼前,莫非是?

她不敢再想,既然上天给了她这次机会,就应该好好把握才是!“陈妈妈,我很好,没那么容易死!“说着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看向了莲儿,吓得她魂不附体。

容云溪怎么也不会忘记在宰相府里的一切,这是自己前世的家,那个表面上待自己好、纵容自己的大夫人不过是想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受人唾弃的不懂事的丫头,却把自己的女儿精心培养一步步走道皇帝身边,果真用心良苦啊!她不断回忆这母亲临走前说的话,“云溪,你要记住,不要和大夫人他们起冲突,娘命苦不能留给你什么,只希望你不要太任性!“

“可是娘,你为什么要走,住在这里陪着孩儿不好吗?呜……“

“傻孩子,这是命!娘出身不好,要是不走,在这里会更连累你的!也好!现在娘已经不是宰相府的人了,已经是被你爹休掉的人!你的母亲就是大夫人了,你要好好听她的话,明白吗?“

想着想着,容云溪的眼泪就下来了,娘,你在哪里?你可知道前世这个恶毒的大夫人是怎么对我的?你这样隐忍又是为何?与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如我为刀俎!这样才有生的希望!

“二小姐,你还好吗?”说话的是莲儿,自从看到二小姐异常的表现之后,她就越发不安,难道说这是魔怔?突然间竟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了。

看到是莲儿进来,容云溪擦擦眼泪冷冷地道,“父亲呢?”

“老爷今晚在三姨娘那里!”

“我的意思是现在在哪,没问你晚上他去哪里,你一个下人,那么关心老爷的去处作甚?”

莲儿一惊,她从未发现小姐还有这样的脾气,顿时六神无主跪下认错,“小姐,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胡乱说话了!“

“哼!“容云溪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要出门,”小姐,您要去哪里?“莲儿收到过大夫人的指示,不让她随意乱动,刚追上来就被容云溪一巴掌闪得晕头转向,”我去哪里还需要跟你报备吗?是不是我连吃喝拉撒都要经过你同意?“想着前一世被这个贱婢亲手拔去秀发,她心里就像是一团团的烈火在燃烧,可是她知道,这背后有个大夫人,还不能做的太明显,于是强压住心头的不快,径直走到了书房,她知道,此时父亲一定在里面。

“父亲!是我,云溪……“容云溪强装镇定,这个当朝宰相虽说是个好色之徒,却也不是毫不可取,至少在这个家他也算一个强大的靠山。

容威不紧不慢地说道,“进来!“

容云溪一进去便跪在父亲跟前,“父亲!“

这几年来容威总觉得这个女儿太过任性是越来越不喜爱她了,但是她长得实在是像极了叶秋,以至于每次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儿还都有几分恻隐之心。

“什么事?“他冷冷地道,叶秋是他休出去的,虽然这样也未尝不是保护她,可是这个女儿天天哭天喊地的,丝毫不予理会自己的苦心,”一个姑娘家,不好好在自己房里呆着,跑过来做什么?也不怕下人笑话?“

“最近女儿身子不好,身边除了一个莲儿也没有什么得力的丫鬟,我想去挑几个丫头过来,之前都是女儿任性……“

“哼,之前被你遣走的还少么?“在容威眼里,这个丫头就是个爱闹事又任性的,要不是看在那张酷似叶秋的脸的面子上,恐怕早就送走了。

容云溪看着父亲那张阴沉的脸,当然能想象到原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无论如何今后不能再让他看扁了,如果还想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话,就必须找一条与所有人的相处之道,否则只会悲剧重演。

“父亲,女儿不会了,自从母亲走了之后,我心情一直不好所以才会经常发脾气,可是这几日女儿想通了,我是容家的女儿,无论走到哪里代表的都是宰相府的颜面,丢自己的脸就算了,要是丢了父亲的脸可怎么办呢?”她皱着眉头淡淡地说,要是搁在以前,恐怕早就大呼小叫了,今日倒是不太寻常。

“唉……“他叹了一口气,“你明白就好!不过几个不值钱的丫头,我让方管家再去买几个就是了,省得以后出去说我宰相府的二小姐连个丫头没有……“

容云溪面色平静,这是轻轻说了句,“谢谢父亲!“

这个孩子真是奇怪,怎么十几岁的孩子却有着那一脸的苦相?容威心中甚是疑惑。

出了书房的门,容云溪就要直奔自己的东苑,却用眼角的余光撇到了在一旁偷看的莲儿,一想起前世的自己却把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叛徒当成了知心人,这是多么愚蠢!

“莲儿!“

“小姐,您叫我?“听到二小姐喊自己,她是知道行踪被暴露不得已就出来了,”从今以后你就搬去原来小倩的房间吧,我这里暂时还不需要那么多人,现在就搬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倩是容云溪住的翡翠居的下等丫头,自从被老爷看上就没有一天好日子,最后还是被大夫人溺死在井里,这是府里上下心知肚明的事,看来二小姐是要把自己打发成下等丫头了,莲儿急的哭起来,“小姐,您不能这样啊!我伺候您五年了,并没有什么过错啊!您不能这样,我不要做下等丫鬟!呜……”说着就要抓住容云溪的腿,“小姐,求求你了!”

“就这样吧,要是你不满意,我就向父亲禀明,以后都不用来我翡翠居了!”当初你扒光我的头发的时候,我何尝不是这样求你?

大步走着没多大会,突然听到一阵阵调笑,不用问都知道那是大夫人的千金——容云香,一听到她的声音,容云溪止住了脚步,仿佛空气都已经凝固只剩下砰砰砰的心跳,前世怎么没能看出来那人前对自己百般要好却在背后捅刀子的蛇蝎女子呢?容云香,我们终于要见面了!看这一世到底鹿死谁手!想着就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然后大踏步地走了过去。

“见过大姐!”她有礼有节地福了福身子,看着她身边的那几个婢女,足有六个之多,想想自己只有一个还是吃里扒外的,心里突然冷了一截。

看到妹妹来了,容云香大喜:“哦,是妹妹啊,听说上次妹妹从树上摔下来了昏迷了好几天,姐姐也很难过,正想去探望你,没想到这就遇见了,哈哈!”

难过?要是真的难过还笑的出来?可是容云香就是容云香,无论多厌烦你总会笑脸相迎,那绝美的容颜只要站在那里就能吸引所有的目光,谁还会在乎她的对错呢?“多谢姐姐挂念了,妹妹这不好好端端的么!”

要是搁在前世,她肯定不会如此淡定,至少还会表现出些许对她的羡慕,比如首饰、好看的衣服,还有胭脂水粉,但是现在,这些统统不重要了。

容云香敏锐的观察到了今天这个妹妹的不寻常,于是一把拉过她的手阴阳怪气地说:“妹妹,当今太子爷的诞辰就要到了,我们容家是第一个要赴宴的,你说这是不是好事?”

“那姐姐必定要好好准备一番了,恭喜姐姐!“容云香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话题,似乎没有激动的意思,前世的她任性妄为,仗着父亲对亲娘的宠爱动不动就耍脾气,为此没少被大夫人和这个姐姐算计,以至于连父亲都对自己失望之至,这才有了和亲到百琴国的那段耻辱。

看着容云溪没有丝毫激动,容云香倒是觉得无趣,”只怕妹妹也该准备准备几身像样的衣服才是了……“

“姐姐是说,妹妹也有机会去了?”容云溪佯装惊讶,当初父亲同意参加恐怕也是背地里大夫人吹的枕边风,不仅让人知道她看重这个庶女,二来也宣示着嫡庶有别,怎么做都是好人。本来,在他们眼里如此不懂事的丫头哪有什么机会参加皇室宴会?

“是呀!来,这是母亲命人给我做的两副耳环,我们姐妹刚好一人一对,来,姐姐给你戴上!”说着就命人拿来一个锦盒。

容云溪看着容云香身边如玉羡慕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笑,“姐姐,妹妹是庶出的,怎么敢配得上这么好的耳环呢,还是姐姐自己留着吧,如果姐姐非要送人的话,不如……”说着就和如玉对上了眼。

“不如什么?”

这个如玉虽然是个丫鬟,但是心气很高,容云溪能从她那眼神里感觉到一股彻底的鄙夷,于是淡淡一笑道,“不如送给你身边的如玉吧,她好歹是大丫鬟,看着俏丽的脸蛋要是这次宴会能戴上这对耳环说不定还能觅得如意郎君呢!”容云溪故意把如意郎君说的略重了些,听得其他的丫鬟都跟着窃笑起来,只有如玉羞愧的脸上绯红暗自咒骂容云溪。

重生之庶女复仇手札

前世枉付的情意,今生我要你百倍偿还!嫡母践踏,我让你血溅铁蹄之下;亲姐陷害,与虫蚁为伍!相府女儿重生归来,不稀罕前世仇敌的钦慕、更不怕恶人的诋毁陷害!若有来生庶女当自强!誓不为人棋子!当她繁华落尽,当他霸业终成,看这江山如此多娇,只有白首同心,缔造盛世传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