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穿越之尘缘劫 > 正文

穿越之尘缘劫全文目录阅读第17章回家

发布时间:2020/3/27 14:00:46热度:

《穿越之尘缘劫》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是,爷。奴才早知道王爷伤好了一定要骑马的,所以早遣了下人送来了。”...

穿越之尘缘劫

这一日,玄拓已去了殿堂上,她独自一人坐在院内的石凳上,翘首望着院外的漫山风景,有风乍起,青草绿树皆轻舞,心内只企盼这如斯的美景可以缓和她紧崩的心弦。

忽尔,远远的瞧见一抹碧绿的影子向院子走来,快至近前,才看清楚,却是从前的贴身丫鬟流苏和一个小童。

月余未见,这流苏倒生得越发俏丽了,一身桃红裙装,梳一个反绾髻,髻边一朵山间的野花,一定是路上淘气采来插上去的,虽是她从未见过的淡粉的花,却也十分的雅致,想来他们是一路走上山来的。

转眼已至近前,流苏道:“小姐,老爷遣了流苏来给小姐捎个口信,过两天就是太太的忌日了,老爷问,小姐要不要回京都?”

婉菁悚然一惊,晓是她梦里多次梦到母亲,却倒真忘了这一事,“待我与王爷商量后再告诉你,走了这么远的路,也累了,先去休息下吧。”

小玉忙拦阻道:“姐姐不要,好久不见了呢,小玉有好多体已话要跟姐姐说呢。”

玄拓回到院内的时候,正是婉菁与流苏、小玉谈笑风生的时候,许是好久没有看到婉菁的笑容了,他人也轻松了许多。却不知这面生的丫鬟是何许人也,且从何而来?

“奴婢流苏见过王爷,奴婢曾是小姐在相府中的贴身丫鬟。”流苏乖巧适时的晾出自己的身份。

曾经一个晓艳已经让人心生警觉了吧。

“起吧。”玄拓淡然,岂能为一个丫鬟失了他的身份。

“澈,婉菁正有一事要与你商量,三天后是臣妾母亲的忌日,臣妾想回娘家府中拜忌母亲的亡灵,不知王爷意下可否。”

婉菁很想回家,一是真的要为母亲做忌日,另外也可以知晓天子脚下的所有事情,以免除自己多日来的心病。

这深山古刹的消息实在是太过闭塞了,

“好啊,算算日子,守陵已过月余了,这几日本王也正想下山,山下有报,有许多要事赶着要处理。明天且收拾一下,后天一早与方丈别过,我们便一同下山吧!回到家中隔天刚好赶得上日子,这样可好?”

“那就这样说定了。”婉菁盈盈福了一福。

一颗心落了地,终于可以回家了。大婚虽才月余,她却已经想家想得紧了,想爹爹,也想哥哥和妹妹,甚至连他们两个吵架的场面都有些期待了呢。

玄拓的伤早已痊愈,早不屑再坐轿了。只是黑旋风早已随了其主人坠崖如风而逝,如今这伯乐竟难遇千里马了。

“清福,着清骁下山为本王寻一汗血宝马,一定要纯白的颜色。”白马配六王,真真是白马王子了。文澈偷偷暗笑,亏他想得出这样的绝配,或许婉菁就是他的灰姑娘吧,只是他从没有见过她的水晶鞋。

“爷,一月前齐文侯不是送了这样一匹纯白的马吗?爷怎么忘了?”清福奇怪的问道。

“有吗?我还真记不得了,本王自从醒来后,忘记了很多事情,所以清福要时刻提醒着哟。”的确,不过是些小事罢了,大事他可全部掌在手中呢。

“是,爷。奴才早知道王爷伤好了一定要骑马的,所以早遣了下人送来了。”

“真是猴一样精的主。”文澈暗自佩服清福的忠心与心细如发。有这样的忠仆在身侧,也是一大幸事吧。

隔天,依旧是白衣素服,一行人等浩浩荡荡的折返回京城。玄拓自是骑着那匹汗血的宝马,马早已起了名字叫“策御”,却谁也不曾想到这“策御”日后竟立了多少汗马功劳,救了多少次他的主人。

婉菁独坐在轿中,无聊之至,从小到大绝少出门的她不禁对这轿外的景色好奇倍至,轻掀轿帘,轿外的家丁和丫鬟徒步而行,只清福随玄拓各骑一骑。

只见玄拓胯下的那匹白马,脖子上挂着一朵红缨球,缨球下坠着一个铃铛,随风清脆作响,这样的一匹马,只为了迎合这长长的队伍,兀自慢悠悠的走着,当真是浪费了也。马上之人更是悠闲自得,意气风发,只观这眼前大好河山,青翠满目,白衣随着马的前行而衣摆飘飘,婉若神仙驾驭。

婉菁竟看得痴了,仿佛那是玄卓,那风姿与背影与玄卓竟不差分毫,到底是兄弟,如果没有遇到卓,或许她会把真心交给他也不止,只是,他仿佛对她也不屑呢。

二十几里路,如此行了一天便到了京城。

一进入肃亲王府,婉菁竟有些想念怡心院那柔软的床榻了。

“澈,婉菁累了,晚上就不随大家一起用膳了,王爷请自便吧。”袅袅下得轿来,婉菁轻轻而语。

穿越之尘缘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尘缘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穿越之尘缘劫

车祸坠崖,他摇身一变成为坠马的肃亲王,而且竟然还刚娶了一位冲喜的王妃。在这位王妃面前,他总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心。什么权势阴谋、江山美人,他全都不屑去争,只想与她一起共续尘缘。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