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红唇
红唇

红唇

  • 热度:
  • 时间:2019/7/27 1:32:47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从小姐到黑道大姐的历程。谁说女人就不能在这条路上有所作为?

精彩章节预览

  我叫媚,和男友耀刚毕业不久,他在一家贸易公司做业务,业绩惨淡。我在一家商场里做高档男装导购,其实只有我知道自己所谓的加班,以及半夜才回家是做了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的同事们都漂亮而且拜金。她们可以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一切,这让我觉得鄙视和恶心,当然,现在我是没有资格去看不起她们的,因为现在的我比她们更加无耻。当那个半死的老东西把一堆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衣服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更何况,还有厚厚的一打钞票。

  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钱可以来的这么容易。所以,我忐忑不安的上了他的车,被他带到酒店。我告诫自己,最多只陪他吃饭,然后暧昧一下,最后拿着钱远远的离开,这样,我和耀的生活就能有所改善,不必再为了一日三餐而忧虑。但是事情却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尤其是老东西把手放在我胸部的时候,我一阵眩晕恶心。我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他手上,对他喊:“你给我放尊重点!”他轻蔑的一笑,转身头包里又拿出一叠钞票,往我胸口里一塞,用命令的口气说:“脱掉!”我的防线已经崩溃,我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我呼吸急促的抓起钱塞进包里,站在那里看着这个让我作呕的男人。

  他满脸淫笑的靠近我。我努力向后退,但下意识里我却在提醒自己,你已经卖给了这个半死的人,你不能做任何的反抗。

  我任由他的脏手在我的身体游弋,就像是被一只癞蛤蟆爬遍了全身。我被剥的精光站在他面前。他眯着眼睛打量着我。我呼吸有些困难,闭上眼睛深深吸气,他突然一把扑了上来,我下意识的要去躲开,但已经被他抓住,他头埋到我身上乱啃,我突然一阵恶心吐了出来,正好落在他的头上。

  他一下子停住,瞪着我,突然一个耳光打过来,骂道:“婊子,你觉得我恶心吗?”我站在那里看着眼前这个气急败坏的男人不说话。

  他突然抓住我的头发按到面前喊:“你现在给我舔干净!”说完头一下子撞在我的脸上。我的鼻子被撞出了血,顺着他的秃头流下去。

  他好像兴致更高了,很用力的拍打我的身体,我很疼,不由自主的就发出了声音,他把我按在床上,我的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原来是他狠狠的咬在了我的胸上吗,我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可是这完全无济于事,也根本不会有人来帮助我,就算我喊,也无非是让老东西快感更足而已。他搬起我的双腿,不停的撞击。我没有办法,只能叫出声,我知道,这样他才能早一点结束。

  就这样过了一会,终于他浑身抽搐,然后突然骑在我的脸上,喷了我一脸,然后不停的拿他的脏东西往我的嘴上抹。随后倒在我旁边,得意的笑道:这样才对嘛,你们出来卖的,这样才能拿到更多钱,门口我的包里的现金,你都拿去吧,下次缺钱了,记得再来找我,我是你孙叔叔,哈哈哈哈哈。

  我慌忙的穿起衣服,跑到门口看到他的手包,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又是厚厚的一叠钱,我手忙脚乱的抓起来往衣服里面一塞,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在路上我不断的整理自己的衣服,调整情绪,以免被耀发现。终于我满身疲惫的回到家,耀一如既往的在等我。见我回来,他满脸笑容的迎上来抱住我说:“辛苦了亲爱的,一会给你捏捏。”我趴在他的肩头,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不知道耀万一知道了我所做的事情会怎么样,一直以来,趴在他的怀里我都会很有安全感,这次却变成了恐慌和愧疚。

  他感觉到我的异常,扶着我的肩膀,依旧温柔的说:“宝贝,怎么了?”我看到他脸上的关切,更加的无地自容,连忙擦擦眼睛说:“没事,今天上班挨批评了。”他看着我说:“批评?瞎了他的眼,这么好的员工都舍得批评?我都不舍得!”说完又抱住我,轻轻的说:“没事了宝贝,我在呢。”我强忍住泪水从他怀里出来坐到床上说:“不早了,咱们早点休息吧。”他站的笔直给我敬了一个礼说:“遵命!”我忐忑不安的看着他出房间去打水,心里乱糟糟的。

  我的同事只有几个,但每一个都满身名牌,外人看来,他们是傍大款,只有我知道,情况比外人想象的要糟糕的多了。小梨认识各种有钱的男人,所以,在她看来,每次上班只是打发白天无聊的时间,或者说卖衣服只是一项兼职。见我看着她,她笑笑,神秘兮兮的靠近我说:“我今天给你介绍个男朋友怎么样?”我没说话。她见我没理她,靠近说:“香港来的,很有钱的。”我嗤笑一声说:“秃子吧?”她一愣,拍着我肩膀说:“你居然连这都能猜到?”我笑笑说:“有钱人有几个不是秃子的?”她摆摆手说:“那倒不一定的,也可能是富家帅气公子哥儿呢?”我没再说话,低头整理身上的工装。她又凑过来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把你的电话给他了。”我看了她一眼,算是默认了。小梨倒是美滋滋的出了更衣室。

  我轻轻的把扣子扣上,叹口气想:等我再赚一点钱,就远远的走,离开这个城市,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这样想着,也出了更衣室。

  小梨又在和别人炫耀她贵重的首饰,然后其他人也纷纷找出自己身上能换成最多的钱的物品开始斗争。我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忽然小梨一正身喊,领导来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等到查班的人过去了,他们又纷纷从衣兜里把用来炫耀的东西拿出来。(上班时间不允许带首饰)

  我转身看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多了。小梨帮我约定的时间是八点,正好是我们最后一班下班的时间。我长出一口气,不自觉的想:耀现在一定在家里百无聊赖的等我回家,他还认为我会辛苦的加班,可我做了些什么?我使劲甩甩头,安慰自己说:“我只是为了多拿一点钱,然后我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

  已经八点了,我收拾了一下匆匆到更衣室换衣服。我拿起自己一直放在更衣室里的衣服,每一件都价值不菲,但是每一件都是别人送的。

  我呆了一下,深吸口气,快速的换好衣服,手机开始震动。我拿出手机,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应该是小梨帮我介绍的那个男人吧。我顿了一下,接起电话。电话那边的港式普通话很不耐烦:“有没有搞错啊,还不出来!”我一边往外小跑出门口一边装出娇滴滴的声音说:“来了来了。”

  走到门口发现停在我面前的是一辆名车,车门前站着一个又矮又胖的秃头。见我出来,他脸上的笑容加深,帮我打开车门。我道声谢坐了进去。随后他启动车子,缓缓开出停车场。

  车一直在开,我心里乱哄哄的,不知道什么什么感觉,五味杂陈,看车开的方向应该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也算是这个城市比较繁华的地方,我正胡乱想着,车在一座大楼面前停了下来,我透过车窗能认出是一座五星级的酒店,车停在门口不远的地方就有门童过来开车门。

  我跟着老港商下了车进了酒店,拿了房卡上楼。

  一进房间,他就两眼色迷迷的盯着我说:“小姐真是好漂亮啊!”

  我故作娇羞的嗲声说:“谢谢。”我突然一阵阵恶心,觉得自己真是贱骨头的不行了。但我依旧是强装着笑容坐在床上。

  老东西一边解领带一边喘着粗气说:“我马上就来了,马上就来了。”我看着他扒光身上的衣服朝我扑过来,他身上那种老人独有的腐朽味道冲的我一阵恶心。

  我调整一下情绪说:“还没洗澡呢,你先去洗澡好不好?”我边说着边站起来,看了他一眼接着说:“我去帮你放水。”我厌恶极了这种说话做事的方式,可是我别无选择,只是因为这样他才会高兴,我才能拿到更多的钱。我还不知羞耻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又是一阵恶心。然后转身准备往洗漱间走。

  他突然在我背后一把抱住我,然后一使劲,狠狠的把我按在床上,喘着粗气说:“不用洗了,已经很干净了。”说着他开始不停的亲吻我。

  我一边不露痕迹的躲闪,一边说:“不行,去洗洗嘛,乖,好吗?”突然他的臭嘴贴在了我的嘴唇上,我狠狠的推开他,坐在那里喘着粗气。

  他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后退了几步,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见他的脸色要变,连忙装出娇滴滴的样子细声说:“你轻点,你都把我弄疼了。”

  他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淫荡的说:“小姐不喜欢激烈一点的吗?那我就温柔一点好不好?”说完,他再次朝我走过来。

  没几分钟,他已经趴在我身上不停的喘着粗气。我心里嗤笑一声。我很清楚,这种半死人也就是那么几分钟的事情。

  我任他在我身上蠕动,嘴里发出极不情愿的叫喊。我努力的刺激他,只有这样,我才能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我心里一下子慌了,这种情况还是我第一次遇到。我紧张的盯着老秃头说:“有人敲门,不会是警察吧?”他一怔,停下来喘着粗气说:“应该不会啊,这种酒店怎么会随便允许警察上来了。不用管了。”

  我知道老东西色心已起,但我还是拼命的推了他一下说,还是去看看吧,我害怕。

  他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费力的从我身上爬起来,从柜子里拿出浴袍穿上,骂骂咧咧的朝门走去。

  我听着他打开门站在门口喊:“有没有搞错啊?”话音未落,一个人闯了进来,我裹着被子一下子愣在床上。

  耀满脸悲伤和愤怒的站在我面前吗,我没有想到我和耀会在这样的场景中相遇了。我大脑一片空白,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过了一会,耀带着冷笑转头看看秃头,一指我说:“怎么样,服务的您还满意吗?”

  秃头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愤怒的对耀喊:“你他妈的出去,要不然我叫保安了!”

  耀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揪着秃头的浴袍,满眼血红的瞪着他说:“我草尼玛,你敢叫保安,老子现在就报警!”

  秃头一下子没有了刚才的气势,小声说:“你是不是想要钱,我给你好了,你要多少?”

  耀转头盯着我,缓缓的说:“你看躺在床上的这个婊子值多少?”

  老东西想了一下,转身拿出钱包,数出几张钞票递过去。

  耀接过钞票朝我走过来,狠狠的把手里的钱摔在我脸上冲我喊:“看到了吗?你也就值这些了,五百块钱,真便宜,老子也能买得起了!”说完,他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我张了张嘴想要叫住他,但嗓子里好像被塞了一块棉花一样发不出声音。就算把他叫住,我又能说什么?我该怎么去面对他?

  我完全愣在了床上,老头把门关上走过来,看着我说:“这人他妈有神经病!”

  我还是呆呆的不说,他又露出笑容往前凑着说:“小姐不用紧张,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烂仔而已。”说着,他边解开浴袍边伸出手往我身上乱摸。

  我突然一把打开他的手,然后尖叫着喊:“滚!滚!”

  秃头看着我,笑着说:“小姐是不是被吓到了?没关系的,我们继续好不好?”

  我抬起头,冷冷的盯着秃头说:“我让你滚,你没有听清楚吗?你现在滚!”

  他也怔了一下,随后看着我说:“有没有搞错啊?说好的事情怎么说变就变呢?一点信誉都不讲。”我回身抄起枕头朝他身上狠狠的砸过去,歇斯底里的喊:“你给我滚!”我的情绪完全失去了控制,见他还是站在那里,随手又抓起另一个枕头砸过去。

  他一下子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你就是出来卖的嘛,我给你钱,你就应该服务!”我见桌上还放着一个烟灰缸,一下子抓在手里,冷冷的看着他说:“你滚不滚!”

  秃头见没有什么便宜可占,开始骂骂咧咧的穿上衣服。转身指着我骂道:“贱人,你记住了!”

  我毫无预兆的把烟灰缸狠狠的朝着他的面部砸去。他闪身躲开,有些恐惧的看着我。我再次朝他大喊:“滚!!”

  老东西没再敢多说话,扔下一句“神经”,落荒而逃。

  我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掩面痛哭起来。

  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可又能怨谁呢?耀现在一定恨死我了,就算我跪在他面前忏悔,任他打骂也许他都不会在原谅我了。

  我拿出手机,我想,我应该给他忏悔,无论他会怎么对我,我都应该给他打个电话,我迅速的在手机里输入他的电话,却迟迟没有勇气按下拨号键。我把手机摔在地上,整个人虚脱了一样躺在床上。我对自己说:“媚,这都是你咎由自取,你怨不得任何人,你不要给自己找理由了,你是个爱慕虚荣又拜金的婊子。你配不上耀,你配不上他对你的深情。”

  我就这样沉沉睡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和耀在一起,可是却无法看清他的脸,也许,我永远的失去了他。

  我起床去洗手,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红肿着眼睛,我想,自己也许昨天晚上在梦里哭了一晚上吧。

  只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意义,也许最开始我所想所做的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我的理由看似冠冕堂皇,实则不堪一击,堕落总会有一个开始,只是,他不会想我想象的那样会有终点,堕落,永远都不会有结束。

  我轻轻的揉了揉眼睛,匆忙洗漱。我坐回到床上看看时间是早上8点,离我上班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耀,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我从地上捡起破碎的手机,把卡取出来,这还是学生时代和耀一起用的情侣卡,也许,我以后不会再用了。

  已经过了中午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不再那么红肿,我打车去了商场上班。小梨依然是和我排在一个班,我猜她肯定会气冲冲的质问我。果不其然,在更衣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她看着我走了过来。

  我冲她勉强的笑笑,她伸出手想指着我,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放了下去,叹口气说:“媚,你这是何必呢?人家给你钱就行了,又没有得罪你,你干嘛把人家赶走?还那么暴力?”

  我笑着说:“对不起啊小梨,我的情绪失控了。”她摇摇头说,算了,以后我不是不敢给你介绍朋友了,弄到最后我把人都得罪完了,说完她转身走出了更衣室。我随后也系好扣子准备往外走边想着:小梨这个女孩子还是不错的......我还没想完就听到还没有走很远的小梨骂了一句:“真你妈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我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我加快脚步,想要追上她,甚至都想好了自己是应该先给她一个耳光还是先揪住她的头发。然而走出没多远,我开始冷静下来,并且意识到:小梨的话,是对的。

  我已经出卖了自己,我和站在街边拉客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我都不如她们,至少她们敢于面对,而我,却只能逃避。

  浑浑噩噩的熬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到了更衣室,收拾收拾准备离开,这时候小梨又凑过来,看看左右没有人注意她,小声的说:“咱们辞职怎么样?”

  我看看她,心想,你不一定在心里怎么骂我呢。想归想,我还是笑笑说:“辞职?没有工作了吃什么?等着饿死吗?”

  她看着我说:“你傻啊,我说辞职,然后可以带你去挣大钱。”

  我看看她,没有再说话,就算我不问,我也知道小梨所说的挣大钱是去做什么。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