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望爱欲穿 > 正文

望爱欲穿全文目录阅读第1章只要你不嫌脏

发布时间:2019/7/27 3:44:45热度:

《望爱欲穿》是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你喜欢?那送你玩好了,只要你不嫌脏。”...

望爱欲穿

蒋瑶穿过昏暗悠长的走廊.

伴随各种油腻淫邪的目光来到包厢门口推门而入的时候,顾钊正喝得兴起。

暧昧不明的暗光线之下,他和这屋子里的其他的男人一样,怀里坐着一个长发及腰身段妖娆的美女。

女人媚眼如丝,穿着暴露,胸前裸露着大片的雪白,正娇笑着劝酒。

而顾钊来者不拒地举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因为抬头的动作,他的下颚角紧绷显出脸部英俊的轮廓,鼻梁挺拔,五官深邃。

有酒水顺着他的下巴缓缓流淌而下,划过他的凸起的喉结,英俊的一塌糊涂。

顾钊怀里的女人明显眼睛都已经看呆了。

蒋瑶以为自己对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但是看着顾钊,她名义上的丈夫这样旁若无人地和其他女子调笑,还是忍不住心口一阵抽痛。

音乐声,说笑声,嘈杂不堪,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目光沉痛的蒋瑶。

她深吸一口气后上前两步站定在顾钊的身前,温声喊他的名字。

“阿钊”

顾钊将目光移向蒋瑶,看了半晌后似乎才认出来她是谁。

“呦,什么风居然把蒋大小姐给吹来了。”

顾钊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满是嘲讽,但是蒋瑶看得出来他真的是醉了。

一双多情好看的桃花眼中就像是潋滟着一层水光,只是那水光之下依然是寒冰一片。

“你喝醉了,我来接你回家。”蒋瑶假装看不到他的冷漠,淡淡地说。

“呵。”顾钊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他低下头看向怀里的女人,俊美一挑,无比风流地说:“她说我醉了,宝贝儿,你说我醉没醉。”

那女人娇笑两声后嗲声附和道:“顾总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醉,来,婷婷再敬您一杯。”

蒋瑶轻抿了下嘴,眼疾手快地拦下了顾钊即将又要递到嘴边的酒杯,依然语气平和地说:“不要喝了,你胃不好,我们回家。”

顾钊像子夜一样漆黑深邃的眼眸微眯,有凶狠的光芒一闪而逝,随即反手就将酒杯狠狠掷在了地上。

玻璃杯应声而碎,四溅分开,顾钊怀里的女人尖叫一声后被他强大的气场所震慑,瑟缩着躲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而蒋瑶即使小腿上被玻璃碎片划出了好几道口子但是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就这么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俨然瞬间暴怒起来的顾钊。

“回家?回什么家?”

虽然眼带醉意,但是顾钊说这话时眼中的恨意却清晰无比,每一字都化作锋利的冰碴精准地直插蒋瑶的心脏,疼得她姣好的面庞都不禁惨白了几分。

他们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周围其他人的注意。

有人认出了蒋瑶,轻浮地吹了声口哨,都带着好奇八卦的眼神看过来。

蒋瑶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她努力压抑住心口翻涌起来的剧烈的难堪,依然神情温柔地试图去拉顾钊的手。

顾钊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一样,反应激烈地一把就蒋瑶的手猛地打开。

蒋瑶措不及防的身子一歪,眼见着就要摔倒在那堆碎玻璃上,血肉模糊。

幸亏有人实在看不下去及时扶了她一把。

惊魂未定地重新站好后,蒋瑶不敢置信地看向顾钊。

而后者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面容嫌恶。

“蒋瑶,你这张故作柔弱的脸可以骗过多少个男人。不知情的人,倒真的会以为你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小白花,啧啧。”

他扯出了一个怨恨到极点的笑容,讥讽地说:“可是谁又能想得到,堂堂蒋家大小姐到底有一颗多么肮脏恶毒的心!”

蒋瑶面色一青,身形都忍不住晃了晃。

然而顾钊对她的难堪视而不见,像是不解恨一般,又转向扶了她一把的男人。

“你喜欢?那送你玩好了,只要你不嫌脏。”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蒋瑶说得一字一句,字字锥心。

顾钊话音一落,立马站起身绕过蒋瑶脚步虚浮地朝着包厢外走去,真像是多看她一眼就会脏了眼一样。

蒋瑶要紧牙关,将涌到眼眶的泪水逼回去以后,果断转身追了上去。

等蒋瑶将烂醉如泥神志不清的顾钊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蒋瑶将顾钊在床上安顿好,细心地掖好被角后,顾不得一身的汗,立马又去给他准备醒酒汤和胃药。

一切做得轻车熟路,有条不紊。

这样的戏码几乎每个月都会上演一回,而顾钊也只有在醉得不省人事时才会这么安然地躺在他们的房间中。

蒋瑶趴在他身边,小心又温柔地望着他英俊的眉眼,心里又难过,又开心。

无论顾钊说了多恶毒的话,只要能这么看着他,蒋瑶就觉得所有的屈辱都变得那么不值一提。

本来在沉睡中的顾钊,忽然薄唇微启,含糊不清地说了两个字。

蒋瑶下意识地俯下身凑近他,仔细地侧耳倾听。

然而等她终于听清了顾钊在说什么的时候,瞬间如遭雷劈,瞳孔微张。

潇潇。

简单两个字,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蒋瑶还在征愣中,一转眼,直直地就撞入了一双湛黑如墨的星眸中。

刚刚还双眼紧闭的顾钊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蒋瑶还没不及反应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她就已经落入了顾钊的怀里。

男人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激烈又炽热。

他身上特有的松木香气混合着酒味铺天盖地地将她包裹,完全避无可避。

结婚一年多,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接吻。

蒋瑶心跳如鼓,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燃烧起来。

她抵在顾钊胸前的手在他霸道的亲吻中逐渐落回到身边,她缓缓闭上眼,青涩笨拙又小心翼翼地回应着他。

结果下一秒蒋瑶身上的血液却瞬间寸寸结冰。

顾钊在她的唇畔上辗转啃噬,含糊不清地神情说:“潇潇,我真的好想你。”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