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彩糖棒棒盒 > 正文

彩糖棒棒盒无弹窗_彩糖棒棒盒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7/27 2:48:52热度:

《彩糖棒棒盒》是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是啊,不过这火龙果什么的也很不错的,这红心火龙果营养可是比车厘子要好呢。”水果店的老板娘很是苦口婆心的向着眼前的两位女...

彩糖棒棒盒

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曾经以为我会和孤独谈一辈子的恋爱…

我讨厌每天清晨把我吵醒的闹钟声音尤其是在我昨晚因为失眠才凌晨睡的时候。

“罗茯卓看到我的手机了没有?罗茯卓你在吗?”

床上的女孩因为连着两天失眠现在的眼睛肿的上下眼皮都快贴在一起了。

“小词我明天开始假期结束了,你在家别给我惹事。”

想起男人今天早上七点多对着自己睡梦中说的话女孩才想起罗茯卓已经去医院了!

窗台的阳光照耀进房间的地板,女孩的影子贴在蓝白条纹的壁纸上面。

杂乱的衣服堆在枣红色的地板上,房间角落摆放着一台和地板颜色接近的枣红色大提琴,最粗的那根C弦松松垮垮的贴在按板上面,明显弦已经松了。

洗手间内哗哗的流水声音一直响着,镜子里面女孩的面容略有点恍惚,凌乱的头发耷拉在女孩的纤细的腰部后面。

女孩被谁浸湿后的纤细干净得食指一笔一画在眼前的镜子上写下了一串英文。

“get over!”

因为吹了一整晚空调的女孩声音带着一丝丝沙哑,对着镜子内的自己哼唱着悲伤的曲调,即使声音沙哑也遮盖不住女孩空灵的美妙的歌喉。

脚尖踮起身体随着自己哼成的节奏旋转,灵巧的身体坐上了在摆放在房间阳台的一把藤制的摇椅上。

房间内摇椅嘎吱作响,折射玻璃杯上房间窗台的景象,盆栽中的小番茄叶子随着空气中吹来的燥热的威风微微摇曳。

“咕~”

“啊…肚子有点饿了…”

躺在摇椅上女孩平坦的肚子突然发出了一声抗议的“咕噜噜”声音,女孩在摇椅上赖了一会后实在饿得没有办法才起身走向了厨房。

“为什么罗茯卓没有给我留早餐!?”

砰。

愤怒之中的女生重重的把冰箱门砸上,准备去翻另外几个柜子,自己平时经常看到罗茯卓在那放吃的。

叮咚。

闻着门铃声不知道为什么女孩感觉肚子更加饿了。

“小词你还真的还没有出门?幸亏罗医生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叫你不然我看你今天你不打算去学校报道了吧?”

从门开了一条缝的时候念词吻就问到了一股香喷喷诱人的早餐味道,抬头看了眼自己的这位从高中开始就和自己玩在一块的死党。

“为什么把头发剪了?而且还是妹妹头?你不知道吗?短发不适合你。”女孩身高虽然比念词吻矮了一点,但是在女生堆里这一米六三的身高已经是算高了的而且女生的身材也不差。

“我觉得还可以,我又不是像你一样是学舞蹈的,是不是长发我都无所谓的。”

“哈唔~”

刷牙中的念词吻一个哈欠就差点把最里面的牙膏泡沫给吞下去了。

“咳咳咳。”

“你还没有睡醒?”

“嗯…昨天晚上失眠了…”念词吻手撑着洗手池一脸疲倦的样子,写在镜子上面的一串英文字母还留在了上面。

“失眠?你和罗医生说了吗?”

“暂时没有,我可不想罗茯卓随便给我加药。”

啪。

牙刷被扔进黑白色的史努比马克杯中,女孩拿起三张柔软的白色纸巾擦去了残留在自己下巴上的白色泡沫。

滴滴滴。

繁华的都市来往的车辆,红绿灯下并肩站在一起的两个女生。

“为什么这么热…我都快化掉了。”燥热的空气当中号参杂着身后某位路人啃食的韭菜馅包子的味道,女孩漂亮的双眉逗皱在了一起。

“路清柠救我…”

“好了,别叫了绿灯了,走到对面就是地铁站了。”

我的生命中任何事情出现没有任何的征兆,我只需要被迫地全然接受就好。

“小词你有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不要一直闷声不响的。那我走了。”

路清柠高中一毕业就走上了所谓的“社会”。那个时候念词吻得知高考后突然变卦的路清柠念词吻全然无法接受,凭着路清柠比自己还要高的分数完全可以上个师范大学啥啥啥的。

最后就算父母再反对路清柠毅然决定放弃大学生活来到了一家私人企业工作。

“路清柠你剪了头发真心丑。”

“不会丑太久的,等不到半年我就又是马尾少女了。”

空气中橡胶的味道让念词吻有点呼吸不畅,耳朵中车辆鸣笛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嘈杂之中会稍许安静一会。

地铁开动的时候窗外迅速移动的彩色海报。

在自己记忆中总是有一些事情时时不可控制的在自己的脑海中一次次翻腾。

三年前。

雨水淅淅沥沥的地落在透明的雨伞之上,街道的人群慢慢疏散,倾斜着的雨伞被这场毫无防备的大风带到了街道的对面。

“唔唔汪汪汪…”

一只毛色亮丽的拉布拉多犬前蹄打在坐在自己身后的女孩的大腿上。

白色的大大耳机套在女孩的耳朵上,耳机播放着歌曲的声音大到都溜进了拉布拉多犬的耳中,印着血红色双唇的眼罩很结实的贴在了女孩的双眼前面。

“我的伞呢?”

声音很轻,显示出无所谓的口气,脚尖随着歌曲的节奏一下一下点在马路边的柏油马马路上面。

只有歌曲的声音充斥在女孩的耳边,紧紧的跟着给自己领路的拉布拉多犬的步伐,轻松自在的穿过一条一条的马路,从头到尾女孩都没有发挥自己的听力和视力,可以看得出来女孩的出门的方式都是每天如此…

“下雨了…好舍不得我的眼睛…”第一次对他脱口而出的便是这句不清不楚的话语。

第一次对他脱口而出的便是这句不清不楚的话语。

第一次见到罗茯卓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个小青年是在耍帅,衣服银色的圆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说真的以前的我我会觉得真的很帅,但是那个时候的我恰好看什么都是不爽,曾经的小确幸在我眼里都已变得一文不值,何况是对着这么一位如此给“gay”的男子,而且还是负责管理我的实习医生!!

后来的后来那日的罗茯卓在我眼中的印象也就一直都是如此…

闷热的夏季还恋恋不舍的不对可以说是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

“我觉得我来了个假大学,为什么第一天就停电?热死我了!!”

很想对后面的抱怨声音充耳不闻,但是一声声接连不断的声音着实让特别喜欢安静的人难以忍受,就连死物摸上去都是热乎乎的,双手摸进课桌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带耳机来学校。

念词吻刚到教室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坐靠窗的位置,一方面欣赏窗外的风景,看看外面热的哀声连连的麻雀,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这里对着空调口!可是世事难料,现在念词吻正饱受着空中的那大铁饼带给自己的“温暖”!!

砰!砰!

门被砸上后又被踹了一脚,力道非常之大,大到在厨房做晚饭的男人直接冲了出来。

“我还以为有强盗砸我们家的门,是你我觉放心了。”出来的男子和家庭妇女一样围着个围裙,白色的衬衫袖子被卷到了手肘的位置,但是高度一高一低很是让念词吻抓狂,和三年前一样的银色的圆框眼镜,长的白嫩白嫩的,如果被拖到gay吧的话生意肯定很好。

“喂!罗茯卓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生气吗?”

“等我五分钟,我的鱼已经有焦味了。”

念词吻两个月前还打死不愿意搬来和罗茯卓住,但是罗茯卓是自己主治医师的原因,为了配合治疗所以被自己老妈拖到这里的,在这里也就两天的时间就发现罗茯卓上得医院下得厨房。

“过来吃饭。”

“才不要,厨房都没有空调我怕热死!”棉被把念词吻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了额头部位,闷闷的说话声音还有歌曲的声音传出。

咚咚咚的敲门声音一下子响起而且都似乎不准备停下,倚靠在门款上温文尔雅的男子全神贯注的看着被子里面的女孩把头露出来后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

“这几天睡眠是不是不好?”

“路清柠说的吗?”

“不是,这几天我有半夜看你几次,我都看你在玩手机。”

“然后加药了?”

“是的,我吃完了,你吃完了把碗筷放着我去趟医院先,回来了我会洗掉的。”

“下班了还去医院?”本来以为副主任可以轻松一点的,没想到还是一天到晚往医院跑,还好自己从头到尾从来都没有对了医生这个职业眼馋过。

仅仅相隔三米远的门被轻轻碰上,罗茯卓和念词吻最大不同的就是前者动作很轻个性也算细心和温柔,而后者则是一个暴走狂,关门此次都非要发出一声“bongbang”的声音不可,这仿佛自己成为了一种难以改掉的习惯一般。

那些可怕的想法总是挥之不去,那些若有若无的东西早已经在内心根深蒂固。

落日余晖深深地染红了天际,夏季的痕迹还是没有淡去,念词吻房间的这个阳台着实是一个观赏晚霞的好地方。

对面的那户人家的女儿似乎对着晚霞特别钟爱,因为差不多每天这个时间就可以看到那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拿着手机对着天空拍来拍去的。

“罗医生,十三号床的病人…”护士的表情因为在不远处那个病房内的叫喊声越来越凝重。

“护士长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已经和我说过情况了。”

修长的双腿向着那处围了很多人的病房走去,推开这扇粉色的房门之时从里面就飞出来一个粉色的兔子玩偶。

“啊!”在男人身边的护士恰好被砸的正着。

“别靠近我,走开!走开!”一位穿着蓝色碎花的睡衣的女子半个身体已经坐在了窗户外面,还有半个身体还在里面,玻璃窗户发出嘎啦啦的声音,似乎是因为卡住的原因窗户上的女子显得更加暴躁,最后干脆直接用脚踢着玻璃窗户。

“防盗窗怎么被拆了?”

“那个…”

“算了,你一会在和我解释吧,现在还是先把病人拉下来吧。”这个病人甚是让罗茯卓头疼,从住院到今天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趴在这窗户上面了,而且更头疼的是这人总是能够想到各种各样自杀的方法,然后去实行。

“快点下来,我给你买了一箱你喜欢吃的酸奶,这次你要吃多少我都不会说你了的。”女子的母亲着急的几乎要扑上去的冲动。

“病人有暴饮暴食的历史,一级焦虑一级抑郁,易激惹而且有攻击人的行为出现…”后面的几位实习医生窃窃私语的声音都传进了这位非常敏感的病人耳中 。

“你们都给我出去!男的靠近我我就告你们强奸,女的靠近我就告你们抢劫!走开!干嘛啦,我怎么这么可怜的,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这样的事情那样的事情为什么都要被否定?啊啊啊!啊!”

女子被突然从外面扑进来的男子给抓住了手臂,随后往里面狠狠地推进去,就在这时候病房外面的医生也是一拥而入,将女子拉住后,好几位男医生将女子束缚在了病床上,病人歇斯底里的痛骂声音越来越激烈,即使喉咙已经开始变得嘶哑。

男医生们退出去后一位有力的女护士一下子就给女子来了一针镇静剂,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若不是这样病人还不知道是不是又会跑到那扇窗户上面。

清凉感席卷而来,燥热的身体也少许凉爽了许多,手指之间水柱的冲击持续不断,又不自觉的开始出神,镜面之中还留着自己今天写上去的那窜英文短句,丝毫没有发生变化。

“洗完了就出来,不要浪费水,还有把镜子擦干净了再出来。”

“你进来怎么没有声音的?万一我是在上厕所你也就这么进来了?”

水龙头不再流出冰凉的清水,念词吻一脸鄙夷的眼神瞄了一眼这个突然出现而且还一命令的口气和自己说话的男人,本来还以为罗茯卓怎么也要十一点外回来,没想到这么早就从医院回来了。

“擦完了?”

“完了啊。”

“我看着你吃,吃完了睡觉。”从对方手中丢过来的用着白色透明圆球形的玻璃之中那两粒鲜红色的药丸就是今天开始要加的新药物,还有那六颗形状不一的白色药物是很久以前就开始吃的,这些药物的具体名称自己并不清楚,因为罗茯卓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自己能够做的就是吃下它们…

装着药物的瓶子被念词吻拿在手中摇晃,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对一颗药物少一颗药物在自己耳边发出的声音都是会有很大的变化,尤其是早就心情好坏的效果非常的明显。

“如果我睡眠好了那这些药可不可以给我减掉?”

“这是当然,快点吃吧,睡眠不好老的快的,你们女孩子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吗?”

“那药物对我也有很多副作用啊,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拿过对方递给自己的温开水,一股脑的把所有的药物倒入口中, 咕噜咕噜的喝水声音把药物冲进胃部…

“我是就是你们的舞蹈老师,我的全名叫做周幸桐,我们班呢有很大一部分的学生都是有舞蹈功底的,其余的一部分呢就要比别人更加刻苦学习了,我呢算是完美主义者,我的要求是每位同学都是保持一条线上,落后的我会抓得很紧的,我现在已经提前告诉你们了,人都是有梦想的,有梦想就别怕痛!今天我们不上课,就让同学们来个自我介绍,彼此之间熟悉一下。”舞蹈教室内老师满是激情的语气配上引人注目的动作让同学赢得了好的印象。

“好困啊…”

舞蹈室内被冷气包围,木地板上面传来丝丝凉意很是舒服,躺在地板上的女孩强撑了一节课后终于撑不住了想要躺在地板上小睡一会。

“那个…同学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的名字,可是我对你的名字已经过目不忘了,念词吻很好听的名字。”

眼前的女孩眉目清秀,在舞蹈学院内的女生必定各个都是拿的出手的,这个女孩很是腼腆,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紧张的好几次说不出话来。

“我叫你漪漪吧?可以吗?

只有我这么叫你好不好?”女孩的左脸有着一个深深的酒窝,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是那么的清晰可见,念词吻从小羡慕有酒窝的人可是偏偏自己和路清柠都没有。

“怎么样今天?”

“一般般,我觉得以后的校园校园无非就是上课下课…其实那样也很好,我不喜欢有什么麻烦事情找上我。”

“不好意思今天的车厘子卖完了。”

“卖完了?”

“是啊,不过这火龙果什么的也很不错的,这红心火龙果营养可是比车厘子要好呢。”水果店的老板娘很是苦口婆心的向着眼前的两位女生推销。

“不用了,谢谢。”路清柠深知在自己身边这个女孩的想法。

从马路边上嗅到对面街头飘来的刺鼻的味道让念词吻紧皱眉头,耳边轰隆隆的吵闹的声音更是让念词更加的烦躁,可是困意把所有的情绪都消磨殆尽…

“小词,等周六了我们去哪里玩?”路清柠的工作非常的清闲,一周双休还有节假日放假,而且薪水也很可观。这些总总无疑是令人羡慕的。“小词你准备走到哪里去了?罗医生家在那里!”

“不好意思啊,我现在困死了,都不想走路了,肯定是前几天缺失的睡眠一下子爆发了,我好想睡马路上了。”

“别睡,吃冰淇淋清醒一下,一个不够我再给你买。”说完后路清柠就把手上的那个冒着凉气的冰淇淋贴近念词吻的脸颊,这个突如其来的刺激感觉让敏词吻瞬间清醒,瞬间感觉面颊已经冻的快没有感觉了。

窗外的麻雀用着自己的嘴巴啄打窗户,这个举措仿佛就是故意的一般,最后终于成功的把趴在床上的女孩吵醒,在看到女孩起身的动作后麻雀立刻挥动自己的翅膀逃之夭夭。

窗户外面的晚霞早已经在女孩刚才的睡眠之中悄然无声的消失了,替代晚霞的是外面漆黑一片的夜空,对面那幢楼的某个房间亮着橘色的灯光,影影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的人的动作。

“都这么晚了?”手机的时间已经显示了七点五十二分,看来自己的睡眠回来了,从到家到现在自己足足睡了有两个小时。

“我今天不回来,你自己出去吃,钱我给你报销。”

注意力停在报销两个字上面,接下来就是非常迅速的换衣服洗脸出门找个地方胡吃海喝一顿!

“你好,这是您的煲仔饭。”

这是一家非常普通不过的小吃店,不过这里倒是很干净,这里每天都是坐满人的,都是冲着这家店的美食来的,念词吻一向不喜欢过于奢华的东西,只会在什么东西能够永久的让自己爱不释手,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出现过…

又是这种猝不及防出现的无力感,街头的灯光今晚不知为何过于耀眼,至少对于念词吻来说,耀眼到头顶上的星空都没有了存在的必要,曾经自己对星空情有独钟,可是现在自己连喜欢什么这个问题都变得无解…

自己在罗茯卓家的两个月和来之前似乎也没有很大的改变,唯一改变的可以说是很少发脾气了,这可能是要归功于自己每天吃的那些药物的功劳了。

“汪汪汪。”平时一向来安静的biubiu居然会如此的不安分的狂吠不止,围绕在床边的拉布拉多犬不知所措的看着床上闷声不响的主人。

电视机里面循环播放的歌曲也渐渐的变得让人心情沉闷,因为这本就是一首充满了泪水的歌曲。

泪水从躺在床上的女孩眼角滑落,额头上反复落下的拳头的声音也都被歌曲的声音所掩盖住。像是为了得到足够的惩戒一般每一击敲击在自己身体上的拳头都是有着不小的力道,并且还开着随着口中的愤恨哭喊声音而加重……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狂吠的声音如今还是萦绕在自己的耳畔,可是心理早已经清楚那只名字叫做biubiu的拉布拉多犬如今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彩糖棒棒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彩糖棒棒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彩糖棒棒盒

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曾经以为我会和孤独谈一辈子的恋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