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傅少专宠︰情深不负
傅少专宠︰情深不负

傅少专宠︰情深不负

  • 热度:
  • 时间:2019/7/27 2:23:40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为救闺蜜,险些出事,多亏他出手相救,他带她回家,从此两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一个是霸道总裁,一个是平凡女子,在他霸道的专宠之下,楚笑笑最终沦陷,他索欢无度,纠缠不休,360度无死角壁咚,终日缠绵

精彩章节预览

楚笑笑是按照乔蕊蕊给她发的一条地理位置找来的绯色丽都,蕊蕊说出来见一个客户,结果大半夜没回合租的公寓却发来地理位置。

楚笑笑猜想蕊蕊一定是身陷险境之中,满怀担忧的赶来,她硬是闯入了一间豪华包厢里。

昏暗的光影下,楚笑笑一眼就看见乔蕊蕊被几个男人左右围困在长形沙发里。

看到乔蕊蕊醉意昏沉的半眯着眼睛被一个男人紧搂在怀里,旁边另一个男人的手正往乔蕊蕊的短裙下探去。

楚笑笑连忙一个箭步过去,隔着桌子就要去拽乔蕊蕊,“蕊蕊,快跟我走!”

“哎?这位美女,来了就抢我怀里的人,几个意思啊?”搂着乔蕊蕊的男子,长得倒是英俊,可嘴角挑起的邪肆笑意,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那狭长的丹凤眸子在楚笑笑身上肆无忌惮的打量开来,她虽然清汤挂面未施粉黛,但打眼一看便是个美人胚子,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雅之美。

她出来的急,只穿了在家的家居服,一件宽松长T恤,普通的棉质,简单的圆领款式,但T恤下那双白皙修长的美腿却格外的耀眼,让人禁不住想入非非。

楚笑笑立马感觉到对面沙发里的几个男人都往她T恤下肆无忌惮的看去,她秀眉紧蹙,手禁不住的往下拽着T恤。

瞥了眼搂着乔蕊蕊的那个长相俊魅的男人,道:“我是蕊蕊的闺蜜,她喝醉了,我要带她走!”

“蕊蕊……”然而,她再度要去拉醉意浑浊的乔蕊蕊,手却被邪魅的男人一把攥了住。

“你干什么?松开!”楚笑笑反应很强烈,愤怒的一把打掉男人的手。

“呵呵!不错嘛!小烈女哦!”男人笑得邪魅,同时示意旁边的男人给楚笑笑端过来一杯红酒,“既然是蕊蕊的朋友,就帮蕊蕊把没喝完的酒喝了吧!”

“我不会喝酒!”楚笑笑愤愤的拒绝着,却见男人随之搂着站都站不稳的乔蕊蕊起身,“这样的话,那就别拦着我带蕊蕊去快活了,滚开!”

男人伸手推开楚笑笑,搂着乔蕊蕊往门口去,楚笑笑看到蕊蕊朝她十分无力的看了一眼,那眼神透着极度的无助和惶恐。

楚笑笑默默攥紧掌心,瞥了眼桌上那杯酒,心一横,决定道:“好!那杯酒我喝了,我喝了它,你就立马放开蕊蕊让我带她走!”

“好啊!”邪魅的男人回头,笑着看向楚笑笑时,她已经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

包厢里随之响起男人们不怀好意的笑声,楚笑笑过来一把拉过乔蕊蕊往门口去,她很快就已经感觉到了眼前一阵眩晕,方才拒绝喝这杯酒的那一瞬她就有想过这杯酒可能有问题。

但是看到蕊蕊看她的那一眼,她却只能横下心赌一把,谁让乔蕊蕊对她比自己的家人还亲呢。

迅速混乱的意识里,楚笑笑已经确定自己喝的酒是有问题的,可她还是拼尽余力搂着乔蕊蕊拉开了包厢的门。

只是没想到门刚打开,她腿就绵软的迈不出去了,“蕊蕊……你快走!”

楚笑笑虚弱的扶住门框,想要把乔蕊蕊推出去,一切却都来不及了,身后伸出两只手把她和乔蕊蕊的头发都抓了住。

楚笑笑看到乔蕊蕊被拽着头发又甩回了包厢里,她用尽余力死死的扒着门框,费力的嘶吼出:“救命啊……”

药力驱使下她浑身都在渐渐虚弱,呼救的声音也微弱的传不出几米,绝望在脑子里汹涌而至。

就在她发出微弱呼救之际,一道高大挺拔的英姿途经止步,俊冷如雕的脸孔转向包厢门前,锐利的目光直接投射向门内的人……

“小子,别玩儿的太过了!”傅景年刚毅的俊容一片冷厉之色,一句话就迫使门内拽着楚笑笑头发的傅袁伟松了手。

“大哥,我就是玩玩儿而已,没太过。”傅袁伟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笑嘻嘻的挠耳朵,他最怕的就是同父异母的大哥傅景年。

毕竟傅景年如今已是傅氏集团的掌舵人,手握整个城市的经济命脉,更掌控着他的经济来源,傅袁伟心里服不服,面儿上都不敢有一丝违背。

傅景年的厉眸对傅袁伟投射了一个警告的寒芒,他知道这小子喜欢玩儿女人,他正好路过看到就顺便提醒一下,否则只怕这小子玩儿的太过又生事端。

警告完,转身欲走,然而,刚迈出脚步,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扒住了他紧实的手臂,“不要走!求求你……救我们出去。”

楚笑笑仅剩的几分清醒意识里,感觉到身后包厢里的男人是很怕门外这位的,这个人一走,她不敢想象她和蕊蕊还会遭遇些什么。

听到身后响起虚弱的求救声,傅景年桀骜的眉一簇,寒色的眸落到了紧拽他手臂的那只手上。

那是一双白净纤长的玉手,根根细腻光洁,指甲没有涂任何颜色,却散发着天然的柔亮光泽。

沿着那双优美的纤手看过去,傅景年幽深的瞳孔中映进一张清秀的脸蛋儿,未施粉黛却秀美出众,尤其那双杏眸,黑白纯净毫无杂色……

傅景年盯着眼前神情越发迷离的女人,这样一张干净的容颜,这样一双清澈的眼眸,蓦然之中给他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黑眸沉了沉,好似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掰开了紧攥他的那只纤纤玉手,重又迈开脚步,并头也不回的吩咐身后侍从:“把她们弄出来,丢到楼上好好醒醒酒!”

十几分钟后,楼上的一间套房里,乔蕊蕊躺在床上昏沉沉的睡着,楚笑笑趴在床边表情有些痛苦挣扎的样子。

她越发感觉浑身难受的不行,像是有团炽烈的火焰在身体里愈演愈烈,似乎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开始燥热难耐。

好想喝水,楚笑笑努力撑起绵软的身子,跌跌撞撞,鬼使神差的推门出了房间。

“好渴,水…水…”一出门她就扶着墙壁往前走,意识模糊的呢喃着渴求,再找不到水的话,她觉得自己会整个人燃烧起来。

渴望越发强烈,她抬起迷离的目光望去四下,猛然间发现了什么,眸色一亮,继而加大步伐朝前而去……

几秒之后,只听扑通一声,她整个人扎进了前方的泳池里。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你曾是我唯一

    夜,星辰浩瀚。地下室,冷如冰窖。女人背部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入浅皮,一点点揭开,皮肉分离,一张完整的人皮被剥了下来,背上的粉肉因疼痛而跳动。触目惊心。人皮上暗红色的飞鸟图腾就像被手术灯撒了金粉,泛着光。而趴在手术床上被剥皮的赵唯一全身发抖。“泽麟,为什么你还不满足?我已经……整成了她的样子。”赵唯一说话时,气音很重,很重。她是抗麻体质,麻药对她没用,为了防止出汗,冷气开到了最低。之前整容,已经疼得她全

  •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 惊婚嫁祸

    我和林熙恋爱两年,终于修成正果而这也成了噩梦的开始……蜜月归来后的第一天,我的老公却钻进了婆婆的房间!婆婆对我的“恨之入骨”、甚至几次妄图对我痛下杀手……这毛骨悚然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真相?我嫁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家庭?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的婚姻更是一场灾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