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大禁婆 > 正文

大禁婆全文目录阅读第5章鬼打墙

发布时间:2019/10/23 17:47:58热度:

《大禁婆》是一本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小说。精彩阅读:她母亲会点破除鬼打墙的方法,但那些方法都不凑效。...

大禁婆

突发状况将我骇的几欲昏厥过去间,道士朝着小翠姐的尸体掷出几枚铜钱。

小翠姐的桀桀笑声即时转为凄厉惨呼声同时,尸体应声落地。

尽管道士出手迅速,但立在围观人群最内里的我,还是被已扑倒我面前的尸体重重砸倒在地。

我大脑当机几秒再尖叫着死命推开尸体时候,本在我身边村民包括三丫,已退到木杆最下方。

村长和二爷以及道士,正呈三角状立在村民们的外围,跟狂叫的狗影对峙。

道士手持桃木剑,二爷拄着他的龙头拐杖,村长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张渔网。

眼见着刚才连三丫都没帮我一把,我边就地打滚熄灭身上的火苗,边泛红了眼眶。

“乖,去跟村民们待在一起。”正在这个时候,背对着我的道士轻声开口。

道士的话语,让我心中温暖泪水跌出眼眶。

我沉默着点头,手脚并用着依言而行。

我试图挤到村民们中间,但没谁给我让道另加我力气不够,最后只能立在村民们的最外面不停的抹着眼泪。

“记宝儿,过来。”我放弃挤到村民们中间的想法几秒后,三丫的低低声音传来。

我循声望去,看到三丫正踮着脚尖费力的朝我伸出了手。

“闭嘴!不许管她,她不是我们浔埔女。”不等我再有多余反应,三丫的母亲边低声呵斥三丫,边扯回了三丫的手。

三丫母亲的话语,让我怔愣。

我从小生活在浔埔村,穿着大裾衫阔脚裤住着蚵壳厝信奉着妈祖。

庄姨说过,我爸妈是在一次出海捕鱼时候遭遇风暴双双离世的,她会养大我,是因为她是我妈最好的姐妹,且我除了她之外再无亲人。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地地道道的浔埔女。

正在这时,狗影开始发起攻击。

我即时回神,开始揪心严峻现况。

狗影攻击的目标,最初只道士一人。

尽管重叠狗影前仆后继的扑向道士,但没有哪只狗影能近得了道士的身。

道士快速原地旋转间,将手中的桃木剑舞的虎虎生风。

但凡是碰触到桃木剑的狗影,都即时溃散。

看到道士游刃有余模样,我心下稍安。

“把里面的药粉洒到人群外面。”道士对阵狗影几分钟后,狗影开始对他只围不攻,他边戒备四顾,边朝着村民们扔出来一个布包。

随着道士动作,凶狠狗叫声再拔高不少,狗影开始试图冲入人群。

道士和村长以及二爷,同时开始对阵狗影。

一把年纪的二爷,一反平日里的老态龙钟模样,脚步轻盈的挥动着手中的龙头拐杖。

村长不断的重复着撒网收网的动作,道士依旧用桃木剑频频击溃狗影。

对阵的全面爆发,使得木杆下面的村民,更朝着木杆下面挤去,没谁去拾起道士掷出的布包。

我迟疑下,哆嗦着跑到布包处拾起布包,取出里面装着药粉的纸包,哆嗦着将药粉洒在木杆下人群的外围。

我不想死,只能把希望赌在道士身上。

我刚刚将药粉洒成一个圈还没来得及进入圈内,狗影已冲破二爷和村长的阻挠。

我避之不及,慌忙将手中剩余的药粉掷向冲向我的狗影。

狗影纷纷躲闪间,我连忙跳入圈内。

眼见着狗影接下来无法冲入圈内,我瘫坐在地上长舒一口气。

二爷和村长以及道士紧接着也朝着圈内退来时间段,村里突兀起了浓重白雾。

随着白雾出现,我瞬间陷入昏厥状态。

当我再次醒转时候,天已经开始泛白,我正躺在昏厥之前的地方。

小翠姐的尸体已经烧成灰烬,狗影已经消失。

道士已不见踪影,药粉圈内的村民,以及药粉圈外的二爷和村长,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从地上一咕噜爬起来,扫视一圈后筛糠般哆嗦不止。

我不知道地上的村民是死是活,没勇气也不懂该怎样去确认下村民的死活。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持续杵在原地,直到又有村民从地上爬起来。

看到又有村民从地上爬起来,我连忙跑过去将其扶起来。

接下来时间段,在场的村民都陆陆续续醒转。

经历过昨晚,村民们没有伤亡,唯独不见了道士。

村长在确认村民们没有谁伤亡后,凝重着脸色跟二爷一起率先离开木杆处,丝毫没有提及道士,也没提及村里的诡异事情是否已算告一段落。

随着村长和二爷的离开,村民们面色各异着纷纷各回各家。

我回家的路上,持续在担心道士的安危。

到家后,我先生火做饭填饱肚子,再赶往三丫家。

我没忘记,三丫昨天跟我讲过,她家里人说,如果村长请的道士也不管用的话,她全家今天一大早就会搬离浔埔村。

三丫昨天晚上虽然最初没帮我,但最后还是向我伸出了手。

她是我唯一的玩伴,我要确认下,她是否真的会走。

去往三丫家的路上,我看到绝大多数家庭都在收拾行李。

我到达三丫家时候,三丫家的大门上已落了锁。

通过三丫的邻居我知道,三丫一家从木杆处到家后,没歇会儿就又拎着大包小包一起离开了。

三丫闹着要去找我一趟,但被她母亲给揍了一顿后就老实了。

三丫邻居的告知,让我怅然若失。

我呆呆坐在三丫家门外时间段,村里又接二连三死了好几位浔埔女。

据说,她们应该都是因为昨天晚上受惊过度才死的。

去世的几位浔埔女都还不曾半夜出嫁过,按照规矩,她们的尸体,需要跟出嫁过但嫁衣丢失的浔埔女一样,被扔到海里去。

我在三丫家门外坐上良久后,也就再次回家。

我走到半路上,竟是跟三丫全家打了个照面。

三丫全家的脸色,看起来都很是难看。

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我,连忙靠边走路没敢跟三丫打招呼。

三丫看到我后,跟我使个眼色。

接收到三丫的眼色,我立刻快步回家。

我到家没多久,三丫果然过来我家。

不等我问询什么,三丫率先开口告诉我,她和她家人之所以会再回来,是因为她和她家人走不出村子。

她和她家人明明是朝着村外走,但绕来绕去最后还是没能出村。

她母亲会点破除鬼打墙的方法,但那些方法都不凑效。

她能这么快就从家里偷溜出来,是因为她母亲急着去找村长想办法,没空理会她。

按照她母亲的说法,村子四周的鬼打墙,不但会使得村里人无法离开,更会使得村外人无法进来。

三丫的告知,让经历过昨晚事情的我惊惧之余,又心中庆幸。

我庆幸庄姨到现在还没回来,庆幸她即便回来也进不了村。

如此一来,她刚好不会被困到村里不会有多余危险。

想到庄姨,我不由得再想起,三丫母亲昨晚所讲的话。

我正想问三丫我到底是不是浔埔女时候,村长急匆匆从我家门口经过敲响了邻居家的大门。

随着敲门声传来,三丫拽着我跑到我家墙角去偷听邻居家动静,但邻居家持续没有动静。

村长敲门良久无果后,找村民翻墙进入邻居家打开大门。

我和三丫跟在村长身后进入邻居家后看到,小翠姐的家人都已只剩骨头。

如此情况,村长的脸色变了几变。

不等村长离开邻居家,三丫母亲也赶来邻居家。

看到邻居家的情况,三丫母亲的脸色煞白。

她沉默会儿,先低声告诉村长,截至目前,试图离开浔埔村的村民们,没一个能成功走出浔埔村,再追问村长,小翠姐的家人都已死绝,他准备凭借什么助村民们走出浔埔村。

她的追问,引得在场村民都目光关注向村长。

村长横一眼三丫母亲,转身离开邻居家。

在场村民随之都离开邻居家时间段,三丫母亲从我身边带走了三丫。

我独自回家没多久,村里响起敲锣声。

我跟着村民们到村长家门口集合后,村长告诉大家,就在刚才,道士已经通过秘术联系了他。

道士正在想法解决,村民无法离开浔埔村事情。

村里人现在要做的是稍安勿躁静等道士回返,不能自乱阵脚。

村长的告知,让村民们都难掩激动,我自然也心中欢喜。

我欢喜自己还有生的希望,欢喜道士还活着。

村长讲到这里,也就让村民们散去。

我回到家里后,持续没再出门。

下午时候,三丫又过来找我家告诉我,她母亲说,村长之前集合村民们所讲的话,纯属为了安抚村民的情绪,道士应该根本没有联系过村长。

我的心沉入谷底,只能期待村长所言属实。

入夜,村里早早就静寂的让人窒息。

我躺在床上,心中惶恐到死活都睡不着。

夜半时分,村中虽然没有响起凶狠狗叫声,但有急促敲门声清晰传来。

大禁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大禁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禁婆

我出生在海边,隶属于福建三大渔女之一的浔埔女。大裾衫阔脚裤簪花围,是浔埔女的日常装扮。用蚵壳建造的蚵壳厝,是浔埔女的寻常住所。蟳埔女生于海、长于水,天天与水打交道,信仰的是海神妈祖。渔人耕海牧渔,为求海富人安,历来都会恪守些特别的禁忌和习俗,浔埔人也不例外。对于浔埔人的禁忌和习俗,我印象最深的是,从海里打捞上来的死狗都需被厚葬。据说,厚葬从海里打捞上来的死狗,可以换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四海升平捕鱼丰收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