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荒年轶事 > 正文

荒年轶事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7章玉石粽子

发布时间:2020/1/17 2:05:25热度:

《荒年轶事》是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我们在家里默默收拾着东西,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仿佛还历历在目,虽然我们都知道离别总是会来,但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我有些不舍...

荒年轶事

胖子眼疾手快一把把我拉了起来,落在棺木里面的火折子差点烧到了我的头发,然后就听见胖子呸的一口口痰吐到了火折子上,棺材里的火光顿时没了。

看我摸了摸脑袋好像撞出血了,胖子黑着脸说道:“十一阿哥,你就在旁边看着,这种粗活儿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说完胖子示意了一下老鬼,老鬼用酒打湿几根布条捂住了鼻子和嘴巴,靠在石棺边上准备好好观察一下,他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赶忙对着正在用绳子打结的胖子喊道:“胖子,全是玉和翡翠!”

胖子哪里听得这句话,也拿着火折子凑了过来,我也顺着往石棺里面瞄了一眼,顿时眼睛都移不开了,里面只有一个人,或者说不是人,而是一具用玉石和翡翠雕琢的男人尸体,身体饱满匀称,就连孔武有力的五官都能看清楚,只是没有毛发,身上的衣服已经腐烂殆尽,身边没有任何陪葬品,这样很难分辨出这具石棺当时所在的朝代。

“我的乖乖,老天开眼,这小村子里还有这种东西,哈哈……哥儿几个发达啦,老鬼,动手!”胖子哈哈笑了出来,笑声在墓室里回荡。

老鬼也是嘿嘿一笑,翻到棺材上面用脚勾住了两边,慢慢俯身去给尸体套绳子,要用绳子套住尸体的脖子另外一个人才能把尸体拉起来,方便带走棺木里的陪葬品。

如果是面对一个真正的尸体的话,这个过程是万分凶险的,因为盗墓者和尸体会面对面嘴对嘴,一个不慎还有和死尸接吻的可能,如果活人身上的阳气打扰到了死者的安宁,就会发生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情。

然而老鬼做得轻车熟路,屏住呼吸套住尸体的脖子,翻身站在了石棺的旁边,胖子用力拉了一下绳子,尸体慢慢坐了起来,看上去有些瘆得慌,那尸体简直就是一个绿油油的男人,胖子皱着眉头咦了一声:“咋回事儿?不是玉石的吗,咋还坐起来了,老鬼,你摸摸看。”

老鬼扯开尸体上的几片绸衣摸了一下,眼睛瞪得老大:“热的软的!艹尼玛,这该不会是活的吧?胖子你自己摸摸,这不像是玉石啊。”

胖子用手捏了捏尸体的肩膀,赶忙收回了自己的手,神情严肃的说道:“这绝对不是玉石,摸着就像活人一样,该不会是遇到粽子了吧?”

噗···。

墙角的蜡烛应声熄灭,我一个激灵躲在了胖子的身后,胖子和老鬼两个人举着火折子看着墙角的一个黑影掏出了砍刀,身体都在哆嗦,尸体不受束缚又倒进了石棺里,火折子的火光映照下可以看到墙角站着一个人,手里的一把刀流光溢彩,很是漂亮。

是人。

我缓了一口气,试探着喊道:“李老爷?”

胖子和老鬼都看了我一眼,我指着黑影说道:“看那把刀,马刀,那天我借来的那一把。”

这样一说两人放松了很多,胖子嘀咕道:“那他怎么不说话?想吓死我们吗?喂···我说李老头儿,别装神弄鬼的,胖爷我不吃这一套。”

我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安,打了胖子一下开口道:“李老爷是吗?我们无意冒犯,只是无意间闯进了这里,那个啥,要是你不高兴我们马上就走。”

“呵···你们真厉害,不过也要多亏了你们,我才能够看到这个一直被掩埋的大家伙。”

是铁牛的声音,胖子最先反应过来,猛然回头一看身后,那个躺在石棺里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身高估计有接近两米,一双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芒。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只看见铁牛提着马刀冲了过来,直接忽略掉我们一刀向玉石尸体劈了过去,我甚至在那一瞬间看见了铁牛被我们揍出的伤疤。

“铛……!”铁牛一刀斩在了尸体的手臂上,本来应该落在头顶的马刀被尸体抬起手挡住了,接触时溅起一串火花,铁牛转过身怒道:“你们是不是让他见血了?”

“我刚才撞到他的胸膛上,应该流了一点血。”我郁闷得要死,只听铁牛骂了一句继续去砍那个玉石尸体,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那尸体像是在慢慢活动身体一样,动作越来越灵活,最后竟然跳出来和铁牛打成一团。

胖子在一边骂道:“活该你个老小子,你想看见这个大粽子那就让你看个够。”虽然话说的耿气,但是颇有几分外强中干的味道,毕竟此时跟铁牛厮杀的东西不是人。

“我们走,别管他,这他妈就是个粽子,不是玉石,幸亏铁牛来了,不然我们三个还对付不了。”

我和老鬼犹豫了,黑暗中打斗声很剧烈,也不知道铁牛是怎么看见那只大粽子的,胖子见我们犹豫不决,哼了一声说道:“别忘了规矩,在地下,别相信任何人,十一阿哥就不说了,难道你老鬼也忘了?你们谁敢保证铁牛不会为了保守秘密杀了我们?”

正说着,铁牛直直的冲到了我们身边,玉石粽子分不清我们谁是谁,我只感觉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飞了,然后脑袋撞在什么东西上疼的要死,就跟针扎一样。

火折子全灭了,两眼一抹黑,我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周围全是石头,我一个激灵,心想不会掉进棺材里了吧?

我胡乱摸了几下,还真是掉进棺材里了,手里不知道在哪里抓到了一团纱布一样的东西,我塞进自己的兜里就站了起来,老鬼重新点燃火折子和胖子在一起吸引玉石粽子的注意力,铁牛踩着墙壁跳得老高,举起马刀用力斩了下去,粽子的脑袋被一刀斩落,飞过来撞进了我的怀里,我吓得大叫一声把人头扔了出去。

“我的妈呀!老子再也不跟你们下地了。”我喘了一口气,是真的怕了,这都是些什么东西,这已经超过了我的认知。

铁牛猛然扭过头看着我,眼神阴冷得可怕,杀气禀然,我求救一般的看着胖子和老鬼,结果他们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胖子张大嘴巴用唇语一直重复着几个字,我看了几次才看懂,胖子在说:“你背上!”

气氛非常诡异,我能听到自己加快的心跳,胖子越来越着急,开始对我手舞足蹈,意思是让我别动,我突然想起那天中午在村子里扛着马刀,有人在我身后喊了一句。

“哎……你这背上咋还背着个女人呢?”

正想着,一只滑腻的手摸到了我的脖子上,像冰一样的冷,我忍不住大叫一声,撒腿就往胖子哪儿跑,他肉多,最能够给人安全感,铁牛也动了,一脚将粽子的头踢过来从我的肩膀上飞过去,把那只摸我脖子的手打掉。

“啊……。”一声怪叫传来,胖子和老鬼都松了一口气,我回头看着铁牛将一个婴儿脑袋踩碎,才知道刚才趴在我背上的是鬼婴,只不过到死都没有睁眼。

麻烦都解决了,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白天我们才揍了铁牛一顿,我生怕他会在这个时候报仇。

铁牛的胸前有一道伤口,他舔了舔自己的血对我们笑道:“你们很有意思,不过,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你们了,这是你们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别问为什么,回家收拾一下准备离开,不然你们活不过今天,你们帮了我一次,我送你们出山也算是帮你们一次,我韩丘山从来不欠人人情。”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出山?要回家了吗?胖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老子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不过大笑之后胖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略显落寞:“是时候回家了,先回咱们的狗窝吧,收拾收拾东西。”

我很想问为什么我们会活不过今天,三年都过来了,怎么就活不过今天了,只不过我开不了口,神仙庙下的活人墓,村子下面的墓道,被人埋葬的鬼婴,有太多的为什么没人回答。

这些东西都是那么的虚幻,但又是真实存在的,我想,我们之所以活不过今天,是因为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我们就是韩丘山手里的工具,只不过韩丘山心软,放过我们一马。

这样说来我们还要感谢他?真是一种讽刺,在这个小村子的阴暗处,还藏着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都无从知晓。

从原路爬出墓道我们才知道,原来青石板上刻着的确实是我们,老鬼发现的小黑点是一直跟着我们的鬼婴,我们也才知道,原来铁牛还有一个名字,叫韩丘山,东方已经泛白了,太阳很快就会出现在我们的头顶。

我们在家里默默收拾着东西,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仿佛还历历在目,虽然我们都知道离别总是会来,但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我有些不舍,开口问道:“我说,说走就走,回家了能养活自己吗?”

老鬼惨然一笑:“十一阿哥就是十一阿哥,什么时候都是先为别人着想,我在老家埋了一笔钱,你们要是混不下去了可以来找我,不说天天大鱼大肉,起码饿不死。”

胖子拍了老鬼一下笑骂道:“你看胖爷我像是混不下去的吗?我跟你们说,那大东北就是我的地盘,来了尽管招呼,报我胖爷的名号,谁不给几分面子?”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胖子你就可劲儿吹吧,报你的名字说不定天天挨揍,你看你那怂样。”

一个小时后我们三个背着小包来到了村口,铁牛,哦不,韩丘山已经在树下等我们了,这个我们待了三年的村子除去他,只有一个人来为我们送行,铁匠铺的李老爷。

人情的冷漠,在我心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

“娃呀,出去好好干,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再见。”李大爷挥了挥手,也转身离开了,我忍住眼泪对韩丘山说道:“走吧。”

四个人,离开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韩丘山在最前面,老鬼第二,胖子在最后面,老鬼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平时话多的胖子也变了哑巴。

荒年轶事

1974年的夏天,一卷西夏的金丝帛书将我拉入了黑暗笼罩的奇诡世界。军方绝密资料,日军沙漠军事基地,彭加木留下七字之谜,切开地表的太阳墓……肆虐的沙暴中埋藏了多少秘密?地表之下,沉睡着魔鬼的军队……我见证了历史的沧桑,却终究逃不过轮回。为什么怕鬼?害你的,都是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