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裸舞 > 正文

裸舞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9章十九

发布时间:2020/3/27 15:06:13热度:

《裸舞》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我被他推了两下,眼泪一下子忍不住涌出来了,猛地回头往漆黑的走廊方向跑去。...

裸舞

“哈,还害臊呢!”他浑然不觉地推我,说:“快去吧!人家还等着呢,暗恋你好久啦!”

  我被他推了两下,眼泪一下子忍不住涌出来了,猛地回头往漆黑的走廊方向跑去。

  他这才慌了起来,忙在后面追,他叫:“喂?!你怎么啦?不愿意啊?……不愿意也别这样啊你?!”

  他追到了演出厅里,把我拦腰抱住了,还在问:“你到底怎么了呀?嘿,哥们儿,又哪儿不对劲了?”

  我用力地挣扎,拍打他,疯了一般。

  他猛地一摔,把我按在了沙发上,扭住了双手,我仍用脚去踢他,踢了两下,便无力地躺在沙发上了,又拼命地把头向后靠去,妄图把自己埋进沙发的海绵里,躲避一切使我不堪的东西。

  何方舟用怪怪的眼神注视了我好久,然后点燃了一根烟。

  他深深地吸烟。远处门灯的幽幽灯光穿过灰蓝色的烟雾,打在他的脸上,在他皱起的眉际间班驳起伏。他缓缓地说:

  “对不起,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我说:“是。”

  他说:“我跟你关系这么好,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呢?要不今天我不能弄成这样啊。人家刘梅……还在你房间里呢……”

  我说:“活该。”

  他说:“那我得跟人家解释一下去……唉,这可怎么说呢?……”

  我说:“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谁让你瞎操心!”

  他说:“这怎么能是瞎操心呢?我不是为了你好吗?要不是你……嘿嘿,哥们儿,你一定试过了吧?跟女人上床的滋味儿可比一个人撸来撸去强多了吧?”

  我说:“滚。”

  他说:“哎,你跟我说说,你那个女朋友是什么样儿的?是罗马时光的吗?哈,你小子不简单啊,小小年纪……我还说你是林黛玉呢,没想到是唐伯虎。”

  我说:“你让我静一会儿好吗?真的,你别烦我了,真的,我求你了。”

  “好好好,”他说:“你小子真不老实。”说着他转身走去,在门口又停了一下,回头说:“别太晚了,小心着凉。”

  他是在关心我么?是的,这关心从容自然,正常客观,是温馨的友爱,是诚挚的情谊,却不是那种带着幸福眩晕的爱呀,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不是在为难自己么?明知道不可能,明知道不可以,却还在等着、盼着、幻想着、渴望着,我这是傻,这是变态,这是有病啊!

  我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想得通,可就是抗拒不了,这是真实的状态与想法,它沉甸甸的不可回避……小飞如残梦,破碎边缘的锐利切割着我,让我流血和痛苦。而他呢?何方舟,自古多情空余恨,又有谁知道恨是对自己最大的折磨?

  何方舟应该是去和刘梅解释去了,残局他来收拾,我只能象狗一样蜷缩在沙发的一角,忍受着根本不能向任何人说出来的痛楚,打落牙齿吞入肚子里,徒命挣扎。

  为什么我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我会喜欢男人呢?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快问一千遍一万遍了,问得不想再问,此刻我更加疯狂地思念起小飞来,因为至少小飞是喜欢我的,至少小飞不会拒绝我!他喜欢摸我的鼻子,喜欢让我牵着他的手轻轻地行走,他在离开我的时候会扑在车窗玻璃上看我,无言又尖利地哭泣,那眷恋难舍的眼睛里滚落大滴大滴的泪水……

  我从沙发上爬起来,缓缓走到墙角去,打开落了灰尘的录音机。

  乐曲一下子倾泻在黑暗中,我一动不动站着,听,听每个音符飘起又落下的感觉,在感觉中温习小飞,一遍又一遍。

  我并未发觉自己其实在舞蹈,那一刻灵魂似乎已经脱离了肉体,飞走了,不在了。灵魂不在,思绪左右支配着我的躯壳,我在拼命又无意识地奔跑腾越,尽管脚步只是重复着一个又一个圆圈。

  突然,大厅的门再次被推开了,何方舟扑了进来,一把抱住了我,叫:“肖!干什么呀呢?!你怎么啦?!”

  重重地栽倒在他的怀里,我才发觉,我身上竟然是一丝不挂的,我竟然挣脱了我的束缚,撕扯下身上的所有衣物,狂迷的、张扬的、疯颠的、痛苦又无知地裸舞着……

  何方舟的声音都透着一种痛了,他急忙脱下外套裹住了我,叫:“你疯了啊你?你到底怎么啦?!”

  我脚下一滑,踢到了一个空酒瓶子上,“当啷”一声脆响。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然喝下了整整一瓶烈性的洋酒,我浑然不知,一定是在瞬间,一定是一口气干完的。此刻,我的头很沉,心跳得象要飞出来了一样,仿佛浑身的血液在倒流,要沸腾起来了。

  我失控地叫:“小飞!……何哥!!……”

  我不支地往下栽去,双手触地,抓住了酒瓶猛地向自己的头顶砸去……热乎乎的血滚了出来,湿了头发,竟没有痛觉。

  我听见何方舟在大声地叫,感觉到他抱起我狂奔,我认为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得如同飞天。

  我努力地定了定眼神,自己竟然已经在门外的街上了。

  我看见何方舟满脸都是汗水,气喘吁吁地喊着我的名字。

  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悠悠转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省人民医院外科病房的病床上了。何方舟坐在床边上看着我,几个罗马时光的服务员也坐在一旁,一根输液管子绕过他们目光的缝隙连接到我的胳膊上。

  头很痛,感觉皮肉发胀,又很痒,我伸手去摸。

  何方舟叫了起来:“醒啦!……快快,别动!”他拉住我的手。旁边的人也唏嘘了起来,我都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何方舟说:“你总算醒了,嘿嘿,破了一个大口子,缝了五针啊,还好没脑震荡,你小子脑袋够硬……”

  这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是受伤了。是的,外伤在头上,内伤在心里,外伤可以缝合,但心里那么大的一个破洞呢?该用什么来缝合?外伤是我自己造成的,内伤呢?内伤也是我自找的,我知道是这样的。没有人逼我这样,是我自己。我的处境,我的欲求,我任性地走着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这是多么荒唐可笑啊,我,即便是撕破了所有衣服在拼命放纵,即便是麻醉了自己疯狂裸舞和自残,我仍无法成全我那非一般的爱啊。

  我那无辜的爱,我所有的不舍、悲哀,竟然都是一场自找的幻觉。

  我凄然地闭紧了双眼,什么人也不想看见,什么声音也不想听到。

  同事都告辞了,只有何方舟留了下来,坐在床边儿上,抬头看着葡萄糖瓶子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往下掉。

  然后他说:“肖,你别担心,很快就好了,以后别那么傻了。”

  我不睁开眼睛,也不说话。

  他说:“我帮你给你舅舅送个信儿吧,他们也好来照顾你。”

  我说:“别。”

  他说:“你没人照顾怎么行呢。”

  我说:“我……外公年纪大了,我不想让他知道。我舅舅他们,我根本也不想见……何哥,你不能陪我么?”

  他点了点头说:“好吧,等下我跟老板请个假。”

  我说:“你帮把我的日记本和钱包拿过来……我的衣服呢?”

  他说:“衣服我已经帮你拿过来了。呵,你当时光着屁股,头顶上、脸上都是血,给医院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幸亏你是喝多了,要不还当你是神经病呢。”

  我说:“就当我是疯了吧。”

  他说:“我还是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就算你心里有别人,看不上人家刘梅,也不至于这样吧?你……不会是真有毛病吧?”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说:“你就当我是有毛病吧。”

  他说:“不行,你心里肯定藏着什么事儿呢。肖,你当我是朋友是兄弟不是?如果是,你就跟我说说,无论什么事儿,说出来就好。你都告诉我,不要憋在心里,真的,你这样……我看着心里难受,我心疼……”

  我看见他的眼圈一下子红了,他把头迅速地转了过去,望窗外。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哭了,但我知道,他说他心疼了,就一定是心疼了。可是,我能告诉他么?我说得出口么?他不是曼丽姐,那是个见识过花花世界千奇百怪的女人,是她把我带进了茫茫黑夜里,推进了阿辉的怀抱;他也不是刘大伟,那个痞子什么也不在乎,在他的概念里一切就是玩玩儿,玩女人也玩男人,或者也在玩他自己;他更不是小飞……小飞啊……他是何方舟,遥远又亲近,熟悉也陌生。

  我们再接近,也抗拒不了同性相斥的本能了。

  我深深地凝望着他,终于又深深地摇头。

  他说:“好吧。你不说就不说,只是以后别这样了。”

  我说:“好。”

  下午的时候,何方舟从银行取钱回来,买了些生活用品给我。他把存折还给我的时候,见四周没什么人,便压低了声音,悄悄地说:“你小子怎么有那么多钱呢?还真看不出来!”

  我敷衍说:“是我父母留给我的。”

  他说:“留给你讨老婆用的吧?”

  我说:“是的。”

  他鬼笑了一下,说:“那你还不快点加油,别挑三拣四的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刘梅提着一个水果篮子挤了进来,看到我,她仍是满面通红的,把水果篮子放到床边的桌子上就坐下了,并不说话。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气氛很是尴尬。

  何方舟因为昨天的事儿,更不知该怎么开口了,他一定和我一样,心里是没有想到刘梅会来的,昨天,他的好心变成了闹剧,我的反常造成了残局,这个有些腼腆的弱小女孩子怎么还能来看我呢?

  可是她还真的来了。

  我用闪躲的目光看坐在我面前的她。她身穿一件米色半长的斜格子花毛衣,一条浅灰色的筒裤,整体还是清爽整洁的。她有粉嫩的脸蛋和细长的眼睛,睫毛密密的,眉毛长长的,长发挽在脑后扎了一条马尾巴,是个比较端庄的女孩。

  结果还是刘梅先开了口,说了一句:“你好点儿了吗?”

  这是我们之间开始的第一句话,她的声音那样低柔,尽显着她的贤良。虽然她没有抬起眼睛,但那些抖动的睫毛还是出卖了她的聪慧。她的确是喜欢着我的,我是她的初恋,虽然她并不懂我,不完全了解我,但是她懵懂地接近着我,带着对异性神秘的向往,服从没有章法的感觉,走入我的生活。

  我说:“好些了。谢谢你。”

  她抬起头来了,看着我,脸先是红了一下,又突然地“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立即用手掩住了嘴巴。

  我愣了一下。看着她盯这我的头看,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头,才想起自己是因为缝合伤口而被剃光了头发的。我没有见过自己光头和尚的样子,猜想一定是很难看,很滑稽可笑的。

  刘梅坐了一会就走了。何方舟剥开她送来的橘子,递给我吃。橘子很甜也很凉爽,我吃了两瓣便叹息了。

  我问:“她好象不是本地人吧?在罗马时光呆多久了?”

  何方舟说:“她家好象是东北的,在这里打工,住她表姐家里。做多久了就不知道了。”

  我说:“哦。”

  他说:“怎么了?有兴趣了?”

  我说:“别胡说。”

  他说:“她对你可有意思了。你可能没注意过,每次你在台上跳舞,她都抽空偷偷从楼下跑上来看你。听说,她还跟老板说申请调到上面来呢。”

 

裸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裸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裸舞

十年前在舞蹈学校读书的肖,爱上他老师的傻孩子小飞,压抑无奈现实,无钱无贵,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真实的感情。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