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唯愿与君长相依 > 正文

唯愿与君长相依_唯愿与君长相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6/3 15:16:34热度:

《唯愿与君长相依》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精彩阅读:傅青睿似乎被吓了一跳,他的身体晃了一下,侧头一看原来是岳孤名,神情放松了下来,这才小声说道:“师傅,一会就是互相敬酒的时...

唯愿与君长相依

僵了几秒,傅青对岳孤名道:“这次父皇得救,全靠先生,青词近日有些事,所以拖到现在才来探望,还请先生勿怪。”

岳孤名神情淡淡,语气也很淡:“殿下严重了,陛下已经赏赐了在下,这些小事殿下不必放在心上。”

小事?为了救父皇,至使自己内力全失,甚至重伤垂死,是小事吗?不知道为什么,傅青词听到岳孤名的话,瞬间有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恼怒,只是这恼怒她不知道是对恼怒岳孤名的,还是对自己的,她如鲠在喉,半晌不语。

愤怒使人平静。过了一会儿,傅青词反而镇定下来,她端起桌上的茶,低头轻轻抿了一口,唇角一弯,笑道:“哦?青词浅薄,不知在先生看来,什么才是大事?”

岳孤名一听此话,忽然怔住了。

话一出口,傅青词又有些后悔了。这阴阳怪气的语气算什么,赌气吗?不是决定要放弃了吗,放弃那些不该存在的感情,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顺着他的话,正好可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这不是正好符合自己的心意吗?

可是,为什么要反驳?

又为什么,听到他用若无其事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会觉得恼怒?

然而,话已出口,便是覆水难收。傅青神色郁郁,抿唇不语。

岳孤名显然也因她反常的语气和内容愣了下,他微皱着眉,气氛忽然变得尴尬起来。

小太子站在傅青词身边,一会儿抬头看看自己的皇姐,一会儿转头看看自己的师傅,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过了会儿,他用手轻轻拉扯自家姐姐的衣袖,低声说道:“皇姐,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他的声音不大,但傅青词和岳孤名却都听到了。

一时间,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傅青词为自己的不理智暗自懊恼,她竟然因为岳孤名的一句话而失去了一贯的平静,说出这样负气的话来。正在自责失言的时候,却看到岳孤名的神情变得捉摸不定起来,然后他的语气也开始变得意味不明,“大事,应该就是恭喜殿下,得到如意郎君吧。”

“啪”,傅青词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她却毫不在意,而是站起身来,素洁的脸色瞬间发白,而后快速涨红,连声音都有些发抖:“你说什么?”

傅青词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她今年已经二十岁,早就到了该成婚的年纪,可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到现在还迟迟没有成婚。这在天启已经可以被别人拿来诟病的了,傅青词从不在乎旁人的说词,她在乎的是自己的心。她在乎的是自小和她一样失去母后,如今势单力薄的太子。

虽然平日里也能听到一些闲言碎语,但傅青词都一笑置之,哪怕当众被那些公子哥们拿来暗喻,她也从不在意。可是今天,她却从岳孤名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那句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插在了她的心上。

他是什么意思,是暗指她嫁不出去吗?还是他知道了她的心思,暗带嘲讽的告诫?哪怕她倾心于他,却从未想过要将他绑在身边。难道他以为自己会就此赖上他,所以急着希望自己快些下嫁于人吗?

一时间,羞愤,屈辱,伤心,失望等种种情绪,一齐涌上心头,傅青词的手扶住身边的桌子,指节用力到泛白。

岳孤名不曾想到,傅青词听了他的话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他的表情十分困惑,“公主殿下,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快要成婚了吗?”

成婚?这话从何说起?傅青词心中震动,这么大的事她竟然毫不知情?可是,岳孤名的表情不似作假,若真有此事,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傅青词稳住心神,压制着胸中杂乱情绪,问道:“先生何出此言?青词不明白先生的意思。”

岳孤名的神色更加困惑:“昨天陛下召见在下,还赏赐了很多钱财。”他面色微滞,皇帝的话言犹在耳,“你既然不愿入朝为官,那就不要与朝廷有任何牵扯,虽然朕对你教导睿儿心存感激,但你不要忘记,两年之期一到你就会离开京城。而青词,她是朕的女儿,她未来的夫婿也必然是身份尊贵之人,朕已经为她寻好了驸马,待到时机成熟,便会赐婚。”

岳孤名明白皇帝的意思,傅青词作为长公主,身份尊贵,绝不会嫁给一个没有身份的江湖人的。不错,他们之间地位悬殊,身份有如云泥之别,他确实对傅青词有几分喜欢,但仅仅是因为她这个人而已,从来不是她高贵的身份。

脑中不自觉的突然出现多年前的画面:皑皑白雪,北风呼啸。破败的茅屋中,华服裘袍的女孩,笑嫣如花。她对地上抱着身受重伤父亲的男孩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接你走的。

我会回来接你走的。

可是,她那一去再也没有回头,很久之后,只剩下孤独的男孩和他父亲早已僵硬的尸体。

酸苦涩突然涌上心头,岳孤名垂下眼眸,掩去所有悲伤,低声说道:“在下虽然是一介草民,但也绝非攀龙附凤之徒,殿下若要择婿,在下希望,是殿下心仪之人。”

心仪之人?傅青词越发听不懂岳孤名在说些什么,但她直觉事情似乎另有隐情,他说她快要成婚了,可是她都不知道这件事,岳孤名是从何得知的呢?对了,傅青词脑中灵光一闪,他说父皇昨日召见了他,难道是父皇和他说了什么?正当傅青词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夏涵从外面走了进来,禀报道:“殿下,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再不走就要误了时辰。”

傅青词一醒,这才想起此番来到东宫的目的,此事一时不好说明,只能等到有机会在问。想到此处,傅青词道:“此事我会去问父皇,就不劳先生多虑了。”她低头看了看早已穿戴整齐的太子,说道:“睿儿,皇姐带你去参加中秋宴吧。”

小太子早就被岳孤名和傅青词之间突然出现的古怪气氛,和奇怪对话弄的晕头转向,师傅说什么?皇姐就要出嫁了,这怎么可能呢?他想不明白,一向疼爱皇姐的父皇为何会突然为皇姐选驸马,她不想让皇姐选驸马,那样会分走皇姐对他的宠爱。

正当傅青睿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听到傅青词说带他去参加中秋宴,他便将那些想不明白的问题抛到脑后,高兴的应了。只是刚一迈开步子,傅青睿忽然眼珠一转,对站在原地的岳孤名说道:“师傅也陪着睿儿一起去吧。”

岳孤名不喜欢那样的场面,所以对中秋宴并无兴趣,淡淡道:“中秋宴是宫中盛会,有资格参加的都是身份尊贵的大臣,我只是个小小的上书房行走,还是不必了吧。”

太子脸上露出浓浓的失望神色,抬头看着傅青词说道:“皇姐,你说说情,让师傅也跟着我们一起去吧,只要师傅在睿儿就什么都不怕。”

傅青词看着傅青睿可怜的眼神,声音不觉软了下来,轻声说道:“睿儿听话,师傅不喜欢那种地方,有皇姐陪着你还不够吗?”

“皇姐”,傅青睿欲言又止,以往他也是有皇姐陪着的,可是,皇姐也不能给他足够的底气。而且,皇姐到了那里就会和他分开,去和那些女眷在一起。那些公子哥们从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中,每每对他冷嘲热讽,他一点也不喜欢那种感觉。

傅青睿想到上次,岳孤名将嘲笑他的周天陵打跑,他就特别开心,觉得他总算出了一口气,所以他希望这次师傅也能跟在他身边。

看着傅青睿带着祈求的眼神,傅青词觉得所有的话都堵在了胸口,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明白他在想什么。沉默半晌,傅青词才转过头,轻声对岳孤名道:“先生是父皇亲自指给睿儿的师傅,就算只是上书房行走的身份,也算是太子身边的人,如果要随太子一同参加,也并无不妥。”她深吸了一口气,真诚的看着岳孤名的眼睛说道:“不知道,先生可愿意赏脸接受青词的邀请,陪太子参加中秋宴呢?

想不到傅青词竟然会主动邀请他参加,岳孤名低头沉思,他刚才的话好像冒犯了她,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处,但傅青词刚刚茫然的语气和震惊的表情,好像对他说的事情还不知情。女儿家终身大事,他鲁莽的说出来,确实有些不妥。

岳孤名说不出道歉的话,那么答应她的请求,就当赔罪也好。想到这里,岳孤名对傅青词点了点头,第一次,因为歉意而答应了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宽敞的宫殿中,礼乐声声,丝竹萦耳,巨大的宝鼎中燃烧着粗大的香烛,处处雕梁画栋。两边的席位中坐满了朝中大臣,世家公子。另一边,傅青词和傅青溪两位公主坐在一侧,与一众命妇,小姐,郡主等同宴。

岳孤名坐在太子旁边,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他重伤未愈,不宜饮酒,即便是这样隆重的场合,他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皇帝端坐龙椅,面带微笑,不远处坐着众位嫔妃,满朝都是其乐融融歌舞升平的景象。岳孤名却觉得索然无味,他看了眼旁边的傅青睿,小太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正襟危坐,神色郑重,完全没有了在东宫时看到的随便和在傅青词面前的撒娇软弱。

岳孤名心下感叹,果然是身在皇家,规矩严格,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孩子也被教导的谨守规矩。

可是,看着看着,他却发现太子虽然坐的笔直,但脊背却显得非常僵硬。岳孤名不着痕迹的往傅青睿的身边靠了靠,低声问道:“太子,你怎么了?”

傅青睿似乎被吓了一跳,他的身体晃了一下,侧头一看原来是岳孤名,神情放松了下来,这才小声说道:“师傅,一会就是互相敬酒的时候了,那些个大臣都会来给睿儿敬酒。”傅青睿的深情有些怯怯的。

“哦?”太子这么小还会有人来敬酒?岳孤名皱眉问道:“以前也是如此吗?”

“不是,是从去年开始的,年夜的时候三皇兄带着一众大臣来给睿儿敬酒,父皇也没有反对,三皇兄说,睿儿已经长大了,又是太子,所以该学着成熟了。”

成熟的定义就是喝酒?岳孤名听了傅青睿的话沉默的低头看着桌上的酒壶,久久无语。

唯愿与君长相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唯愿与君长相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唯愿与君长相依

作为天启的长公主,傅青词从来都知道自己所要背负的责任。多年前的一场大火,不只燃尽了关于母后的所有,也烧光了她纯真快乐的童年。从此,父皇的身体越发病弱,而作为太子的弟弟却年幼无知。一面是国亲王权倾朝野的压迫,一面是独自支撑势单力薄的孤独,但她是长公主,从来都没有退路。面对政敌之子多年如一日的倾慕,傅青词一直在感情与利益之间挣扎,理智告诉她应该答应,可是情感上她却从未感觉到开心。她以为她这一生不会再有爱情,直到岳孤名的出现,才让她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全部寄挂在对方身上。可是,当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