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

  • 热度:
  • 时间:2019/7/20 20:43:27
  • 来源:书香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丑又怎样,照样活的恣意快活。

精彩章节预览

痛,钻心的痛,来自于面前的男人。到底是为什么。

她还未来得及出口,意识已然消散,再次醒来的时候,那种疼痛仍旧在,只是有些许的不同,猛的睁眼才发觉,四周变了个地方,身子一滞。

这是哪里?

环绕四周,正想仔细打量之时,身旁一个女人声音轻柔唤道:“王妃醒了?”随之一只温热的手摸向她的额头,起身眉尖蹙起,“珠儿本想找些药给夫人涂抹,可那些趋炎附势……”

不待珠儿说完,女子便喃喃自语:“王妃?”那珠儿所说的是王妃么?她?

珠儿嘀咕着什么,她已经无心思去听,见珠儿起身走去一旁桌子上面,端起半碗清茶朝着她走来。

女子脑子一片空白:“我,是谁?”微微晃了晃头部,这下可把走近的珠儿吓的够呛,清茶就这样消失在她的视野中,不由的心底惋惜,此时她口里很渴的啊。

“王妃!你怎么了?”珠儿惊慌神色快步走来,清脆瓷碗碎裂声骤然响起,“王妃可仔细点……”伸手去扶。

“哟,王妃可真是柔弱呢。”尖酸讥讽从门口处飘来,令她不由蹙眉,扬眉看去一人逆光而来,待看仔细倒是个美人胚子。对此她不答。

珠儿也紧皱眉毛狠瞪过去:“侧妃怕是来的不是时候,我家主子身子不爽利,准备歇下呢!”

闻言那人冷哼:“这就是姐姐教导处来的狗奴才么?倒是个忠心的主,只可惜不知轻重的一条狗罢了!”语调一沉,轻撇身旁丫鬟,后者立刻意会上前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清脆刺激她的耳膜。

她眸子沉了下,微微调换下姿势,将丫鬟拉过身来反手就是一下‘啪’一退,丫鬟顺势倒退到在地上,正是瓷碗碎裂地方,那丫鬟龇牙咧嘴的。不过几秒内,珠儿还未反应过来,转过头来看着自家主子:“夫人……”

“扶本王妃起来。”她略带虚弱,毕竟这副身子才受过刑吧?

“花少蝶!”那侧妃冷眸,“妹妹替你教导奴才,却这样对待,可否失了礼数?”

原来她叫花少蝶啊,闻言嘴角翘起:“礼数?妹妹都不懂的教导自己的奴才,还前来多管闲事?本王妃院内的人自有我来处置,何时允许你了?”她丝毫不退让,眸子冷如霜,令侧妃不由颤了几分。

此话让付桃夭脸色一变,眸底闪过狠辣:“可妹妹瞧着姐姐不像会去管教呢!这府内上下大小事妹妹可是掌管着,自然有权利管个狗奴才!”说罢嘴角扬起,一副高傲模样,“来人!这奴才以下犯上不懂事,往后若是出去那便是丢了咱怡亲王府的脸!”语气微顿,话锋一转变得温柔起来,“那不如,直接刮了她的脸,让她无颜见人可好?”

此话一出,跟付桃夭身后的两个壮丁立刻上前向珠儿伸手。

竟如此放肆?

“我看谁敢动!”她声音森冷,带着威慑力令那俩人脚步顿住。没想到原主竟是被如此欺负的主,一个妾能踩在她的头上?

“怎么?给点颜色就开染坊?妹妹作为管理的人,在府中做的决定,你有什么资格?”付桃夭扬眉眯眼,略略不悦展现。

尽管她之时侧妃,可王府中诸多之事,皆有她来打理的,手中的权哪怕是她那嫡姐,都是不能比较的。

“是么?那按照妹妹所言,这府中上下可见许多如珠儿一般无辜受罚的人了?”付桃夭的话让她心中不由得一沉,想必自己身上也是眼前女人的手段了。之间付桃夭脸色越渐傲慢,让她心生厌烦,此时身子略好一些,下一秒猛地朝着付桃夭踢去。

‘“啊——”付桃夭狼狈趴在地上,不可置信看着她,狠道:“你找死!”此话令她嘴角嗤笑,她可是个特工,简单的拳脚是必须的。

微微舒口气漫不经心瞥了一眼付桃夭,眉眼间带着讥讽,缓慢坐在一旁看着没有水的水壶:“我找死?”声音缓慢,语气越加泛起温柔,“妹妹不过侧妃,自古一夫一妻制,你也不过是个妾罢了,就这么跟本王妃说话么?”本王妃三字,咬的极其重。

果然,付桃夭恼羞成怒看向那群愣住的壮丁:“愣着做什么!快去把那贱人给本妃弄开!”此时她也顾不得什么礼数,直接在花少蝶面前唤了本妃。

可那些人见花少蝶先前的举动,尽管看起来像个柔弱女人,心底终究还是怕。

“你们在做什么?”冰冷的男生传入她的耳朵里,竟如此的好听令她一阵失神。

循声望去门口处站着约莫八尺左右的男人,正疑惑便见满屋的人齐齐下跪:“参见王爷。”付桃夭瞬间转换神色,可怜巴巴:“王爷,妾身担心姐姐伤势,便寻思前来探望,可不成想姐姐如此对待妾身……”一边说着还一边虚弱起来泪眼婆娑,“甚至还……”吸了吸鼻子,泪水顺势而下。

男人皱眉,冷眼看着花少蝶。

花少蝶真的很烦,脑子里面一直在灌输着似乎是原主的记忆,可自从醒来就一直没有消停过压根没时间去好好琢磨。

“王妃就没有要解释的么?”白安逸紧皱没看了眼脸上半张脸都是胎记的花少蝶,一阵嫌恶。可见花少蝶并没有往日的懦弱之时,心底划过探究。

要她解释什么?局势难道不明显么?嘴角抿起,记忆中这人是白安逸,名字倒是好听可人怕不是个没脑子的人吧?心中吐槽强忍着头疼冷哼:“解释?明眼人都知道是她来找茬的,臣妾不过做出王妃该有的姿态,那知她不懂礼数还恶人先告状,王爷,臣妾一个王妃难道还没有教训个妾的道理么?”

这话让白安逸一愣,付桃夭身子也顿了下,眉间微蹙瞥了白安逸,自家王爷她自然清楚的很。

白安逸略沉眸子,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道出:“桃夭向来温柔可人,怎会无辜生非?”一把搂过付桃夭的身子挑眉认定此事是花少蝶一人挑起的,“王妃出手伤人,不知悔改反而恶人告状,实在有失风范,罚闭门思过,静思已过,以此来警告他人要遵守规矩……”话音后面还未落下,花少蝶当场怒了。

“臣妾倒是觉得王爷需要看大夫了。”

“哦?”白安逸颇有风度的静静一笑,“王妃此话怎讲?”

本站为广大网友整理了文笔强大的古风好文,都是些好文笔、质量高的古代言情文,每一本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 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

    万古帝女,全家惨死,借传世之宝,独留一缕残魂。废柴?丑八怪?化妆成丑女,是因为倾世容颜太惹眼?体内神秘气团,助她屡得奇宝,别人只能干红眼。天价丹药一枚难求,火焰药组甘愿为她无限炼制。隐藏真正实力,只为狠狠的打脸。她的萌宠看似未成年,其实是所以灵兽的祖师爷。伤她之人,必死无疑,伤她所爱之人,碎尸万段。众人倾慕的邪王,冷若冰山,俊美如仙,只对她一见钟情,心心念念。邪王幽蓝的眸里只容得下她一人,朵朵白莲花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都只能得到一个字,滚。

  • 冷宫医妃:王爷别来无恙

    “王爷……纳妃子了?”苏长清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看向了自己唯一的一个贴身婢女白玉。“……是的。娶得是军师之女,奚珺。”白玉眼眶有些红,似乎是在不平。苏长清惨淡一笑。三年了。她这个苍澜王爷的正妃子,一直独守这个如同冷宫一样的地方!甚至连他纳侧妃了都不知道!

  • 邪君盛宠:爱妃哪里跑

    她自幼被当成杀戮机器来培养的女杀手,穿越到了一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她前世手上满是鲜血,这辈子不想再沾染杀孽了。但……“你容得下她,她容不下你。”三年前本应是皇上却被人下毒陷害的邪君,淡淡的扔下这句话,离开了。她却因为心慈手软,被关入了地牢甚至大出血休克!既然如此……这嘉王府,伤害过她的,都得死!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