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 > 正文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0:59:52热度: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二夫人见况忙抽出娟帕缠上毛豆豆的手,还是不死心的再看了看毛豆豆的脸,才眉宇一皱过去城主身边:“李爷,这刑罚也行了,飞扬无...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

  晴好的天,青山绿水,花团蒲柳间,却有人做着无良的勾当。

  花家二夫人与城主李素海带领一干人等,守在“唯心湖”畔,盯着太阳数日头。

  午时刚到,二夫人忙说:“李爷,午时已到,可……可以了吧?”

  李素海也仰起脸,摆摆手唤来两名壮汉:“拉出来吧。”

  壮汉挥舞着满是肌肉的手臂,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湖里拉出一只水笼,里面一名女子,现已成了尸体。

  “把她拖出来,看看是不是死绝了。”李素海又道。

  壮汉听令,却笑着说:“爷,想来也不必看了,泡了两个时辰,怎么也死……啊!”

  “咳……额咳咳……”

  没等壮汉去探鼻息,那笼中女子竟凝重眉心,嘤咛一声咳出一口水来。

  这可吓坏了一干人等。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二夫人花容失色,一张脂粉脸吓的更白了,实在搞不懂这被禁了两个时辰湖底的女人,居然还能活着?!但一看事未办成,赶忙继续哭喊,跑上前扶起地上女子:“飞扬,飞扬!你没死啊?你真的没死啊?”

  花飞扬,花家嫡女,一个千人唾万人骂的著名丧门星,命硬的克母克兄克四邻,终于在十五岁被人浸了水笼,然,两个时辰……两个时辰自然是死的透透的啊!瞅瞅,泡的跟白斩鸡一样,白胖白胖!

  只是花飞扬已去,黑无常一个拂尘,便把毛豆豆的魂魄丢进这白斩鸡的驱壳。

  毛豆豆脑袋一热,死前的画面飘过,那一条条挂着腿毛的双腿,实在是触目惊心,一睁眼便吐了一地酸水,捂头嘟囔:“我嘞个苍天,以后再也不吃山药了……”

  李素海也惊着了,难以置信的来到水笼前身边,使劲儿睁着眼瞳盯着毛豆豆瞧:“你,没死?”

  毛豆豆捂着发胀的脑袋,暗自咒骂那糟瘟的黑无常,即便还阳,也找个好点儿的人物!怎么刚回来,就那么多人盼着自己死!

  “是,我没死,也不想死。”毛豆豆直言不讳,撑着手想站起来,不料却被尖锐石子划破了掌心,疼的呲牙咧嘴。

  二夫人见况忙抽出娟帕缠上毛豆豆的手,还是不死心的再看了看毛豆豆的脸,才眉宇一皱过去城主身边:“李爷,这刑罚也行了,飞扬无恙是她命不该绝,不如让我带她回去,日后禀明了县太爷,再定夺吧。”

  李素海转转眼珠,点了点头。

  ……

  毛豆豆跟着二夫人上了马车,胃里一阵阵的恶心,心中一阵阵的犯堵,怎么就毕了个业,毕到了几百年前?一个小时前穿着学士服,一个小时后跟一浓妆艳抹的娘们儿坐马车?黑白无常又是什么鬼?难道真有重生的事儿?

  半晌,毛豆豆才揉揉疼痛的额头,叹了声气。

  二夫人听见,拿眼角看向毛豆豆,心中不忿,更不愿说话了。

  要说二夫人的脾性,简单易懂,用一个字就能形容:贱!但毕竟是个人,连起来给个全称:贱人!

  两人一路无语,任由华丽马车晃荡,好容易来到花家大门前,二夫人被人搀下了马车,却没有人管毛豆豆的死活,她只得咂咂嘴,灰溜溜的下来,抬头一瞧花府……

  “我靠……”

  不怪毛豆豆惊呼,那大红门墙高十丈,四头雄狮两边靠,八根金柱浮雕麒麟踏云,门槛都印着仙鹤松柏,映了松鹤常青的景,更别说翠玉金字的扁,硕大的浮着“花府”二字。

  只是没等花飞扬感慨,花府的大门被小厮敲开,二夫人信步就走了进去,哪里还有早前关照她的样子。

  毛豆豆看看身边小厮,小厮却白了她一眼,拉着马车就转去了后门。

  凉风呼啦啦的吹,毛豆豆再死一回的心都有了。

  二夫人进了花府,便遇上早就等在门前的芙娘,芙娘是花飞扬的奶娘,这会儿见着二夫人回,她忙迎上去,眼泪啪啪的落:“夫人,扬儿她……”

  二夫人冷哼一声:“丧门星就是命硬!出去吧,她就在外面,还好她自知卑贱,连门都不敢进。”

  芙娘亦是满眼惊讶,可心里却是狂喜,抹了把泪就要往门外跑,却听二夫人唤道:“把她领走,别进府上让老爷生气!”

  芙娘应了一声就窜出门外,瞧见站在门前呆滞的毛豆豆,鼻子一酸又哭了起来,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扬儿!好闺女!你果然是命硬啊!”

  毛豆豆嘴角再抽:“阿姨,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芙娘赶紧点头,开心过了劲儿,对阿姨这称呼竟忽略了,抓上毛豆豆的手就带去了花府偏院,穿过杂草丛生的门厅,才看见那好似鬼屋般的落魄庭院。

  毛豆豆放眼一瞧,心下一沉,菊花一紧!吞了三口满溢的吐沫,才颤巍巍的指着破烂的窗户,透风的门板,干枯的水井,发臭的池塘问:“我就……住这儿?”

  芙娘一怔,上下打量了毛豆豆一眼,却没回话。

  毛豆豆径自走进屋内,一股子霉味儿恒生!也不知道多久没透过阳光了,坐上床铺看看四周,恨不得再次回到阎罗殿,戳瞎黑无常的双眼!

  芙娘瞧着不对劲,不知道毛豆豆想些什么,便走到身边问:“扬儿,你可是呛了水,哪儿不舒服?”

  毛豆豆摇摇头,却抬手看看掌心,把二夫人那粉了吧唧的手绢拿掉,只觉眸中一亮:“我靠?”

  伤疤,没了,干干净净,白白嫩嫩。

  芙娘再次皱了眉,又问:“你真的……没事?”

  毛豆豆堆上笑容,转转眼珠子:“没事没事,就是泡水泡傻了,您把以前的事儿跟我说说,我怕忘了!”

  芙娘不解的再看毛豆豆一眼,试探性的说:“你是大夫人生的嫡女,但在肚子里时,相士给你批命,说你天煞孤星,克双亲克兄长,克四邻……”

  毛豆豆干笑:“得谁克谁呗?我还真不挑人儿。”

  芙娘对毛豆豆的转变有些疑惑,只好再说:“……,老爷大发雷霆,不相信相士的话,老爷当时有四个儿子,却没有女儿,很期待你的出生,只是没料到你方落地,大夫人便辞世了。”

  “我还真争气啊!”

  “……,大家都说你……说你是丧门星,要除掉你,但是老爷说虎毒不食子,就把你养在了别院,不许你出去。六岁那年,你一直都没出过门,老爷想着六年都相安无事,中元节那天,便带你到水边看水灯,岂料你不小心……把兄长花飞舞推进了河里,河水太深,飞舞被拉上岸时,已气息全无了。”

  “说我是丧门星都不亏心!”

  “……,老爷气的大病了一场,之后再次将你锁在后院,大家都怕接近你,也就没人来照应了,我就带着你绣一些娟帕勉强度日,只是前几日,城中庙会,你实在想看看外面,求着我带你去,我想着你也是可怜,就应了你,不料你十几年避世,虽不养尊处优,但常年不见日头,这皮肤是白皙剔透,摸样也可爱至极,一出门便被程家那轻薄的四少爷盯上了,我守着娟帕,你便独自游玩,不料被那程家四少爷逼近小巷,你为保全名节,抓了藤条刺进四少爷胸膛……”

  毛豆豆实在听不下去,抚着脑门儿直发蒙:“就我这命,方圆五百里最好别住人……”

  芙娘以为毛豆豆泡了水转了性子,心里十分担心,慢慢坐上床沿,抓了毛豆豆小手:“扬儿不怕,无论日后如何,芙娘都养着你!”

  毛豆豆斜斜眼,淡问:“您就不怕我把您也……”

  “胡说!我养了你十五年,若你真克我,我还能在这儿吗?再说来,我把你当自己女儿,若真要拿我的命换你的,芙娘也认!”

  毛豆豆睁大眼眸,竖起大拇哥:“芙娘真是条汉子!”

  芙娘瞧着毛豆豆的脸,那之前懦弱的样子早已不见,也不知是福是祸,但人能坚强,自然是好事,便把花家所有的事情,都细细讲述了一遍。

  毛豆豆听完浅笑,只是一句话:“我爹既然有七个老婆,一堆儿女,自然不愿养我这远近驰名的扫把星,明儿我就想办法离开花府,芙娘可愿跟我走?”

  芙娘摇摇头:“如今……想走怕是不成了。”

  “怎么?您还等着我结婚生娃啊?”

  芙娘抚了把毛豆豆发线:“你没有死的消息,程家定会知道的,想必,有的闹了。”

  ……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

一朝穿越,毛豆豆竟成了红透了半边天的丧门星!克母、克兄、克夫、克四邻!凡是能喘气儿的,一律不挑人儿,得谁克谁!方圆五百里最好别住人!就在叶无落以身试法,将毛豆豆娶回叶府时,毛豆豆问一声:“你为何要娶我?”叶无落笑如鬼魅:“因为要为民除害!”毛豆豆嫁入叶府的第一天,流放一人,克死两人。毛豆豆嫁入叶府后三个月,叶府生意惨绝人寰!大门前寸草不生!叶老夫人看见毛豆豆就肝儿颤!连下人都不把她当人看!然,叶无落却将她捧在手掌心,用温润如玉的声音道:“就不放你走!你能耐我何?”毛豆豆弯唇浅笑,搭上叶无落肩膀,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