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苍天鉴 > 正文

完结文《苍天鉴》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5 7:51:33热度:

《苍天鉴》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全文讲述:云端城的病人没见着,阮衡却已经锒铛入狱。...

苍天鉴

眼见日色偏西,阮衡的面前已经堆起了满满一桌子的酒盏,看着街角仍无鱼素玄的踪迹,他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他本不是个急躁的人,可自从答应了插手徐暮风的事,他的心便莫名其妙地起了变化,仿佛几千年来不曾遇到的艰难险阻正横亘他面前,他一个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然而,至于这种变化从何而起,他却无从知道。

也许接近了凡俗之人,自己也变得凡俗起来!

他默默地告诉自己,不用过于担心,等他完成续梦楼的使命,便可以再次做回当初的自己了。

阮衡站起身,唤了几声小二,见无人应答,便留下几锭银子,拎着药箱下了楼。刚到楼下,他的脸色便瞬间一变。

楼上空无一人,楼下居然满满的。

那小二忙得不可开交,见他下来,笑了笑便送客了。

楼下喝酒的客人见小二口中的贵客下了楼,纷纷投去审视的目光,一霎那间,他们送到口中的杯箸纷纷停住,眼睛里充满了崇敬的色彩。

那是一个气质高华的男子,看似远道而来,白色长袍上却不沾丝毫灰尘,难怪那个小二和店主非说是贵客,死活都不肯让楼下的人上去。

他的手里拎着一个药箱,另外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本《神农本草经》。

什么?药箱?《神农本草经》?

楼下的人笑容突然一滞,接着便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看着那个大夫模样的人出了门径直往云端城方向走去,后面的人突然一跃而起,挤到门口,看着那个背影渐渐远去,脸色也跟着苍白起来。

有个老者拄着拐杖,好不容易挤到门口,眼神中满是怜惜,他颤抖着道:“又一个不要命的,哪个去拦住他?”

那小二和店家默默叹了口气,当初若不是看他是阔绰人,早就劝他离开了。天香楼的二楼归他一人独占,不被别人发现,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如今出了这门,哪个还敢去拦?

“老丈,”旁边有个壮年男子深吸了一口凉气,“我们也不忍见死不救,只是,他竟然要去云端城,我们也没办法,毕竟我们也只有一个脑袋啊!”

“可怜的人啊!”老者长叹一声,便转过头坐回自己位子,默默地合起双手祈祷。人们见那白衣公子走远,便也默默散开。

人们像送死人一样送阮衡的背影离开,不住扼腕叹息。

这时,一个角落里有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突然起身。少女貌似初到大理,对这里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这会儿看着众人惊愕又惋惜的眼神,不免好奇心大发,跑过来拉过那个壮年男子,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这位兄台,为什么说那位公子是去送死?这云端城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去不得?”

那个壮汉觉得手臂被人抓的一痛,身子跟着一颤,正欲发火,回头却见是一个小姑娘,打扮朴素,身后背着个药篓,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南疆话,顿时放松了警惕,随即压低声音道:“小姑娘,这事儿千万别大声,小心被云端城的眼线听见!”说着,他大手一按,小姑娘便被按在了椅子上,那人坐在旁边,一边假装喝酒吃菜,一边悄声道:

“你是个外地人吧,不知道这云端城的规矩吧?云端城的城主游苍雪有个怪毛病,凡是大夫进了大理,必须为他治病,凡是治不好的,必须把人头拿来祭奠洱海,只是他那毛病,怕是神仙下凡也治不好。”

说着,他环顾四周,见众人都埋头吃饭,继续道:“说实在的,那个游苍雪也算是个好人,二十年前,大理闹匪灾,那些人倚仗苍山天险,嚣张跋扈,作恶多端,没事儿就到城里来烧杀抢掠,百姓们叫苦连天,官府却拿他们没办法,派上去的几个巡捕死的死伤的伤。”

少女睁大着眼睛,认真地听着,“后来呢?”

“后来,是游苍雪游城主带着十几号人,凭一把葬雪剑,一路杀上苍山平定匪患,大理的百姓们这才过上了安居乐业的日子。可是,十五年前,这个游城主却突发怪病,遍寻名医,也不得痊愈,从那以后,他的脾气便暴躁起来。城中医馆药铺悉数被毁,大夫全部扔进洱海,他甚至连治病救人的游方道士也不放过。更有甚者,他竟然连卖医书的都不肯放过。”

“哦,难怪我一路过来竟然没有看到一家药铺。”

“你来找药?”那人说着,抬头瞟了一眼小姑娘背上的药篓。

少女点了点头。

“小妹妹,莫说找药,就连你这把药锄,还是赶紧换把镰刀吧,若遇见云端城的弟子盘问,就说是打猪草的。”那人说着,谨慎得往外瞟了几眼,确定外面没有云端城的弟子,这才抓过药篓,胡乱用药草将药锄盖住。

“啊?”小姑娘听得完全呆住,“病看不得,药也买不得,采药也不行?”小拳头握起,秀丽的眉宇间隐隐有怒意,正想发作,却见方才那老丈一瘸一拐过来。

“孩子,你从哪里来的?趁天还没黑,赶紧出城吧!等晚了那些云端城的弟子可是要挨个盘问的。”老者见这个小姑娘单纯,不免也生起了怜爱之心。

“老爷爷,我家住在深山里,我哥病了,我是为寻一味药才到这里的,没想到跑了一天都没买到,本想休息一晚,明晚亲自去洱海边上找的。这下倒好,游苍雪这个人算什么,他是皇帝吗?连采药都禁止吗?”

“孩子,小声!”老者上前一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莫说采药了,就连卖的医书都毁了,说什么全是骗人的东西,留不得。我看这个城主,是要全大理的百姓跟他一起受罪呢。”

“医书?”少女好像没有听到后半句,眨着眼睛问:“那,那刚才那个人的医书,是从哪里来的?”

“这?”老者一时答不上来,看看天色将黑,赶紧催促道:“快走吧,快走吧,晚了就走不了了。哎,记住,碰到有人盘问,千万别说自己是采草药的。”

……

云端城的病人没见着,阮衡却已经锒铛入狱。

天快黑的时候,他提着药箱刚出现在云端城门口,立刻便有几个弟子将他五花大绑,二话不说便扔进了大牢里。

天黑了下来,云端城的囚室里,只有一盏油灯闪着微弱的光。粗大的木制牢笼里,阮衡伸出一只洁白的手,手指搭在看守的脉门上,皱着眉细细听了半天,他突然摇了摇头。

那个看守年纪不大,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板本来不错,却有消瘦萎靡之势,脸色蜡黄,一双布满血色的眼睛中没有半分光彩。

“大夫?”那人见阮衡摇头,身子突然一软,普通一声跪了下来。

阮衡一愣,“你这是干什么?”

“还请大夫救小的一命,我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娇妻,就靠我来养活,她们万万离不开我啊。”说着,七尺男儿竟然抹起眼泪来。

“哦,是这样!”阮衡点了点头,“你最近是不是有头重脚轻,心跳加速,失眠多梦的症状?”

“正是,正是!”

“那你最近是不是新娶了妻子?”

“对,对!”看守的眼中光芒一闪,连连点头,心道果然是神医,把个脉都能看出是不是新娶了妻子。

“我给你开个方子,你照做就行。”阮衡收回手指,想找纸墨,去发现药箱不在身边,原来是刚到云端城被二管家当做江湖骗子抓起来的时候顺便当做罪证没收了。

苍天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苍天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苍天鉴

那个孩子,亲眼目睹他最亲的人离去,他的人生,将永远黑暗。传说中无所不能的续梦楼,已经三年不开张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