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凌州四侠 > 正文

凌州四侠无弹窗_凌州四侠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7/14 19:52:21热度:

《凌州四侠》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的小说。全文讲述:徐公凌擦了擦汗,道:“无音,你作诗我没意见,能别这么打油吗?”...

凌州四侠

迎面跑来的是个方脸少年,弯月浓眉细眯眼,大宽鼻子似大蒜。他对着徐公凌和张无音一个劲地招手。这双大手长得很壮实,与他秀气的脸庞显得极不相称。

徐公凌喊道:“别急!我们跑不了!”

张无音摇首一叹:“家驹总是这样!”

徐公凌笑道:“如果家驹不这样,他就不是马家驹了!”

马家驹跑到徐公凌面前,有些神色慌张:“公凌,今晚我得上你家躲躲。”

徐公凌道:“不至于吧!大过节的。”

马家驹满是可怜地说道:“我上次考得一般般,我爹知道了,拿擀面杖就要打我,幸亏我娘拉着!”

张无音嘲讽道:“家驹,你那不是考得一般般了,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考的。”

徐公凌笑道:“你爹想打你很正常啊!我要是你爹,我把你往死里打。你那水平考进士是没希望了。”

马家驹正色道:“我以后一定好好读书,尽忠报国。”

张无音笑道:“得了吧!你每次都这么说。”

徐公凌学着先生捋胡须的样子:“我送你几个成语,虎头蛇尾、志大才疏、眼高手低、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无音突然一笑:“我也送你个名句,考好,好!考不好,拉倒!”

徐公凌露出一丝笑意:“无音,我没记错这是你老爹(爷爷)说的吧!”

张无音抬起头:“对,就是我老爹说的。至理名言啊。”

马家驹问道:“明天巳时,我们去爬南大山啊?我也该松一松了,这几天读书太刻苦了。”

徐公凌轻拭着鼻子上的汗:“明天咱还得学《大学》吧!”

马家驹喜道:“呵呵!明天高先生回老家探亲呢!我们又可以玩一天。”

徐公凌叹了口气:“唉!家驹啊!家驹!你真是游山玩水、虎头蛇尾啊!”

张无音无可奈何地笑笑:“家驹就是这样,只要是玩就高兴,跑了几十里地,就为了在海滩上画一个圆圈!上书马家驹到此一游!”

徐公凌仿佛一本正经:“这也挺好,我也想散散心。我的心冷了。”

张无音朗声道:“至于吗?算个命,心就冷了。这么一说,我心就没热过。”

徐公凌舔着嘴唇:“明天再说吧!我带好油和佐料。无音带个刷子。家驹带把刀来。”

马家驹摊开双手:“我们家就一把菜刀,没别的啊!”

徐公凌嗯了一声,道:“随便找个小刀,好切肉。我们还可以捉几只兔子,边烤边吃。”

张无音微微冷笑道:“我是不是还得带点胡萝卜,勾引勾引它们。”

徐公凌连连点头:“有道理,还是无音想得周到。还得带上火石,钻木取火我们也不会。”

马家驹喜道:“好好好!我对明天充满期待。”

徐公凌望向马家驹:“家驹,你也不用上我们家躲着了。我跟你去一趟你家,保证你爹不打你。”

马家驹疑道:“我娘都拉不住,公凌……”

徐公凌笑道:“人要多相信别人一点。”

张无音摸着自己的衣襟,道:“躲也没用的,凌州就这么大,你爹总能找到你。”

马家驹家一共五口人,除了父母,还有两个姐姐。家里开了间胭脂店,谈不上富足,也够吃够喝。三人向东走了三刻钟,到了马记胭脂。

刚到门口,马父看到儿子,抄起擀面杖就冲了过来:“小兔崽子,你死哪去了!到现在才回来!以后不要回来了!我就当没生过你!”

徐公凌急忙拉住:“马叔消消气,家驹知道错了。”

马父厉声道:“小凌你别管,这孩子不打是不行了。古人云,玉不琢,不成器。儿子不打,不懂道理。”

马家驹退后了几步,徐公凌道:“马叔,容我跟您说句话,再打不迟。”

马父道:“好好好!你说!”

徐公凌附耳说了些什么。

马父怒气顿消:“算了,先胀饭吧!回头我再收拾你。”

马家驹心想:公凌,说了什么啊?好神奇啊!看来我不用挨打了。

徐公凌连连拱手道:“马叔,告辞了。”

张无音略略施礼,道:“告辞!”

徐公凌和张无音两家挨得很近,两家只隔了一条小巷子。两人结伴走了十里地,张无音问道:“公凌,你跟他爹到底说了什么啊?”

徐公凌晃着头,道:“我没说什么啊!十里地了,都快到家了,你该放下了。”

张无音显得很想知道:“虽然说好奇害死猫,但我还是想知道。”

徐公凌大笑道:“我们江湖中人,知道得越少越好,知道的多了,走得越早。”

张无音正色道:“别开这种玩笑了,你到底怎么说的?”

徐公凌竖起剑指,仿佛在念咒:“其实很简单,我就说,马叔,家驹刚才差点投井,我们好不容易才拉住,一定要开导开导他。”

张无音惊道:“我去!这话也就你说,他爹才会相信。”

徐公凌道:“明天巳时见啊!”

五月初六,巳时一刻。

徐公凌在巷口等到张无音。张无音道:“不好意思,我肚子不太舒服。”

徐公凌背手望向南大山,道:“无所谓,家驹迟到半个时辰都很正常。”

张无音嗯了一声:“他一贯很随意啊!”

张无音看到徐公凌的眼睛有些血丝:“公凌,看来你昨夜没睡好啊!”

徐公凌打着哈欠,道:“不瞒你说!昨晚我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啊!”

张无音迈开脚步,道:“走吧!先到南街和家驹碰头。”

两人一炷香的工夫走到了南街,远远望过去马家驹已经到了。徐公凌一惊:“家驹,这次你怎么这么早?”

马家驹大笑道:“我也不能老迟到啊!”

张无音正色道:“家驹总算说了句人话。”

徐公凌高声道:“走吧!进山!”

三人走到中街,徐公凌朝边上瞥了一眼。接着出了南城门,就看见了南大山,看着近在眼前,其实远在天边。人言望山跑死马,所言非虚。南大山连绵百里,高一百六十六丈,山峰接天,好似云中卧龙。密密麻麻的青松苍翠挺拔,往山间望去,当真是一碧千里。左边山路直达九鼎峰,右边山路崎岖坎坷,通往神泉。若沿左边山路上山,青壮男子半个时辰就能登上九鼎峰。

张无音显得如浴春风:“不错不错,这山不错。我是诗兴大发啊!”

徐公凌惊道:“无音,不会吧!这南大山我们可都爬烂了。”

马家驹笑道:“无音要作诗,好好。太好了。我要听听。”

张无音念道:“这座大山不一般,我们三人都喜欢。山里松树真不错,大家一起来看看。”

徐公凌擦了擦汗,道:“无音,你作诗我没意见,能别这么打油吗?”

张无音笑道:“这是我研究出的万能诗,咏山咏水,咏什么都行!”

徐公凌拽了拽头发,道:“是啊!你就记得不一般、都喜欢、真不错和来看看就行了。”

马家驹点着头,道:“这诗挺好啊!没毛病!”

徐公凌问道:“这神泉,你们喝过吗?”

张无音摇了摇头,道:“我没喝过。我们家邻居,天天用泉水泡茶喝。”

徐公凌问道:“喝了人变聪明了吗?”

张无音言语中带着嘲讽:“聪明倒是谈不上,心眼倒是变多了。”

徐公凌道:“那咱不看神泉了,直接上九鼎峰吧!”

张无音嗯了一声,道:“好,就该这样!”

马家驹是探路先锋,走在最前面,一面上山,一面东张西望,一面大叫。

张无音略大声道:“家驹,别叫了,万一把狼引来,不坑了吗?”

徐公凌轻声道:“别喊了,家驹听不见。”

马家驹走着走着,看见三丈外林子里有两只棕毛小野兔正在吃草。马家驹心想:这么快就找到食物了。我今天运气真好啊!现在去捉吗?不行,兔子跑得可比我快多了。马家驹转头望向徐公凌和张无音,打了个手势,让他们过来。徐公凌和张无音看到手势,快步赶了过来。

徐公凌问道:“家驹,怎么了?有情况啊?”

马家驹低声道:“小点声,林子里有两只野兔,我们抓来吃啊!”

张无音疑惑道:“你刚刚怎么不抓啊!”

马家驹反问道:“我一人怎么抓啊?”

徐公凌转脸问道:“无音,胡萝卜带了吗?”

张无音答道:“带了,干嘛!”

徐公凌缓缓说道:“把药涂在胡萝卜上,再抹点糖浆。兔子好吃甜的,扔过去肯定中招。”

张无音掏出了一个小药瓶,把药粉抹在胡萝卜上,又涂了一层糖浆。

徐公凌问道:“这么点够吗?”

张无音晃着小药瓶,道:“公凌,这是我新配的肌肉抽搐药,别看这么一点,狼狗都得趴。”

马家驹问道:“就扔一根吗?”

徐公凌眼中闪动着猎人一样的光芒:“一根它们才会抢着吃,两根就不好说了,兔子没你想得那么傻。”

徐公凌使出全力把胡萝卜扔了过去,三人立即躲在树后面。小野兔看着这根从天而降的胡萝卜,似乎有些心动,双双蹦到胡萝卜边上,呆呆地望着。徐公凌暗暗笑着,心里只盼着它们快点吃下去。张无音瞥了一眼,双手合十,也在保佑它们快点吃下去。

马家驹偷偷望了一眼:“怎么还没吃?”

徐公凌挥手示意他小点声,小声道:“等等,它们要确定四周安全才会吃。”

两只小野兔也开始东望望,西瞅瞅。张无音道:“要吃了!这兔子好像东张西望的家驹啊!”

果然小野兔大口吃了起来,顷刻间一根大胡萝卜就被啃光了。

徐公凌笑道:“去取兔肉吧!”

两只小野兔看到三人,似乎想要逃跑,刚一使力,立即肌肉抽搐,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徐公凌拍着大腿,直赞道:“这药效真是厉害。”

张无音道:“走吧!上山烤兔子!”

徐公凌轻轻抱起两只小野兔,笑道:“好可爱,我还真舍不得吃你们呢。”

张无音表示难以理解:“公凌,你总是如此温柔。”

徐公凌有些心软,叹道:“它们都要被吃了,想想也怪可怜的。下辈子投胎,千万别做兔子了。”

马家驹呵呵笑道:“这回我们正好超度它们。”

午时一刻,三人登上了九鼎峰上的烽火台。此时烈日当空直照,好在山风习习,倒也不觉酷热。

徐公凌搭好了火堆,马家驹用打火石点燃了火绒,火就生起来了。

徐公凌问道:“兔子谁杀?”

张无音指着徐公凌,道:“当然是你杀啊!”

徐公凌望着自己的右手:“我下不了手啊!这样吧!我按着,你来杀。”

张无音无奈地说道:“得得得!还是家驹来杀吧!”

马家驹大惊道:“我还真没杀过兔子呢!咱们把兔子淹死吧!找个山沟,正好把兔子洗干净。”

徐公凌缓缓摇头:“拉倒吧!哪有那工夫啊!我按住,你一刀捅进去就行。”

张无音感到非常诧异:“不用按,兔子腿上我系着绳子呢!”

徐公凌看着两只可爱的小野兔,叹了口气,取了一把小刀,递给马家驹。马家驹看这刀刃已有些锈迹,找个块石头磨了起来。

不知哪来的两只大点的兔子,突然蹿到了三人面前。张无音望向徐公凌:“公凌,你看!”

徐公凌低头一看,面前突然又出现两只大野兔,姿势像是跪着,眼巴巴地望着徐公凌,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哀求,吱吱叫着。

徐公凌长叹一声:“我懂了,这估计是小兔子的爹娘吧!人家一家四口本来好好的,小孩差点被我们烤了,所以过来求我们。”

张无音转动着眼睛:“这两只大兔子,好像是想用自己的命,换小兔子啊!”

徐公凌有些感动:“家驹,别磨刀了。兔子都这么有情有义,我们也该做点好事。”徐公凌上前摸了摸大兔子的头:“黄毛兔兄,你们一家人回去好好过日子,以后可千万别再被人捉住了。”

徐公凌解开了小兔子腿上的绳子,小兔子旋即蹦到大兔子旁边,四只兔子竖起耳朵,冲着三人吱吱叫着。被徐公凌摸头的那只大兔子,不知从来弄出一个小红果子,用前肢夹着,好像是要送给徐公凌。

徐公凌问道:“是要给我的吗?兔兄!”

大兔子一个劲地点头,徐公凌接过果子,笑道:“多谢,兔兄!”

徐公凌看着手中的红色果实心想:这到底是什么?看着像是个小柿子。

凌州四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凌州四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凌州四侠

北凌虚,南化龙,修仙悟道,天下正宗。天下间有人不知道凌虚宫,却没有人不知道凌州四侠!风侠徐公凌——其疾如风:动作神速,有如飚风之疾。其徐如林:舒缓行进,其行列齐肃则如林木之森然有序。雷侠张翔龙——动如雷震:驱兵接仗,则如霆雷之威,触之者折。不动如山:屯兵固守,则如山岳之固,不可动摇。火侠马家驹——侵掠如火:侵袭掠扰,有如烈火之猛,不可遏止。雪侠张无音——难知如阴:深密藏形,有如阴霾迷漫,莫辨辰象。得大禹神珠者,王天下。得四将神珠者,败禹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