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意外娘子 > 正文

意外娘子全文免费阅读第18章为难

发布时间:2020/9/29 8:53:47热度:

《意外娘子》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雪真别了三人笑着转身,管他沈沐阳是不是未来姐夫,他生不生气可是大姐的事,却与她何甘?...

意外娘子

人家聊天说话,她竟然走了神,雪真好生尴尬于是便向大姐道:“姐姐,走了这许久,妹妹有些累了,想要回奶奶那里休息,表哥和沈公子就大姐招呼着可好?”本来她就是陪衬,早应该走才对。

雪晴眼中不屑稍逝,正待答应,就被沈沐阳接口,冷笑道:“真妹妹果真是千金小姐,这点路就累着了?”他牵起雪晴的手,小声的对人道:“你呢,可累了?”雪晴静静的摇了头,看他眼睛却鄙夷的穿向顾雪真。

雪真脸上笑容一滞,心中略一沉淀,眯了眼温温回答道:“是呀,雪真就是懒惯了,能坐着绝对是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会坐着,像我这样娇里娇气的人,也真是让人厌恶得紧,所以呀,雪真也不碍未来姐夫的眼,现在就回了。”

这才转到雪晴脸上,雪真一脸暧昧笑着眨眨眼道:“大姐和未来姐夫,可不要因为雪真早退而失了兴致,这园中花草虽然才刚发了嫩芽抽绿,却也是还可以看看,你们就尽情游玩,雪真是真的要告辞了。”根本就没什么看头,再说赏景她一点也不爱,还不如陪奶奶闹瞌嘞!

她非常肯定的说完最后一句,就笑眯眯的行了礼,她的确是府时在三姐妹中懒得出了名的,“能坐着绝对是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会坐着”这可是祖奶奶批给她的最佳评语,顾老夫人不止一次的念她,“就没见过你这种懒骨头的人,属猪得一点都没有错。”可在雪真认为,生活在于享受,只要自己舒坦,管别人说什么呢!

顾雪晴脸上不愉,以前都认为这个妹妹就是温吞的,虽不至于胆小怕事,却也没见得会这般会说话。而雪真的话却激了她的心,觉着她太不识礼,不应该这般对未来姐夫讲话,而沈沐阳则觉着,顾雪真太不知羞耻,明着是懒散的人,却这般大方的承认,果真夫子说的不错,“唯小人与女子难养矣!”哼!汝子不可教!

一时二人都未吭一声。

雪真别了三人笑着转身,管他沈沐阳是不是未来姐夫,他生不生气可是大姐的事,却与她何甘?

只有萧雨笙一脸灿烂的笑容,“雪真等等,表哥和你一同回去。”他一出声,沈沐阳与顾雪娇首先一脸责难的看向他,萧雨笙作样一皱苦脸,捶着肩道:“哎,可能是昨夜没休息好,这会儿子也有些疲了。”雪真听闻忍俊不禁心中一乐,这人到好她刚刚的烂借口,立即就接了来,也不管这般说是不是太假讪了。

沈沐阳与顾雪晴则一脸明显不信他,听了顾雪真的话还要跟人家走,故意气他们不是!萧雨笙只对雪真道:“真妹妹累了么,表哥扶你可好!”雪真笑得客气,一让对他道:“表哥前面就有一凉亭,让姐姐带着你到那里歇脚可好?”她本是找最烂的借口离开,却又惹了萧雨笙跟着,回厅休息到没事,可若二人一起进了厅,那还指不定会被人猜测成什么样。她一年青小姐,毕竟人言可畏。

萧雨笙热切的目光和拉人的手一滞,瞬间又不在意的笑道:“不要,我就想回了,这园子早看了百八回,没意思!”雪真脸上作难,一脸不愿,那是太明显不过,却是萧雨笙故意当没看见,雪真却是更难了起来,再如今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行,早知道就呆下来,管他沈沐阳怎么屑自己,总比惹来麻烦得好。

沈沐阳看了看他二人的僵持,不冷不热道:“雨笙啊,人家都说累着要走了,定是和你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了,你还跟着上去凑什么热闹,这不找人家说你不识趣么?唉……平常挺聪明的一个人,这时怎么就这么没眼力劲呢!”雪晴却疑着眼,在顾雪真和萧雨笙二人身上乱转。

沈沐阳说这话时,眼睛却一直专注在雪真越发笑烂的小脸上,眼中不屑更浓,她说累,不就是因为他说了她几句么,哼,本来就是那般不知羞,还听不得人说她,竟还在他面前摆脸子使性子!

萧雨笙脸上一尴尬,难为情道:“嘿,我是真的累了,不信就算了,雪真你要走不,表哥可先回了。”却是这么说,还是盯着人不放,其实他心里想得简单,就想与雪真说说话,莫名的心里就是想亲近她,也许渐有了喜欢这个女子的心思,心中虽然模糊不清,却越觉得想要与她相交。

雪真心中有些不忍,萧雨笙看她的目光,若她再不依人,就会得罪他似的,而且那阳光帅气的男人,一脸的可怜相,真是由不得她说不。

沈沐阳却如看戏般紧盯着顾雪真,她心中所虑的,他明白萧雨笙更清楚,萧雨笙当然是顾意要与人一起,让所有关看到更好,先造成二人倾心的假象,要再讨佳人芳心可是一如反掌。

只是看顾雪真越来作难,他越觉着好笑,顾雪真明知道这是人家追她的招数,要就要,不要就说不要,干脆的很到有什么可为难的。可渐看她要同意的样子,沈沐阳心里却冒出个不屑来,计较了这么久却要接受了,真不明白她是笨呢,还是故意装傻,难道这就是她钓男人的心!不然萧雨笙怎么会才见人一两面就喜欢上了她,以前二人所见的美女可是数不上数,却也没见他这样上心过……这样一想,沈沐阳更厌恶起顾雪真,似乎已断定人家就是他所想的模样。

顾雪晴晾在一边看着他们,心中慢慢有些生气,今日的主角应该是她才对,顾雪真要走便走,可这二人一个要跟,一个似斥人却也是莫名其妙拦下了人,她不明白二男心中所思,但他们为一个什么都不是顾雪真而忽略了她,却是万万不应该。

雪真正要说好,就听到来路上有人唤她,“真真,我总算找着你了呵呵……”那人二十上下,一身肥肉,笑起来两只眼睛只见得到一道缝隙,他就是王贵,大夫人兄长的独子,雪真另一个表哥。

“贵表哥你怎么来了?”是想问他干嘛来找人,他们并不熟不是。

王贵眯眼一睁,这才想起事来,道:“姑母找你有事,快跟我走吧。”说着就伸了手,雪真暗里一退,这人有个坏毛病,动不支就挨近她,不似萧雨笙这般近乎情止乎礼的拉手,王贵明明就是吃人豆腐,雪真领教过一次,自然一看到王贵就自然防着他。

意外娘子

她以私生女的名义与母亲五年乞讨生涯。却是幸运还是不幸,在母亲临死之际,找到了生她却不养她的父亲。她把对母亲逝世的哀伤悄悄藏于最心底,一双温温和和的大眼睛,迎接着各式各样的“亲人”,以乞讨的经历为依准,开始她另一番“乞讨”生涯。温柔而美丽的她已有人爱慕,她即将交出真心之际,才发现惊天的身世之秘,她与他永远都不能在一起。被现实所迫不得不嫁于闻名的才子为妾,却在与大姐走错洞房。这是人为还是上天的作弄,她与他互不对眼,彼此厌恶,最后却为他披上了嫁衣,是福是祸……还是命中注定!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