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圣临传说 > 正文

圣临传说第10章又起变故

发布时间:2019/12/5 8:34:38热度:

《圣临传说》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昨夜的情况,我们也略有了解。不过现在也需要白老的告知。”守胜有些稚嫩的声音,有些焦虑。...

圣临传说

事情难道就怎么结束了吗?在小桥庄的后院中,冷潇然躺在躺椅上,静静地看着弯月,凝视着闪烁的繁星。只要那个人没有被擒住,事情就没有完结。“冷叔,是不是人老了就会变得多愁善感?每天想着一些削弱意志的事情?”

从前这位冷静的水圣子冷潇然如今也变了。满天的繁星深邃的星空,倒映在冷潇然沉静而又迷茫的双眼中,显得异样的成熟。

“在想什么?”一道轻灵而又不失柔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

“今天的夜空似乎有点迷乱呀。”水云心黄莺般的嗓音,为满园的花增色不少。

“无尽星空,自有规律,何来之乱?”冷潇然淡淡的声音,添加了缕缕伤感。

“心乱了,还有什么不乱?不是吗?”水云心渐渐地缥缈起来。

“……”

“我能够从你的眼里看到,你不一样的人生。有时候,比别人多的并不一定会幸福,有可能是痛苦。”水云心转过头看着冷潇然那张略微疲倦的脸庞,心中莫名一动。

冷潇然半眯着双眼,目视苍穹,夜静了,心乱了,星也乱了。

一夜无语,两影相对,默然望天,凉风潇潇,吹进伤心里。

…………

次日,艳阳高照,本是一个踏青游玩的好时机,不过,乌云却是布满在座的各位。是什么变故?在小桥庄内的大堂中,坐着十数人,其中就有冷潇然他们五人。众人的脸色均是不太好,尤其是林二根本没有睡醒。

冷潇然沉静的神色,漆黑的眸子,右手托着下巴,倚靠在椅子背。

白巍老人坐在大堂的正位,阴沉的面孔显示他现在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差,“几位少侠?昨夜的情况,不知几位可得知。”

“昨夜的情况,我们也略有了解。不过现在也需要白老的告知。”守胜有些稚嫩的声音,有些焦虑。

“昨天我从几位手中取得哪些石怪的符箓,按照吩咐照做,将符箓烧成灰熬成浓浆喂给那些卧在病床的那些伤者。可是就在午夜时分,呜呜…………”白巍老人不堪痛苦,留下伤心的眼泪。

“……那些服用过的伤者在午夜突然暴起,杀害自己的亲戚好友、父母双亲。……”白巍沉痛的将所知的事情告诉五位年轻人。

“这?!”水云心显然不清楚昨夜发生的事情,一脸的花容失色,满目的黯然。

“嗯?昨夜死人了?什么!”林二似乎现在才清醒,对于昨夜的突发情况也显得惊骇。

“阿弥陀佛。”守胜双手合十,低头默念往生咒。

冷潇然一直默然无语,沉静的目光,散发着摄人心魂的神色,身边的守胜和水云心两人因为沉浸在哀伤中,也并没有注意。

风亟弯的头,看着冷潇然,心中想到:“老大在想什么呢?”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风亟把白巍最想要说的说出来。白巍已经把这几位年轻人当做最后的希望,殷切的看着这几位中最深沉的冷潇然,百年阅历的他,能够察觉到这几人中这位最沉静的冷潇然有可能隐藏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本领。

此时,冷潇然终于发话了。“白老请你放心吧。既然我们已经在处理这件事情,那么没有可能中途放弃之理。何况是这种突发事故……”冷潇然又沉默一会,“几位意下如何?”

面对冷潇然的问话,几人自然是唯马首是瞻,“冷施主请放心。”守胜信誓旦旦道。

“嗯,老大,我俩就不用说了。”风亟和叶林笑道。

水云心望着冷潇然的面孔,响起昨夜他的样子,水云心的神色微微迟疑,而后,清雅的淡笑一声,“为你马首是瞻。”

冷潇然也是似乎知道水云心的选择,对她微微一笑。

此时喧闹声再次响起,小桥庄的村夫的喊叫声已经传到大厅了。“看来又要麻烦的了。”冷潇然内心有些烦闷。

……

“不好了,庄主,不好了。”一位农夫闯进大厅,对着白巍老人大喊道。

“啊,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些人不是已经控制起来了吗?”白巍的心理有些脆弱,就连问话也有些颤抖。

“是,是……又是那些……”这位农夫的气息有些不稳定,显然是刚才剧烈的运动所造成的。

“快些说,不要急死我们了。”白巍对这位农夫吹胡子瞪眼。

“庄主,那些发狂的人已经脱离控制了,他们……”声音在此突兀的消失,只有剩下一缕缕呻吟声。

一只血琳琳的爪子赫然出现在这位农夫的胸膛上,“哗”全堂的人一惊。

白巍老人已经被这种令人作呕的场面所吓得四肢抽搐,无奈的倒在地上,惊恐的眼神,满头的冷汗,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过去,会不会就此一命呜呼。

冷潇然一惊,瞳孔一缩,身体立即行动,闪身来到那位农夫的右边,看到这一幕。

只见一个浑身散发着凶狠的气息也是村夫的打扮的人,身上已是浑身的鲜血,皮肤上尽是暴起的青筋,而他的眼睛完全没有人类的感情,而是令人恐惧的白色。

见此情况,冷潇然立即右手一挥,一条半丈长的的水鞭“啪的一声”弹开那个已经不是人的人,随后疾呼“风亟叶林你们快将堂内的那几人转移到安全地点。守胜水云心你们两人与我前往外边看看有没有幸存者。”冷潇然甩开那个狂人后,右手幻化出一柄水蓝色的长剑,作为冷潇然的先天神兵幻灵,天生就有克制邪恶的效果。

那位狂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这里竟然有人能够施展出如此实力。“啊呜”狂人张牙舞爪的向着冷潇然冲了过来,狂人的肌肉剧烈的蠕动着,膨胀着。双爪也逐渐的伸长,散发真凉意寒芒。

“叮”幻灵与利爪的第一次交锋,并没有像血水融化般的效果。冷潇然的眉头有些皱,沉声道:“守胜你以佛法试试。”

“好。”守胜立即一跃而前,双手合十,脖颈上的念珠飞射而出,散发着淡金色的佛光,以至神至圣的佛法御敌。吼一声狂人似乎并不受到影响,利爪划破空气,唆一声的刺向在空中的念珠,守胜脸色大变,急忙召回一串念珠。

可是眼看念珠就要在狂人的利爪下粉碎时,一根水白色的长链唰一声,将那串念珠甩过来,“谢了。”守胜对水云心低声道谢。

水云心将念珠甩给守胜后,自己上前,身形一动,闪到狂人的背后,双袖一挥,两条白练如同白蛇扭动,围绕着狂人将其困住。冷潇然见此机会,脚踏七星,游走太虚,剑势一变,水蓝色的光芒瞬间闪耀,夹杂着凛冽的寒气,以无坚不摧的气势,眨眼间刺穿狂人的心脏部位。

那位狂人狂暴的样子也渐渐的萎靡下来,浑身的精壮肌肉也萎缩了,而后像干枯的干材,就像林二的那般摸样。狂人不再颤动,只是不时的灰抽搐两下罢了。

制服这个变态的狂人后,众人突然感到压力很大,因为向这种情况的村夫还有还几个,那么风亟和叶林此时的情况会怎么样呢?冷潇然一把夺门而出。“啊,朱二,你快将他们几人带走。”叶林干瘦的摸样,在精壮的狂人下显得有些不堪重负,被狂人硬生生的轰击了一拳,在林二的胸前有着粉碎的木屑。

“咳咳,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呵呵。”林二吐出两口鲜血,原本浑身的虚弱的气势,立即回升,在三角板的面孔上散发着惊人的绿芒的大眼珠,露出不屑的眼神。叶林的身子也渐渐的充实,身体表面上也出现了僵硬的木甲。

冷潇然见此,深邃的眼神中闪过凌厉的寒意。身形也再度提升,右掌微微一拍,一道隐含的蓝芒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射向林二的天灵。“呀。”叶林似乎感到自己的力量突然离奇的膨胀,有种脱离身体脱离灵魂的感觉。

四周围有七八个狂人,风亟双手扯着白巍,而另外几位老人已经不幸遇难,死于那些变态的爪下。“风亟,你先将白巍带离此地,这些货色就有我们来解决。”冷潇然咋次发号司令。这些狂人并不会受到佛法的影响,也就是说他们本身没有邪恶的力量,本身也只是肉体上发挥出来的实力,即便如此也实在有些惊人。

叶林在冷潇然的增幅下,实力又生了一个档次,已经不下于水云心的修为了。“守胜你去辅助叶林,水云心你和我搭档。”冷潇然大声道。

风亟应声而去,在空中犹如鱼入大海一般轻松,带着一位年过上百的老人,风亟还是不敢太快。守胜心中憋屈,对于刚才的失利,所以来到林二的身边便是一个巨大的佛掌对着那位已经被困在地上的狂人。

砰轰,碎石散乱,烟尘满天。地上一个三丈大的巨掌凹陷下去,再加上已经不能分清的烂肉,叶林很满意守胜的士气。

此时冷潇然三步越到两位的狂人的背后,双掌带着无边的寒气,同时拍向那两位狂人,“兹格拉”从冷潇然的手掌处凝结了一层厚实的冰块,将两个狂人的行动抑制住。水云心明白冷潇然的意思,双袖飘舞,如同天女散花,又像勾魂刀,一把将两个狂人的脖子捆住,向着身边的大树上一拽,两具身体就在半空中晃动着。

“你们先在上面享受一下吧。”水云心低声笑道。

“还有五个。”冷潇然喃喃道。

就在众人有着无比的信心同时,一道凄厉的长啸突兀的响起,在这种场面,有种毛骨悚然的凉意……

风亟将白巍带到哪里,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而且那边还有四个人还在战斗,自己不可能浪费太多的时间,所以风亟只能委屈一下白巍这位百岁老人,现在十几里外的草丛中躲藏起来。接着急忙赶回哪里的战场。

战斗还在继续,不过局势却已经大变,咋那道神秘而又凄厉的长啸后,那剩余的五个狂人似乎有所变化,不仅块头变得更为的精壮,似乎还有点脑子了,五人同时袭击守胜一人。场面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冷潇然眉头一皱。

明白就是那道奇怪的叫声,恐怕一切背后的凶手就是那个叫声的主人,可是现在他又不能脱离此地,独自寻找背后的黑手。同时,现在的狂人已经变得与刚才不同了,力量也越来越大了。

面对五个狂人的攻势,守胜有些不能适应,在叶林的帮助下,多次脱离险境,冷潇然与水云心急忙赶来,将那个这几位狂人围成一圈。“吼。”狂人满身鲜血的皮肤起了变化,根根倒刺忽然的从解释的肌肉中此处,顿时又激起凶狠的吼叫声。

五个狂人张牙舞爪的冲向周围的四人,四人再次陷入苦境,敌人的数量有些多,四人现在也只能保持自己的不受伤而已,进攻不足,防御又有漏洞。不多时,守胜的身上已经留下三道模糊的爪印。

而却此时,叶林爆发的实力也渐渐的平复,身上的气势也回收,双手不住的支架七人的攻击。

眼看守胜的背后露出一大空当,而且狂人的双爪也向此处抓去,冷潇然一见此景,立即催动体内灵力,右腿一跃,在半空中连环踢出三十六腿,将自己震退十米远,同时向着守胜防线前进。

可是此时已经晚了,爪子已经在守胜的背心不住十公分距离。冷潇然孤注一掷,以无上先天神力,灌制与幻灵上,“嗡”剑鸣声不断,“哗。”刺破空间,“啪啦”一声,一双手硬生生的被剁了。

可是那位狂人的攻势未完,整个身体猛然撞在守胜的后背,根根倒刺陷进守胜的肉中,令守胜无比的剧烈疼痛。“呀啊。”三位狂人将纠水云心,缠住,以至于让她无法援救。

守胜此时外伤不轻,又被狂人撞得五脏六腑移位,暂时无法作战,而那位双手被截肢的狂人还是活蹦乱跳的。

场面再次陷入困境。

…………

一道身影闪过,青色的身影从天际如同苍鹰一般,急速而来。那是谁?

圣临传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圣临传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圣临传说

万年之际,如同滔滔黄河,浪淘沙,千古英雄人物,竟埋于此。昔年的煞气霸绝的七煞天邪、冷血柔情的煞血修罗、妖媚英武的噬魂天妖也沉入历史的长河。但是对于亘古不变的华夏大陆来说,只是昨夜黄花一般,虽然早已凋零,可是对于人杰地灵的华夏,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人才辈出的时代也必将来临。万年后的封印破碎之时一种新的开始,冷潇然等十位圣子所面临的只有更多的劫难。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