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倾世帝妃:嚣张皇后,你敢休?
倾世帝妃:嚣张皇后,你敢休?

倾世帝妃:嚣张皇后,你敢休?

  • 热度:
  • 时间:2019/7/5 19:49:05
  •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一朝穿越,她成了大良国上到妃子下到宫女都可以欺压的肥婆皇后。  朝堂之上华丽转身,她扔下一纸休书,“像你这样的无能皇帝,我上官无双不要也罢……”

精彩章节预览

皇宫内。

“吴太医,我求求您先不要走,您再看看我家娘娘是否还有救。”

一个穿着绿衫的小姑娘哭得满脸是泪,两手紧紧的拽住一位老者的袍角,不让他离去。

“没得救了,都断气了,看你这个小丫头倒是对主子忠心不二,我就替你指条明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去求皇上格外开恩,恩准你家娘娘下葬,否则依着皇上的心性……”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决绝的甩开了绿衫姑娘的手,颤着身躯大步离去。

疼,钻心的疼。

这种痛楚,充斥着脑海,使得床榻上的人儿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到底是谁啊?在她耳边哭哭啼啼的。

随着她费力不已的睁眼,那个悲喜交集的吼声又一次震摄了她的耳膜:“娘娘!您活过来了?”

娘娘?活过来了?

她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还是谁在这里演电视剧?而她被拉去当了临时演员?

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个梳着双鬓的绿衫少女,这活脱脱就是古代的仕女画上走下来的人嘛,再看看四周,简陋且有些凄凉的摆设,明显不是属于她那个时代的。

再加上眼前绿衫少女眼里如此诚恳的流露出来的信息,她不禁觉得有些头大。

“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她清了清喉咙,略微甩了甩沉重的头颅,她明明记得跟清瑶在古墓里研究罗盘,怎么再一睁眼,就到了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您的寝宫啊,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绿衫少女见她一脸认真的询问,心下有些急了,挽起衣袖她就朝门口迈去:“会不会是呛水太多,把您的脑子给烧坏了?您等着,奴婢这就去把吴太医追回来。”

穿越小说看了不少,看这阵势,一定是穿越了,苏浅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喉间一阵止不住的痛痒让她咳嗽出声,已风风火火大踏步出了房门的绿衫少女听见了,又急急的折了回来。

“娘娘,您还有哪儿不舒服,奴婢先帮您倒杯热水,您先喝下压压惊。”

她默默无言的接过绿衫少女递过来的水杯,一边又四下打量了此时所处的环境,听这绿衫少女叫自己娘娘,娘娘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地方?这个房间还真是简陋的另人发指啊。

“娘娘,您好些了吗?奴婢现在去将吴太医给请来。”

见她的动作似乎有些呆滞,绿衫少女体贴的轻声问道。

“不用请太医了,我就是突然间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记得了。”

无双眨巴着双眼,低声道。

既来之,则安之。

上天既然给她一次转世重生的机会,能忘了前世那位绿茶闺蜜和渣男带给她的伤害,那她就好好的在这里生活下去。就是不知道清瑶现在在哪里?

看眼下的处境,即使绿衫少女去把那个吴太医请了过来,也肯定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且随着她头脑越发的清醒,这个房里所散发出来的阵阴暗潮湿之气更让她坚信,这里一定是冷宫,她一定是个失宠的娘娘,自古到今,有谁不是见高踩低,谁还会来关心她一个在冷宫里的人死活?

“娘娘您不用着急,说不定过两天您就会全记起来了,您只要记着,奴婢叫千绿,是从小就跟你一块儿长大,尔后又随您一块儿入宫,您是千绿最亲的人。”

千绿继续说着,眼眶又有些微微泛红:

“只是娘娘您下次一定不能再像这次一样了,您知道当时的情形有多危险吗?若不是奴婢跟着您一块儿去了,将您捞了上来,否则,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她有些疑惑:“什么情形?你能再形容一次吗?”

千绿抬眸,对上她的双眼,不知何故又变得有些迟疑起来。

最后,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才支吾着说了个模糊的大概:荷花池里盛开着娇艳欲滴的花朵,在阳光的映衬与荷叶的点缀之下,越发显得格外的清新淡雅,皇上与贵妃正仪态万千的端站在池畔,欣赏着这怡人的美景。

千绿陪着她家娘娘小心翼翼的出现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那二人相依相偎,犹如金童玉女般的皇上和贵妃,娘娘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迅速的出现在二人眼前,并向皇上请安。

这一切原本极其平常,贵妃却在见到她之后,似是受了惊吓一般,连连朝后退了几步,当时一腔热血的娘娘原本是要去伸手拉贵妃娘娘的,却在触及贵妃娘娘的玉手之际自己一个扑通跳进了荷花池,而皇上早已稳稳当当的接住了贵妃娘娘的娇躯。

事情的后续发展是,周围只听得见娘娘一个人高呼救命,众人皆无动于衷,贵妃甚至还在皇上的怀里不满的嘟着小嘴:“看她的样子,吓得人家好害怕,活该要淹死在这里。”

当千绿将已经奄奄一息的娘娘拖上池边之后,皇上贵妃一行人已经浩浩荡荡的离开,隐约听见有太监传话:倘若那个女人没死,就让她去承乾宫领罪。

那个女人,自然指的便是她家娘娘。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你曾是我唯一

    夜,星辰浩瀚。地下室,冷如冰窖。女人背部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入浅皮,一点点揭开,皮肉分离,一张完整的人皮被剥了下来,背上的粉肉因疼痛而跳动。触目惊心。人皮上暗红色的飞鸟图腾就像被手术灯撒了金粉,泛着光。而趴在手术床上被剥皮的赵唯一全身发抖。“泽麟,为什么你还不满足?我已经……整成了她的样子。”赵唯一说话时,气音很重,很重。她是抗麻体质,麻药对她没用,为了防止出汗,冷气开到了最低。之前整容,已经疼得她全

  •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 惊婚嫁祸

    我和林熙恋爱两年,终于修成正果而这也成了噩梦的开始……蜜月归来后的第一天,我的老公却钻进了婆婆的房间!婆婆对我的“恨之入骨”、甚至几次妄图对我痛下杀手……这毛骨悚然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真相?我嫁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家庭?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的婚姻更是一场灾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