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幽灵战队 > 正文

青春小说《幽灵战队》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4 21:07:39热度:

《幽灵战队》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全文讲述:“队长,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看着叶璎玲和陆晨离去后,刘队长身旁一名部下好奇的问道。...

幽灵战队

“真的假的?”叶璎玲十分诧异的看着陆晨。

“你眼神这么锐利,不像奶油小鲜肉啊?哼!阿晨哥哥,你肯定是忽悠我的!你身上的气息和混文艺圈的不一样,这我还是看的出来滴!”叶璎玲冲陆晨挤了挤眉毛,不无得意的道。

“看的出来?”陆晨似乎难以置信,自己自打一进别墅院落,身上那身虎气早就藏起来了,连在幽灵小组里惯有的姿态都不敢摆,故意自由散漫到现在,竟然被一小女孩察觉出端倪,这他妹的怎么可能?

“哈哈……吓傻了吧?我故意逗你玩呢!我只是觉得你长的这么高大威猛,怎么想着去当什么文艺兵呢?”叶璎玲用手摸了摸下巴,秀眉微微蹙起,似乎有些难以理解。

“我是文艺兵里最能打的,怎么,不行吗?”陆晨嘴角一扬,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道。

“哼!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兵呢!只要能打就行!既然你是王伯伯的干儿子,那论辈分,也算是我的干哥哥了,你这当哥哥的,可不能让我受半点委屈喔!”叶璎玲伶牙俐齿的忽悠道,压根就没有初次见面,女孩子应该保持矜持的觉悟。

“我这干哥哥以后可是要整天跟着你一起上学,然后又一起回家的,你不觉得烦吗?”陆晨略微有些好奇的问道。

“嘻嘻……怎么会呢?我觉得你挺有趣的,比我那个只会批评人的姐姐强多了。”叶璎玲率真地吐露道。

“你还看出我有趣?哥的黑色幽默,一般人可懂不了!”陆晨慵懒靠在沙发上,百无聊奈地插科打诨道。

“你……你还黑色幽默?我算是服了!我看你比薛云轩那个讨厌鬼还自恋!”叶璎玲白了陆晨一眼,自顾自的用叉子叉起一根裹满沙拉的香蕉,学着陆晨的样子四仰八叉地往沙发上一躺,毫无形象的大吃起来。

“你干嘛要学哥吃东西的样子啊?我可是男的好不好?”陆晨看着叶璎玲有样学样的没个正形,赶紧坐直身子,生怕自己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军痞形象把人家小女生带坏了。

“凭什么女的就不行啊?我看你不就躺的挺爽的吗?阿晨哥,没想到你在部队混这么久,脑子里的封建糟泊依旧存在啊!”叶璎玲嬉皮笑脸地吐槽道。

“糟粕?我看你人小,嘴还挺利索的,干脆我把你抓回部队当指导员算了!”陆晨故作凶相,举着两只爪子吓唬道。

“哼!别想吓唬我!人家才不要被你抓到部队去做什么指导员,整天呆在军营里,那和坐牢有什么分别?”叶璎玲吓的往后缩了缩,但随即又强扮无畏的挥舞餐叉嘴硬道。

“是吗?不过,小孩子还是别拿这玩意儿晃来晃去!”陆晨眼中掠过一丝恶趣味,随即猛地一下 身形虚晃,趁着叶璎玲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唰地一下劈手将其手中的餐叉夺了下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空手夺白刃吗?哇哦!酷毙了!”叶璎玲一声欢喜的尖叫,顿时面露花痴神色。

陆晨见状,把玩着刀叉,颇为有些无语地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阿晨哥哥,你还记得我之前给你提的健身房那档子事儿吗?”叶璎玲打着小算盘的撒娇道。

“记得啊!怎么了?”陆晨问道。

“呃……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班上有个叫薛云轩的家伙,他好像是什么东亚投资银行主席的儿子,反正感觉有些来头,最近不知抽了什么疯,总是对我死缠烂打的,而且动不动就在健身房里冲我秀肌肉,恶心死了!我想要你冒充我男朋友打败他!让他知难而退!”叶璎玲忿忿不平地说道,似乎这个薛云轩让她栽了不少面儿似的。

“原来是这样啊!”陆晨毫无兴趣地淡淡回应道。

“不过,再去之前,我想找人和你练练,检验一下实力!嘻嘻……”叶璎玲说着,一把拉起还在愣神的陆晨,撒开脚丫子,欢快地往沙滩上跑去。

“找谁练啊?”出了别墅门,陆晨踩着柔软地细沙,一时之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喏!那不就是现成的陪练吗?”叶璎玲也不等陆晨答话,当即飞奔到海边训练的特警身边,冲着一个队长模样的人耳语几句。

“这丫头片子还挺能折腾的!”陆晨看了看海边扛圆木跑步的特警,发现他们不仅脚下内盘很稳,而且站立之间各个鹰视狼顾的,一看就知道都是好手!

“阿晨哥,我已经给他们说了,你要和他们队长切磋一下……哈哈,你可千万不能输喔!能打赢这里训练的特警,那打薛云轩还不就是十拿九稳?”叶璎玲嬉笑着跑回来,十分坦然地将心里想法和盘托出。

陆晨本来就是来保护她的,眼下被她左一句阿晨哥,右一句阿晨哥的叫的似乎还挺悦耳的,沉吟片刻后,顺水推舟的默许了!

常言道,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在美女面前出风头的事儿,谁又忍得住呢?忍不住!也不能忍!

“这样,你让他们除了队长之外,再加两个人,我一对三!”陆晨活动着手腕的筋骨,满怀期待跟着叶璎玲走上前去。

“哇哦!阿晨哥,你真有范儿!刘队长,你再加两个人,阿晨哥要一对三!”叶璎玲握紧粉拳,活蹦乱跳地大喊道。

不过这话到了陆晨耳朵里,他怎么感觉,这丫头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呢?

“什么?再加两个人?我说这位兄弟,你把自己当叶问了吧?”特警刘队长一脸疑惑的看着陆晨,心里暗道不会是这俩小青年闲得无聊,拿我们特警开涮吧?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陆晨心知,自己很长一段时间要留在叶家姐妹身边做内卫,而要想驾驭住叶璎玲这头小野马,那么必须要拿出让她服气的本事来,既然她好出风头,那陆晨就打算对症下药,先给她露一手再说!

“你俩快点啊!再等下去,花儿都谢了!”叶璎玲不耐烦地催促道。

“小兄弟,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刘队长无奈,当着众手下的面儿,被一个小姑娘这么激将,难道还能按耐住?要是自己不出手,肯定会被人说是怯而不战,以后还怎么带队伍啊?

于是,沙滩之上,二人各怀目的地拉开了架势。

陆晨十分兴奋的脱下短袖扔在一旁,阳光照耀在他的板寸头上,汗水顺着他的胸肌纹理向下滑落,还未至八块腹肌处,便啪的一下掉入温热的细沙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陆晨悠闲自在的移动着步伐,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手,似乎如同闲庭信步一般。

长年累月的搏杀经验,令陆晨眼光十分精准,他见刘队长步伐有些僵化,甚至呼吸节奏也比较急促,这显然是动了气的表现,如此格斗心境,不由让陆晨暗自摇了摇头。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住了,压抑的气氛使得刘队长终于按耐不住出手了。

只见他左右晃动了一下 身形,冲着陆晨的面部虚晃了一脚,这一脚看起来势若奔雷,裹挟着凌厉的腿风。似乎是要直取陆晨的要害,陆晨含笑一闪而过。

不过刘队长心中似乎早有计较,脚掌还未至陆晨的面部时,力道便已卸下,迅速收回,并且伺机滑步上前,左勾拳直袭陆晨的下颚。

待陆晨刚一提臂格挡开来,刘队长右手的后直拳便已到近前,陆晨轻松自如地将头一偏,任由刘队长的拳锋打了个空,耳畔只觉有股劲风拂过。

陆晨轻快地移动着步伐,心里暗道有点意思,当即猫戏老鼠般,又开始引 诱刘队长全力抢攻了。

刘队长不知陆晨故意引 诱他全力抢攻,当即不管不顾地欺身上前,凌空跃起,变拳为掌,一记手刀从左至右画着弧线向陆晨的太阳穴劈去。

陆晨悠然一笑,心知刘队长这一跳,在空中无从借力,再无闪避的可能了。

于是他向着手刀劈来的方向顺势转身,沉腰扭胯,一个鳄鱼摆尾的后旋踢结结实实的踢在刘队长的胸腔上。虽然陆晨已经暗中卸去七成的力道,但是刘队长还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直直飞了出去。

叶璎玲瞪大眼睛,不由自主地惊呼:“我晕!竟然踢飞了!”

“呵呵……特警同志,得罪了!”陆晨当即十分有风度的小跑几步,伸手将刘队长从沙地上搀扶起来,还亲手帮他拍去满身的沙子。

“小兄弟……你这身手真不是盖的!”刘队长揉着自己的胸口,哈哈一笑,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虽说陆晨从头到尾只用了一招,但刘队长深知光这一招的时机和力道的把握,那就远非自己能够企及了!

“怎么,你们要不要再加几个人啊?说好一对三呢!”叶璎玲似乎还没看过瘾,又在一旁使劲窜缀道。

“不必了,这位小兄弟路数太诡异,我自愿甘拜下风!”刘队长丝毫不在意叶璎玲的激将法,十分坦诚的道。

“哇塞!真想不到文艺兵竟然也这么能打!那好,事不宜迟!我这就带你去学校,替我出了这口恶气!”说着,叶璎玲说风就是雨的拽着陆晨往别墅车库跑去。

“你要不要和你姐姐再商量商量?我怕她回头追问起来,我有些不好交待啊!”陆晨虽说也想出去溜溜,但又担心放纵叶璎玲胡乱折腾,事后要是叶曼莉那里问起,自己好像又有些抹不开面儿。

“商量什么啊?这事儿被她知道了,一准儿被否决!”叶璎玲动作麻利地按上指纹,待车库门一升起,当即招呼陆晨坐上跑车,一轰油门,绝尘而去。

“队长,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看着叶璎玲和陆晨离去后,刘队长身旁一名部下好奇的问道。

“一脚便能把我踢飞,这实力能是一般人吗?没必要去招惹。”刘队长没好气的道。

“那一对三呢?俗话说好虎也架不住狼多啊!”

“全队一起上都是歇菜的命!这不是数量问题,而是他妈的质量悬殊太大!懂吗?好了,全体都有,继续训练!”刘队长再次扛起圆木与众手下一起向前跑去。

不过,他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寻思着,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啊?心里怎么老觉得奇奇怪怪的呢?

……

“王伯伯,阿晨不会是你们研究所安排过来的保镖吧?如果是,您就直接明说好啦!”叶曼莉玉面含笑的坐在奔驰车内,声音轻柔地向身旁老王头试探道。

“叶小姐,他真不是研究所安排来的保镖!至于其他的,你不要多问,我也不会多说。你只需要明白他是安全可靠的就行,别的您不必费心!”老王头深怕引起叶曼莉不必要的误会,犹豫再三,还是透露了一点点信息出来。

“明白!”叶曼莉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吸上一口后,优雅地点了点头。

得知阿晨安全可靠后,叶曼莉便感到心安了,至于是什么来路,她倒不是很在乎。

“王伯伯,我父亲的项目还没忙完吗?自从你和院长来我们家代我父亲探望之后,我们父女俩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了!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安插一个人到我们家来,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啊?”叶曼莉蹙起秀眉,三分抱怨七分询问的说道。

“叶小姐,令尊现在是科研项目的牵头人,诸事缠身,可能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回家团聚,再说目前他手上的项目事关重大,所有参与者都是要与外界隔离的,就连你父亲也不能例外。

这不组织上怕他不放心,特意派我过来布置人手保护你吗?至于阿晨,组织上对他另有安排。目前很多事情牵扯面很广,我不能够细说,总之你好好过日子就行了,这也是你父亲最乐意看到的啊!”老王头话里有话的说道。

“放心吧,我会和妹妹一起好好过日子,等着父亲回来的!”叶曼莉知道再也不能从老王头嘴里套出多余的信息了,随即索性沉默着将视野投向窗外的风景。

叶曼莉虽说理解自己的父亲,但一想到家里长期缺乏男性,姐妹俩孤苦伶仃的,有时候外面受了委屈,回家来连个可以依靠的厚实肩膀都没有,心中难免泛起了一丝酸楚。

老王头依靠在真皮座椅上,身子随着高速行驶的汽车偶尔微微晃动几下,整个人深深陷入了沉思当中。

老王头不知道自己还能隐瞒多久!但老王头深知,这个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他不忍打破叶家目前平静安宁的生活,也不愿姐妹俩惊闻噩耗,遭此沉痛打击!

生物学家、基因改组成果、叶国华!

老王头脑子里闪过一连串标签,最后浮现出太平间里的画面,那张孤零零地停尸床,那具体无完肤的尸体!

幽灵战队

史上最年轻的幽灵小队队长——陆晨,受上司之命,潜伏在美女大小姐身旁暗中当贴身保镖,却不料艳遇不断,风波难停。国难、家仇、情关……一点点矛盾恩怨,编织成一段传奇人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