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谋杀档案 > 正文

小说谋杀档案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9 2:34:18热度:

《谋杀档案》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全文讲述:“为什么把我锁起来?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余小春见我们进来,便大声的申诉道。...

谋杀档案

到了第九医院,我们看到许大成嘴里叼着烟,着急地等候在急诊门口。贺队一见到他,便问人怎么样了?许大成一边给他递烟,一边说道:“她自己来的医院,挂了急诊,双手被开水烫伤了。”

果然如此!贺队听完,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他早就预见到了这件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心里总会感到不爽。

多狡猾的一个女人啊!这时,我们几个也明白了陈雨这么做的用意。她不惜毁掉自己的双手,就是要让我们不能做指纹识别。

她和小春一定是同卵双胞胎,最有效鉴别两人的手段就是通过指纹识别。

“通知她的家人了吗?”贺队情绪稳定下来后,点上了刚才许大成递过来的香烟。许大成摇摇头说,没有刑侦大队的指示,他们不敢擅自行动。

很好!贺队听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贺队不想让陈雨提前跟余教授他们接触,原因很简单,陈雨见到他们之后就会从他们口中得到更多关于姐姐小春的生活习惯。

这样一来,我们在审问她的时候,会增加难度。贺队的意思,今晚就将陈雨带到警局,然后来个突击审讯。趁着她立足未稳,以强攻的姿态使她露出马脚。

我们在急诊病房见到了许大成口中的余小春,因为案子还没下结论,所以我们也称呼她为余小春。医生给她的双手做了处理,涂上了治疗烫伤的药物之后,就用纱布包扎了起来。

余小春认识我们几个,一定是看到了不久前的那场新闻发布会。因此,知道我们是刑警的身份后,她稍稍有些紧张。不时的咬着自己那薄而性感的嘴唇。医生还以为她疼得厉害,便好心的说道:“如果疼得受不了,我可以给你开一些镇痛的药物回去。但不能吃太多,不然会有依赖性。”

余小春正愁没人跟她讲话,这会整张脸都笑了,“好的,谢谢你医生。”

她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你很难相信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会是一个杀人恶魔。

许大成耍了个机灵,他上前对余小春说,派出所已经把她失踪的案子上报给市刑警队了。现在,虽然回来了。但还是要去刑警队走个程序。

许大成不亏是个老油条,说得那可是一套一套的。就他这理由,余小春不信也难。

就这样,我们带着余小春回了警局。一路上,小史还不时的安慰她。他说,去警局也不是为了什么事。就是要录个口供,然后把案子给销了。

为了配合小史,我还愣是吐槽了许大成一番。我说,这个老许也不知道吃什么饭的。就这种案子也上报给我们刑侦大队,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

我和小史一唱一喝,暂时把余小春那颗不安的心给稳住了。到了市局,下车前贺队贴着忻圆的耳朵嘀咕了几句,然后回头对我们说:“余女士就交给忻圆吧,大家都是女性,这样办起事来会方便一些。”

忻圆和余小春先下了车,然后径直向警局里面走去。贺队吩咐我们先不忙下车,等忻圆办完事。他说着给自己点了一根烟,默默地抽了起来。我猜此刻他心里一定是在盘算一会该怎么审讯余小春。

这个女人一定会尽一切可能为自己狡辩,除非我们能拿出足够有力的证据。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手头上所掌握的证据还是很有限。所以,我很期待贺队接下来的手段。

贺队抽完烟,下意识的咳嗽了几声,便招呼我们几个下车。我们一路来到审讯室,这时忻圆和余小春已经进入僵持模式。

我们刑警队的审讯室其实跟你们电视上看到的不同,警察和犯人间没有铁栅栏,也没有钢化玻璃隔离,只放了桌子和椅子。但嫌疑人的椅子是特制的,材料比较结实,而且是固定在地面上的。

另外,椅子两个扶手间会有块档板,人坐上去后,我们就会把档板锁上。

“为什么把我锁起来?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余小春见我们进来,便大声的申诉道。

“余小春女士,哦……不,我应该叫你陈雨吧?”贺队微微一笑,接着说:“你先别急,一会我们慢慢的说。”

“我叫余小春,不叫陈雨,请你们搞清楚!”余小春听了,情绪更加激动。

她比我们想象中要来得弱,这才一会功夫就已经沉不住气了。很难想象,她当初杀人时的情景。如果也像现在这样,那么现场该留下多少痕迹啊。

“好啊,既然你叫余小春,那么请你自我证明一下吧?”小史接着说道。他觉得这女人已经有了焦躁的情绪,心思肯定没以前那么缜密。只要接二连三的向她提问,她一定会招架不住,露出马脚来。

我们手头上关于余小春的资料虽然不全,但也不少,足以难为到陈雨。毕竟,陈雨跟小春分开了二十年之久。小春成年后的世界对于她而言,完全是一片空白区域。就算之前她们姐妹两人有过一段时间的独处,但也不至于把二十年来的所有事情都了解清楚。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这女人不但能对答如流,而且还能把一些久远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还能说出细节。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虽然有些吃惊,但更加坚定了她不是余小春的推断。

因为,人的记忆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逐渐模糊。尤其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拿余小春六岁的时候去医院拔过乳牙来说,当时她最多就记住了拔牙是多么的通,绝对不会把拔牙的具体日子,以及拔了哪个位置的乳牙记得一清二楚。但我们眼前的这位余小春却记得清清楚楚,并且说得明明白白。根据常理来推断这是完全不可能的,除非她照着医院的病历单来念。

“厉害!”贺队听完,不禁鼓了鼓掌。他很佩服这个女人竟然会有那么强大的记忆,看得出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已经把余小春所有对外公开的资料都给记熟了。单凭这一点,我就更加肯定,陈雨背后藏着一个计算机高手。一定是这个人通过黑客手段,从各个渠道收集了余小春登记过的所以资料。

“请余教授和阿华过来吧。”小史并不甘心,他使出了第二招。陈雨虽然能死记硬背的记住余小春登记在外的资料,但她不一定能够熟悉余小春私下里的生活。尤其是跟余教授夫妇或是阿华在一起的日子。

贺队叫人给余教授和阿华打了电话,余教授从医院赶过来,要比阿华早到一步。我们安排他单独和陈雨相处,想着让他们能够拉拉家常。事前,我们叮嘱过余教授。余教授也照办了,但是并没有任何异常。

在面对余教授的时候,陈雨不在焦躁了。她完全进入到了余小春的世界,以至于让余教授出来很肯定的对我们说,这就是他的女孩小春,他已经试探过了,绝对不会有假。

小史听完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让阿华再试试,您老先别着急啊。”

余教授点了点头,虽然口头上说不着急,但一回头就打电话催阿华。阿华在赶来的路上车子抛锚了,最终晚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但这不影响他和陈雨交谈,两人很快进入彼此的角色。

阿华和陈雨聊得很欢乐,甚至料到了结婚后的日子,要不是我们及时打断,这两人说不定会一直聊到天亮。

余教授和阿华都是余小春最亲近的人,照道理说经过他们两人的试探,如果觉得没问题的话。那么,我们眼前的女人就应该是余小春本尊。然而,不管怎么样,我们整个专案组的人都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陈雨的表演而已。只不过是这个女人的演技太好了,好到足以以假乱真。

“警官,如果你们没有什么证据的话,请放我回家吧。”这个女人貌似有些不耐烦了,她对贺队下了最后的通牒,“我妈妈生病了,我要去医院照顾她。”

贺队听完,拿出香烟在鼻尖附近来回移动。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不急,我们有权力能够扣押你24小时,配合我们调查。”

他说着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你看现在才过去4个小时,还有好多时间呢。你的家里我会去告诉他们的,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会谅解我们警方是在办案。”

贺队说完这番话,即刻走出了审讯室。在审讯室里不能抽烟,而此时的他最需要香烟来寻找灵感。陈雨的手不可能在20小时内恢复正常,如果不能进行指纹比对,确定她的身份。那么,我就得放人。

贺队走后,小史突然凑到我耳朵旁边嘀咕了几句。我听完,忽然间整张脸都红了,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不好吧?”

小史听了,只是呸的一声,冲我说道:“这也是被她逼的,只要能破案,有什么关系。你先在出去请示贺队,如果他批准了,我们就立刻行动。”

谋杀档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谋杀档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谋杀档案

整个互联网世界就像一座冰山,我们平常逛的论坛、贴吧、微博、知乎等网站只是冰山一角,不过占据了4%的信息量。剩下的96%被深埋在水下,却是你无法通过搜索引擎访问得到。这种不可见的网络被称之为“暗网”。但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专门潜伏在暗网之中,做着各种不被文明世界所允许的交易。很多时候,就连警方也束手无策。我叫姜涛,毕业于南方某所警察学院,专攻网络犯罪学。从警七年,我一直潜伏在互联网深处,经历了无数个不眠的夜晚,也亲手逮捕了成千上百个匿藏在暗网深处的变态凶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