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 > 正文

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8章《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

发布时间:2020/10/18 18:06:37热度:

《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小说。精彩阅读:同一时间,泠宝贝发了疯的往墙上撞,云邪煜意识事情不对,以更快的速度挡住她的身体,泠宝贝直接撞进他硬邦邦的胸膛,紧接着,鼻...

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

  凭借泠宝贝敏锐的察觉,两人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这个秘密还关系到她。

  “在想什么?”不知何时,云邪煜已经重新握住她的小手,在她耳畔轻声问道。

  思绪回笼,泠宝贝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抬头望去,肖柔晴已经走在了前面,她摇了摇头,甩开心里不安的想法,“没什么,你妈妈很年轻漂亮!”

  泠宝贝是发自内心的对他的母亲赞扬,如果不是云邪煜亲口叫妈,她可能还会误会那是云邪煜的老情人。

  难怪会有那么帅气的俊脸,他的母亲更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泠宝贝难以猜出的年纪会有这么大的儿子。

  对于母亲的美丽温柔,云邪煜听过无数次,就如她的名字一般。

  “知道她是谁吗?”云邪煜问。

  “谁?”

  “肖柔晴,现在是美国烛华企业的珠宝设计师。”谈到这个,云邪煜有些得意。

  他的母亲,是他最尊重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令他佩服的女人,能在美国这样竞争力更大的商场拥有一席之地并不容易,而肖柔晴的今天,全是靠着她一人的双手打拼出来的。

  “她是你妈?”泠宝贝不免有些惊讶,很难想象。

  肖柔晴,在泠宝贝的认知里并不陌生,正是她想要的殇暖宝石的版权者,早就听说殇暖是YM的镇山之作,可泠宝贝却不知道,她会是云邪煜的母亲。

  又为何和云浩离婚独自一人去了美国?

  直到上了车,泠宝贝还是没办法平复内心的疑惑,殇暖既是出自肖柔晴之手,她查过,殇暖没有在YM,会不会就在肖柔晴身上?

  这一颗宝石究竟有什么秘密?老大不止一次嘱咐过,必须把殇暖带回去。

  泠宝贝心不在焉随着云邪煜回了别墅放了肖柔晴的行李,然后他又载着两人去了早就预定好的饭店,为肖柔晴接风洗尘。可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庄雅。

  看见肖柔晴那一刻,庄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深怕看错了,揉了揉好几次眼睛,不确定的开口,“肖柔晴?你回国了?”

  相比庄雅的惊呼,她的镇定和庄雅成了反比,“是啊,今天刚回来。”

  母亲在身边,云邪煜不愿意看庄雅一眼,冷漠的护着肖柔晴,“妈,我们进去吧。”

  “嗯,你和宝贝先进去等我,我有事和庄雅谈谈,一会儿就来。”

  云邪煜脸色一冷,“妈!”

  这亲妈和继母见面,一般都会大打出手,云邪煜在,他的母亲就不会出亏,可难保他一离开母亲就会受到欺负,否则当年他的妈妈也不会被赶走。

  肖柔晴收了笑容,“宝贝,带着小煜进去!”

  泠宝贝点头,明白云邪煜心中所想,她轻轻用两个人才有的音色说道:“先进去,一会儿我盯着,保证不让你妈妈吃亏。”

  “哼!”冷哼一声,云邪煜搂着泠宝贝进去,在老宅也是看在云浩的面子上才会称庄雅一声雅姨,离开了云宅和云浩,庄雅在云邪煜的眼里就什么都不是。

  泠宝贝说到做到,才进去就立刻出来隐在暗处,听见两人的对话。

  “你回来干什么?我告诉你,云浩现在是我老公,你别想和我抢他。”庄雅恶狠狠的说道,哪里还有平时的温柔。

  肖柔晴淡淡一笑,“你以为我回来是为了云浩?我看你是想多了,我回来不过是为了看看我的儿媳妇,至于云浩,你稀罕你捡去,一个曾经被我丢弃破烂罐而已,送你!”

  “你,口是心非,你还爱着云浩!”

  “我爱他?对,我是爱他,可是我不稀罕始乱终弃的男人,你不是很爱他吗?你以为他会守着你一辈子吗?你别妄想了,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从离开那一天开始,肖柔晴就没有想过再回到云浩的身边。

  夫妻这么多年,说不爱那是假的,只是,不要他的男人,她又何苦继续追逐呢?在美国这些年,她想过很多,如今,她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有一个优秀的儿子,没了云浩,她也会快乐。

  “他会爱我一辈子的,就算你有小煜,可我也有一一,我绝对不会让你抢走我现在拥有的一切,绝对不会。”庄雅的指甲就快要陷入手肉,咯得生疼。

  “无所谓,爱情在我的世界并不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勇气,我要告诉你的是,别打小煜的主意。”说完,高雅的转身。

  看了一出好戏,泠宝贝捂嘴偷笑,对肖柔晴的好感倍增,看似外表温柔的女人,动起嘴来一点也不输给嚣张的庄雅。

  对待敌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以静制动。

  不知何时,肖柔晴出现在她的身后,“傻丫头,还没看够吗?”

  “嘿嘿,好了好了。”

  到预定的包间,云邪煜已经把菜点好,泠宝贝率先坐了下来。

  云邪煜脸色一冷,“没礼貌,妈还没坐!”

  肖柔晴笑了笑,“没事的,宝贝饿了是吧,多吃点!”

  “谢谢阿姨。”

  “叫妈好听点。”肖柔晴坐下来顺势夹了一块牛肉放到她的碗里,宠溺无比,看得出来她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

  云邪煜愣了愣,没有开口说话。

  吃了几口,有些食不知味,气氛太过压抑,没有父母疼爱的泠宝贝融不进他们母子间的默契,只要看着肖柔晴看云邪煜温柔的眼神,她的心就会轻轻疼一次。

  羡慕,更加嫉妒,云邪煜有的全都是她没有的,他却还要将她囚禁起来,对她,公平吗?

  呵呵,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公平了?泠宝贝,看清吧,云邪煜说得对,她只是个不见光明的小偷,代价就是她这辈子都别想得到温暖。

  心,为何突然失去温度?

  才吃了几口,泠宝贝放下筷子,起身道:“我去下洗手间!”

  水再冰,也不及心里的压抑感,明明外面是阳光明媚,她却觉得心里一片黑暗迷茫,胸口跟着隐隐作疼。

  平复好内心的情绪,泠宝贝理理头发出去,迎面却撞上了一个男人。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几乎是下意识道歉。

  “没关系。”顾之川微微一笑,觉得面前女人的身影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容颜却是陌生的。

  只是错觉吗?等他回过神来只剩下女人离去的背影,他想追上去问问,才追了几步,前面的女人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来,表情略带冷漠。“你跟着我想干嘛?”

  如果不是这里人多势众,泠宝贝早就出手了。

  “我没有恶意,我只是觉得小姐看着有点熟悉,我还以为是我认识的,看来,是我想多了。”

  “那我可以走了吧。”男人的笑容虚伪得要命,泠宝贝嗤之以鼻。心里暗忖着,想搭讪你直说啊,还看着熟悉?一会儿你是不是要说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

  泠宝贝最厌恶的就是像他这种外表君子,内心却不单纯男人。她现在只想立刻走人。

  手臂突然被人从后拽住,泠宝贝怒,“你还有事?”

  “小姐,我是不是哪里惹着你了?”顾之川自问自己态度很好。

  泠宝贝倒吸一口冷气,“你再不放手就是真的惹到我了。”

  好狂的口气,顾之川暗忖着,却也乖乖放了手,公共场合,且看女人的打扮不凡,顾之川猜测是某家的小姐,内心对她多了几分兴趣。

  “小姐,可以留一个电话号码吗?我是大雅传媒总经理顾之川。”说着,他欲掏出名片,泠宝贝已经没有兴趣再听下去,只是在听到大雅传媒四个字时身子愣了愣,随即离去。

  “好奇特的性格,真希望下一次还能遇上你。”不得不承认,顾之川对她产生了一丝情愫。

  回到包间,云邪煜蹙眉问,“怎么去了那么久?”

  泠宝贝耸肩,一语不发,她的胸口疼,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只想坐下来好好休息。

  “宝贝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肖柔晴注意到她的脸色,担心的问。

  泠宝贝轻轻一笑,“我没事!”

  胸口越来越疼,压抑着心脏,快要不能呼吸,痛意越来越明显,好强的泠宝贝不肯哼一声,只能忍住痛意,而桌下的手早已经陷入手心,刺骨一般的疼。

  她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痛?如果不是她从小就训练过意志,恐怕此时已经疼晕过去了吧。

  “噗!”吐出一口鲜血,腥味顿时在口腔蔓延,泠宝贝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可下一秒,身体仿佛有千万只虫在啃咬她的身体。

  撕心裂肺的疼。

  “啊!”泠宝贝双眼惺红,近发狂。

  肖柔晴惊呼,“小煜!”

  同一时间,泠宝贝发了疯的往墙上撞,云邪煜意识事情不对,以更快的速度挡住她的身体,泠宝贝直接撞进他硬邦邦的胸膛,紧接着,鼻血也随之流了出来,满脸的血,惨不忍睹。

  “妈,你先离开,我怕她伤害到你,我送宝贝去医院。”说着,打横抱起泠宝贝冲了出去。

  一定是她体内的毒开始发作了,云邪煜的脸色铁青着,究竟是什么药,如果不是他及时阻止泠宝贝,她的意图是撞墙自杀?

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

她是一代神偷,才第二次相遇,她就莫名成了他的妻子,纵然再不愿,还是被迫留了下来,而当一切阴谋浮出水面。她笑着离开:你利用的不过是我肮脏的身体,而我利用的却是你活生生的心,我赚了不是吗?一纸婚姻,一场阴谋,一段缠绵,这场游戏,看似他们都赢了,却也是最大的输家。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