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我的师姐是女鬼 > 正文

我的师姐是女鬼全文目录阅读第13章离别

发布时间:2020/9/17 14:09:21热度:

《我的师姐是女鬼》是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我看见好几个人露出鄙视且厌烦的神色看着我,顿时本道长就郁闷了,是你们乱想,还怪我咯?...

我的师姐是女鬼

沐雨彤走了,我抱着茅山手札读了起来,可能因为受伤太累的缘故,看了一个小时后我便感觉困意袭来。

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1:00整,病房的门被打开,老妈拿着一个保温桶走了进来。

“喝点吧。”老妈打开保温桶说。

我感动的点了点头,保温桶里面传出浓郁的米香味,瞬间我的肚子“咕噜”叫。

“快吃吧。”老妈微笑着说。

我准备伸手去拿保温桶,身上的伤口却扯着疼。老妈见状说:“没事吧,你躺着,我来喂你。”

我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我不想让老妈喂我,可是我浑身是伤,动一下便疼痛难耐,于是便答应了。

二十分钟过去,粥被我喝完,因为家里还有家务要干,而我也没有什么大碍,于是老妈便回家。而我则继续抱着茅山手札看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天,沐雨彤满脸疲惫的回来了,我问她去了哪儿,她也不说,只是拿出一碗粘糊糊的东西给我。

我皱了皱眉头心想:“这老妖怪不会下毒吧?”

她兴许看明白了我的意思,俏脸布满寒霜眼睛一瞪:“怎么,怕我下毒害你?”

我连忙接过碗强忍着恶心的感觉硬着头皮喝了下去,还别说,这粘糊糊的东西还挺好喝,入口即化。喝了以后大概30分钟,我全身传来痒痒的感觉,可以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爬,就好像是蚂蚁一般让人心痒难耐,特别明显的是伤口的地方,我惊讶的看着她说:“伤口这就要愈合了?”

“哪有这么快,你以为是天上老君的丹药。”沐雨彤白了我一眼后接着说:“这个药一天三次,几天后便可以痊愈。”

我疑惑的看着她:“大侠,你没吹牛吧。”

“爱信不信。”她丢下这么一句话身体凭空消失不见。

就这样,我喝了一天这粘糊糊的药,感觉好了很多。于是5天过去,我身上的所有伤疤都愈合了,这让我无比震惊,这种速度,我特么的成了小强了啊,打不死。

虽然我的伤口痊愈,为了不让老妈老爸起疑,于是便装着伤口没有好缩在床上看茅山手札。

就这样,十天过去,每天周小楠放学就来看我,照顾我到天黑才回去,我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步,老爸老妈更是把她当成了未来儿媳妇对待,她每次都羞红着脸跑开,我们之间没有说明,但是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对情侣。

我还有五天便可以出院,这十天我把茅山手札前二十页背的滚瓜烂熟,虽说不能倒着读,但是也相差无几。

沐雨彤正站在我的床边听着我背诵茅山手札,当最后一个字读出来后,她露出欣慰的神色,接着说:“接着往下背熟20页。”

“啊?不是吧!”我不可思议的说。

“啊什么啊,叫你背你就老老实实背。”

我知道自己逃脱不了她的魔爪,于是开口:“这下你该兑现了吧?”

“嗯,其实很简单。”沐雨彤毫不在意的说。

“愿闻其详。”我说。

“读了这么久的茅山手札,对以前很多不懂的地方也有些了解了吧,这就相当于提升道行。”她淡淡说道。

我楞了楞:“就这么简单?”

“对啊,你还想多复杂。”

“靠!”我低骂一声。接着传来肉贴肉的声音“啪”。我的屁股又被她一巴掌给拍成两半,她的力道可不轻,疼的我急忙闪到一旁,幸好病房暂时没有人,不然肯定会把我当成神经病。

沐雨彤看着我凝重说:“等你出院,就不要读书了吧。”

“啊?为什么?”我惊讶的说。

“读书就不能很好的修炼道术了,所以你不要读了。”

我沉思了一下,觉得她说的对,可是父母那边怎么交代。

“可是……!”

“别可是了,我知道你的顾虑,我已经给你想好了对策。”

我闻言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愿闻其详。”

沐雨彤坐在我的床边说:“很简单,我让所有人都产生一种假想,让他们以为你每天都来上课了。”

“呃,这也可以?”

她微微一笑:“你知道鬼打墙吧。”

我点了点头,她继续说:“鬼打墙也是一种让人产生幻觉,而我也可以让他们产生幻觉。”

我顿时欣喜道:“那感情好啊,这样我就能每天出去捉鬼了。”

“你必须行善积德,如今八月份,还有一个多月你马上就满18岁了。争取多积累功德,希望可以让你度过这个难关,希望一切平安。”她凝重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问道:“生日那天是不是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沐雨彤看着天空说道:“一切顺利风平浪静,反之波涛汹涌。放心吧,只要做好事就能积德,而且师傅当年也是平安无事的度过了。”

闻言,我没有继续问下去,接下来的五天,我都在阅读茅山手札的过程中度过,出院那天,我只觉得仿佛和囚犯一样被放了出来,自由和舒畅弥漫我的身心。

晚上,洗了个澡和父母一起吃了一个晚饭,这个晚饭吃的有说有笑,但是我的心里充满着悲伤,我突然之间有点舍不得离开他们。沐雨彤说,让我离开父母,不要把身上的霉运传染给他们,18岁即将到来,时运不济的我仿佛更严重了,已经影响到了亲人。

我有的时候甚至能看见他们的眉宇之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我询问过沐雨彤,她说这是因为我的缘故。

我闻言沉思了很久,待在父母身边只会给他们带来霉运,如果时间一长,还会给他们带来生命危险,还不如远远的看着他们,只要他们健康就好。

当天晚上,我写了第一封情书,这封情书写的我心烦气躁,连续写了十几遍还是没有写好,我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写。

我忽然觉得,时间过得有点快,我还没有好好的和他们聚一聚,如今就要离别,我心中的不舍也更强烈了一些。

假如说我挺过了湔祐命带来的时运不济,就可以时不时回家看看,假如说我挺不过去,他们会一直活在自己的幻觉当中。

我觉得这样很残忍,可是沐雨彤却说这是最好的办法。当然,我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对父母说,没有对周小楠说,不知道我还有不有机会。

第二天一早,我收拾起茅山三宝,带了几件换洗衣服放在一个黑色背包,身穿黑色体恤,下身黑色休闲裤,一双黑色休闲鞋,纯钧剑用黑色布条绑的严严实实,这一看就是黑帮老大!

我照了一下镜子,18岁不到的我长出了一点点胡子,不算很帅但也不丑的面孔,一双眼睛仿若夜晚星空的星辰一样闪耀,身上的稚气消失不见,一身成熟气息扑面而来,而我的心境也完全不是一个17岁少年能比的,猛然发现,接触茅山道术没多久,我却改变了很多。

并且我也知道,自己会道术,自己命格的事情不可能隐瞒一辈子,这个秘密迟早要说出来,只是时间问题,这一点我非常清楚。

我四肢绑着铅块来到了育才大学,看着周小楠满脸笑容的对着空气说话,这是沐雨彤设置的幻觉,他们看见的并不是我。

我写的这封情书也只有三个字:等着我。

面对鬼婴我可以和它斗心智,面对危险我可以临危不乱,但是此时此刻面对情书给不给周小楠,我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交给她,或许我就是这么懦弱。

今天的天气就像我的离开那么突然,天空乌云密布传来“轰隆隆”打雷声,并且下起了滂沱大雨,仿佛是在欢送我,一些同学尖叫几声快步跑进学校,我站在大学门口,一阵微风吹过我的发梢,发出“呜啊,呜……”的声音,仿佛在哭泣,在叹息。

我带着悲伤的情绪漫步雨中远去,此次离别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此时的雨水淋湿我全身,分不清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我在心中坚定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变强。

这天宁市很大,而我以前住的地方在东区,如今我往西区走,虽说只是隔了一个区,但是能和熟人碰面的机会几乎等于零。

我现在身无分文,甚至中午饭都没吃,我现在特别懊悔:特么的临走时怎么没带钱。

“沐大侠,我饿,你偷一个包子给我吃吧。”我看了看附近没人,贼兮兮的眼神躲躲闪闪,眼巴巴的看着沐雨彤说。

“去死!”她一巴掌扇在我的屁股上,传来“啪”的一声。

我捂着屁股委屈不已,心里暗骂:特么的,你是鬼了不起啊,还不是要吃香,烛,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饿得受不了,还是你。

“咕噜……咕咕。”我的肚子传来想进食的不甘声。

为了和沐雨彤怄气,我一直忍住腹中的饥饿,但是我实在低估了她,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她没有说自己饿,反而是我饿的快受不了。

“沐大侠,你就帮我偷一个馒头吧,就一个。”我眼泪汪汪的看着她,我发誓,这是我17年以来最悲剧的一天。

“本姑娘,怎可行这盗窃之事。”

我见行不通,便把主意打到纯钧剑身上,我看着她说:“沐大侠,这是上古名剑之一?”

“嗯,对啊,怎么了?”

我嘿嘿一笑:“那应该很值钱啊,我们卖了吧。”

回应我的是连续十几下的“啪啪啪”,我发出几声惨叫,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奇怪的看着我。我和沐雨彤的谈话小心翼翼,所以他们听不见,可是沐雨彤这下狠手,让我疼痛不已,并且还传出如此声音。

我干笑两声,嘴里说道:“啊,啊,啊。”

“神经病。”

“疯子。”

“流氓。”

我看见好几个人露出鄙视且厌烦的神色看着我,顿时本道长就郁闷了,是你们乱想,还怪我咯?

我看着沐雨彤眼睛中露出最后一丝希望看着她说:“沐大侠,你不是可以隐身吗?”

“对啊,你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她白了我一眼。

“要不,你隐身去银行偷点钱回来吧。”

回应我的依然是“啪啪啪”,疼的我直咧嘴,在周围人的怪异眼光中,我嘴里念到:“啊,啊,啊。”

在几人仿佛看见鬼的表情中,我苦笑一声,此刻我已经快要饿死了。

“沐……!”我还没说完,她连忙制止:“别说了,偷鸡摸狗,干坏事我可不去。还有,别想打茅山三宝的主意,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她握了握拳头说。

我郁闷的点了点头,其实我想说:大侠,要不你装成鬼去吓别人,然后我跑去收服你,就有钱了。

不过这句话现在被她扼杀在摇篮之中,我只有饿着肚子像行尸走肉的丧尸一般拉着脸在街上徘徊…………!

我的师姐是女鬼

我,是个茅山小子,如果能重来我不会学习茅山道术,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奇葩逗逼聚一身,捉鬼灭僵定乱世。悲离远处落尽泪,明年花开繁归来。身处危机临不乱,男儿傲骨冲破天。远离他乡思挚爱,我想你时或念我。僵王一出天地乱,纯均少年破死局。命案人性已泯灭,人间是或有真情。有钱有权便是王,没钱没权依踩帝。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