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渡一人落一人 > 正文

渡一人落一人第11章十一

发布时间:2020/4/9 15:52:36热度:

《渡一人落一人》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程海龙皱起了眉头,“女孩子应该每天这么晚回家吗?爸爸已经问过好几次了,都是我帮你搪塞过去的。你到底...

渡一人落一人

夜晚令时间仿佛也变得漫长了。在这长夜里,陈恪开始胡思乱想。他的心中仿佛空中了一个大洞,那是原来林思思的位置,现在,那里除了悲痛的空洞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他需要用什么来填补这空洞,而除了报复程海峰的诬陷,他想不出别的。

  或许应该再去找程海玉,这是最快且最理想的一条路。

  不等陈恪寻找,程海玉自己送上了门。

  那是三天后的事了,当陈恪在程海波的办公室里流汗的时候,程海玉打开了门,静静地站在门口,默默地注视陈恪,不发一言。程海波看了看她,悄无声息地偷偷溜出了办公室,将这个空间完全交给了陈恪和妹妹。

  陈恪故意装作没有发现她,仍旧对着沙袋挥舞着拳脚。许久之后,程海玉终于如陈恪所料一般,沉不住气了。

  “你不觉得应该对我道歉吗?”

  陈恪停止动作,抱着沙袋微微一笑,然后慢慢地转过头。他故意用挑逗的眼神望向程海玉:“你是?”

  “你!”眼泪在程海玉的眼睛里打转,看到她这种伤心的样子,陈恪的心中竟有种残忍的快意。

  “别生气,我当然不会忘了你。只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这句话让程海玉的眼泪哗地一下流了出来。是啊,还不知道名字,她和陈恪相识,险些发生危险的关系,而双方竟然还没有正式地互通过姓名。对于陈恪来讲,她又算是什么?是一个风流成性的女孩吗?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当然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

  “那天……你为什么那样对我?”

  “那天……”陈恪沉默了片刻,“或许是我太动情了吧。这不能全怪我,当面对像你这样的女孩时,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把持得住。但,我还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 。”

  “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程海玉快步走到陈恪面前,忽然挥手打向陈恪的脸颊。陈恪微微一笑,故意不躲,任由这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程海玉愣了半天,随后一跺脚:“你怎么不躲啊!”

  “这是我应得的惩罚。”陈恪依旧保持着虚假的笑,突然一把将程海玉抱在怀里。

  “离开的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你。我常想,你晚上睡得好不好?有没有饿肚子?天气冷的时候,你有没有加件衣服……”

  陈恪抱着程海玉,就这样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着。这种亲密情人般的倾诉,让程海玉很快就融化在温柔的陷阱之中。

  陈恪忘情地说着。这些话,都是他在异国对着远方的林思思说过无数遍的。此刻,他不由自主地将程海玉想象成了林思思,将那些压在心底的情话,一口气全说了出来。程海玉又怎么能抵抗住这种充满浓情蜜意的语言?她的心醉了,情不自禁地抱紧了陈恪。

  “我也是……”她的身子颤抖着,“虽然我们只是短暂的相逢,但我已经无法将你忘记了。这几天,我的心里、梦里,全都是你。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对一个人有这么深的依恋。而这个人,我竟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在这天晚上,陈恪毫不犹豫地和程海玉发生了关系。当程海玉的身子在一阵因疼痛而引起的痉挛中,接受了陈恪的身体时,陈恪又想起了林思思,他忍不住热泪盈眶,咬紧牙关,如同猛兽一样疯狂地动起来,一点也不去思考程海玉是否能承受得住。

  程海玉咬牙承受着痛苦。她曾在小说中见识过男女之事的描写,她向来对这种事充满了幻想。然而现实却远没有那么浪漫,那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将美妙二字与这种事联系在一起。但她的心里是兴奋的,因为她明明感受到,陈恪的热泪正点点滴滴落在自己的脸和胸膛上,她误以为这是感动的泪,是爱惜的泪。她拼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痛得叫出声来,不让自己影响陈恪的兴致。

  在一番疯狂的运动后,陈恪终于发现了程海玉那张显露出痛苦不堪表情的脸,那一刻,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眼前的程海玉,仿佛正是已经逝去的林思思,他不禁停止了动作。

  “结……结束了吗?”程海玉缓缓睁开眼睛,颤抖着问道。

  陈恪轻轻摇了摇头,慢慢地动了起来。这次,他不再狂野如兽,而是温柔地慢慢运动着。在这种温柔的动作中,程海玉渐渐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地随着陈恪而扭动,她终于品尝到了爱的欢愉,这让她对身上的这个男人突然生出了一种深深的、不能自拔的依赖感。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陈恪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靠近了程家,有时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仿佛是幸运之神在关照他一样。又或者,是复仇之神附体在他的身上,让他无往不利。

  当两人同时攀上了快乐的高峰后,程海玉紧紧抱住陈恪的身体不放,喘息着说:“恪,我是你的了,永远都是你的了!”

  陈恪的心痛了一下,突然不愿再贴近眼前这个女人。他挣开程海玉的怀抱,翻身下床。

  “怎么了?”程海玉有些吃惊。

  “我……”陈恪犹豫了一下,终于笑了笑:“我想把你最美的样子,画下来。”

  他取出画具,在卧室里支起画架,认真地画了起来。程海玉有些羞涩,但又有些欣喜。这种情景让她想起了《泰坦尼克》中的情节,让她那颗仍带有少女天真爱情观的心,变得激动起来。她红着脸,用四肢遮挡着重要的部位,一动不动地静静注视着陈恪。尽管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让她浑身酸痛,但她还是尽量一动不动。而当看到陈恪完成后的那一幅素描时,程海玉忍不住哭了。

  那是幸福的眼泪,但在陈恪看来,这却是她提前为程家将要遭受的灾难而流下的忏悔的泪。

  爱情让程海玉如同被雨露滋润了的花瓣,显得格外妖艳妩媚。程海龙看在眼里,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前几天,孙劲与程海玉约会的不欢而散,早已传到他的耳朵里,而陈恪与弟弟程海波交往甚密的事,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这天,他独自来到程海波的武馆,开门见山地问:“海波,听说你最近交了个挺厉害的朋友?”

  “二哥消息挺灵嘛。”程海波一边擦汗,一边请程海龙坐下。“没错,不过我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他了,有人对他,比我还热心。”

  “你指的是小玉吧。”程海龙淡淡地说。

  “你知道了?”程海波笑了笑。“咱们的大小姐眼光向来高到天上,可少有动情的时候。不过这个陈恪老兄,也确实配得上小玉。”

  “他叫陈恪?”程海龙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了解吗?”

  “当然。”程海波充满了自信地说。但在程海龙眼里,程海波的自信只不过是小孩子式的天真,是最靠不住的东西。

  “陈哥这人有本事,刚从法国留学回来。二哥,我跟你说,我们头一次见面时,那才叫……”

  没等他说完,程海龙已经打断了他。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一定又会啰嗦起一些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事来,他不愿听程海波的废话。

  晚上,程海龙守在一楼的客厅里,一个人等程海玉回来。从九点开始,他一直等到十二点,程海玉才打开了家门。

  “二哥?你怎么在这儿?”一进门,程海玉就惊讶地问。

  “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程海龙皱起了眉头,“女孩子应该每天这么晚回家吗?爸爸已经问过好几次了,都是我帮你搪塞过去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哥!”程海玉撒娇地搂住程海龙的胳膊,用力地摇晃着:“人家也有朋友嘛!”没等她继续说下去,程海龙已经适时地问:“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你这是什么意思?”程海玉撒娇地问。

  “别骗哥哥。”程海龙的表情十分严肃,“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程海玉红着脸低下了头,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

  “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程海龙问,“我听说,你是上次和孙劲约会时认识他的?你对他了解吗?”

  “别再和我提什么孙劲了。哥,今后我可不会再理他了。”提起孙劲,程海玉的表情立刻变得冰冷起来。而接下来说到陈恪时,她又恢复了小女生的娇羞模样。

  “他嘛……又温柔,又体贴……”

  “我没问你这些。他的家庭,他的经历,他现在在做什么,这些你都知道吗?”

  “当然知道。”程海玉口气软了下来,又摆出撒娇的模样:“二哥,我……我有事想求你。他刚从法国回来,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他又是个孤儿,没有什么能帮他的人……”

  “你是想让他到咱们集团来吗?”

  “对啊。你放心,他绝对是有能力的人,不信你问我三哥去!再说,他是学画的,将来一定会成为伟大的画家,现在只不过是迫于生计,所以才……”

 

 

渡一人落一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渡一人落一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渡一人落一人

亲密爱人离奇自杀,神秘的日记却揭露出罪恶之手。陈恪为了替爱人报仇,毅然走上黑暗的不归之路,与仇人为友,混入仇人的家族,在爱与恨的纠缠中,让一个个仇人坠入了地狱的深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