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冥妻回魂
冥妻回魂

冥妻回魂

  • 热度:
  • 时间:2019/6/18 22:58:06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对于鬼魂,有些事需要禁忌的,不然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冥妻归来,等待我的使命究竟是什么,我该如何破解这个劫......

精彩章节预览

我一个远房姨父去世,我随父亲一同去吊纸。我们两家相距较远,少有来往,只记得小时候见过姨父一次,时隔十多年,都不记得他的样子了。

姨父家在离小镇还有七八里路的一个小村里,两幢七八十年代留下来的青砖瓦房,显得落寞、沧桑。悲伤的丧曲、哭泣的亲人,令我的心也蒙上一层深深的沉重。

在姨父遗像前跪拜时,我发现在棺材旁跪着一个女孩。她披麻戴孝,身子单薄,脸色显得极为苍白。当我望过去时,她正望着我。我们的目光一对上,我的心莫名地一动,对她竟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跪拜完毕,我去扶她起身,发现她的手非常地冰凉。

奇怪的是,我们到姨父家时是下午,及至晚上吃饭时,我没有再看见她。我一直坐在父亲旁边跟一位亲戚聊家常。据这位亲戚讲,姨父生病已有好几年了,一直躺在病床上。而这些年,姨父一家人也一直不走运,没挣到钱,盖不起新房,家里的人也都体弱多病,以致于我表哥三十多岁了还没有找到老婆……聊了很多,但我发现,我父亲和这位亲戚一直没有谈及到那个我看见过的女孩。

她仿佛根本就不存在。

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见到鬼了。

可她若是鬼,又怎么会跪在姨父的棺材旁?

当晚,我与父亲陪着表哥守灵。守灵也称为守夜。古人认为人死后三天内要回家探望,因此子女守候在灵堂内,等他的灵魂归来。每夜都有亲友伴守,直到遗体大殓入棺为止。

在晚上大约十一点钟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便朝那方向一望,全身血液差点凝固。只见在我侧对面的一扇门后站着一个人。那人穿着白衣,纤细的身子隐藏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是白天我见到的那个女孩!

我差一点从座位上弹跳起来,但是,身子却变得僵硬,只是怔怔地与她对视。而她立即转过了身,轻盈地朝前走了两步便已消失在黑暗之中。

思维停滞了两秒后,我下意识地站起身朝那扇门走去。

门后是一条大约三米长的走廊,墙壁上有一盏发黄的老灯炮,走廊上灰暗而寂静,没有看见任何人影。我犹豫了片刻便走了上去,转了个弯,正看见一条白影从一扇门走进去。我快步走上去,刚到门前,那门却关上了。

随着门关上的一瞬间,四周骤然安静下来。

我伸手想敲门,但最终没有这个勇气。

一,我不能确定我所看到的是人;二,如果她是人,这深更半夜地,我去敲门,只怕太唐突,况且,她还是个女的。

我没有在门前过多停留,很快返回了灵堂。我没有向任何人问起那个女孩,至于原因,我也说不清楚,但我的眼前,一直是她的影子。我期待能再次见到她,同时,心中也有着莫名的担忧,万一,她真的是鬼呢?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姨父出殡。出殡前,我下意识地朝“孝子”那几人当中去望,但没有看到她。我又去送葬的队伍中去找,依然没有看见她。

就在我失望之时,我下意识地望向灵堂,眼睛陡然一亮,只见一名白衣女孩倚在门前,静静地站在那儿正朝我这方望着。

是她!

我提步就要过去,但是,不巧的是,出殡已经开始了,我也是“孝子”中的一员,只得随着队伍两步一跪,缓缓朝葬地进发。

出殡归来,我特地又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她,及时吃饭的时候,她也没有出现。

她不要吃饭的吗?而且,她为什么不给姨父送葬?她到底是人是鬼?

这两个问题一直在我心中萦绕。

饭后,我的父亲准备回家,但是,姨妈与表哥却将我和父亲留了下来,说有件事要跟我们说。因为姨父才下葬,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他们现在也没有时间讲,而那事情既复杂又重要,得等晚上或明天有时间了才能讲得明白,所以,我和父亲至少还得在这里再住一晚。

当天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姨妈和表哥把我和父亲叫到了一间房里。而一进房,表哥就朝我父亲下跪,双目通红。姨妈则在一旁擦眼泪。我父亲忙去扶表哥起来,但是表哥坚持跪着,要我父亲无论如何得答应他一件事。

父亲问是什么事。

表哥朝我看了一眼,我心一怔,感觉到这事可能跟我有关。

姨妈又擦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妹夫啊,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现在已破得不成样子了,再这样下去,我担心我将活不到阿成娶媳妇那一天了……”

父亲忙安慰姨妈。姨妈抹了一把泪,又接着道:“我们去找了陆神婆,她说我们家之所以变成这样,是跟一个人有关。她说……她说……”说到这儿,姨妈却停了下来,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静静听着,也想知道那个陆神婆到底说了什么。

父亲皱了皱眉,问:“跟如霜有关?”

姨妈点了点头。

父亲的眉头又是一皱,但没有说话。

我暗想,如霜是谁?

姨妈朝我看了两眼,问道:“秋官是属虎的吧?”

父亲点了点头。我很疑惑,姨妈提起我的生肖干什么?

“在两个月前,陆神婆就算出了阿成他爸的死期,连死辰都分毫不差。她说若要我们家否极泰来,得在阿成他爸下葬三天内给如霜办一件婚事,以此冲喜。只要婚事一办,我们家将晦气不再,欣欣向荣,并且阿成在两年内成家。”

“是吗?”父亲半信半疑的样子。

姨妈长长地叹了一声,道:“陆神婆的话,没有哪次说错过,她就是我们这里的神仙啊。她既然这么说,那这事儿一定没错,为了家,也为了阿成,无论如何,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把这事给办好了。只是,难为了如霜。”

“如霜这孩子,从小命苦,但是她乖巧、懂事,若不是迫不得已,我们也不想把她嫁出去。”

父亲说:“如霜也不少了,倒也到了该嫁的年龄,只是,婚姻乃终身大事,这说嫁就嫁……”

姨妈抢过话,道:“陆神婆说,如霜在出嫁前,过得清苦,但嫁了后,就会过上幸福的日子。也就是说,她会嫁一个好男人。而那男人,陆神婆也说了。”说到这儿,姨妈又朝我看了一眼,我不由一怔,那个男人不会是我吧?

果然,姨妈继续说道:“陆神婆说,那个男人生肖属虎,如霜如蛇,八字相配。而那个男人,在昨天未时到我家,所以……我想……”

“你说,如霜得跟秋官成婚?”父亲再次锁眉。

姨妈说是的。

我心一提,果然是我!

虽然我不认识如霜,但我可以猜测得到,她应该是我的表妹,表兄妹结婚,这能行吗?

父亲沉默了,显得左右为难。显然,父亲不同意这门亲事。

姨妈见状,连抹泪边哽咽道:“妹夫,你一定要答应,帮帮我们!”

表哥也边朝我父亲磕头边央求:“姨爷,帮帮我们吧,帮帮我们吧。”

父亲轻叹了一声,道:“这事,我答应了不行,得看秋官的意思。”

姨妈与表哥齐望向我,眼中尽是哀求。我于心不忍,但又不想随便答应,便说:“结婚是一生中的大事,我们一没有感情,二是连面都没有见过,这又怎么结婚呢?”

“我竟然把这事给忘了!”姨妈如梦初醒,一把抓住我的手,急切地道:“秋官,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如霜!十里八乡的人都说她长得俊俏,你一定会喜欢的。”

其实,我也很想看看,这个被神婆一句话就要判定终身的如霜到底是谁。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