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 > 正文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6章父母有消息了?

发布时间:2019/7/16 20:25:52热度: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张妈,上次我还剩下些感冒药你放哪了?”季若素走到厨房门口,看着正在洗碗的张妈,缓缓张口,张妈看着季若素小脸通红,摸了摸...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

“我有朋友找到了一点消息,说是你父母也在这座城市。”

季若素垂下去的眼眸,又抬了抬,这也不算太坏的消息,至少,把范围缩短了,这座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该从何找起?

“你也不用太失望,我还会继续帮你找的,若素,你真的打算去宏宇吗?”白辰的眼里看不清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季若素自然也听不出白辰是希望她去还是不希望她去。

“不然我该去哪呢?难得有个地方要我,我要是不去的话,就太不识相啦。”季若素说的轻松,只有白辰知道,她在赌气,她在气李安之,她气李安之对她的不怜惜。

“世界上想养你的人那么多,又不止他李安之一个。”白辰说的清淡,余光却一直盯着季若素看,他想从季若素的眼神里看到一点开心的表情,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季若素只是淡淡一笑,就看向窗外,他刚刚那句类似告白的话,并没有在她的心里或者脸上起到任何波澜。

“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季若素沉沉的叹了口气。

“若素···开心点。”白辰拉住季若素的手,看着被自己抓在手心的白嫩的小手,有不舍,更多的是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阻止她。

“好。”还有什么东西能比这句话更催泪?恐怕是没有了吧,季若素带着眼泪重重点头,自己过得不开心,白辰知道,李安之怎么会不知道,他怎么能不知道。

季若素回到家的时候,张妈已经在家里面准备弄饭菜了,季若素和张妈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个梦,她梦见自己脸上有只手在抚摸着自己的脸,她也梦见了李安之吻她,当她想睁开眼去看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却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沉沉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继续睡吧。”

季若素把那只拉着李安之的手松开了,原来只是场梦,是不是就像她爱他一样,到头来,只是场空欢喜?

一行眼泪从季若素紧闭着的眼睛中流了出来。“安之···李安之···”

季若素不知道自己在睡梦中哭了多久,等她睁开眼的时候,自己的房间里亮着小台灯,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季若素擦掉眼泪,摸了摸自己发烫的额头,到客厅里面,找出了医药箱,翻出了体温计,给自己量了一下,还好,不是很烧,38.5°。

“张妈,上次我还剩下些感冒药你放哪了?”季若素走到厨房门口,看着正在洗碗的张妈,缓缓张口,张妈看着季若素小脸通红,摸了摸她的额头。

“太太,你这是发烧了,得赶紧去医院啊。”

“不用,我吃点药就好了,我上次买的感冒药呢?我记得我放在医药箱里面的啊?”季若素从小身体就不太好,总是感冒,加上还有夜盲症,季若素总会在家里备点感冒药,张妈到天一黑,也会上去给她把房间中的灯给打开。

“上次那些药被先生给扔了。”

“那我重新去买点。”季若素走回自己的房间,在自己的包里拿了点钱,换了衣服之后,走了出去。

“太太,我帮你去吧。”张妈赶紧洗洗手,追了出去。

“不用了,你休息去吧,我马上就回来了。”

张妈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旁边一个黑影就闪了出去。

李安之三步做两步,走到季若素的身边,把她揽在怀里,刚刚去她的房间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现在就开始发烧了。

“我叫了小媚来了,不需要去买药。”

“这么晚了,不用麻烦别人了,我吃点药就好了。”季若素被李安之抱在怀里,没有挣扎,懒懒的靠在他的肩上。

李安之抱起季若素,把她抱回了房间,张妈递了毛巾过来,李安之接过敷在了季若素的额头上。

季若素沉沉的睡了过去,这种被照顾的感觉,真好···

李小媚来看过之后,简单的开了点退烧药加感冒药之后,对着李安之又是一顿抱怨。“不是我说你,跟外面那些妖艳货色相比,我嫂子可是要比她们好的太多了好吗?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当初为了娶她,不惜和家里闹翻,现在娶回来了,就移情别恋了,你怎么这么渣啊你?”

李小媚是李安之的亲妹妹,是个医生,李安之的那些事,她翻翻报纸,翻翻手机,看看电视就知道了。

“烧退下来了就没事了吗?”

“嗯,我先走了。”

送走了李小媚,李安之坐在季若素的床边,看着沉睡中的她,轻抚着她的脸,笑了笑。

半夜,季若素醒来的时候,发现旁边睡着李安之,她的脖子下枕着他的手,这种相拥而眠的姿势,她在梦中想了好多遍。

季若素睡意全无,盯着熟睡的李安之,笑的像个孩子一样。

“好点了么?”李安之突然睁开眼,摸了摸季若素的额头。

“好多了。”

季若素看着李安之抽出放在自己脖子下面的手,起身,然后打开门离去,整个动作很连贯,没有丝毫的犹豫,顿时苦笑,她在奢想什么呢。

“喝点水。”李安之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季若素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着意外。

“你怎么还在这里?”

“不然我该在哪?”李安之好笑的看着季若素。

结果李安之手里的水,喝完了之后,季若素乖巧的躺下,留了一个位置给李安之,李安之躺在季若素的身边,习惯般的把季若素抱在怀里。

季若素抬头,吻住李安之的唇,撬开他紧闭的牙关,躺在他的怀里,享受着那种由主动变为被动的亲吻,最后,直到季若素喘不过气来了,李安之才放开她。

季若素搂住李安之,时不时的亲了亲他的脸,时不时的吻吻他的唇,知道最后,李安之闪开了,才安分了一会。

“老实点。”李安之忍无可忍的看着怀里的小猫,重重的喘了口气。

“什么?”

“我说要你老实点。”

“那我要是不老实呢?”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

因为过去的血案让男主和女主相识,相爱,只是难以相守。经历了绑架,失忆和无法生育种种困难之后,好不容易在一起,却又发现因为过去的家族仇恨无法在一起。何去何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