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第一婚宠:帝少倾城挚爱 > 正文

《第一婚宠:帝少倾城挚爱》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0:41:11热度:

《第一婚宠:帝少倾城挚爱》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夜斯筵一出来就看见沈木夕背对着他僵立在门口,他拿着毛巾一边擦拭着头发上的水泽,一边缓步靠近……...

第一婚宠:帝少倾城挚爱

“怎么搞的?你才刚回去,斯筵就当日和别人领证了?小雯,你真是让我失望!看来我白白对你付出那么多心血了!”电话里的夜母,语气极具不满。

夜雯连忙抓紧手机,鬼鬼祟祟的朝门外看了眼,然后捂着话筒嘘声说:“妈咪,我回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被哥哥昨晚就带回来了,木已成舟,已是阻拦不了,不过您放心,小雯一定会想尽办法把那个女人赶走!”

“哼!总之我告诉你,小雯,我收养你栽培你,为的是什么,你心知肚明,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那边,夜母厉声提醒完就挂断了电话。

夜雯攥紧手机,眼眸里野心更覆,她清楚夜母要她做夜斯筵身边的女人,只是为了更好的掌控自己的儿子,而她不过就是夜母培养的一个傀儡,可那又怎样呢,她要的,就是夜氏集团总裁太太的身份,为达目的,哪怕是不择手段!

……

楼上主卧,夜斯筵把沈木夕抱进来,反脚踢上门板,沈木夕听到房门咔擦一声自动上了锁,她立时犹如惊弓之鸟……

“夜斯筵!你快放我下来……我没事,你出去吧!”

“出去?”夜斯筵剑眉一挑,好整以暇的看着被他横抱在怀里的女孩,“我是你老公,大晚上,你把我往外赶,合适么?”

“夜斯筵你这话什么意思?”沈木夕吓得瞪大杏眸,伸手揪住夜斯筵衬衫领子,“是你说我们结婚是为了挽救各自的名誉,也就是假的……”

“我是说过我们的婚姻可以算是合作,但,可没说过是假的!”夜斯筵正色纠正道,随之将沈木夕抱到了床上,转身朝浴室而去,只听床上的女人在身后抓狂的追问:“喂!夜斯筵你到底几个意思啊?什么叫你没说过是假的?你不是骗我吧?喂!你不准在我房间里洗澡……”沈木夕一边不依不挠着,已经匆匆下床追到了浴室门口,却见夜斯筵刚进浴室,门都不关就开始宽衣解带。

“啊!流氓!”沈木夕连忙捂脸转过身去,夜斯筵在浴室门内腹黑的一笑,这才甩手关门,听到门响后又渐渐传出水流的哗哗声,沈木夕这才敢回眸,瞪着那扇门,越发的有种上当受骗了感觉,于是掉头就要跑,走到门口才愕然发现这门锁竟是带密码的,她这才后觉,这间房已经不是她昨晚住的客房,而是这别墅里的主卧,夜斯筵的私人禁地。

心,不禁开始噗通噗通的狂跳,也不知是不是方才在餐桌上喝了杯红酒的缘故,这会儿脸也开始滚烫起来……

夜斯筵只是冲了个澡,五分钟后就出来了,听到浴室门的响声,沈木夕在门口浑身一紧,早晨夜斯筵沐浴后围着浴巾的健硕体魄此刻想起来都不由的脸红心跳,这会儿更是看也不敢回头看一眼。

夜斯筵一出来就看见沈木夕背对着他僵立在门口,他拿着毛巾一边擦拭着头发上的水泽,一边缓步靠近……

“不上床躺着,站在门口干嘛?”

身后低沉的声音越来越近,沈木夕越发感觉心跳在加速,手指在门锁上又费力的扣动了两下,怎奈就是打不开,这才愤愤的出声:“夜斯筵你到底要怎样?干嘛弄个密码锁,我要出去!”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你要去哪儿?”夜斯筵不疾不徐的问话间,脚步已停在了沈木夕背后,高大的体魄将单薄的身影笼罩在他身体与门板之间,这一刻,门口逼仄的空间里,尽是男人沐浴后的薄荷香夹杂着浓郁的雄性气息,让沈木夕不由的默默屏息,她咬了咬唇瓣,有些语无伦次:“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讲清楚,我们今天领证的事情,说好的只是为了那些不好的舆论而合作,也就是对外演演戏,私底下……男女有别,我们不应该在同一间房里……”

“啊!”沈木夕话还没说完就被那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拽过身子,随之而来的是充满雄性气场的坚硬胸膛,身子突然被紧紧抵在门板上,她吓得惊呼,直到看清夜斯筵此时并没有像早晨沐浴后那样裸着上身,而是穿着一套浅灰色的休闲家居服,她这才暗自松了口气,却闻男人压低的问语响起:“沈木夕,你在怕什么?”

“我……”对上男人灼灼逼人的目光,沈木夕只觉脸颊越发滚烫起来,连忙垂下眸子,羞于启齿,可偏偏这个男人就是要把话说得那么露骨:“你是怕我,霸王硬上弓?”

沈木夕羽睫一抖,羞愤抬眸,“夜斯筵,你……”你了半天,到最后只剩一朵朵桃红色在她白皙如脂的脸颊怒放开来。

夜斯筵垂眸睨着在他胸口满面羞愤的小妮子,唇角浅浅勾动,长指缓缓抚上那两片粉润细嫩的唇瓣,磁音越发的低缓:“我们吻都吻了两次,本来就已经不清白了,不是么?”

“那都是你强吻的!”沈木夕愤愤的纠正,粉红的脸颊气呼呼的印着两个小酒窝,黑白分明的皓眸像似一汪清澈山泉,干净的藏不住任何情绪,夜斯筵看清她眼底里的羞恼,眉心微不可闻的蹙了蹙,也是,昨天在百货公司里那个吻,和今天在民政局门口那个吻,都是在她倔强抗衡的时候他予以的惩罚,如此想来,他还真是有点像强抢民女的流氓了。

沈木夕看不清那双幽沉的眸子里在酝酿着怎样的心思,只是清楚的感受到那紧紧压制着她的胸膛,隔着彼此单薄的衣衫,男人炽热的温度默默烧灼着她的身体,她不由的感觉浑身都慢慢的热起来,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却并不讨厌,然而下一秒,男人的胸膛却突然撤离……

“好了,你安心洗个澡回床上躺着吧!”夜斯筵突然转身走向橱柜,拿出一条绒毯躺进沙发里,沈木夕怔在门口,看着夜斯筵那么高大的身型根本无法在沙发里完全舒展开身子,她心头涌起某种异样,咬了咬唇瓣,有点尴尬的开口:“那个……还是你睡床吧,我睡沙发。”

“不用了。”夜斯筵淡淡回应,已经磕上了眼皮。

沈木夕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又狠狠心打消了某个念头,于是这个漫长夜晚,她躺在宽敞的双人床上,寂静的黑暗之中,听着沙发里均匀而有力的呼吸声,她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默默下决心,明天晚上一定要她睡沙发才行。

第一婚宠:帝少倾城挚爱

哥哥把她交给他,她却处处躲避,不料一场走秀惹来他的勃然大怒,非但强夺她的初吻,还当众宣布要娶她。从此她深陷他霸道的宠溺中,直到一场大火她消失无踪。几年后的华丽回归,她身边多了另一个男人,他更加纠缠不休,360度无死角壁咚……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